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8年度第一期上善若水——再访柏林寺杂感
 

上善若水

——再访柏林寺杂感

毕瑜

“回家洗澡”,这是在回程的路上脑子里忽然冒出的一个词。

已是第三次“回家”了,每次回来,都仿佛是给自己的心洗了一个温润洁净的热水澡,此次亦然。

之前心中一直难以释怀的凡心俗事,虽事过境迁已久,却症结尚存,如同被夏天的花脚黑蚊子们咬在身上的大包,就算用过药膏一两周后早已消红去肿,但只要轻抓,还是奇痒异常,烦闷嗔怨之心顿生。而心上的这些包,大大小小的,有些旧痕已经年历月,却依然红肿难消。

再则,心量不阔,空间有限,杂物堆放得太多,久而久之,自然都变了垃圾。而最可怕的,却还是仿佛已“久闻不觉其臭”了。曾经认为自己常常在做的“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其实并不彻底,至少是洒扫的力度欠缺吧。

于是,还是病患,渐积尘霾。

虽然粗通医理,却也再不敢胡乱吃药。亚健康了?!急需帮助,外境的理疗。于是拉上几个朋友,飞奔“回家”。

大概是因为此行的初念心意不诚,一大早便是浓雾深锁,被困保津高速,待要回头改道,车队已是绵延数里、首尾不见,丝毫动弹不得。无目的的等待,最能消耗人的心力。一边猛压心头渐盛的烦念燥气,一边担心着另一个独行的朋友,本来约定中午在寺里汇合,如今看来是要爽约了。

果然,在我们参了近五个小时的“汽车禅”后,收到短信,她先到了。我知道寺里客堂有规定,是不会给她单独挂单的,而此时已过正午,这边高速刚刚开启,以目前的速度,在四点钟关山门之前,已是无论如何也赶不及了,于是更急。

踌躇再三,无奈只好拨通了一个保存在手机里将近四年,却恭敬珍惜、从未忍心打扰过的电话。

很快,问题得以顺利解决。意外,又不意外。

意外,是出于世俗众生的眼光。不意外,是出于学佛弟子的心光。

以俗心细细思忖大和尚电话里的话语,忽的心中一阵暖暖的感动,“生活禅”,的确像他自己讲的,他是在处理俗务的过程中修行。

“ 那么好,我也要这样修行!”我对自己坚定的默念,信心倍生。

身未进寺,心已滋润。身教言教,这就是对我的开示呀。

晚五点钟,任我如何解释,管理东门的老人家严肃认真,绝不给开门。无奈,只好再拨客堂的电话求助。在等待开门的时候,暗自懊恼,此行怎会如此的不顺。同行一朋友微笑开解:“想想玄奘法师西行取经吧,这个老大爷可是位大善知识呢。”我一呆,“真是呵!”瞬间惭愧而笑。

像很多朋友一样,回柏林寺的感觉的确如同回家,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讲清楚的感受,这里所有的人们,无论是法师,还是宿舍或流通处的居士们,都慈祥和善仿佛一家人。

进客堂办理挂单时,忽生感触,自早上五点半到晚上五点钟,被“折腾”了近十二个小时的浮躁之心,在知客法师温暖安详宁静亲切的语音中,顿时沉淀了下来,恬静柔和。

很早就发现,内心真正平和宁静的人,语音言词也是如此,极具感染力,可在瞬间抚慰人心。而寺中的法师和居士老妈妈们,仿佛都有此项“超能神通”。于是自己又生妄想:我也要修行到这种“神通”。

晚间转塔,雾薄了些,却依然未散。一位朋友轻轻哼唱《寒山僧踪》,“夜客访禅登峦峰,山间只一片雾朦胧 …… 拾得落红叶叶,来去皆从容,君何须寻觅僧踪。”歌声合着眼前的静夜、轻雾、古塔、禅寺 …… 刹那间心开意解,我们相视而笑。

不久,寻声登上钟鼓楼,三拜过后,肃立一旁,用心聆听法师的唱念,震憾于《叩钟偈》中的字字句句,心念流转,不知不觉中泪眼婆娑。法鼓阵阵,钟鸣声声,这每一击每一叩,不都是对芸芸众生最慈悲的开示吗?!

只惦记着万佛楼的早课,整夜睡得不安,偶而清醒时,听到两个同伴也在辗转。

早课、过堂按部就班,仿佛是自己早已过惯的生活,几年前第一次参与时的新鲜好奇如今再也找不到一丝一毫,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和习惯。

然而听闻身边居士老妈妈们早课时流畅的读诵,还是让自己心生惭愧,之后才开始努力背诵经文,更多的阅读书藉、听闻开示。

也许就像一位朋友的解释:常常来寺里小住,亲近善知识、亲近大德、亲近三宝,就是为了不断地给自己一些修行的环境助力。

返程的路上,想到了“洗澡”这个词。虽然这一次只是小住了半天,也没有机会听到“开示”,但却是时时处处都沐浴着“开示”。而原本想清洗掉的那一点点俗尘凡埃,不知不觉中早已灰飞烟灭不知所终。

柏林禅寺,仿佛一汪慈悲的圣湖,每一滴水,都是碧蓝。

回来之后的日子,又陆续读了一些老和尚和大和尚的开示,找到更多的相关书藉资料,也听了网上一些法师们的音频讲座,慢慢的,仿佛体悟到了古往今来的高僧大德们教化众生之艰难辛苦。于是被感动、被震憾,也感到阵阵的心痛,便又生妄念:

这纯净之水,发愿要以自己最最宝贵的生命,去荡涤融合茫茫世间的众生,可是水之洁净会不会因此被俗世的污浊玷染?众生又该如何珍惜这洁净灵魂的水源,该如何护持三宝,如何护持自心,是否应该尽量少的“索取”而更多的“付出”呢?!

原本以为,水利万物而不争,已是上上之善。但是,上善若水么?仿佛却又不是水。忽然记起大和尚在讲解《金刚经》时的开示:思考问题若设置了对象,放到了二元对立的角度,那么起心动念开口,都是错。这个叫做“执取”。

于是,微笑。我还需要更加精进学习。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