禅刊主页2010年度第二期《赵州禅茶颂》浅释(二)
 

 《赵州禅茶颂》浅释(二)

 宗 舜

(2009年7月20日于柏林禅寺文殊阁)

(接上期)

我们看《百丈清规》。马祖建丛林,百丈立清规,天下丛林之始。当时在黄梅的东山大门,动不动就居住几百人,如果没有规矩,生活上不可能有序。应该是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大师的时代,禅宗的规约就已建立起来,不过因为百丈时有了一个完善的清规,显得特别突出,所以大家就把第一本清规归结到他那里去。

《百丈清规》里有“赴茶汤”一则:“凡住持两序特为茶汤礼数勤重,不宜慢易。”“住持”,方丈和尚;“两序”,两序大众;“特为”就是专门设一次,不是平时我们倒杯茶喝,而有点像今天的供斋。过去请大家喝一次茶,像今天请大家吃饭一样郑重,所以叫“特为茶汤”,是专门来供众的茶汤。“礼数勤重”,指不可以轻慢对待。“既受请已”,你既接受哪位师父或居士供养的茶汤邀约以后,就应“依时候赴”,绝对不能耽误了。所以今天在茶席里面,姗姗来迟,根据古礼是极不礼貌的事情。而且“先看照牌明记位次,免致临时仓皇”,就是事先要看挂好的牌子,在什么时间地点,位次怎么安排,不能够临时再去看。

晚了怎么办?《百丈清规》里讲究要求非常明白,“如有病患内迫不及赴者”,如果是生病不舒服,“托同赴人白之”,一定要托一个去参加茶汤的人去告诉、呈白。“白”是客套话,我们在客堂常看见告示,下面落款“客堂白”。上对下说话称为告,你看佛经里面,经常是佛告某某菩萨,绝对没有佛白的。谁白呢?“须菩提白佛言。”下对上称为白,客堂向大众告白,是表示谦虚,表示处在低位。所以这里说“白之”。“惟住持茶汤不可免”,一个例外,方丈请喝茶,绝对不能免,就是说生病也要去,为什么?“慢不赴者,不可共住。”敢不去参加方丈的茶宴,马上出院、迁单。你说我没有犯规矩,没有犯戒,你怎么把我赶走?轻慢方丈,就是轻慢常住。你都没有把这个庙放在眼里,你住在这里干什么呢?所以出院不可共住,很严重。

吃茶汤在古代的丛林里,不是一件小事情。那么怎么个吃法呢?古代在法堂里面,设有一面法鼓、一面茶鼓。法鼓是上堂说法才敲,在东南角;茶鼓是喝茶的时候才敲的,在西北角,长击一通,就是连着咚咚敲下去,这是打茶鼓的方法。只要是寺庙里专设茶汤时,就敲这面鼓,大众闻声,赶紧就得来,在堂外恭候,预备赴茶汤。所以宋代林和靖的一首诗《西湖春日》说:“春烟寺院敲茶鼓,夕照楼台卓酒旗。”寺院里敲茶鼓,是件非常风雅的事情,在这些文人听来,估计和吃饭听到打板一样,很亲切:有茶喝了。宋陈造有《县西》诗:“茶鼓适敲灵鹫院,夕阳欲压赭圻城。”《禅林象器笺》也说:“法堂设二鼓。其东北角者为法鼓,西北角者为茶鼓。”

今天茶鼓已经不设,古礼无存,大家对吃茶汤这件事就变得非常朦胧。表面看来只是不吃茶汤而已,其实,它代表礼数越来越简慢。礼的简慢,也代表我们的心越来越急躁肤浅。所以礼这件事情大家不要小看,孔子重礼乐,礼教在第一位。过去说礼教杀人,今天又太不重礼教了,这两者都是不及。

我们来看看慈受禅师的《示众箴规》(箴,意为座右铭),里面讲茶汤这件事情非常好玩:“宾客相看,礼不可免。”所以前面我说,两位新到见赵州和尚不过是礼节的来往,是有依据的,就是客人来了,主人总要招待一下,大家一定要拜见一面。

“茶汤才罢,叙话已周”,面已经见了,请你喝茶也喝完了,“叙话”就是问候的话:哪来的?吃饭没有啊?哪的人啊?出家几年了?师父是谁啊?……好好好,好好发心,等等。这就叫“叙话已周”。刚刚见面就是讲这些话,并没有什么请益。而所谓“怀香”,是把香藏在身上专门去诣方丈,展具请益,机锋对了,把怀的香拿出来烧,才有一番接引问答。哪有逮着人见面就接引的呢?

“相引出寮,不可久坐。”学规矩学规矩,我们大家往往太喜欢师父那了,一坐三个小时都不肯走,没想到这是很不守礼数的。既然面也见了,茶也吃了,话也说了,赶紧告假出来,不要絮絮叨叨地把家里的陈芝麻烂谷子给方丈一股脑儿倒一遍。你说这太不近人情了,我们老久不见了,叙一下旧不可以吗?可以啊,“若是旧时道伴,远地亲情”,如果是过去就认识的同修,或者远来亲友,“将邀林下水边,方可倾心谈论”,大家慢慢话家常,而方丈会客的地方是不宜久坐的。过去的规矩老早就在,是我们自己不学。其实不要过多打扰师父们才是讲礼数的,有事则长,无事则短。所以赵州和尚一句“吃茶去”,意思是你该走啦。

再看,“煎点茶汤,丛林盛礼”。慈受禅师的《示众箴规》编于宋代,唐代是煎茶法,到宋代是点茶,所以煎点合说。煎茶是用茶末放在专用茶具里去煮;点茶呢,是将茶末放在茶碗里,注水来冲。我们今天是散茶的冲泡法,都不是煎点法。

“大众云集,方可跏趺”,说这是丛林里很隆重的事情,大众都来齐了,你才可以盘上腿坐。人家敬你以礼,你也要敬人以礼。人家给你煎点茶、奉茶,你在那里把腿一盘大大咧咧一坐,显得很没有礼数。因为这不是禅堂,毕竟是在喝茶汤。

于是“盏槖收归,众人齐退”,把杯盘碗盏收起来,众人就一起退下了,也是不要在那里唠嗑说话。

“私藏茶末,取笑傍观”,这八个字特别有意思。你说古代为什么还有“私藏茶末”的事情,这个茶末不值钱哪?在古代,就说唐代吧,制茶法是蒸青饼,蒸后压成饼子。经过小榨、二榨,把茶汁、茶的苦涩去掉,然后大榨,用力把所有水分榨掉,才做成一饼茶,跟今天的普洱茶砖一样,拿出来就是一大块。没办法煮,怎么办?要解开,放到茶碾子里碾,再拿茶箩筛一下,筛出的茶末按照茶典的记载,不是灰尘一样的细粉,而是有点质感的小颗粒,这样的茶末才能煮。我们回家拿一点茶末投到锅里去煮,根本不好喝。因为茶在古代毕竟属于难得之物,有的师父喝了觉得味道还不错,就把剩下的茶末私藏起来。所以这里慈受禅师特地说,你私藏茶末,实在是贻笑大方。剩下的茶末就搁在那里好了。

下面,“只手揖人,是何法度?”这是今天在电视剧里常见的。我看到最夸张的,一个出家的道声“阿弥陀佛”,这只手要画个360度的弧,然后“阿弥陀佛”,这就叫“只手揖人”,就是单掌给人作礼。慈受禅师说,这是哪家的规矩啊?我们出家人见面对人家都是合掌,今天的丛林真是规矩坏掉了,出家师父居然也有这样学的,极不礼貌。你说那我拿着东西怎么办?一般丛林里面讲,手上拿着东西可以不作礼,比方说你端着一碗汤、一碗饭,实在要表示礼敬怎么办?把碗往上一举,跟眉眼平齐,就表示我尊敬你啦。手不能腾出来时,你点个头也好,绝不能只手作礼。

“有故不赴,须白知寮”,如果确有原因不能去参加茶汤,那么一定要告诉知寮,就是管客寮的寮院知客,才能够请假不去。所以你看,古代的茶汤礼数有这么复杂的规矩,我们如果不学习规约,如何知道这里面的学问呢?

那么到了特别省缘办道、不喜繁文缛节或者条件清苦的寺院,茶汤有时都吃不起,因为在古代,茶还是一项奢侈、高档的消费,宋代大文豪欧阳修在朝为官二十年,只得皇帝赐龙团凤饼一二,就是小龙团茶一饼。好在寺庙多有茶人,禅宗的语录里经常就有摘茶、到茶园锄地这样的事。寺院里面自己种茶,还好一点。

宋代曹洞宗的一位大德芙蓉道楷禅师曾讲:“新到相见茶汤而已,更不煎点。”(《祇园正仪》)新来的拜见方丈,大家见一下面,就是请他喝碗茶汤。“更不煎点”,有两种解释,一种指备点心,喝茶汤不用茶点;另一种是说不需要复杂的煎点程序,后面一句“唯置一茶堂,自去取用”就是明证。这有点像我们今天的大碗茶,把茶叶末冲好了备在那,新到到茶堂去,自己舀一碗茶,喝了就算了。煎茶、点茶都有一套规矩程序,要烧水,要冲,要点,分给大家喝。所以“更不煎点”是讲,不要搞这么啰嗦,务必省缘,越省越好,专一办道。从道楷禅师的开示就知道,在古代吃茶,即使是在简朴的寺院里,也有这些规矩。

刚才我们说过,新到喝茶,唯方丈请喝茶是必不能免的,你要是不去,会出现严重的后果。有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在历史上还真发生过不去赴方丈茶汤要被赶出院的事情。我们从一则故事来看看宗门下的规矩。

大慧普觉禅师《宗门武库》里记载:“抚州明水逊禅师,在法云侍者寮时,道琳禅师挂搭。”道琳禅师也是新到,那么方丈和尚就“特为新到茶”,专门为新到准备茶汤,是极为隆重的礼节。“逊躬至寮请之”,逊禅师是侍者,亲自到云水寮去请新到。结果道琳禅师不在,一位同行的同参道友跟琳禅师“连案”,就是并排、同座,说:“汝去,俟渠来,我为汝请。”你先去,等他来了我替你转达邀请,于是逊禅师说一声“拜托啦”就走了。

结果这位同行的师父就忘了告诉。好,“斋后鸣鼓会茶”,吃完早斋以后,鸣茶鼓,方丈会茶了,结果琳禅师没到。圆通是方丈,就问:“新到在否?”新来挂单的那人在哪里呀?“趣请之。”趣,急忙。给我赶紧把他找来,居然没有报到,这还了得!显然方丈在当时已经非常生气。你说这个方丈修养不好,这不关修养的事,因为你失礼在前,所以他这个问话语气很重,“趣请之”,表示后果很严重。

“琳到,圆通令退坐榻立。”不许他坐,站在那里。当着大家的面,责备他说,“山门特为茶,”我们这个庙特为你们新到请茶汤,“以表丛林礼数”,以表示我们大众常住对你们新到师父的礼敬,“因何怠慢不时至?”你为什么敢怠慢?你看问得很直接吧?没有拐弯抹角讲客气话。琳说“适闻鼓声,忽内逼,趣赴不前”,我一听到打鼓,肚子忽然疼啊,想上厕所了,实在是想来来不了。琳禅师听茶鼓知道,坏事了坏事了,明明方丈请茶,没有人通知我,现在打了鼓到不了,怎么办呢?赶紧说,我是肚痛。结果圆通方丈就骂他说,“我鼓又不是巴豆,击着尔便屎出”,我一打鼓你就像吃了泻药一样想大便吗?这话说得非常粗俗,可见当时圆通长老极为震怒。你不赴茶汤是怠慢大众,是瞧不起整个丛林,这是极其严重的过失。

“逊前白言”,侍者连忙上前说,哎呀,是我忘记了,我忘掉请他了。“某当出院”,我作为侍者没尽到责任,自己认罚出院,收拾走人。这个时候没有把话带到的那位同行师父连忙也出来说,“不干侍者与新到事,是某不合承受”,我实在是不应该接受这个委托的,“为渠请偶忘记”,答应为请琳禅师,而我忘记了,“当代二人出院”,我应该自己离开。

事情解释清楚以后,圆通知道这中间有些误会,并不是有意怠慢,所以“高其风义”,认为这三个人品行都很好:第一位,明明没有收到通知,完全可以说,没有人通知我啊,你怎么能够责备我呢?但是他说内急,导致圆通长老一顿呵骂。侍者不是说我话带到了你没来,而说我没见到人,事没办好,勇于承担责任,说我出院。第三位受请没有完成,也出来承担责任,有担当。这是真禅人,真汉子,大丈夫。所以圆通长老认为这样的人风义很高,“并宥之”,全部宽恕了。

从这则故事可以知道,古代丛林里茶汤的规矩很深。这里我们讲请新到喝茶向赵州“吃茶去”公案的转换,就是说,作为院主,明明知道宗门下的规矩,对新到是要讲客气,来没来过,他总是新到,总是要请他去吃茶,你为什么还故意问老和尚“你为什么都让他们去吃茶”呀?所以一个原本不是公案的平常事,变成千古佳话,是有这样一个特殊的因缘在。

由于赵州茶实在是名动天下,后来也就出现被异化的状况。当时好多外道邪说,譬如《莲宗宝鉴》记载说,“今愚人不明祖师大意,妄自造作将口内津唾,灌漱三十六次咽之,谓之吃赵州茶。”把唾液反复灌漱三十六下再吞咽,道家有这样的养生功夫,但和赵州茶没有关系。还有的教人家说,你把朱砂和茶末点一碗,给临终的人吃下去,叫“会赵州机关”,死后肯定不堕地狱,这更是瞎说了。“更可怜悯者,有等魔子以小便作赵州茶,何愚惑哉?”小便当然不是赵州茶,中医里叫做“回龙汤”,固体叫“人中白”。“非妖怪而何耶?真正修心者,但依本分念佛,期生净邦,切不可妄将祖师公案杜撰穿凿,是谤大般若之罪人也。”

居然出现这么多古里古怪的赵州茶,讲这些是要大家增广见闻,从传播的角度说,任何东西传到一定的程度是会走样的,会被人利用。我们欣闻祖师之本心,还是老老实实依据原典进行解读,大概能模拟祖师之万一;如果我们连这个也做不到,基本上就会离祖师千里之外。这点希望大家注意。 (待 续)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