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7年度第六期真际禅林丁亥年秋季七日禅修开示
 

真际禅林丁亥年秋季七日禅修开示

净慧

起香说偈

时轮月序近中秋,云集禅林七日修。

门外车河鸣汽笛,堂中面壁驯狂牛。

经行坐卧身轻健,禁语安神气息柔。

如是因缘如是会,一期一会胜缘留。

第一讲 人生的三个问题

(2007年9月19日晚四支香)

各位大德:

真际禅林今年第三季度的七日禅修今天正式起香。在闹市中举行禅修活动,所受的干扰很大,在这样的环境下静坐修行,本身就是对我们修行功夫的一种考验。修行往往容易在比较安静的环境下静下来,在噪音比较多、环境不安静的地方往往难以静下来。如果我们在比较嘈杂的地方也能静下来,这就意味着我们的功夫有一定的程度。所以各位在这样的环境下要好好地保持正念,使自己所做的功夫能够绵绵密密,不受干扰。

在这次的禅修活动中,我也准备与大家一起同行、同坐、同修,然后也抽一点时间每天讲一次或者两次。讲两次不一定能保证,讲一次应该能够保证得了。实际上讲的内容在过去出的几本小册子中也都讲过,讲来讲去还是炒现饭。不过,每次来参加禅修的人总有一些新面孔,经常参加活动的人对有些内容听了许多次,而对那些第一次参加禅修的人来说可能还是有必要的,所以七日也不能不讲。每天讲些什么,将会是兴致所至,随意发挥而已,所讲的内容也只能供各位在修行时作一点参考。从我自己的本意来讲,希望所讲的内容不至于产生误导,不致于自误误人。

今天想讲一个题目,就是我们人生必须面对的三个问题或者说三件事。这三个问题不是小问题,而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大问题。这三个问题就是生存问题、生活问题、生死问题。不管我们意识到了还是没有意识到,对于每个人来说这三个问题都是公平合理地存在着。我们学习佛法,从根本上来讲就是为了解决好这三个问题。

所谓生存问题,基本上就是本能需要。这个问题从原本意义来讲,它是被动的。因为人从娘肚子出生以后,就有本能的需要。如果不能满足这种本能的需要,生命的延续就成问题了。这种本能的需要,基本上是以物质为基础。所以这是一个生存问题。

第二个是生活问题。生存与生活虽然有所区别,但它是生存问题的延续和提升。有了生存才会有物质需要。生存问题基本是物质的需要,生活问题既包括基本物质需求,更重要的还有精神文化的需求。生存的问题如果说基本上是被动的,那么生活的问题则基本上是主动的,或者说自觉的。从生存提升到生活,我想主要的区别就是以主动、自觉为标志。再者,生活的需求是多方面的,生存的需求基本是以物质为前提。

第三个问题就是生死问题。生死问题实际上也是生存问题、生活问题的延伸。没有生存,没有生活,也就无所谓生死。生存是被动的,生活是主动的、 自觉的,生死则是无可奈何的。谁也不想死,谁也不想病,但是生老病死是人生不可避免的生存规律、生命规律。所以在没有解决、没有认识这个问题的时候,这个问题就是无可奈何的。无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当还没有达到觉悟的程度,面对老病死,都是无可奈何的状态。

就人的一期生命而言,生存问题可能就是从出生一直到20岁至25岁之间,这个期间的生活虽然有一些人成熟得比较早,会主动适应生存环境,由被动进入到主动。但是,从一般受教育的年龄段来看,人在20岁、25岁之前都是为了如何生存而挣扎。从25岁到55岁这个期间,大概就是真正进入生活的阶段。从55岁以后,不管一个人的生命力有多么旺盛,意志力有多么坚强,生命都是在无可奈何中走向老病死。概括起来就是一个生死问题。

佛法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人如何来安身立命,如何来明心见性,如何来了生脱死。这恰好也就是人生的三大问题或者说三个阶段。首先要解决的是安身立命。如何安顿我们的生命,这是当今时代或者说从古至今,人生首先需要解决的大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人的生存、生活没有方向,没有着落点,没有定盘星。人,生存于世,找不到安身立命的方向,就等于是没有灵魂的人,等于是行尸走肉。只有在基本上解决了安身立命问题的前提下,才可以说进一步求得明心见性。这些问题都是要在生存、生活的过程中,在生命成长、发展、活动的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问题,不能等到某一个时候再来解决。等待某一个时候再来解决这些问题,那就为时晚矣。只有在基本上解决了安身立命、明心见性问题的前提下,了生脱死才有希望。否则的话,了生脱死谈何容易?

佛教有许多法门,许多经典,千言万语,千经万论,八万四千法门,想要解决的就是这三个问题。归纳起来,就是如何安身立命,如何明心见性,如何了生脱死。解决了这三个问题,就是佛教所讲的自利或者自觉。在自利自觉的前提下,再来利他觉他。利他觉他都做圆满了,那就是一位菩萨,或者说是一位菩萨行者。如果从修行的严格次第来讲,是要在解决好了自身的问题以后,再来帮助他人解决问题。如此才能不至于产生误导,不至于说的不是做的、做的不是说的。佛教的要求,是希望解和行统一。解和行不统一不一致,说的和做的是两码事,往往说的话没有力量。因为所言非所行,所行非所言,理论与实践脱节,解与行脱节,说的就是空话。今天佛法不兴盛,真修行的人越来越少,其毛病、其症结,就在于所行非所言,所言非所行,解行脱节,理论与实践脱节,讲的都是空话。

我们出家人一定要向古代的祖师学习。中国历史上出了无数的高僧大德,其所以成为高僧大德,就是他们说的和做的是一致的,解和行是一致的。高僧——行高,言也高,功德高,形象高,那才是真正的高僧。光是长得高,言谈高,说大话,那不是真正的高僧。真正的高僧,从古代来说,我们要向玄奘法师学习,要向六祖慧能大师学习;从近代来说,我们要向太虚大师学习,要向虚云老和尚学习。他们才真正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们每个人的一生中,人生的三大问题都彻底解决了,三个要求——安身立命、明心见性、了生脱死,都彻底做到了,自利、利他都圆满了。所以他们的形象,历千古而常新,永远都是我们三宝弟子、四众弟子学习的楷模。我们向高人学习,能够学得高人的十分之一那就不错,能够学到一半那就了不起。如果是向那些不是很高明的人来学习,比如说向我这样的人学习,那就越学越糟糕。所以我们大家,包括我自己在内,都要向古代的、近代的那些真正的高僧学习。学习做人,学习做一个自利利他的佛弟子,做一个言行一致的修行人,做一个有利于自己、有利于他人、有利于佛教、有利于社会大众的人。

第二讲人生的欲望需要规范

(2007年9月20日早六支香)

各位大德:

昨天讲到人生必须面对的三个问题:生存问题、生活问题、生死问题。以这三个问题为前提,为出发点,人生又产生了执著、欲望、烦恼。基于生存的需要,所以有欲望;基于生活的追求,所以有欲望;基于贪生怕死,所以有欲望。

从生存出发所产生的欲望,基本上是本能的需要。生存不外乎是求得财、色、名、食、睡的满足。财、色、名、食、睡是生命内在的本能需求。从生活的欲望出发,也不外乎是对财、色、名、食、睡五欲的贪求。张三有这个追求,李四同样有这个追求;中国人有这种追求,外国人也有这种追求。追求得不到满足,有权有势的人感觉到他自己的追求受到障碍,就会发生斗争。所以从人的本能的需求出发,产生了贪欲、嗔恚、愚痴,其实都是围绕着财、色、名、食、睡在兜圈子。

佛教、佛法并不是要我们完全拒绝生命本能的需求,完全摒弃财、色、名、食、睡的需要,因为那是不可能的。有生命,就必须要有一定的物质资粮的满足,否则生命就不能延续。佛教仅仅是把这种追求加以规范,使各种追求沿着善法的轨道来展开,沿着有利于自他、不损害自他利益的原则来展开。如果完全否定财、色、名、食、睡的合理性,佛法就不可能存在。因为完全否定财、色、名、食、睡的合理性,佛法就成了断灭法,成了一种不受欢迎的极端教派。佛法是中道法门,佛法根据各人的根机,根据修行的次第,规定了各种不同类型的戒条。这些戒条起什么作用呢?就是用来规范人们在各种需求方面的合理性、合法性。合理合法的根据是什么?就是有利于自他利益的满足,有利于自他善法的落实,有利于众生今世后世善法的圆满。所以佛法不是反对摒弃一切追求,而是要让一切追求在一种道德的规范下得到合理的实现。

贪心也好,嗔心也好,愚痴心也好,都是从本能出发,然后衍生成为生命堕落的催化剂,超越了一定的界限,超越了一定的道德规范,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烦恼。贪心、嗔心、愚痴心又是从哪儿产生的呢?虽然其根源是欲望,但是它必然还有一个最初的盲点,那就是佛教所说的无明一一十二因缘的第一条。无明者,就是黑暗;无明者,就是盲区。无明就是没有光明。光明是什么呢?光明就是智慧。转化无明为明,就是所谓的开智慧。开了智慧就能正确地判断各种是非善恶的界限。

我们在此进行禅修,其目的就是要转化我们内心存在的盲区——无明,把一切杂念在禅修中让它逐步转化,逐步消融,逐步得到净化。要净化烦恼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转变无明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些人修行了几十年,也不能真正转化无明,也没有真正转烦恼为菩提,转生死为涅棠,转无明为智慧。为什么没有达到修行预期的目标和效果呢?很简单,因为我们还放不下,还舍不得。觉得无明还不错,烦恼还不是那么讨厌。其根源就是对财、色、名、食、睡这五种本能的需求怎样进行规范,使自己的生活能够符合善法的要求,符合道德原则的要求,符合戒律的要求,还没有这种决心,没有这种毅力。所以修来修去,佛在念,无明火也在烧;照样在磕头礼拜,内心世界还是烦恼重重。所以一定要念生死苦,有一种强烈的出离心,才会有勘破无明的决心和力量,才会有转化烦恼的信心和毅力。

这一次真际禅林的七日禅修,从参加的人员来看,出家人有一定的比例,比过去的几次更加殊胜,更加有摄受力。希望我们此一会,在这七天当中,能够初步地静下心来,找到一个调整自己心态的方法,摸到进入修行的门坎,使烦恼淡化一些,使心地光明一点。我想,如果能够做到这两点,这七天就有很大的收获。如果我们还是悠悠忽忽的,信心不足,决心不大,七天下来可能依然故我,没有任何长进,除了腿子疼以外,没有别的感受,那就虚度光阴了。

希望我们每一位都珍惜这一期一会的胜缘。人生相聚不容易,人生得闻佛法共同修学更是不容易,有此胜缘,应当彼此珍惜,彼此成就,使我们这七天不至空过。 (待续)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