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8年度第五期伤害是天边飘过的云
 

伤害是天边飘过的云

地 儿

几年前,一位随夫君远赴他乡的朋友,在网上碰见了我。她的语言有点像屈原的《天问》,喷薄而出,对人生和爱一片茫然、绝望。原来,爱人和她的同学好上了,被她撞见,家庭像碎了一地的瓷片,内心很痛苦。有个时期,她掂刀杀人的心都有了。

我对她的际遇深表同情,谈了半夜。临别时,告诉她,作为好朋友,我提醒你,忘掉过去的痛苦,枯萎的花儿,就让它随风而去。你要做的,是振作自己,反思自己,同时,把家庭解体后的寂寞时光,利用起来,完成自己的事业。

昨夜,在网上又见到了她,对她嗨了声。她立即大呼小叫,飞快地甩出一溜英文:

My God ! I thought that you put me to forget !(我的天,我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

那快乐的字句让我感觉她的心境不错。

果然,她告诉我,离婚后,婆娑泪水里,她重新捡起了因婚姻而遗落的英文和文学的梦想,出了几本著作,被调入辽宁一所大学,碰上了新的白马王子,生活得很惬意。

我笑着打趣她: Hi, girl, you also prepared to kill ? (嗨,小姑娘,还准备杀人吗?)

她笑了,送给了我一朵热烈的玫瑰花,还有一首诗歌,说是在网上一个法师的博客里找来的,很喜欢。并说,婚姻的痛苦,使她成熟了,明白了许多道理和自身的不足,成就了目前的幸福。并说,马上要同老公去赴一个国外专家的约会,改天再聊。在屏幕上留了一个快乐挥手的小企鹅,就下线了。

月光如水,静洒斗室。怀着欣慰的心情,我读着那首诗。

感恩伤害了我的你

感恩你 / 因为你的伤害 / 让我明白 / 我的问题在哪里

你让我清醒 / 那股刺痛 让我了解 / 我生命中的缺陷 / 在哪里

你的言语 / 你的举动 / 是有心 / 是无意 / 无从追究 也无需追究

因为 / 这并不能帮助我 / 脱离现在的痛苦

我是该保持涵养 / 还是该 / 回报你相同的行径

我明了 / 这依然不能解决问题

我笃信因果 / 希望得到自在 / 时时感到欢喜

那我又怎能对你 / 施与恶言 恶行

我的痛苦 / 与其说是你带给我的 / 倒不如说

是我允许你 / “伤害”了我

我感恩你 / 因为这样的痛苦 / 让我了解 / 真理在哪里

硕大洁白的仙人掌花在窗台上轻微地摇曳,无声地吐出月光样幽咽的花香。

想起了很多。同学、朋友、老师、同事,秦时明月,宋时烟雨,在诗歌的檀香里,恍然从窗前飘过。从古到今,在这纷纷扬扬的红尘里,谁没有受过伤害?老子有怀才不遇之忧,孔子有困于陈蔡之厄,孙膑有割膝之痛,司马迁有宫刑之辱…… 秦雪梅在哭夫君亡灵中曾有段唱词:“古圣贤谁不遭流离颠簸,大英雄更难免困愁坎坷。这些人倘若是都像你死过,有丰功和伟绩如何创拓?”因为文辞典雅,唱腔优美动人,总结到位,被很多人反复吟唱。

是的,我们生在尘世上,各类欲望在飞扬、在碰撞,碰撞的结果,总会带来或大或小的伤害,从没有一生不受伤害的人。当伤害像无情的箭镞向我们射来,把我们逼到无路可走时,我们该如何面对?

曾读过这样一则故事。

明朝云南有位著名的禅师,叫秤锤祖师。没出家前,小有家产,种菜卖菜为生。妻子趁他外出卖菜,和野汉子私通。他明知也不说,于是,越演越烈,走到街上,许多人对他指指点点,侧目而视。

一天,他估计妻子在家和野汉子私通,买了酒肉,回家做好,请藏在床下的野汉子出来,一起吃饭,然后把妻子和家产交给野汉子,自己两手空空地往长松山西林庵出家了,一面修行,一面种菜。野汉子好吃懒做,家产荡尽,被打骂、几乎沦为乞丐的妻子重新想起祖师,做了一盘金丝鲤鱼,送到西林庵给他吃,痛哭流涕地希望他回家。祖师说:“我领了你的情了,也谢谢你让我勘破了红尘牢锁。这些鱼我拿去放生。”妻说:“鱼已煮熟了,不能放生。”祖师即将鱼放在水里,鱼都活了。据说直到现在,昆明黑龙潭中,还有这种鱼。

故事很感人,尤其感人的是祖师淡然放下的魄力。

《首楞严三昧经》中说,“一切凡夫,忆想分别,颠倒取相,是故有缚……诸法无缚,本解脱故,诸法无解,本无缚故,常解脱相,无有愚痴。”

面对伤害和各种不如意,许多人常常怨天恨地,用已经飘零的岁月,把自己的心牢牢束缚在愤怒和哀怨的牢笼内,把所有光阴都浸泡在痛苦和叹息里,乃至一生都不得解脱。一事无成,一生惟余一堆用泪水和沮丧泡出的苦豆豆。

而对于那些有智慧的人,对于常怀谦卑心、柔软心和宽容心的人,伤害和快乐,就像天边飘过的浮云,都是不能干扰他的。无论处在什么样困难和烦恼的环境中,他都有魄力放下内心的挂碍,像蓝天一样清净。他会放下成功的快乐所带来的自满和自负,放下无情伤害带来的嗔恨和忧伤,把快乐当成小憩的清凉的树荫,把伤害当作砥砺身心的磨刀石,磨亮生锈的生命之刀,劈开人生道路上的荆棘,走出一条令人叹服的道路。

孟子曾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

伤害,对于每个人,都是一道必经的风雨,如果我们把它看作风景,它就是风景;把它看成砥砺身心、增长智慧和才干的助缘,它就是良好的增上缘;把它看成凄风苦雨,它就是凄风苦雨。有位西方的心理学家说:“你的心态是什么样子,你的生活就会变成什么样子,你的命运就会成为什么样子。”

《金刚经》云:“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在时光的脚步声里,一切风雨,终将飘零,一切欢喜,终将飘零,学会放下,当下就还你一个清凉快乐的世界。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