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8年度第五期人生如浮沤 朝夕容颜改——傅大士《四相诗》评析
 

人生如浮沤 朝夕容颜改

——傅大士《四相诗》评析

慎独

傅大士(497—569)是齐梁之际著名的大居士,名“傅翕”,又称“善意大士”,婺州义乌县(今浙江义乌)人。傅大士一生未曾出家,而以居士身份修行佛道。十六岁取刘氏女妙光为妻,生两子,一名普成,一名普建。傅大士在二十四岁时得到天竺僧达磨大师的指引,发愿精进修道,在道业上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傅大士曾作过300多首诗偈颂文来阐释佛理禅意,劝导世人看破世间的功名利禄以及人生的变化无常。他的诗偈对我们正确地认识人生和掌握修道的方法具有重要指导意义。下面就选取他的《四相诗》来做简要的评析。

傅大士的《四相诗》共有四首,分别为生、老、病、死四相。《生相》诗云:

识托浮泡起,生从爱欲来。

昔时曾长大,今日复婴孩。

星眼随人转,未唇向乳开。

为迷真法性,还却受轮回。

这首诗具体解说了人的生相。诗开篇以比喻的笔调来说明人生就像水中的片片浮泡,生生灭灭,刹那不停。人之所以有新生命的诞生,就是由于人有生死流转的爱欲。婴儿是成年人的影子,今日即昨日,昨日即今日,对于这个婴儿来说,他的前世也许就是一位成年人,因为生死的轮回,今世投胎受报来到人世。这样的轮回,人类无法摆脱。且看那婴儿吧,他们来到世间,那亮晶晶的眸子也会随着人流转了。他在寻找食物以求得生存,张着朱红的嫩唇,吮吸母亲的乳汁而逐渐长大。这个来到人世的婴儿说不定在今世还要在迷惑颠倒中度过,这一期生命结束后,还会在六道当中轮回。傅大士这首诗对人世浮沉轮回感到失望,言语之间流露出希望更多的人解脱轮回的愿望。

《四相》诗的第二首为《老相》诗,诗云:

览镜容颜改,登阶气力衰。

咄哉今已老,趋拜礼还亏。

身似临崖树,心同念水龟。

尚犹耽有漏,不肯学无为。

这首诗描述了一个人进入老年的生活困难。人生在世,谁也免不了老年的辛酸。俗谚说:“世间公道唯白发,贵人头上不会饶。”我佛释迦牟尼当年为王子时就是看到人间有生老病死四种痛苦,就一直思考着如何解脱这些痛苦。于是,他就想到了通过出家修道的途径来解除人间痛苦的办法。为了探寻人生的真谛,他放弃王位和荣华,出家苦行,最后终于在菩提树下夜睹明星悟道,创立了解脱人生痛苦烦恼的佛法。

人的一生过得很快,也许你现在是无忧无虑的童年,可是转眼之间,你就会满头白发,气力衰退。诚如唐代诗人李白在《将进酒》诗中所说:“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的一生就是这样的短暂。傅大士诗的前四句是说,光阴荏苒,刚刚还是婴儿的孩子已经变成了白发老翁,此时照镜子一看,已经皱纹满脸,白发满头。拄着拐杖登石阶已经感到力不从心了,三步一歇,五步一停,喘息不止,健步如飞的青年时代已经不知不觉间离我们远去了。到如今才真正感觉到自己已经成为地地道道的老人了,就是忙忙碌碌拜佛还感到力不从心。人到了老年才感觉到那枯老的身体仿佛崖边的老树,心里还在想着同万年的乌龟同寿呢。正因为有所企盼,不肯学习能够脱离人生痛苦烦恼的佛法才有这样的结果。

第三首《病相》诗云:

忽染沉疴疾,因成卧病人。

妻儿愁不语,朋友厌相亲。

楚痛抽千脉,呻吟彻四邻。

不知前路险,犹尚恣贪嗔。

对于人世来说,生老病死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规律。一个人的一生,谁也逃避不了疾病侵扰。幸运的人,一生中所遭遇的病痛可能会少一些,对于那些不幸的人而言,他的一生中可能会有很长的时间在病床上度过。更有不幸者从幼年就遭受病痛的折磨,终其一生都是在与病魔做斗争中度过。生病对一个人来说是痛苦的,特别是对那些久卧在床的人来说,即使是侍候他们的亲人也会感到厌倦,所以中国有句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释迦牟尼佛当年在出四城门时,见到一位病人,心中就一直在为人的病痛而忧心,并由此而萌发了出家学道的决心。

傅大士的这首诗真切地描写了病人的痛苦。不管你是年轻人还是老人,忽然之间一病不起,就会变得无比凄凉!当你躺在病床上时,你纵使有凌云壮志也是空悲叹而已。妻子儿女也会整天为你的病而发愁,常常相对无语。久病无孝子,更何况那些曾经亲密无间的好友呢?他们都像黄鹤一样,一去不复返。那痛彻骨髓的病魔,常常折腾得人痛不欲生。病人那不分昼夜的阵阵哀号闹得四邻不得安宁。到了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前路凶多吉少,迷途知返,还在那里贪嗔痴心不断生起,反而会加重自己的病痛。

《四相诗》的最后一首为《死相》诗:

精魄辞生路,游魂入死关。

只闻千万去,不见一人还。

宝马空嘶立,庭花永绝攀。

早求无上道,应免四方山。

死是一个人最后的归宿。死亡对每个人最为公平——不管你地位的高低,也不管你是穷是富,最后都逃脱不了死亡的结局。死亡对于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表现。有的人因善业所感,无疾而终;有的人会在病痛折磨中离开人世;也有的人因天灾人祸,在措手不及之时已经命归黄泉。在《瑜伽焰口召请文》中,就论及了三教九流各种不同原因的死难者。所以,对一个人来说,死亡是悲凉的,而且又是难免的。

傅大士的这首《死相》诗,描写了死亡的悲凉。一个人一命呜呼,安静终于是安静了,游魂随着业力的牵引又去投胎受报了。死亡这样的事情,只听说千万人去就去了,还没看见一个能够起死回生,墓冢荒草只在风中呜咽。生前骑过的宝马兀自长嘶,它再也唤不来主人的纵横驰骋了。庭中的鲜花只好自开自谢,再也无人赏识。对于我们活着的人来说,我们应该知道生老病死是人的劫数,还是早早追寻无上的妙道,期求解脱吧。

傅大士的《四相诗》分别从人的生老病死四个方面来说明了人的一生所经历的四个不同阶段。他对每个阶段的痛苦都作了详细的阐述,以此来警示佛教徒应当善于把握好自己的人生,在道业上用功,使自己能够现生摆脱六道轮回的痛苦,得到彻底解脱的人生之乐。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