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0年度第二期医生与禅者
 

医生与禅者

闻 章

有谁没受过委屈呢?比如有人栽赃陷害你;比如有人无中生有,说你的坏话;比如有人恩将仇报;比如有人深深误会了你……你怎么办呢?

有人主张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有人主张找对方去说理,把情况说清楚,以消除误会。不过,以牙还牙的结果往往是:你这里的“牙”还没有去掉,对方那里又多出一个“牙”。对方生气,不能抵消你生气,对方死掉,不能增长你的寿命,相反,对方也会以牙还牙,这样增加的只能是仇恨,是一层层的仇恨,是仇上加仇,恨上加恨,两败俱伤,没有一方是胜利者。而找对方说理的办法,在小事上可能奏效,但如果事情复杂,就不好说了,有时甚至会越描越黑。你越说你没吃他的那块绿豆糕,他就越以为你吃了他那块绿豆糕,甚至会以为还吃了他的冰激淋。或者还有其他的办法,比如有的人因此杀人,有的人因此自杀,有的人因此生气,有的人因此生病……但无论怎样的方法,都没能解决问题,而只是在问题上叠加上另外的东西。

怎么办呢?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呢?当然有。

被人陷害,好比冬季来临,在这样的季节,所有的生命体和非生命体,其实都比人做得好。你看水,在冬季来临之后怎么办呢?微水结霜,雾水结淞,雨水成雪,霜花、雾淞和雪花都非常漂亮;众水结冰,大水大冰,小水小冰,晶莹透亮,如玉如脂。其实它是被冻的,而冻也保持自己的美丽,或者更美丽。一旦春日来临,阳光普照之时,不用谁说什么,自然冰化雪消,化成淙淙细流,化成漾漾湖泊,化成浩浩江河,化成淼淼大海。你看动物,如熊,如蛇,如土拨鼠……这些或凶猛或灵透的东西,屏住呼吸,将自己蜷缩起来,忍耐着季节的严酷。它们是在等待,等待是一种态度,而且有时是很好的态度。

如今老农也知道,在冬季,若想吃上鲜嫩的西红柿、青椒和茄子,不能硬在冻土上栽秧,而是圈一个大棚,将阳光留住。阳光留住了,季节就留住了。

所有这些,都是改变自己,而不搞对抗。人,应该做得更好些才是。

也真有做得好的。在清代,常州有一位姓魏的医生,此人乐善好施,救人无数。有一个重病号,在附近一个寓所住着治病。这天,病人发现放在枕头旁边的十两银子找不到了。病人的儿子听信了别人的谗言,怀疑是魏医生拿了,但是又不敢当面问。有人教他一个办法,让他燃一炷香跪在医生门前。医生见了很奇怪,就问:“这是为什么呀?”病人的儿子说:“有桩疑难事想问医生,又怕您见怪。”魏医生说:“你说吧,不责怪你。”病人的儿子把事情说了。老医生说:“确有此事,我是想暂时拿去急用,原打算明天复诊时,如数偷偷还回去。今天既然你问起了,可以马上拿回去,请你千万不要向外人说。”

过了些日子,病人的病彻底好了,准备拾掇东西回家,在打扫床铺时,在褥垫底下找到了银子,惊讶之余非常后悔,说:“银子没有丢失,竟然无辜怀疑了魏医生,应该马上去医生家,当着众人的面把钱还给他,不能让人家抱着这份冤枉。”

于是父子俩来到医生门前,仍然手奉燃香跪在阶下。魏医生见了,问:“今天这样,又是为何呀?”

父子羞愧地说:“银子没有丢,我们错怪您了,真是该死。今天交还您给的银子。小子无知,任您打骂。”

魏医生笑着把他们扶起来,说:“这有什么关系,不要放在心上。”

病人的儿子问:“那天,我无辜污罪长者,先生为什么甘受污名,而不说明呢?使我今天羞惭无比。今天既蒙先生宽怀,饶恕我们,是否能告诉我们,您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魏医生说:“你父亲素来勤俭,正在病中,听说丢了十两银子,病情定会加重,甚至会一病不起。因此我宁可受点委屈,使你父亲知道银子找到了,使之心情好转,这样他的病不就会快点好起来么?”

这父子俩及围观的众人听说后,不由感慨连连:如果都这样做人,那世间哪里还有龌龊事!

这便是善人作略,宁可自己受污,也要为对方考虑。

还有一个例子,是日本的白隐禅师。

白隐禅师在寺庙里过着清静无扰的生活,深得信众尊重。

有一天人们发现,居住在寺庙附近的一个漂亮的女孩怀孕了。其父母非常生气,反复追问是谁让她有了身孕。女孩起先不肯说,被逼无奈,最后她说出了白隐禅师的名字。

女孩的父母义愤填膺:想不到这样一个道貌岸然的人,背后竟是衣冠禽兽!

他们找到白隐禅师,当着众人的面,咆哮不已,大骂不止。白隐禅师未作任何解释,听完他们的指责和谩骂后,淡淡地说:“是这样的么?”

孩子生下来之后,姑娘的父亲就将婴儿丢给了白隐禅师:你的孽种你自己来养!

这时的白隐禅师,早已是名誉扫地,人们都远离他的寺庙。没有了人们的供养,现在又平添了一个小孩子,他的生活变得十分艰难。尤其是,他一个身穿袈裟的出家僧,却怀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不得不每天到当地居民家去乞讨婴儿所必需的奶水,其尴尬可想而知。但白隐禅师不管这些,不在乎人家的冷脸冷语,只是尽自己的最大努力照看那孩子。沿街讨来婴儿所需要的一切东西,把个孩子养得白白胖胖。

一年之后,孩子的妈妈——那个未婚先孕的女孩,再也受不了了。她既无法忍受失去孩子的痛苦,更受不了自己良心的谴责。原来,真正使她怀孕的是一个在鱼市干活的年轻男子。知道真相后,女孩的父母立即来到寺庙,一方面向白隐禅师说明情况,赔礼道歉,另一方面,要领回那个孩子。

白隐禅师把孩子还给他们,依然满脸平和,还是那一句话:“是这样的么?”

我们虽然不是禅师,不是医生,但心与禅师和医生的心是一样的,都应该干净,美好,大度,无私。干净不是排斥和躲避污染,而是在污染中却不被染著,像莲花那样,出污泥而不染,像宝珠那样,纵沉泥中而光泽不失。

我们能于其中学到多少呢?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