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0年度第一期生命的庄严——怀念圣严法师
 

生命的庄严

——怀念圣严法师

禅 光

上午整理书柜,无意中又看到已故台湾圣严长老的那篇遗嘱。我又静静地看了两遍。长老的这篇遗嘱,我已经记不得看过多少遍了,然而,在每次看的时候,都会有莫名的感动,也有一些伤痛!这种感动和伤痛是那么的深刻,又是那么的难忘!每当看这篇长老遗嘱时,都会感觉长老就站在我面前,他瘦高的个子总是显得庄重、沉稳、洒脱,清秀的容颜也总显得睿智、慈祥、宁静、从容。长老的身上总是散发出一种超然而独特的人格魅力。

长老是当今佛教界著名高僧、佛学大师、一代禅师。长老一生淡薄名利,志在佛道,弘法利生。长老的一生命运多舛。他本少年出家修学佛道,怎奈值遇战乱,逼迫从军,后又辗转至台湾,在33岁时才又重新披上袈裟,遂即于高雄闭关潜修。在潜修中,长老深深地感到:“佛法是这么的好,知道的人是那么的少,误解的人是那么的多。”为了光大佛法,利益众生,他于39岁时出关负笈日本东京立正大学求学。长老是在校取得日本文学博士学位的第一位中国比丘。(长老在他自己获得博士学位之前,以《中国禅宗史》一书,替导师印顺长老成功地申请到了日本文学博士学位。)长老的成就是多方面的,无论是在建寺安僧、佛法修证、僧伽教育、著书立说、弘法利生等各个方面都有着斐然的成就;对台湾的社会也有着杰出的贡献,如他倡导的“四种环保”、“自杀之前多想几分钟”、“慈悲没有敌人,智慧没有烦恼”,对台湾的政坛和民间都是一剂强有力的清醒剂;对扶世助化,劝善化俗,引导人们积极向善,利益他人和社会都有着极大影响。因此,他被评为四百年来台湾最具影响力的五十位名人之一。

长老在遗嘱中说:“(第一条)在我身后,不发讣闻、不传供、不筑墓、不建塔、不立碑、不竖像、勿捡坚固子……务必以简约为庄重……恳辞花及挽联,唯念‘南无阿弥陀佛’,同结莲邦净缘。(第二条)我生前无任何私产,一切财物,涓滴来自十方布施,故悉归属道场。(第四条)佛说:‘我不领众,我在僧中。’方丈是僧团精神中心,督策僧团寺务法务,僧断僧行,依法、依律、依规制,和乐、精进、清净。(第八条)僧俗四众弟子之间,没有产业、财务及权力、名位之意见可争,但有悲智、和敬及四种环保的教育功能可期。诸贤各自珍惜,我们有这番同学菩萨道的善根福德因缘,我们曾在无量诸佛座下同结善缘,并将仍在无量诸佛会中同修无上佛道,同在正法门中互为眷属。”

长老的遗嘱共九条,折射出长老的睿智和见地,彰显出了长老一心为佛教的无私无我的菩萨博大胸怀,以及他一生勤俭朴素的风格和对僧团的教诲和爱护。长老还高瞻远瞩,深谋远虑地为身后道场之运作、以及精神中心之方丈的产生传承和职责都给予了明确的规范。为确保自己著作思想理念的清净纯正,郑重申明凡未经长老本人复阅过的文稿,不借后人整理成书。面对如此圣洁高尚的灵魂,又怎么能不被感动呢!

记得初出家时去拜谒一位大善知识,有一人正问大善知识:“如何是佛?”大善知识回答说;“无私无我即是佛。”当时这句话就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里。数十年的见闻中,体会到这“无私无我”四个字实在是太稀有难得、太难能可贵了!说的人总是太多,行的人又总是太少。无私无我,凡是真正的修行人皆是如此;无私无我,这是修行成佛必须要达到的境界。只有做到这四个字,修行才能获得成功,成佛也才有可能,这可以说是绝对的。

无私无我,圣严长老做到了。长老是文学博士,大学者,著述等身,影响巨大;是法鼓山的开山祖师,精通禅法,地位崇高。长老更是一位国际佛教界重量级的高僧。面对如此的傲世殊荣,长老依旧一领衲衣,四处奔走,行云流水,弘宗演教,利益群生,著述立说,惠及后人,始终保持着一个出家人谦逊、淡然、平和、慈悲的本色。

生老病死是人生的真相,无论圣凡,只要具有色身、假壳子皆要承受。然虽是承受,但承受的心态是截然不同的。凡夫视病痛与死亡为大敌、为冤家,敌对仇恨,千般不愿,万般逃避,故多是在痛苦绝望中死去。有生必有死,生是偶然的,死却是必然的,又岂能逃避得了?圣者知道:生即是死,死即是生,生死本就一如。生也自然,死也自然,生生死死自自然然,自然得就像天黑了就关门,到站了就下车一样,又有什么可怕的呢!故而圣人都是以超然的心态从容地面对一期生命的完成,在宁静、自然、洒脱中辞世。正是具有这种超然无畏的心态,圣人们对于病痛与死亡是受而不受,不受而受。

圣严长老身患肾病,医生建议他必须换肾,长老拒绝了。他说:“把肾留给别人吧,我老了,不用了。”他宁静而从容地等待着那一天。

2009年2月3日,这一天,长老走了,从容地走了。静静地,无声无息,像一片秋叶轻轻地摇落,像一朵白云慢慢地飘逝。“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长老给自己的人生来了个庄严的转身,完美的谢幕。“不发讣闻、不传供、不筑墓、不建塔、不立碑、不竖像、勿捡坚固子……,恳辞花及挽联……”平淡得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长老圆寂时,网上有许许多多的人给长老送挽联,表达对长老的敬意。我为长老敬送的挽联是:“至古皆有死,智者不虚生;勿忘众生苦,慈航早再来。”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