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7年度第六期泰国的“善地阿索”
 

泰国的“善地阿索”

吴蓓

(接上期)

泰国有个僧人办的社区,他们不用金钱, 自食其力,每个人不计报酬地勤奋劳动, 满足于累积功德。大家践行奉献精神,把为了社会和国家牺牲自己视为骄傲。通过自我牺牲, 以建设性的方式帮助大家和平共存。

锡洒阿索(Srisa Asoke)的成长

我遇到过一对韩国夫妻,他们不看电视,严格素食,他们很希望找到有相同理念的人住在一起,否则周围人都在看电视、吃肉,他们惟恐孩子会受到影响。有相同理想的人住在一起,能互相促进、鼓励,当然也避免不了会发生意见冲突,菩提乐尊者(社区的创办者、负责人)认为在团体中,冲突使人烦恼,但这正是运用佛法的良好机会。大家一起开会讨论,提出各自的见解,听取他人的意见,会议一旦表决了,就要放弃我见我执,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

1976年,从附近及周边的省份来了更多的人实践佛法一一这期间大家聚在一起植树、盖寺院、盖演讲厅。他们还搭建了几个茅蓬,建了更多的休息室,改善了供步行冥想的通道。

1976年至1986年,所有的“锡洒阿索”社区成员认真遵守五戒,放弃六种恶行——吸食瘾品(包括烟酒、毒品)、赌博、嫖妓、好吃懒做,结交损友、观看有伤风化的娱乐节目。他们严格素食。绝大多数成人去寺院听闻佛法,回家后继续实践——他们削减开支,一天只吃一餐,不用口红,不涂脂抹粉,穿戴就像泰国农民,不穿鞋子——他们做了大量的事情来训练自己的心摆脱感官欲望,摆脱愤怒、妄想、世俗生活和对自我的贪恋——他们的实践很大程度上显得和社会发展方向不同。因此,泰国社会很难理解和接受这样一种新的僧团。不熟悉阿索的外来人把锡洒阿索成员看成是怪人。周围的一些邻人一一喊他们疯子、神经病等等。一个叫“佛法村”的社区

1987年实践佛法的人数增加了——终于在3.2英亩(约合19.4亩)土地上建立了一个社区,名字叫“佛法村”——最早的成员是10名。他们绝大多数是老年人。他们盖了用支柱撑起的6个泰式房子——1987年底,房子增加到18个,人数上升到40名一一村里的收入大部分来自居士的捐赠。蔬菜供应,如罐装蔬菜和干货来自曼谷的善地阿索中心。村里只有10个人的时候,食物足够吃的。僧人化缘和居士捐赠的食物很充足。但是当人口增加,有些人空手而来,他们面临饥饿的压力。他们必须按比例分配食物。一根香蕉分成四份,一公斤的蘑菇分两天吃。没有电,水要从一口井里提上来。

1987年曼谷的一位居士买下11.2英亩(约合68亩)土地赠予锡洒阿索。他们立即制定了自力更生的政策,僧人们宣称他们拒食从市场上买来的食物。这是锡洒阿索开始耕种的起点。社区制定了许多种植计划——作为佛教联合会的成员,他们发誓不杀害动物,也不伤害它们,他们的农业采取自然的、无农药的方式。他们生产的食物不含任何化学品,只供社区成员消费,不出售。

1992年,在锡洒阿索成立了一些小型的商业组织。建立了一个小型的稻谷加工厂,专门加工糙米。多余的低价出售。蘑菇生长在蘑菇房里。其他小组生产必需品,如草药做的香波、清洁剂。社区开办了便民店。

1997年锡洒阿索社区开始进入它的良性自主循环一一社区在内政部注册为一个正式的村庄。村里的负责人由大家自愿选举。

至2000年,社区有315名常住居民——访问者和参加工作坊的人每月平均有1000人。每位成员必须勤奋工作,因为社区必须达到它的产量标准,而部分劳动力又被分散到工作坊去服务和接待访问者。每个人不计报酬地勤奋劳动,满足于累积功德。他们把为了社会和国家牺牲自己视为骄傲。

阿索人对社会的影响

菩提乐尊者不满足于出家人的个人修行,不满足于阿索社区的内部成长,他要影响泰国社会。他提出我们生活在世间,但不屈服于世间,而是超越各种诱惑,像其他人一样接触各种事物,磨练一段时间后,就能坦然面对诱惑。因此,不用闭着眼睛静坐或逃进深山等没有人的地方。

阿索人对社会做的具体贡献有:

1.信息

现今社会,各种资讯令人眼花缭乱,人们很容易迷失在信息的汪洋大海里。阿索人很重视通过书本来传播佛法,因为保存方便,成本低廉,绝大部分的书都是免费赠送,他们发行针对不同读者群的五种刊物,还生产录音带、光盘等影视资料。他们不仅印刷泰文书籍,也印刷英文和中文的书。办有两个广播节目,主题为“生活中痛苦的问题”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了,内容包括演讲、故事、回答现场听众的问题。另一个是“自然农业”,也有十年以上的时间了,着重于环境保护和有机农业。我在泰国曼谷阿索中心参观时,他们新盖的电视塔即将完工,届时他们将有自己的电视台。

2.医疗

社区内有医疗诊所,如果遇到重病患者,就送往外面的私人或公立医院。有的社区还有牙医,免费看病。阿索人试图恢复泰国传统草药,不断研究实验,已经有了草药生产厂,除供应阿索人的需要外,廉价销售,减少人们对西药的依赖。

3.商业

临近曼谷善地阿索中心有一家超市,我曾亲身感受到购物的人熙熙攘攘,水泄不通,尤其一群中国人进去后,由于质量优异,材料全是纯天然的,价格便宜,大家高兴得买了又买。这家超市就是阿索人开办的商店之一,据说每天都是顾客盈门。阿索店里所有商品都是生活必需品,主要是衣、食、住、药四个方面的,他们不卖奢侈品。他们的商品有4个特色:价廉、不偷工减料、实用、诚信。

阿索商店以四种价格出售商品。一,高于成本价10%一15%的价格出售,售价比市场价格低。阿索的产品利用当地材料自己生产,节省费用,工资成本低。不与其它市场产品竞争,不做华丽精致的包装,节省了包装费及广告费。二,以成本价出售。三,低于成本价出售,比如蔬菜是阿索人自己种的,为了帮助穷人,他们低于成本价出售。每年新年他们还举办“亏本市场”,约有10万人光临,他们相信亏本越多所积的功德越多。阿索商业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大众的利益给予需要的人。功德比金钱更重要,在施舍过程中人们结善缘、修福慧。四,免费赠送。

去泰国之前,有人告诉我,虽然曼谷餐馆里一碗面条大约10元人民币,但根本吃不饱。我在阿索人办的素食餐馆午餐,6元人民币却能吃得饱饱的,而且有五六样食品。用餐的方式是半自助式,自己拿着一个大托盘,上面放一个碗、一二个盘子、一双筷子,排队领餐,每类食物约有七八样,有凉菜、炒菜、汤、主食、点心。顾客告诉服务员需要哪一种,领完饭菜后,出口处有服务员估算费用,交了钱就可以找座位用餐了。餐桌的式样和摆放很像中国的食堂,一排排的人面对面坐着。吃完饭后,自己去洗碗。洗碗水分放在五个大脸盆里,前面两个脸盆里放有天然洗涤灵,后面三个脸盆是清水。有时正好两个人同时洗碗,分不清哪个碗是谁的,互相帮着洗。餐厅里的电视一直在播放菩提乐尊者的佛法演讲。

泰国虽然是佛教国家,但日常食品仍以肉食为主,开办素食餐馆是需要勇气和信仰的。在静相法师的带领下,我跟随四位来自马来西亚的华人去参观另一处阿索培训中心。沿途,静相法师特地让司机绕道去一家素食馆,这家餐馆原来是普通餐馆,受到阿索人的影响,改为素食餐馆。静相法师说我们去那里用餐,就是对他们的支持。

我曾听说过僧人自食其力的做法,但僧人经商却是第一次见到。在一些人的心目中常常把商人看作是惟利是图、奸诈、欺骗的代名词。阿索僧人的商业活动突破了传统佛教的界限,向人们展示了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宗教如何川页应时代、发挥它不可替代的作用。

4.社区

成立杜绝六种恶行、无犯罪行为的社区。社区的人均严格遵守佛教的五戒、八戒、十戒,乃至227条比丘戒律,热心服务、没有私人财产,个人成长与团体、经济、环境共同进步。佛陀制定的“六和敬”是社区准则,包括:身和同住,口和无诤,意和同悦,戒和同修,见和同解,利和同均(以欢喜心吃住共享,没有私有财产)o阿索人不断实践后,可以得到佛陀说的七种善果:互相关怀,相亲相爱,互相尊重,互助合作,互不争斗,团结一致,大家一条心。

我问过静相法师,当阿索社区需要做决定时,怎么表决?他说是通过民主讨论后,按照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决定的。菩提乐尊者尊重大家的决定,他认为僧团才是主持佛法的根本。有些时候,德高望重的人,或持戒多的僧人,他们的观点往往容易得到人们的响应。社区里人的等级,不像社会上那样,仰仗财富和权力来确定的,而是根据一个人的道德品行,即持戒多少来确定。比如持比丘戒的僧人比持十戒的僧人地位高,更受大家的敬重。

泰国的村庄超过六千个,泰国转变为西方资本主义经济模式后,乡村的经济、政治和生活受到巨大的冲击,传统的智慧和佛教渐渐遭到轻视,社会普遍的潮流是贪图物质享受,追求荣华富贵。而善地阿索带来了一股清新的空气。 1997年亚洲发生金融危机,泰国深受其害,负担了大量的债务。与此同时,阿索社区却没有受到影响,他们自给自足,不依赖外国产品。泰国目前已经建立了12个阿索社区,获得国家文化促进会的表扬。

5.有机农业

有机农业在阿索人的心目中占有特别重要的位置。菩提乐尊者教导阿索人都要学习当农民,杜绝使用农药、化肥,学做有机肥料。因为农药、化肥会伤害植物和土壤里的生命,违背了佛教的第一条戒律“不杀生”,他们不耕地也不锄草,采用日本人福冈正信发明的自然农业方法。阿索社区自己生产食物,自己消费,既节省了开支,又避免了环境污染和破坏。菩提乐尊者说珠宝虽然比农业产品昂贵,但没有珠宝,人类照样可以活下去,而没有了粮食、蔬菜、水果等农业产品,人是无法生存下去的,农业产品理应比珠宝更有价值、更贵重。

有机农业目前已成立一个联盟,全国约有一百个村庄加入,联盟负责管理、组织、培训、分配市场、质量监督等,政府拨一亿资金供阿索僧团运用于有机农业,他们开办培训班,不仅传授有机农业的知识和技能,也注重培养人的道德品格,参力口者返回村庄,辅导更多的村民。所有阿索的产品都没有专利,无条件提供给有兴趣的人来学。最近几年,政府请善地阿索代为培训过十万人。

6.垃圾回收利用

我在参观善地阿索中心时,看到一个很大的垃圾分类厂,厂里没有机器设备,而是一堆堆从城市各处收集来的垃圾,有五六位工人正在把垃圾进行分类。阿索人一方面由于生活节俭,重视环保,产生的垃圾较少,另一方面,菩提乐尊者要求每位阿索人要把扔掉的垃圾分类。所有垃圾分为四类(4R—reuse,repair,recycle,reject):可以重新使用的;如旧衣服清洗后可以再用或送人;经过修理后才能用的;有些垃圾需要经过处理,如报纸可以回收加工后再利用,实在没有任何用处的垃圾,就只好当作燃料焚烧或填埋o

7.有机堆肥

化肥在生产过程和使用过程中都会给环境造成危害,利用化肥生产出来的食品对人体的健康也有危害。阿索人还收集落叶和杂草,经过发酵和分解反应,变成天然肥料。

菩提乐尊者提出拯救民族的三种事业是:有机农业、垃圾回收、有机堆肥。泰国是个农业国家,生产的稻米、蔬菜、水果是民族的食物。但现在人们的观点发生了改变,他们看不起农业,认为种庄稼是低级劳动,轻视农业和农民。菩提乐尊者对阿索人说:“为了种植谷物,为了低价出售,如果可能,就免费赠送,我们要承担起农民的责任。佛陀的教导让我们正确理解世界,而不是误解。我们要根据佛陀的教导,承担改善国家经济的责任。我们有自己的经济学,我们不会因为从事农业生产,或回收垃圾、做堆肥,而感到低人一等。如果我们能够努力去做,我相信农业是生命的根基或核心。我们感到骄傲,我们正在帮助国家——我们不是通过战斗、杀戮、冲突、竞争来拯救民族。绝对不是!我们是通过自我牺牲,以建设性的方式帮助大家和平共存。”

我在阿索培训中心住了一个晚上,有约100平方米的餐厅和活动房间,有能容下150人的集体宿舍。一位阿索女士还向我们介绍了如何做有机肥料和清洁剂。

有机农业提供食物,人在消费过程中产生垃圾,垃圾分类回收后,有机垃圾做成堆肥,重新回到土壤,滋养新一轮的有机食物。有机农业不仅保障食物供应,保护大自然,也是人的本质存在的重要方式。圣雄甘地的追随者维奴巴?巴维(Vinoba Bhave)认为“保持与土地的接触是人性的基本需要,任何民族或文明若缓慢的与土地分离,就会失去活力并堕落。”

8.教育

参观善地阿索中心时,我看到五六位穿着蓝色统一服装的小学生在树下的石头上玩耍,他们笑咪咪的,十分亲切和善。静相法师告诉我们,这些孩子是学校里的学生,他们的学费、食宿和衣服全部免费。他们教给孩子的首先是做品德端正的人,然后是热爱劳动,乐于奉献,最后是文化课的学习。学生们的学期成绩,道德品格占40%,为人处世占3 5%,学习成绩占25%。如果一个学生说:“我想吃空心菜。”家长和老师不会为学生马上去买空心菜,而是到地里教他怎样种空心菜,要过两个月才能吃到自己种出的空心菜。阿索的学生每天要参加两个小时劳动,劳动内容可以自由选择。这使我想起了萨提斯?库玛(SatishKumar)的观点,他认为一个学校对学生来说最重要的学习场所是厨房。学生首先应该学习日常食物是怎样来的,学习怎样和别人一起劳动。

9.为世党

泰国是个佛教国家,历来政治和佛教密切联系。随着善地阿索的理念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同和响应,总理也亲自访问阿索社区,并要求每年为政府培训3万至30万人,成为民族振兴的一种方式。

阿索人积极关心政治,认为政治要有宗教精神,政治人物要有崇高的品德,有大公无私和乐于奉献的精神o 1999年他们成立了“为世党”,培养有品德、诚信、不贪图名利的人为民众服务,为世党不参加选举,只为社会服务,不求回报,愿为民主制度奠定基础,为泰国政党树立良好的榜样。

最有名的认同阿索理念的政治人物是参隆?昔孟,他曾担任过泰国总理秘书,曼谷市市长,副总理。他严格按照佛教的戒律生活,把每月的工资全部捐给慈善事业,只靠养老金生活,他捐出所有的财产,自己睡在工厂改装的地板上。他不抽烟、不喝酒,坚持20多年每日一餐素食、过年不食。他唯一拥有的奢侈品是蚊帐和电话。他的办公室里不装空调,仅有一张旧木桌子、一把椅子、一个藤编书架和几十本书。担任市长期间,他和妻子协助善地阿索办素食餐馆,他经常帮忙端菜、收拾餐桌。他曾经一大清早起来清扫马路,体察清洁工人的辛苦。他对于官员的贪污腐败毫不留情地整治,包括几位高级官员。参隆?昔孟是泰国最受敬重的政治家之一。

参隆?昔孟从前家里有两间卧室,各种设备几乎一应俱全,每当夜晚降临,他就拉上铁丝网,防止小偷进来。听闻一场佛法后,他说:“我终于恍然大悟,我被物欲束缚得多厉害呀!因此,我舍掉一切。看看现在的我,多快乐的人!”勤奋工作,不是为发财致富

阿索人首先为了自己的生存辛勤劳动,他们生产食物、豆腐、酱油、肥料、草药等。他们自己动手盖房子,设计节省劳力的机器。为了尽量做到自给自足,还要招待来自四面八方的访问者,他们每天从拂晓忙到黄昏。

工作也是锻炼集中注意力的方法(佛教中“戒定慧”的“定”),在每天的各种活动中修炼自己的专注能力,内心平静,控制愤怒、嫉妒等情绪。Ah Jaenjop说:“当我们工作时,我们的心在工作上。就像今天早上我浸在水里拔杂草,我的心不在别处。我们审视我们的思想。就像透过一片玻璃观看。我们看到玻璃,也看到玻璃后面的水。我们可以看到水被搅动了,看到水平静了。我们能看到水的不同颜色——绿色或红色,或纯净清澈。”Mua认为:“我的‘定’不是闭起眼睛静坐。我努力在工作中保持正念(mindfulness),因为如果我们保持正念,我们就会集中注意力。有时候我们对工作不满,如果不控制自己的情绪,发泄愤怒,就会毁了我们的工作。为了做好工作,我要控制情绪。有时候做错事情,我努力保持平静。换个角度,寻找新的解决方法。”

他们不是没有能力致富,而是心甘情愿把多余的物质奉献给社会。 Ah Kaenfa说:“我们不积累财富,积累财富是罪孽。我们有规定,我们愿意成为世人眼里的穷人。外面的世界是资本主义体系,他们必须积累财富,拥有大量财产——我们是没有财产的人。但我们工作努力、勤奋,我们有知识、有效率、有能力。——我们在这里拥有的一切,是为了帮助别人——我们不认为它们是我们的。我们住在一起,不是为了发财致富。也就是说,我们在一起互相帮助,减少心中的欲望。欲望越少,工作就越努力。”

阿索人为我们展示了另一种生存的可能性。阿索人认为他们还没有达到理想的境界,还在努力过程中。他们知道无法改变全球市场化的趋势,无法抵挡消费主义的洪流,但他们相信每个人可以从自身的改变做起,知足常乐、简朴生活、品德高尚。

参考书目:

[1]《兄IGHT DEVELOPMENT”——The San引Asoke BUddhist gef0广mMovement of Thailand》作者Juliana Essen 出版:Published in the USA byLexington Books 2005 P143—144 P27—28

[2]《泰国净土村——善地阿索的社会运动》静相法师著 绍庄法师译 阿索印经会出版

[3]《善地阿索的灵魂人物》静相法师著 阿索印经会出版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