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9年度第五期清凉山行脚记
 

清凉山行脚记

清韵

8月17日多云转晴

今天是动身的日子,晨有消灾普佛,所以七点多出门。到万佛楼、普光明殿、韦驮殿分别礼拜之后,师弟妙空把我和振通师送到山门外。半路上发现,同学古印师一直在后面,他一直把我们送到308国道路口处才往回返。一路无语,只低头念佛走路。我们俩走得挺快,大概每小时能走7公里的路程。路上有许多好心人愿意捎脚的,都被我们谢绝了。也有恶意诽谤的:“看!看!看!假和尚!”……不理他。也有出难题的,中午要吃饭时,走进一家小餐馆,一个冰冷的声音问道:“干吗的?”

“吃饭。”

“我仃刁这里没饭了……”

“我们付钱!”

“我们今天不做饭!”

明明有人在吃饭嘛,并且后厨炒菜热火朝天……连续两家,都是如此(这两次都走了好远的路)。到第三家才吃了碗山西刀削面。午饭时,两个髋骨关节开始痛了。下午又继续坚持走,并且速度也没有减下来。走到路边尚未完全修好处,我贪便宜不愿绕行,踩在一个表面看起来比较硬实其实很软的地方,整个右脚包括脚踝全都陷进淤泥里了,搞得小腿以下全是泥。重新换上鞋时,回头看看,就一点点的路,根本谈不上绕行,叹口气,摇摇头,唉!修行的路上没有近路可走的啊!继续前行,傍晚6点半左右,我们终于到达了真际禅林。歇下时,振通师才发现,原来一直痛的脚腕,肿得把僧袜都给撑平了!我的髋部也痛得很,只能勉强走路,加之下午鞋子脏了,决定明天不走了,在禅林休息一天。

8月18日晴

真际禅林的当家师——明勇师,也曾行脚五台山,他告诉我们行脚的经验:背包上要有一根腰带,那样走起来可以分担一部分重量。又帮忙找带子,针线,还给我们打气。(本来振通师的脚腕肿了,没办法走路,我便打算改变计划,陪他坐车去五台山,然后步行朝五个台。)明勇师这么一说,我脸上火辣辣的,甚是惭愧。晚上明胜法师也来了,也给我们打气,说:“我积累了1400多(华)里路行脚的经验,把握当下,不要放弃,五个台就不用朝了,但一定要走过去!”我最终决定按照明胜师的意见,朝不朝台无所谓,即然决定了,就一定要走过去。

竹密何妨流水过,山高岂碍白云飞……

尽管振通师劝我:你自己一旦出什么事怎么办,也没个人知道。但我还是决定继续步行,按原计划明天到平山县县城……

8月19日多云转晴

早起洗漱毕,用过早粥,我便背上行囊,出发了。天空阴沉沉的。路上骑自行车的行人匆匆赶往各自的目的地。我的髋部还是痛得厉害,不敢走快,沿着石清公路向着毗卢寺方向走去。到了毗卢寺,礼佛后,继续前行,下一个目标是李村。沿着公路,

一路行进,……为什么只那么一点的路却总也走不到头?看看时间,的确也不应该这么快就到。这时便由衷的佩服古人,那个时候没有汽车,远行想不走路都不行!

终于在中午时按预期到达李村,在李村的一个路边店吃了半斤炒饼,继续前行。不知道为什么,平山县总也不到,还是烦恼很重,总喜欢去问还有多远到,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其实我都烦了。

终于到平山县城了,还蛮大的,走也走不到头。也许是见长不见宽?不晓得,终于快到汽车站了,却被一个女居士拦住了,不让走,问这问那,好不容易脱身,她又骑着摩托车慢慢地跟着我,愿意跟就跟着吧,我只管走我的路。等一会她的车后又多了一位女居士,下车拦住我,掏出伍元钱,另一个女居士掏出十元钱,毕恭毕敬,高举过头顶,然后九十度鞠躬,说:“供养师父。”大街上这么多人,我只好收下,告诉她们“放下念佛”就走了。她们又想帮忙找住的地方,赶紧推掉。自己去找,不管怎么说,随喜她们的供养功德,先找地方吃了碗面条后,去了第一家旅店,言“每晚二十”,进房间看看,一般。主要是带我去看房的那位女菩萨穿得实在有些少,我单独一个和尚,要是出事了,说不清道不明,并且,还被问个没完没了:

“你干什么的?”

“行路的!”

“行路的?!你是少数民族吧?”

晕一一“我是出家人!”

唉!可怜众生业障深重,不知三宝,不解佛法,不闻佛名。

又往前走了大约约500米,在一个叫XXX旅行社的招待所打听一下,每晚20元。好吧,就住这里吧,实在是走不动了,洗了个凉水澡,往腿上涂了点振通师给的红花油就睡了。

8月20日阴有阵雨

五点半就起床,腿还是有些痛,洗漱毕,便出发了。在街上吃了三根油条,喝了一碗豆浆,又开始一天的行程。昨晚和招待所里的人聊了几句,给我建议了一条路线,我发现原来计划走的路是小路,他让我经岗南,宅北到会口,是一条大路,从地图上看,路程差不多,我便按他们的路线走,其实走出来之后才发现,这条路线是绕远了。

今天不知为什么?竟然这么累,两条腿和脚像灌了铅似的,心里很急,很想快点走,可是根本走不动。是不是菩萨在考验我,故意把我的路给拉长了呢?整整5个小时才走了不到20公里的路,一辆汽车从身边疾驶而过,吓一跳!哇!因为那阵疾风我实在有些招架不住,当时如果有人用一根手指轻轻地推一下,我就有可能倒下!前面有两个人挡在路上,我的烦恼马上就生起来了,因为我实在没有力气从他们身边绕过去。11点45分,疲惫不堪的我终于到了岗南,进了一家小饭店,休息一下,吃了半斤炒饼,问了下老板,得知还有四十多华里路才能到会口。走吧。来到一小卖店,准备买两瓶水,老板一听我要两瓶水,便说:“不要钱,送你两瓶!”“阿弥陀佛,随喜!”

走到岗南水库的大坝上时,空中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背着个行囊,打着伞,甚是不便,后面的背包也遮不住,雨越下越大,恐怕里面的衣服湿了,我便默念韦驮菩萨,观音菩萨,大智文殊师利菩萨……呵呵!等了一会,雨真的不下了。阿弥陀佛!看来菩萨还是真的与我同行的!

今天经过的村庄还是蛮多的。可能是体力透支的原因吧,很疲惫,行进时只是机械地向前迈着步子而已。但是为了严护威仪,使出家人在众生心目中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我还是硬挺起腰板,头颈正直,眼睛看着前方七八步远的地方,甩开双臂,把脚步放稳,忍着脚板的疼痛,故意装出一副很轻松的样子……一顶斗笠,一袭长衫,俨然一副电影中的侠客打扮,孩子们看到我后,便说:“少林寺!”仿佛天下只有一个少林寺似的。可能这一带佛法不太兴盛,村民们很少能见到出家人,只能从电影电视上见到,今天猛然见到了真人,没办法一下子接受,所以也有很多人只是木讷的看着我走过去。但更多的人看到我后,能念一句:“阿弥陀佛!”能让这么多的人称一声佛号,想想实在是功德无量!

天色越来越晚,下着毛毛雨,离会口还有10公里的路程,何时才能走到啊?不过5点多钟的时候,我只觉得身体仿佛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似的,并且好像有人在背后推我一样,走得也快了许多,看来只要能发心,就会得到菩萨力口持的。到了宅北,已经6点多了,听说到会口还有4公里路,不走了,就住在宅北了。本来也计划到不了会口就住宅北。进了一家旅店,问10元钱每晚。老板娘很热情,又打水,又送毛巾,使我倍感轻松。出门吃了碗面条,回来强打着精神整理了一下日记便睡了。

8月21日多云有雾

早起时,天正下着雨,稀哩哗啦的,蛮大的。唉!可能走不了,不行今天就住在这里吧,反正也挺累的,自己安慰一下自己,又睡了一会儿。睁开眼,七点了,好像不下了似的,仅有细细的雨丝而已,第六意识告诉我,应该走!可能我的心还是和文殊菩萨相系的吧?洗漱之后,收拾好行装,7点45分离开小旅馆,重新踏上新的行程。今天的体力好像恢复了一点,不像昨天那么疲惫了,走了一个小时便到达了会口。走进一个云南米线馆,问一份有多大量,比划一下,足足一个小盆那么大,够我两顿吃的了!

“能来半份吗?”

“……”

唉!只有点一份了。告知不能放葱、蒜、韭菜、蒜苔等有刺激性气味的东西时,老板娘笑笑说:“这样吧,师父,您在这里吃点米饭,我给您拌点花生米,不收钱,可以吗?”“好!”吃过饭,洗完钵,谢过施主,继续北行奔赴寨头。走到寨头镇时,一辆农用三轮车停在马路对面,下来一个年轻的男居士,行礼毕,问了一下我的情况,并问我吃过午饭没有。我说准备到南营吃,他言:“师父先行,我去办点事,到南营路过我家,中午在我家用斋饭。”“好!”返回时要拉我一起走,我没有允许,他便先行一步了。他家在距南营4公里处的老茂口村,到他家已是一点多了。一家祖孙三代,二老,他们的大儿子张惠明先学佛,惠明有三个儿子,大儿子18岁了,在石家庄市打工,二儿子六七岁的样子,小儿子才六个月,一位师父给取的名字:张普智。带我来的那位居士叫张惠敏。这也是我这几天来吃得最殊胜的一顿饭,因为他们全家也吃素。全家学佛还挺精进,老太太和儿媳妇也蛮懂规矩,递东西什么的都让儿子代做。交谈中得知他们还是读过几部经的,比一般的居士要好多了,如果所有的居士都能像张家人这样,那我们中国的佛教便有希望了!

两点钟继续前行,念佛机一路佛号,我也试着安住于当下。

下午三点左右,开始有雾了,能见度很低,只有三四十米,在曲折的盘山路上,一个人独行,并且车辆也很少有经过,胆子小的人还真不一定敢走。我没觉得害怕,毕竟护法韦驮菩萨和观世音菩萨就在我身边,大智文殊师利菩萨就在我前方等着我……7点20分了,前面还不像有人家的样子,雾气越来越大,或许有村庄见不到吧?

一辆面包车在我身边慢慢地停下来,下来一位穿路政制服的人。“师父,捎您一段吧?”本来我想拒绝的,可一看天色,不如随缘吧,说不定还是文殊菩萨派来接我的呢!

“师父去哪里?”

“五台山,麻烦你在前面最近能投宿的地方停下来就可以了,谢谢!前面是哪里?

“再有三、四(华》里路就到木厂了。”

“师父,要不今晚住我那里吧?”

七点半多一点到了住处,和我说话的“路政”和司机是朋友关系。晚上,司机的妻子给我做面条。一大碗面条,三个月饼,我全吃下了,从来没一下子吃过这么多东西,我自己也吃了一惊。把打湿了的长衫和僧鞋晾上,泡泡脚才发现,脚底下又起了好几个水泡,怪不得前脚掌不敢着地。吃过饭,便早早地睡下了。

8月22日晴

今天天气真好,天空是那样的蓝,几朵白云很匀称的点缀在蓝天上,使蓝天倍显清澈……吃完早饭,洗过钵收拾行囊,沿着201省道继续前行。走到河北与山西的交界处时,便来到了山巅。回头望望,哇!好美!碧绿的山峰映衬着蓝天白云,加之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不得不令人生起一种由衷的惬意……路进入山西境内便断了,到门限石是一段比较难走的山路,坑坑坎坎的,本来脚掌就痛得不敢着地,这样以来便更痛了。20里路走了3个多小时,11点半左右才到门限石路口的一个加油站,上了柏油路。卖雪糕的老板和我攀谈了几句,川页便放下行李休息一下,买了个冰激淋吃,之后,又往前走了一大段的路,在一家饭店吃了碗山西炒面,继续走。冰糕摊老板和饭店老板都说到在五台山景区人口处,有一寺院“古佛寺”。这一双脚掌实在是太痛了,所以便把“古佛寺”作为今天下午的目的地。法师们说:行脚时不要给自己定目标,要把当下的每一步作为目的地!可我不知为何,始终喜欢给自己定一个目标,这可能就是我的习气吧?

4点10分时,我走进了目标寺院,找到客堂,知客法师修“止语”,不说话,不过,人还是蛮慈悲的。挂上单,大殿正上晚课,八十八佛的铃鼓声还蛮清脆的。安完单后,脱下鞋袜,发现右脚上的泡已经磨破了,左脚上的泡又扩大了,挑破它,还是很痛,走路时只能用脚后跟着地,看来是不能休息的,行进时也没这么痛啊?为何此时却如此疼痛呢?本想把大褂和汗衫洗了,想想不太方便,明天到显通寺再说吧。6点钟药石,回来后找了点比凉水温一点的水泡了泡脚,两个眼皮便打架了。

8月23日晴

下了早殿,停一段时间才是早粥时间。进入五台山后,已经感觉到寒意了,盖上被子,躺了一会儿,用过早粥,等到“止语”的那位知客来到后告假出山。一路前行,直奔佛母洞,把胳膊甩开,脚步放稳,这样可以减轻一些脚板的疼痛。佛母洞离大路还有5华里。脚和腿还是很痛,并且台阶还很陡,走走停停,终于在11点20分到了佛母洞。

一路上的乞丐很多,本来准备了一叠“壹圆”零钱,但因没全拿出来,发了一半,下山时就找出来又继续发,当走至已发过布施的乞丐那里时,那些乞丐又上来要钱,心中的无明烦恼立即生起,“上山时我每个人都给过了,怎么又要,出家人的布施你们记不住?”走了几步便生起忏悔之心,贪、嗔、痴三毒虽然每天我都在对治,可为什么一点也没有减少呢?对这些乞丐竟然又复生起,真是可悲啊!

继续前行,发现“白云寺”原来距佛母洞这么近,为什么来时觉得走了好远的路呢?人都是这样,总喜欢把自己的成绩夸大,拼命努力向前,其实回头看看时,就会发现我们仅仅前进了那么可怜的一点点!

向前一一向前一一啊!那是五台山汽车站!我终于到五台山了……激动!问一下返程的发车时间,便向显通寺走去。附近的民房都拆了,有些生疏了,不过“显通寺”牌楼那里还是没大变的,到显通寺时已经是下午3点了。

用完药石时,寮房里来了一位法师,我想起是中国佛学院的学僧,上次北京讲经交流会时在法源寺相识的,共有两位法师,觉真师和另一位延宗师。延宗师是永信大和尚的高足。两位法师在学修方面都很有见地。觉真师是到菩萨顶圆照寺增戒的,能和他住在一起,实在是我的福份。法师1999年出家,当年便授大戒,九年中南参北学,用他的话讲,学过戒、参过禅、住过禅堂、进过念佛堂。并且交谈中也得知,法师看问题也是一针见血,是位大善知识。

在显通寺住的这几天,只是上殿过堂,其余时间就只在房内休息,躺在那里,顺着经络的走向,腿部还是隐隐作痛,晚上睡觉翻身时,髋关节的疼痛都能把我给痛醒!

27日晨,觉真师的师兄,云居山真如禅寺的头单大知客觉修法师一行人准备去朝台,租了辆车,我便也跟着去了。先去了佛母洞,又去了镇海寺、龙泉寺、竹林寺,而后去中台南台,可惜有检查的没去成,只在金阁寺看看,中午时在竹林寺过的堂。竹林寺各处都正在修建,各个殿堂全都是木质结构,很殊胜。竹林寺也是弘律的道场。午斋后参观了他们的图书室,书目挺全,光藏经就有几套。《大智度论》、《瑜伽师地论》、《成唯识论》、《四分律藏》、《阿毗达磨论》等等,很是赞叹。

下午回来休息一下准备上晚殿,可惜伴着密集的秋雨一觉醒来时,已经下午三点了。觉真法师说要去亲近梦参老和尚。一行人来到老和尚处,他身体不太好,且耳背听不清人说活,进门没怎么说话,侍者便给我们每人一本书一一《随缘》。居士、师父们分别和老和尚合了影,便出来了。参观了普寿寺的大殿,也很庄严。这次五台之行真是殊胜,遇到了很多的善知识,还亲近了梦参老和尚,虽然没说上话,但足矣!读万卷书,走万里路。以后有机缘,我还要行脚。

心得

其实在这次行脚的过程中,我的感悟很深。平时在禅堂想要找到一种静住的感觉不容易,通过这次行脚之后,仿佛轻松多了;同时也发现了一些自己的缺点,真真切切地体会到:“别人永远是泰山,自己始终是一颗小草。”以前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现在是体会到的,不一样啊!

佛法在世间还有很大的发展余地,世人还是很苦的,看看他们那呆滞的目光,看看他们那木讷的表情,看看他们那傲慢的神态,看看他们那放纵的举止……不得不生起悲悯之心。

“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

感恩佛陀!感恩菩萨!感恩众生!是众生成就了我这一次的行程。物质和精神上的鼓励非常重要,同修们每天都与我同行,时时关注我,问寒问暖,一直伴随着我走到五台山,所以并非是我一个人走,而是大家陪我一起走过去的。一路上也始终有善知识在帮助我,到了五台山后,仍有诸多善知识来帮助、提携、点化我。有教我如何打坐的,有教我如何学教的,有教我如何学戒的,也有教我如何参学的,也有教我如何面对人情是非的……住在显通寺云水寮时,一个东北的师父告诉我说:“人最重要的是生命,我们出家人就是要使我们的生命解脱烦恼的束缚!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有禅定,要生禅定除了有一副好腿子外,还必须持午、吉祥卧、远离女人!”“赞叹你的不一定是好人,打你骂你的才是你的善知识!”临返程时,在五台山汽车站,真如禅寺的大知客觉修法师也说了许多关于修学方面的事。哇!真是殊胜得不得了,怎么就有这么多善知识来帮我呢?感恩佛陀!感恩菩萨!感恩众生!

谨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阿弥陀佛!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