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8年度第四期黄元秀居士与虚云老和尚的法谊
 

黄元秀居士与虚云老和尚的法谊

黄公元

黄元秀( 1884 —— 1964 ),浙江杭州人。他胸怀博大,志向高远,博学多识,文武全才,既是辛亥革命元老,又是近现代著名的武术家、书法家、实业家 和佛教 居士。他原名凤之,后易名元秀,字文叔。曾在浙江省立武备学堂学军事,后又去日本士官学校深造。在日时,化名山樵,与孙中山、黄兴等共同筹组同盟会,回国后为推翻满清政权出力颇多。后又参加讨袁、护法等一系列正义斗争,北伐时曾任总司令部少将参议等职。在戎马生涯中,积劳成疾,患肺结核至晚期,遂离开军队回故乡西湖畔之宝石山养病,因与招贤寺方丈弘伞法师(即程中和,辛亥革命同志,弘一师兄)相熟,常在寺内听经而开始接受佛法。进而虔诚皈依佛门,与许多佛门大师有密切交往,曾任中国佛学会杭州分会理事长,创办杭州佛教图书馆并自任馆长,护持不少高僧大德弘扬佛法。他在西湖涌金门旁边建造的别墅“放庐”,曾是许多高僧及文武各界名流雅集之处。在中国近现代佛教史上,黄元秀是个不容忽视的人物。他与近现代禅宗泰斗虚云老和尚也有很深的法谊。

黄元秀与虚云老和尚的法缘始于上世纪 30 年代。“九·一八”事变后,国难当头,忧国忧民的黄元秀应朋友之请,复出任职于闽南,先后在泉州、同安任专员。公务之余,与佛教界多有交往,那时虚云禅师与弘一法师都在福建,黄元秀与弘一法师(李叔同)在杭州时早已相识相知,故多次请弘一到泉州、同安讲经说法。而他与虚云禅师,此前则未有因缘见面,但他对虚云景仰已久,于是在 1934 年专程到福州鼓山寺拜谒虚老,亲聆老和尚的法语,大获法益,两人由此结下殊胜法缘。

此后不久,黄元秀离闽回到故乡杭州,与专习农学的三子黄正淳在钱塘江畔黄家山办农场搞实业。 1937 年,传闻日军将攻打温州,时任浙江省长的朱家骅在无人愿去温州任职的情况下,邀请黄元秀出山。黄元秀认为守土有责,义不容辞,毅然出任永嘉(温州)行政督察专员。不久,抗战爆发,时任马丁轰炸机队队长的黄元秀次子黄正裕率机英勇出战,战功赫赫,不幸于 1937 年 10 月在同日机空战中壮烈捐躯;不久小女儿佳庆也不幸得病而亡。黄元秀连续痛失骄子爱女,非常悲伤,身心疲惫,本来淡泊不重名利的他,遂辞职赴沪返杭休养。

日军占领杭州后,汪精卫一伙鉴于黄元秀在浙江的影响力与号召力,欲威逼利诱其主持浙江伪政。黄元秀闻讯后断然拒绝,并大义凛然地表示:“我生为中华人,死为中华鬼,绝不出卖祖国。”汪伪政权因此而恼羞成怒,多方寻找其下落,扬言欲置其于死地。黄元秀不得不只身逃往香港,然后转赴重庆。 40 年代初期,黄元秀在重庆一度应邀担任国府参议厅厅副。这一期间他与不少到重庆的汉藏高僧大德有密切交往。虚云老和尚亦曾应邀到重庆弘法,黄元秀喜出望外,非常珍惜与虚云老和尚再次见面的良缘,遂在虚老座下虔诚皈依,虚老赐其法名曰“宽元”,字“佛秀”。从此,黄元秀正式成为虚老的在家弟子,两人的法谊进一步加深。此后,两人不在一地时,亦互有书信来往。

黄元秀多次去信向老和尚虚心请教禅法,虚老亦多次复函谆谆教诲。虚老于辛卯年( 1951 )正月十日( 2 月 15 日)的复函,就禅教关系及禅修实践作了精到的开示,对今日学禅者仍有重要的指导意义。照录于下:

惠函诵悉。仁者对般若禅定两度所会之理,全是依文解义,未得正解。若就教理而谈,虽三藏十二部经典,汗牛充栋,不出空有性相两宗之学。性宗谈空,相宗说有,岂非矛盾耶?实则谈空者,乃破众生之有见;说有者,乃破众生之空见。空有双离,方会真实。故龙树菩萨《中论》偈云:“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名为假名,亦名中道义。”《大般若经》六百卷,无非明缘起性空之理。若不达缘起性空之义,而妄谈空,必落断见,甚为危险。吾人谈经,贵能因指见月,若执指为月,终不得月也。故禅宗贵在明心见性,心性若明,则三藏十二部皆是我心中流出,不假外求也。故昔人有偈云:“达摩东来一字无,全凭心地做功夫。若于纸上求佛法,笔尖蘸涸洞庭湖。”昔释尊夜睹明星悟后,叹曰:奇哉奇哉,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只以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若离妄想,则一切智无师智,自然现前。当知般若智光,众生本自具足,只是无始以来,为妄想之所覆盖,不能显现。若不能离妄想执著,任你谈空说有,无非情计执著,但有言说,都无实义也。盼仁者于此等处,细加体会。并盼多阅《楞严经》、《六祖坛经》,则对禅宗般若两义,当可更进一解。学佛贵在能依教笃实行持,若广求知解,而不实行,不得实益也。

勉之 勉之 端复

即祝精进

衲虚云合十

辛卯正月十日

1953 年,杭州佛教界迎请 114 岁高龄的虚云老和尚到净慈寺主持祈祷世界和平法会,黄元秀是主要的发起人,也是虚老在杭期间的主要接待者和大护法。据黄元秀的儿媳楼韵 梅 居士回忆,她因公公的引荐,也在此时皈依了虚老,并参与了整个法会,期间常跟着公公随侍虚老,虚老对年轻后学十分慈悲,谆谆教导。法会期间,虚云老和尚还亲书一联,赠与时年刚好 70 岁的黄元秀。联曰:

晚风吹落叶

晓月映空潭

1954 年,黄元秀得知虚云老和尚兴建云居山道场遇到经费不足等困难,于是除自己慷慨出资外,还立即在杭州等地通过亲朋好友积极筹集净资善款,然后托人带到江西。那一年,黄元秀还亲笔摘录虚云老人的自述年谱以自励励人。

1955 年,虚云老和尚应黄元秀之请教,在印有“云居茅篷用笺”的毛边纸上,亲笔书写诗偈一首及法语一笺,从江西云居山寄赠黄元秀。

诗偈是这样写的:

宽元居士雅嘱:

自心是佛莫狐疑,众生与佛隔天渊。

坚持无异功成片,佛手遥迎坐宝莲。

法语一笺内容如下:

宽元居士慧鉴:

来函诵悉。数度相逢,是征夙缘。承询功夫落堂之事,乃系功夫纯熟之谓。即念佛人之念而无念也。参禅人功夫落堂,则不参而自参。嘱书数语以作纪念。聊书昔日诗偈一首奉赠。

此致

法喜

虚云合十

黄元秀对虚老的法语与行迹十分重视,以此自学自励外,还推荐给亲朋与道友参学。如 1955 年,黄元秀曾将虚云老人的《年谱》与《法汇》寄赠于香港的 石 居士。

虚云老和尚法语中关于功夫落堂所作的开示,以“念佛人之念而无念”比喻“参禅人功夫落堂,则不参而自参”的禅、净会通思想,对黄元秀晚年的修持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黄元秀一生学佛的过程中,与虚云、太虚、弘一及诺那、贡嘎等汉藏许多高僧都有颇深的法缘,他兼修密、禅、净诸法,而以净土为归。据其儿媳楼韵梅等回忆,黄元秀于 1964 年农历二月十九临终之前,一直呼吸平稳,念佛不辍,女儿、媳妇、孙子、孙女等亲友亦在旁边助念,遂于子时在念佛声中面带微笑,安详示寂,犹如永远睡着了一样。在其寂后,闻讯的佛友纷纷赶来为其念佛做七,一直到“五七”后才圆满地安葬。在那个社会上许多人视佛教为迷信的年代,能如此殊胜地安然西行,真是不可思议。后在黄元秀的遗物中发现其于生前写下的“西行遗嘱”里面,有“我西行后,一周时内勿移动,即请四人分日夜念佛”等内容。应该说,临终一着,佛在心中,正念分明,他是如愿往生了。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