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0年度第一期听音乐观世音
 

听音乐观世音

寒山寂果

我没出家前,很喜欢听音乐。

喜欢到什么程度?

不用什么精通、痴迷等等的形容词,只说两个事,就能表明。

第一件:我的笔记本电脑中,曾经有50多G容量的音乐文件。

50多G是什么概念,咱们算一算:如果一个MP3,大小是5M,那么20100M是1G,也就是说我的电脑中可能有上万首歌曲。

而且我把这万首歌曲分门别类,比对古典、现代、流行等等不同风格做出了竖的排列,又按照国外国内欧美日韩大陆港台等等不同区域与歌手姓名又做出了横的排列。

那时,我在一个传媒公司里任职,公司里有位负责影视后期制作的剪辑总监,“横竖纵贯,繁而不乱,真是蔚为大观”,这是他看过我的音乐宝藏后做出的赞叹。

他剪辑时需要什么音乐,也总是来翻我的电脑。最后,他求我能不能把我的音乐都拷给他,为什么?因为他说:想要什么风格什么感觉的“旋律动机”,往往百度不准或百度不到的,你这里一定都有!

第二件:

我朋友有个小女儿,纯粹的90后作女,我管她叫小太妹。

她对身边的所有大人一概藐视,认为他们老土并神经,因为他们对她的非主流也好后现代也罢的种种作为都是不理解、不支持,并加以“法西斯般地控制、钳制甚至是毁灭鞭笞”!

但她对我却不一样,她竟然愿意和我这个就连我的同龄老友都认为过于成熟及超脱的人一起听歌一起聊天,她只要见到我,就抓住我说她的心事和她最隐秘的行径,甚至她最崭新的恋情。

为什么?

是因为一个人:周杰伦。

怎么是他?

当然是因为他的歌。一次,她和她爸严重地激辩他的歌,我在旁边。他们具体争吵的内容,任谁都会猜出。

我听了好久,实在不耐烦,只能拉架,我说:小太妹,你听过《星晴》吧,你知道这首歌是什么时候出来的吗?太妹表示她不需要知道,她就是爱听,才不管杰伦什么时候做出的歌呢!

我说:那是在近十年前,我在MTV音乐台上偶然听到了这首歌,MTV拍得很粗糙,但音乐却很先进与清新,糅合了R&B、Hip-Hop与电子乐,与让人惊奇的巴洛克式古典弦乐。虽然从他的歌喉和相貌上来说,他不太适合做一个歌手,但如果他创作有后劲的话,这种风格这种感觉继续升华的话,他的歌会越来越好听,他一定将大火。现在看来,按我曾经判断的,一切果然!特别是他后来尝试的“中国风”,词与乐真是双绝,值得一听。

她看着我,疑惑地问你真觉得好听吗?

我随口诵出: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我送你送到天涯之外,你无声黑白。沉默年代,或许不该太遥远的相爱;为你弹奏肖邦的夜曲,纪念我死去的爱情,而我为你隐姓埋名,在月光下弹琴……

她“哇”的一声,从“愣”中醒来,转头对她爸说:你看看人家!

我看着她得到最有力的证明与支持后,得意洋洋如沐春风,我就故意问她:你听了那么多周杰伦,其中有句“秋刀鱼的滋味,猫和你都想了解”,我一直不明白什么是秋刀鱼,你这个专家帮我解答一下!

她不假思索地说道:秋天的刀鱼呗,秋天的刀鱼最肥,肉最嫩,所以恋人和小猫都想吃!

“错!大错!特错!你到底是不是周杰伦的FANS啊,连歌里的这点常识都不懂。让你爸给解释一下!”

她爸这回来神了,侃侃地说道:“秋刀鱼是——”,然后更得意地感叹,“秋天的刀鱼,哈哈,我女儿真有想象力,但细细想想这句歌词,确实写出了秋刀鱼的滋味。”

我在一边忍住不笑,这家伙要不是上星期和我们几个哥们去吃流转寿司,他也一定认为秋刀鱼是秋天的刀鱼。

因此,这个小太妹,总是佩服我,也总是和我有话说,关键是因为我懂她的音乐。

以上两个我出家前的事迹可以表明我是多么喜欢听音乐,多么沉迷于靡靡之音中,又对自己的音乐品味与广泛涉猎多么地自许与自豪!

有一次,朋友说他咖啡厅里的音乐不好,想配合全天到晚的营业时间来整体策划一下,并以他最好的红酒对我进行了一番贿赂。那好吧,我开始一首首挑选分类。结合朋友的意见与咖啡厅的整体风格,按照一天的早晨上午中午下午黄昏入夜深夜这几个时段,我选出了几百首音乐的大合集,最后在咖啡厅里试听了,完全不同凡响,提升了整个咖啡厅的氛围与格调。

还有,一个女朋友新买了车,车上总要有音乐,她说想让我帮挑几首歌,刻成CD放在车上常听。好,我答应了下来,精心挑选了十首歌。开着车,听着这十首歌,她夸张地说:这车,有了这音乐,开车才真正有了点乐!

有了这些经验,我就开始自豪起来,认为自己收集的音乐是世界上最好听的音乐,更有了一个想法:这世界音乐太多,都听不过来,那我何不做几个音乐的集子,然后发给所有的朋友,让他们也分享这世界上最动听的音乐,把他们天天被噪音折磨的耳朵都叫醒?!

所以,我自己挑选编辑了《世界上最好听的音乐》第一辑,里面有十首歌,是我认为的世界上最最动听的音乐。我精心编排了顺序,每一段歌声前还附上心情文字,最后精心转录出最佳音质,发给了朋友们。

有第一辑,就有第二辑,到了第三辑,我的不少朋友都非常高兴,说我的编辑简直可以出版唱片并拿奖了,我听了这话,不禁飘然如仙。

一天,和几个朋友喝红酒吃西餐,海阔天空艺术人生地聊着天,话题当然落不下音乐。

我标榜说自己听的都是世界上最动听的歌曲,并且举出以上论证,信心满满,仿佛掌握了真谛,这时一个朋友在旁边很平静地说:“你认为最动听的音乐,很相对的,那只在你的世界!”

他继续说,有些音乐,都通俗得不能再俗,不是大公司的精良制作,也不是名歌手演唱,更不是时尚先进,但对于他却好听,能如蜜溶水般进入身心,也仿佛其中的或欢喜或悲伤或其他的情绪,能幻化成色印入脑海,为什么?一首音乐,也许你听是噪音,但他听就是天籁。他认为,每个人各自都有最好听的音乐,没有统一标准,更没有统一标本。

我想反驳,好像有无数理由,但突然也无语。想想确实,我身边的朋友虽都有概念相同的眼耳鼻舌身,却各有迥异的意趣与喜好。

这世界上有无数乐音,我们有听或不听的权利,在我们的MP3或CD机或电脑中,每首歌曲的音量都能随着我们的心情调大调小,每段旋律都可以调短调长,爱听的我们可以REPLAY,不爱听的我们可以DELETE——甚至可以说音乐有时已不重要,往往我们心情愉悦时,放上一首悲伤的音乐,都仿佛是为我们欢唱;在忧伤之际,最幸福的旋律,听起来仿佛也有悲哀的意韵。

其实,音乐是我们整个人生情绪的表达与缩影,只要我们自然吸纳,音乐就能以它广大与细密的语言反映我们。只有七个音符的参差演化,却能变奏出普适众生的背景,让我们能在其中以各种风格深思,反观自己的内心。

我出家后,也在寻找一种声音。

那不是口念的佛号,也不是持诵的咒语,不是早晚课的合声,更不是如唱戏文般的经忏。

为了寻找,我总是安静地坐着,背脊挺直,一动不动地去体会静默;有时,我也让自己的心思漫游,尽量不去妄想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而是扩大、拓宽、深入地去探索、挖掘、疑惑。

就仿佛空谷的回声,我知道我人生的现况,就是自己内心的投射,我们怎样,环境就怎样。我也明白我们大部分人都处在混乱之中,更戏剧化、更夸张一些地说,我们其实总是处于贪得无厌、嫉妒嗔恨、苛责于人、求之不得的心态中,总是向外驰求,一刻不停,这就是你我的现况。

有些人永远不肯花一点时间来想想这一切,其实你甚至可以不信佛,只要每天花点时间,在听音乐或者看一幅画读一段文字时,认真地思考一下自己的人生,就可能给自己带来改变,激发自己的心,放射本自的光芒。

佛陀释迦牟尼在《杂阿含经》中说:“无始生死,无明所系、爱所系,众生长夜生死,往来流驰,不知本际。”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们“于可爱、乐念、可意,长养于欲色”,我们贪恋可爱可意可乐的一切,这一切的本质其实是苦,而我们却以苦为乐,因此我们在这个本是烦恼与无常的世间,浮沉不尽,辗转流连。

如何才能解脱?释迦佛继续说:“唯苦灭、苦息、清凉、没!”

那解脱的方法是什么呢?“眼见色,不取色相,不取随形好”,并且佛还强调“任其眼根之所趣向,常住律仪”。接着深入挑明原理:“世间贪、爱、恶不善法,不漏其心,能生律仪。善护眼根,耳、鼻、舌、身、意根亦复如是!”

听佛说话,让我们明白:我们总想到眼耳鼻舌身意中,哪一根能给我们带来欲乐,却从没想过在眼耳鼻舌身意里,我们要从哪一根才能进入智慧?!

从前,我们过分重视意识的思考和眼耳鼻舌身的享受,往往忽视听闻世界与自心的声音、嗅尝外界与本我的香气、感触外界与本真的感觉等等,其实每一个“根”都同样能使我们进入智慧。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如来,每个人都是那么不同,也都相同,因为人人本有如来的智慧与功德,但每个人所发挥所显现的却永不相同,也因此,这人生才宝贵,这世界才庄严!

我们中国人最信奉的观世音菩萨,他正是由于观的是“音”,而由耳根进入“般若”,他的“耳根圆通法门”深深地触动了从古到今的每个学佛行者,包括我。

观音菩萨在《楞严经》里说:

“我从闻思修,入三摩地。初于闻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渐增,闻所闻尽,尽闻不住。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忽然超越世出世间,十方圆明,获二殊胜:一者,上合十方诸佛本觉妙心,与佛如来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与诸众生同一悲仰。”

观世音菩萨闻声,并思惟,进而修证,契入圆明,最终超越世间与出世间,与诸佛合奏,同众生共鸣——观世音的这首歌,才是无上的乐音,也是最动听的乐音!

现在,我电脑中50多G的音乐,已经被替换成了更多G的佛学典籍与影音,一是因为出家人不能“歌舞视听”。但我知道,就在这世间,其实仍有很多音乐,甚至流行音乐中,有很多让人灵犀闪现的旋律与词句。有时倾听这种音乐,毫无靡靡之感,而是觉出心里的感动和清凉。其中更有些歌曲,带给人的不只是心灵的洗涤,有时真能令我们体会到超脱与空明,了知众生的悲仰,暗合觉悟的见解。当我们在最普通最庸常的音乐中,听见了那种心的乐音,确实会使我们流下眼泪,那眼泪的味道不是咸苦,而是经历过的感恩与悲欣。

《法华经.普门品》中告诉我们:观世音的“观”是“真观清净观,广大智能观,悲观及慈观”,因此我们需要“常愿常瞻仰”,因为“闻是观世音菩萨,一心称名观世音菩萨,实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

只要我们心中有“观音”,并学观音菩萨一样去用耳根圆通一切音,这世间不管什么“音”,都将幻化成“梵音海潮音”。

“南无观世音菩萨”,让你我一起观世音吧!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