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0年度第二期关于生活禅(一)
 

关于生活禅(一)

净慧

各位法师,各位营员,各位义工:

在没有讲这个题目之前,我想讲一个题外的话,我们每天课程开始的时候,要唱《三宝歌》,《三宝歌》从开始唱到现在,最少有八九十年的历史,《三宝歌》由近现代第一流的大师太虚法师作词,弘一大师谱曲,从其内容到曲子,都具有无上的权威性。我们唱《三宝歌》、听《三宝歌》的时候,那种内心的震撼可以说是永恒的,每唱一次,都有更深层次的内心震撼、生命的震撼!

《三宝歌》在新中国成立以后的一段时间,是禁止唱的。在改革开放以后,好不容易把《三宝歌》定为中国佛教的教歌,这有何等重要的意义!可是,我今年参加了某地的一次重要的会议,在那次会议上,太虚大师作词、弘一大师谱曲的《三宝歌》竟然不唱了,唱的是另外一个《三宝歌》。包括我在内,有不少的人同样感到震撼。怎么震撼呢?不是当时唱的那个《三宝歌》的内容使人震撼,是这件事使人震撼,怎么会随便把《三宝歌》、把教歌改掉了!《三宝歌》在改革开放以后,确定要唱,这不是随便哪一个人可以做得了主的,这包括不唱,也不是随便哪一个人可以做主的。这是全国佛教徒的根本权益之所在,根本信念之所在。而且,决定要重新唱起《三宝歌》,是在中国佛教协会的某一次会议上,是由赵朴老请示了主管宗教工作的领导部门以后,才决定要唱,恢复《三宝歌》在佛教界的地位。

我们河北省佛教协会成立以来,每一次重大的活动,都要唱《三宝歌》。柏林禅寺举行的夏令营从开营式到闭营式以及每天讲课的开始都要唱《三宝歌》,这是一个仪轨,这是做一切佛教活动的一个根本的仪轨,就是皈依三宝。我们柏林禅寺每半个月要开生活会,要读诵《共住规约》,在这个活动开始的时候,也是要唱《三宝歌》,这是我们的教歌,这是佛教存在的一个重要标志。中国佛教以及全世界佛教,共同认同的五色教旗,法轮的教徽,佛历二五五三年。教旗、教徽、教历,再加上释迦牟尼佛,加上中国佛教所响彻大江南北的教歌,共同构成了佛教的主要标志和内涵。

我们今天有缘在此,在佛教这些标志性的指引下,参与了生活禅夏令营,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事情。那么,参加了这一届的夏令营,也了解佛教有些什么标志,有些什么共同的、为全世界佛教徒所一致承认的带有共性的标志,教旗、教徽、教历,加上教歌,这就是有中国特色的东西,这构成了整个中国佛教的一部分。这是一些不可动摇的东西,不可动摇。

我讲这一段话的意思是什么呢?我们要继承传统,适应潮流。这些就是我们的传统,如果把这些东西都改掉了、变掉了,我们就成了没有源头的水,没有根的树,没有基础的一栋楼房,那是很危险的。

下面我们就来讲关于“生活禅”。

这个题目,可以说是天天讲,年年讲,月月讲,总在讲这个题目,讲了这么多,是不是就把这个问题讲清楚了呢?还是没有讲清楚。我想,讲到尽未来际,这个问题也讲不清楚,因为我们生活的内容是日新月异,人的思想、烦恼、妄想,也是层出不穷,天天在变化,那么生活禅就是针对现实生活而言,是永远讲不完的。如果有一天讲完了,那就是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我们所有的人都觉悟了,再不需要讲什么禅了,因为我们这个染污的生命、染污的生活、迷失的生活已经结束了,都进入到一个觉悟的生活状态。生活禅可以不要讲了,因为我们已经是在过禅生活了,所有的人都过禅生活了,这时候可以不要讲了。第二种可能——希望不要有那么一天,我们不能讲了,我想不会有那一天。生活禅会永远地讲下去。

我姑且分为三部分,一部分是讲生活,一部分是讲禅,一部分是讲生活禅。

一、什么是生活

有生命就有活动,有生存就有妄想,有烦恼就有生死。这都是必然的,烦恼是因,生死是果。所以,生活就是生命在生存的全过程中,每一个瞬间,与所依托的环境,保持一种适应与对抗的全部活动。这是我下的一个定义,也不知道准确不准确。在座的有许多学社会学的、学伦理的、学哲学的,现代科学是怎么来定义生活,我不是很清楚,因为我的脑子很闭塞——但是我觉得,生活就是生命在生存的全过程中的每个瞬间——每一个瞬间就是每一个当下,与我们所依托的环境,这个环境包括空间与时间,在这个环境中,我们人在无形当中,形成了两种适应环境的办法,一种是完全的适应,一种是带有对抗性的适应。太阳这么大,我们要天天在烈日下生活,肯定是不行的,适应不了。那么我们就想一个办法。从古到今,都在想办法,人怎么在严寒中来适应大自然,在酷暑中怎么样来适应大自然,在剧烈变化中,又怎么样来适应大自然。在一般情况下,我们做一栋房子,冬天可以不受严寒的袭击,夏天可以不受酷暑的煎熬。一般情况下,有一栋房子就够了,但是在特别寒冷的地方,或在特别炎热的地方,光有一栋房子还不够。所以,冬天又想一个办法,最原始是烧火,后来就有煤炉子,现在有暖气,这就是我们想办法要跟大自然的一种抗争,想办法在这个环境中能够生存下去。假使夏天,我们在这个屋子里,有这么多人,门不敞开,窗户不通风,甚至没有空调,我们坐在这里就受不了。于是人又在想办法,过去是有电扇,现在是有空调,最古老时是每人有一把扇子摇。有一首诗:“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从摇扇子到电扇到空调,都是为了适应我们所处的环境,这些措施是为什么呢?是为了减少我们生命的痛苦,这会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生命的痛苦。

这个生活很奇妙,没有人来提示,这个生活就很实在。一有人来提示,生活就充满妄想充满分别。生命与生活,它是同时存在的。有生命才有生活,没有生命也谈不上所谓的生活,所以说,生命的存在形式与内容就是生活的整体。

生命有迷悟之别,生活也有染净之分,我们大家都在迷失当中,我们的生命就是一个迷失的生命。我们大家都在找一条觉悟之路,想方设法,要使生命从迷失当中逐步地觉醒过来,这整个的过程就是改变我们生活的一个过程。迷的生命,就是过得染污的生活;觉醒的生命就是过得净化的生活。很显然,我们的生命觉醒了,生活净化了,我们人生的痛苦也就会相对减少。怎么减少呢?并不是说,起大风了,这个觉悟的人,风吹不过来,雨打不进来,不是这样。是有觉悟的人同样也要面对八苦,八苦当中,来自社会的就是所谓爱别离苦,求不得苦,怨憎恚苦。像这样一些苦,对于有觉悟的人来讲,同样会遭遇到,他只是能够正确的去面对,当下就化解。因为有了觉悟,就会把我们所面对的一切,用善心善念去看待,用淡泊名利之心去看待,像昨天江泓先生所讲的“慢、善、淡”。对待烦恼的事,对待痛苦的事,我想,不管是年轻的人,还是年老的人,都要采取这三种心态。你慢节奏地处理一些烦恼的问题,可能就会使烦恼慢慢淡化。如果你说一句我说两句,你的声音高一点,我的声音比你的更高,这种对抗性就会越来越激烈。所以,慢一点,慢一点是和现在所说的冷处理分不开,冷处理,就是放在那里不管它,不管它就没事了。所以,一切急事,要慢慢地处理;而一切不急的事,你都要很好地重视它。比如说,知识的积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它是一种长远的积累。作为我们读书的人,求知识的人,求佛法的人,你就要念兹在兹,不能懈怠,你一懈怠,就提不起来,这个精神一放下去了,因循苟且了,就很难再鼓起劲来。对于要长期持之以恒的事,每天都要很重视地去做,这样才能够日积月累有所成就。

我们的生命,生命是个什么呢?生命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没有开始的那一天,也没有终止的那一天,生命只有转化,没有终止。怎么转化呢?染污的生命,通过一定的修养,可以转化为清净的生命;迷失的生命可以转化为觉醒的生命。而生命的过程,又是由无数的生命点所构成,所谓的生命点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生命的每一个当下。这个生命点,可以是我们每一个当下,我们人生一生的经历,一生的过程,在整个生命的链条当中,它也是一个生命点。无数的生命点,是由什么联系起来的呢?就是由我们当下这一念心,这一念心,在不停地流注。大家有一个问题,总是搞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三世因果?如果从这个生命点的每一个念头的流注,不停地流注,去理解三世因果、前生此生来生,作为一个切入点的话,你可能会领会。这个念念的流注,佛教里叫念念生灭。念念生灭,永远不会停止。当我们这个肉体消失以后,这个念头还存在不存在呢?它以另外的一种方式继续存在,所谓业识的方式。业,识,就是我们的意识加上我们从无始以来的业,或者叫作记忆,这些东西结合在一起,也是在不停地生灭,不停地流注。它还是像生命存在的那个活动情况一样,还是在念念生灭,念念迁流,没有一个停止的时候。所以,生命的阶段性和生命的延续性是一体的,是不可能割断的,到我们这一期的生命结束了,这个生命的本源,它也不会终止。从这一点,佛教就解决了生命流转,生死流转,三世因果。我们作为一个个体生命,要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永恒的负责任的这样一个思想,就很自然地得到了一个肯定的解决。佛教讲生灭生灭,这两个字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概念,只有把这个不停的生灭,念念生灭这个概念,大体上有一个了解,才能认识到生命的永恒性。

生命的永恒性,它所表现的意义是什么呢?就是看我们生活的内涵是什么。我们生活的内涵如果是净化的,是清净的,生命也就随着净化了,升华了;如果我们生活的内容是染污的,是迷失的,那么生命也就随着沉沦了。所以生命的升华与沉沦是跟生活的内容分不开。所谓的生命点如果作为生命过程中的一点来讲,那就是我们的每一个当下,由无数的当下,构成了一期的生命。所以说生命是当下,生活也是当下。如果我们体会到了生命的当下性,就能够认识到生命觉醒的重要性,因为生命的觉醒,不论把它放在明天或者放在昨天,它也一定是要在当下。所以禅宗的功夫,一切都在当下。所以说,饥来吃饭困来眠,既是讲具体的生活,也是讲当下的生活。

我们生活的内容非常丰富。生活是当下的存在,也包括对往事的记忆和对未来的想像,但是,就这个思维过程而讲,生命的一切活动,永远都是当下。因此,禅宗有句话,过去现在未来这三世,四方四维上下这十方,都在一念当中。各位可以合着眼睛想一想,过去现在未来,四方四维上下十方,为什么都在一念当中,是不是在一念当中?很显然,离开了当下这一念,找不到过去现在和未来,找不到四维上下十方,这个事情很神秘,但是又是一个普遍的存在,又是一个实在的存在。所以,生命与生活、生存,在我们人生当中,是一个每天都在重复的事,但是,又很少有人去关注它。

生活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它是一个具体的事实。生活的具体性是不需要什么理论的架构,吃饭就吃饭,穿衣就穿衣。生活是直接的,也不需要什么媒介。生活是体验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生活的体验又是个性的,张三的生活,李四无法分享,李四的生活,王五也不能分享,大致上可以欣赏。欣赏,毕竟是一个隔靴搔痒的事,不能解决实际问题。看到某某人生活得很安祥,我们可以欣赏他,但是你要分享他的体验,不可能。所有具体的,直接的,体验的,个性的,当下的,这些特点,与禅的特点是一致的。禅,也是具体的,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它是一个具体的觉者的生活,觉悟的生活,它是直接的。打一棒你就感觉疼,是直接的。打一棒也无须问为什么,当然,打一棒不能去起诉,如果打你一棒你去起诉,那完了,那不但是这一棒让你开不了悟,还会惹出许多烦恼。所以现代人的生活,理性的生活,跟禅是完全无缘的。生活的内容,大致上可以从这几个方面去理解。(待 续)

(本文为净慧老和尚在第十六届生活禅夏令营上的开示)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