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7年度第六期虚云老和尚点滴开示
 

虚云老和尚点滴开示

明尧 整理

(接上期)

光绪二十七年秋,法忍老人有赴终南之举。先命月霞法师去营办道场,余与复成上座随侍月公住终南。

适有虚云上座在山结茅自居,因与之相谈禅理,口若悬河,机语不让。

虚日:“汝此强辩,阎罗老子未放你在!孽镜台前不怕人多口。须知古时人障轻,可重见处,不问功夫。故六祖云:惟论见性,不论禅定解脱。今之人习染深厚,知见多端;纵有一知半解,皆识心边事。须从真实功夫朴实用去,一日彻底掀翻,从死中得活,方为真实受用。纵得小小受用,生死之际,依然不能作主。纵悟门已入,智不入微,道难胜习,舍报之际,必为业牵。须以绵密功夫,坐断微细妄想,历境验心,不随境转,一旦悬崖撒手,百尺竿头,再进一步,方为自在人。此亦不过是小歇场,还有后事在。”

余日:“我亦亲近德公、修公、大老、赤山来,自谓道契无生,更有谁耶?”

虚日:“汝所谓道契无生者,作么生契耶?”

余日:“若人识得心原无念,则知生自妄生,灭自妄灭,生灭灭尽处,自契无生。”

虚日:“此是古人的,如何是你的无生?”

余无语。

虚日:“汝乃学语之流,口头禅而已,只骗瞎眼汉。不信你我同坐一时,始见真实功夫。”

虚一坐七日,余则妄念波腾,加以八识田中有漏种子发现,到此仝不得力,半日亦坐不住,自愧向来所学之禅不济事。

待其起定而问之日:“汝在定中,为有知耶?为无知耶?若有知者,不名为定;若言无知, 自是枯定。所谓死水不藏龙。”

虚日:“须知禅宗一法,原不以定为究竟,只求明悟心地。若是真疑现前,其心自静。以疑情不断故,不是无知;以无妄想故,不是有知。又虽无妄想之知,乃至针杪堕地皆知之,但以疑情力故,不起分别;虽不分别,以有疑情不断故,不是枯定;虽不是枯定,乃是功用路途中事,非为究竟。又此七日,只是觉得一弹指顷;一落分别,便起定也。须以此疑情,疑至极处,一日因缘时至,打破疑团,摩着自家鼻孔,方为道契无生。”

余闻此,十分钦仰,因与为友,同做联袂偈一首。

虚兄言:“孤身游世兄弟无,暗悲独自向外驰。”

余和日:“禅兄若欲有此念,相结莲友睹吾师。”

同住茅蓬年余。

一日, 自念根钝,如专修此道,不能发明心地,生死到来,又随他去,况诸佛法门无量,未知余与何法特有因缘?且法门虽多,而中土学者,略分禅、教、律、净、密五宗。即严净佛堂,忏悔三日,用纸写禅、教、律、净、密五阄,请虚兄为证盟,跪在佛前三拈,皆是净阄。当时自谓我今专学参禅,如何偏得净阄,尚不以为然。

是年山中请月公法师讲《楞严》,余与虚兄皆在座听讲。一日,虚兄复讲《大势至菩萨圆通章》,力赞念佛宗旨。余与之辨驳日:“《楞严》宗旨,文殊只选观音耳根圆通,如何偏赞念佛,岂不违背经义乎?”彼此相辩者数日。月公闻之,呵止乃已。

听经毕,回茅蓬,因受凤寒,昼卧床中,梦一同道者西归,为之念佛,继念《往生咒》数百遍,及至念醒,犹念不歇,见茅蓬忽然渐大,至十余丈,房中物件亦随之变大,金光夺目。余当时只有念咒之心,未起分别。因念久疲极,动念翻身,则金光不现,茅蓬亦自复原。即起身坐,念数百遍,而金光亦不复现,惟病魔从此顿愈。即以此事告虚兄,虚日:“汝与净宗有缘。”余亦不以为然。盖此时尚未深信净土宗故也。(摘自释戒尘《关中寐语?我与虚云上座》)

14

回忆民国卅三年春,虚老住持云门寺期间,正值抗日战争最惨烈的时候,为劝勉常住僧众虔诚持念观世音菩萨圣号、以消灾厄,记得有一晚,老人开示道:

菩萨们!你们不远千山万水,吃尽不少苦头,才能来到这里!大家无非是慕了我一个虚名,以为我有什么三头六臂,超过常人和了不起的道行。其实说来,我是感觉到非常惭愧,除了比各位在佛门中多混了几十年的饭吃,痴长数岁之外,讲到修持德行,真如俗语说的“泥菩萨渡河,自身亦难保”,不信诸位今日到此之后,便知道见面不如闻名啊!

现在,既然来到这里,除了大家尽自己一份力,来兴建祖庭,搬石运砖,担泥砍柴种种劳作的苦功外,可算是毫无利益。然而,各位这样发心,来建设祖师道场,又是全出乎自动,没有丝毫勉强,各人心甘意愿,由此,可见诸位已经真正发了十足的菩萨道心啊!眼见人人日中劳作辛苦,仝无怨言,所以虚云亦就不好意思躲惰偷安,亦只好咬紧牙根、拖着老病,来陪伴大家一下,讲些闲话,虽无大益,总可以“一番提起一番新”。

这里本来是宗门下五大派中云门祖师的道场。有几位菩萨,曾住高曼寺很久的老参上座,要求我将每日早、牛、晚念佛的三炷香,改为静坐参话头。这本来是很合乎本寺宗旨的。不过在我的意见是:一、因禅堂还未建好,在佛殿上静坐,很不适宜。二、因目下日寇侵华,所占地区,残杀同胞,抢夺民财,强奸妇女,祸民殃民,弄到我国遍地干戈,杀害无辜,民不聊生,动乱纷纷,鸡犬不宁。我们身为佛门弟子,眼见自己国家被日寇侵扰,应该尽吾人一分爱国救民的责任,所谓“国家存亡,匹夫有责”,故此,虽在建筑期间,亦抽出早、牛、晚三个时间,称念观世音菩萨圣号,集合大众虔诚恳切心,仗佛菩萨慈光加被,威神护持,祈祷国泰民安,干戈早息,外敌早除,使全国同胞安居乐业,清平盛世早日实现。因为观世音菩萨具大悲心,有求必应,所谓“寻声唯救苦,无刹不现身”,又云“千处祈求千处应,苦海常作度人舟”。值此国难当前,吾人为了救同胞于水深火热之中,使我国民离苦得乐,表现菩萨之大无畏精神,所以我才改作三炷香称念菩萨洪名,冀求大悲菩萨,使全体人民早离刀兵之劫难,同享太平之岁月。我想,只要大众发真实心,必获感应,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决非谬言。

讲到这里,略为停息一下,引述自身经历,由称念观世音菩萨得蒙加被脱险的事实来作证明。他说:回忆民国初年,在云南省重兴鸡足山时,有一次,从缅甸请了一尊该地出品的白玉石的卧佛,长达八尺,横面二、三尺,大约在千余斤以上。当时滇缅交通很不便,卧佛运到滇境,必要经过野人山,路程大约一、二星期,始能抵达鸡山。单是野人山便要五日。不得已,便在山下,由地保介绍,雇了一十六名壮年男人,签订合约,订明在起程前,先付一半钱,准备十六人一路之伙食费用。卧佛送到山上寺中,才将余下的款项全部付清。这十六人,分作二帮:八人扛卧佛在前行,另八人担备过野人山中五日的食粮。前面八人扛卧佛累了,便由后随担米粮的八人替上。这样,十六人一路互相替换,才不致延误行程。

当卧佛在经过野人山行程的第三日中午时分,正是野人山的半途中站,距离二边的人村都各一半的当儿,一十六个壮汉,不约而同的都将身扛玉佛、肩担粮食,各放地上,但是手中却都紧握一条在扛佛和换肩时所用的木叉,十六个人分站路旁两边,竞把老人围在中间。这时三十二只眼睛,亦向老人瞪视不瞬,人人面现杀气,个个眼露凶光。当此情景之下,老人心中早已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在此当儿,总算他们先礼后兵,其中一个恶汉,代表同伴发言,粗声恶气地说:“老师公呀,我们扛不起卧佛了,因为过重,又给你骗了我们,使我们很无合算。除非再加工资,否则,我们不扛,另请别人吧。”老人一见情势不对,敌众我寡,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早知他们有此一着,故此面上不露一点惊惶之色,反之,微带笑容的和他们理论,心中却非常志诚恳切地默念观世音菩萨洪名, 眼观四方,想尽速设法解救眼前杀身之祸。忽见自己身旁有一块大石,心想:若能把此大石举起,定能解救当前生死关头的厄运了。于是心中比前更加镇静, 口中却对他们说:“各位大哥!刚才说工资太少,要求加薪,才肯扛去。现在我要问你们一句:为何你们在最初未曾签订合同时,不加仔细考虑?当时如果认为不够,不肯签字,要加工资多少,我亦可斟酌商量。纵然你们不扛,我还可以另雇他人。现今路程已行了一半,而且已来到这野人山的半路,前无人家,后无村庄,说这种话,未免不合情理。试想,叫我到那里去雇人哩?”老人一边和他们讲理由,一面便弯下腰,伸出双手,去将路旁的大石捧起。当用手捧石之时,心中亦在默默祈祷地说:“观世音菩萨,求你老人家,大发慈悲,快来救救弟子的难!”一面又对放在地下的卧佛亦祝祈:“佛呀!你老人家,快些显应。不然这班凶汉不但要害弟子的命,谋抢常住的钱财,连你老人家的遗像,亦被他们抛弃在这野人山中,任由凤吹日晒,露打雨淋了!”说亦奇怪,就在这千钧一发、性命危在刹那的时光,竟然毫不费力的将这比卧佛还要重上三、四倍的巨石,全块离地的捧起。这样一来,可把这些恶如毒蛇猛兽的凶汉,吓得惊惶恐怖起来。眼见老人手捧大石,面不红、气不喘、心定神闲,毫不用力似的站在当地,谈论自若。他们出世以来,何曾见过手举千斤的大力士?何况还比千斤加上三、四倍重,像一张圆石桌的大巨石!而且捧的人,如同举起一张木制圆桌抬似的轻松自在。这一惊,实在非同小可。此一顷间,那里还想到谋财害命?简直把他们吓到“魂飞天外,魄散九霄”,一个个呆若木鸡, 目瞪口呆,几乎晕倒过去。

这时老人庆幸自己能不费吹灰之力,双手举起巨石,又见凶汉们的颓衰现相,心中暗自好笑。为了降伏他们,面上故意现出生气的样子,手捧巨石,站在原地,大声地说:“你们这些东西,真是可恶之极。以为我这次一定在缅甸随身带了不少钱钞金币,所以才会心怀不轨,意图来到这野人山的中途下手。在你们以为我一个和尚,纵然有飞天本领,隐地仙术,在此动手来抢劫我,亦令我唤天不应,入地无门,任由你们谋财害命,强抢硬夺,甚至把我碎尸万段,煮成肉酱,还不够你们这班恶人做餐点心。所以胆敢藉口扛不起,才好俟机行事。殊不知,我在路上跟随你们行时,早已观察到你们有此行动,是以我早已有备,才不致给你们暗算,枉死山中。现今我倒要问你们:究竟是卧佛重呢?还是我现今捧在手中的大石重呢?照我看来,卧佛最重不会超过千二百斤吧!那么,这块大石少说已超过卧佛三倍以上了。我且问你们一句,你们现在决定主意之后,快快答复我。若是嫌太重、扛不起的话,你们就循来路回去。我不稀奇你们这些宝贝,玉佛我用肩头便可负回寺去。如果仍照原议,那么,马上动身,不应在此耽误时间。倘若你们谁还心存不轨,要想谋财害命,老老实实对你们说,还无人有此资格。莫说托起这块大石,就能把卧佛举高,亦无此力。现今我警告你们:谁敢起心害我,我眼中一看便知,到时,我便不客气地请他尝尝这块大石的滋味,看他还想做人不想。如果你们要命、想做人,而不想做枉死鬼的话,那就老老实实地把卧佛扛去吧!若然大家爱财、不要命,那很简单,这块大石便是送你们去出世做鬼的好恩物!特此申明,到时莫说老和尚大开杀戒。”十六凶汉,眼见计划落空,又听恐吓之言,不自觉的人人面上,由红转青,由青转白,好似大病一场似的,仝无血色;个个不由自主地双膝齐向老人跪下,木叉落地有声,双手合掌颤动, 口呼:“老师公,救命!”叩头如捣蒜,齐向老和尚求饶,并称:“弟子愚昧无智,刚才我们不过是和你老人家开玩笑哩!请师公开恩赦罪。我们以后绝不敢了。保证照原约不加薪资,将玉佛送到贵寺。倘若再有同样事情发生,任凭你来处罚。”

老人见把这场生死系于弹指的危难度过, 自然不像俗人,以图报复,只好一笑置之。同时,将捧在手上的大石放下,然后以和颜悦色的态度,对他们说:“既然你们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所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那么,现在时间亦不早了,快快起程,再赶一程。”十六大汉,经过此次教训后,一路上再无歹念,只好乖乖地把佛像送上祝圣寺,领了原先合约所欠的另一半工资,下山而去。

老人在回述这段惊险事时,最后补充的说:“菩萨们!那时如不是观世音菩萨灵感加被,我早已改头换面去做人了,哪会今天还在这里同众一堂哩! 由于我一路心中不间断地默念观世音菩萨,所以在急难降临之时, 自然得蒙菩萨加被,有惊无险,逢凶化吉,遇难成祥。《普门品》中说:‘或值怨贼绕,各执刀加害,念彼观音力,咸即起慈心。或遇恶罗刹,毒龙诸鬼等,念彼观音力,时悉不敢害……’诸位菩萨,我们中国一句俗谚说:‘闲时不烧香,急时抱佛足’。这是没有用的。修行人应当念兹在兹,心中常有密行功夫,才是我人真实得到受用的。试想,我当时若不是佛菩萨威神加被,我哪里有此功力,能把三、四千斤的巨石捧起!这冥冥中,全仗佛菩萨慈光加被,是以才能举重若轻,脱离这次险难。讲的都是空话,大家还是一心念佛口巴! ”

(摘自怀西法师《回忆师尊二三事——为纪念虚公老人上生兜率二周年而作》)(待续)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