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7年度第五期《圆悟心要》选读(之六)
 

《圆悟心要》选读(之六)

[宋]圆悟克勤 著 三省堂校注

示藏华明道座

(住江宁府天宁寺)

祖师直示,岂有如许蹊径?只贵向上人聊闻举着,剔起便行[1]仆明眼觑来,早是钝置[2]。古者道:“举一隅不以三隅反者,吾不与也”[3]。个个须是举一明三、目机铢两[4]、转辘辘地[5]、疏通[6]俊快,始称提持。岂不见良遂见麻谷[7],第一番见,谷便入方丈,闭却门,渠疑着。及至第二次,谷骤步去菜园里,渠便瞥地[8],乃谓谷曰:”和尚莫谩[9]良遂;若不来见和尚,洎[10]被十二本经论赚[11)过一生。”看渠恁地不妨[12]省力。既归,谓徒曰:“诸人知处,良遂总知;良遂知处,诸人不知。”信知[1 3]渠知处有不通风,诸人卒未荐得[14],可谓真师子儿。要作他家种草[15],直须更出他一头地[1 6]始得。

[1]剔起便行:不假思索,当下承担,更不怀疑。剔,挑出。[2)钝置:迷惑、愚弄、误导,使变得更加不聪明、更糊涂。[3]厂吾不与也”,《论语》中原作“则不复也”,原文是“不愤不启,不悱不发。单一隅而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隅,角落,物之方者皆有四隅。[4]目机铢两:即“目机于铢两”,能从极微细的事物中洞见事物发展变化的征兆。目,洞见。机,事物变化的迹象或征兆。铢两,极轻微之量。铢,古代的衡制单位。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殊不知,亲悟亲证的人,当他遇到同样有亲悟亲证的人,自然心心相印,不假言语,而且,这种默默相契不是有意而为,完全是自然而然的,好比把水放入水中,用金子交换金子,彼此间没有任何隔闵。双方都能单一反三,能从极微小的事物中洞见出事物发展的迹象来。[5]转辘辘地:比喻心无执著、灵动自在的样子。辘辘,车轮转动的声音。[6]疏通:通达。[7]寿州良遂禅师参麻谷宝彻禅师,麻谷禅师一见他来了,便扛着锄头去锄草。于是.良遂禅师便跟在麻谷禅师后边,来到锄草的地方。麻谷禅师一见,根本不理睬,便归方丈,关上门不出来。第二天,良遂禅师又去参麻谷禅师,麻谷禅师一见他来了,又闭上门。于是良遂禅师便敲门。麻谷禅师问:“阿谁?”良遂禅师道:“良遂。”刚一称名,良遂禅师忽然契悟,便说道:“和尚莫谩良遂,良遂若不来礼拜和尚,洎被经论赚过一生。”麻谷禅师一听,便开门相见。良遂禅师后回讲肆,对众人讲:“诸人知处,良遂总知。良遂知处,诸人不知。”[8]瞥地:意为一刹那,宗门中专指顿悟见性。[9]谩:欺骗。[10]洎:几乎。[11]赚:欺骗。[12]不妨:无比、非常。[13]信知:确知,确信无疑。[14]荐得:体究,参究。[15]种草:犹言佛种,能够延续佛法慧命之大根器者。[16]出他一头地:即超过他。出一头地,典出欧阳修《与梅圣俞书》,云:“读轼(苏轼)书,不觉汗出,快哉!快哉!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

达摩游梁入魏,落草寻人[1],向少林冷坐九年,深雪之中觅得一个。及至最后问:“得个什么?”,却只礼三拜,依位而立,遂有“得髓”之言[2]。至令守株待兔之流,竞以无言、礼拜、依位为得髓深致[3],殊不知“剑去久矣,尔方刻舟”,岂曾梦见祖师?若是本色真正道流,要须超情离见,别有生涯,终不向死水里作活计,方承绍得他家基业。到个[4]里,直须知有从上来事[5],所谓“善学柳下惠[6],终不师其迹”。是故,古人道:“一句合头语,万劫系驴橛”[7]。诚哉!

[1]落草寻人:即行游于红尘之中,和光同尘,以便寻找合适的接法者。落草,原指逃入山林为寇,禅林中,多用来指教化者为度化凡愚众生,故意降低自己的身分,随凡愚污浊之现实而施行化导,称之为落草,又称向下门。落草谈、落草汉,均由此而来。“落草谈”指丧失了第一义,落于第二义之谈;或指随顺现世情况而苦口婆心地教化众人的泛泛之说。落草汉则指堕落于卑下境地、失去了自己的本分。此二语均含轻蔑之意。[2]达摩祖师见梁武帝之后,知道机缘不契,遂离开金陵,北上至洛阳,止于嵩山少林寺,面壁而坐,终日默然。后遇慧可禅师。慧可禅师悟道后九年,祖师预感化缘已尽,欲返南天竺,一日,将众门人召集在一起,问道:“时将至矣,汝等盍(何不)各言所得乎?”当时,祖师座下有一位弟子,名道副禅师,起身应道:“如我所见,不执文字,不离文字,而为道用。”祖师道:“汝得吾皮。”另一位弟子尼总持说道:“我今所解,如庆喜见阿閦佛国,一见更不再见。”祖师道:“汝得吾肉。”道育禅师回答道:“四大本空,五阴非有,而我见处,无一法可得。”祖师道:“汝得吾骨。”轮到慧可禅师,慧可禅师遂起身礼拜,然后依位而立。祖师叹道:“汝得吾髓。”[S]深致:奥妙、深远的意味。[4]个:这。[5]从上来事:向上一路,实相,第一义谛。[6]柳下惠:即春秋时鲁国大夫展禽,鲁僖公时人,因食邑柳下,谥惠,故称柳下惠。任士师时,三次被黜。与伯夷并称夷惠。[7]一句合头语,万世系驴撅:佛法都是方便法,贵在应病与药。若将方便对机之法语执为绝对真理,即被它所控制,如同一头驴子被一个木橛所系住。合头语,即对机之方便语,犹如榫头和榫眼正好相合,非绝对的普遍的实有之定法。有的词书将“合头”解释成“形容愚笨、不开窍”,恐不确。

“破有法王”[1]出现世间,随众生欲,种种说法,[2]所说皆为方便,只为破执、破疑、破解路、我见。许多恶觉恶见,佛亦不必出现,而况说种种法耶!

古人得旨之后,向深山茆茨石室,折脚铛子煮饭吃[3],十年。二十年,大忘人世,永谢尘寰[斗]。今时不敢望如此,但只韬名晦迹[5],守本分,作个骨律锥老衲[6],以自所契所证,随己力量受用,消遣旧业,融通宿习;或有余力,推以及人,结般若缘,炼磨自己,脚跟纯熟,譬如闲荒草里,拨剔一个。半个同知有[7],共脱生死,转益未来,以报佛祖深恩。抑[8]不得已,霜露果熟,推将出世,应缘顺适[9],开拓人天,终不操心于有求,何况依倚贵势,作流俗阿师[10]举止,欺凡罔圣[11],苟利[12]图名,作无间业!纵无机缘,只恁度世,亦无业果,真出尘罗汉也。

[1]破有法王:佛以无碍智之善巧方便,破有情万有实有之执著,令诸众生出离三界,了脱生死,故称破有法王。[2]将知:当知,方知。[3]指代隐居。茆茨,用茅草盖成的屋顶。茨,音ci,盖覆。14]永谢尘寰:对尘世间的事了无牵挂。谢,断绝。[51韬名晦迹:隐退自匿,不欲人知。韬,音tao,掩藏。[6]骨律锥:宗门中经常把那些道行高邈、透脱无依、机锋峻烈的尊宿比作“骨律锥”,或者“老古锥”。骨律,又作“骨力”、“骨立”、“身国、身历”,或称“赤骨”、“赤骨力”、“赤骨律”,赤裸的意思。[7]拨剔一个半个同知有:挑选一个半个志同道合、知有宗门向上之事的修行者。知有,宗门中多用来指代开悟见性。[8]抑:或者。[9]顺适:顺从,迎合。[10]阿师:即僧人,多数情况下含有揶揄的口气。[11]罔圣:迷惑,罔冒,以假乱真。[12]苟利:苟且求取财利。苟,苟得,苟求,不当得而得,不当求而求。

僧问天皇[1]:“如何是戒定慧?”皇云:“我这里无恁闲[2]家具。”又问德山:“如何是佛?”山云:“佛是西天老比丘。”又问石头:“如何是道?”答云:”木头。”“如何是禅?”云:“碌砖。”僧问云门:“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谭[3]?”答云:“餬饼。”又问赵州:“如何是祖师西来意?”云:“庭前柏树子。”又问清平[4]:“如何是有漏?”答云:“笊篱。”又问:“无漏?”答云:“木杓。”问三角:“如何是三宝?”答云:“禾粟豆。”是皆前世本分宗师脚蹋实地本分垂慈之语。若随他语,即成辜负;若不随他语,又且如何领略?除非具金刚正眼,即知落处耳。

[1]天皇:即荆州天皇道悟禅师,石头希迁禅师之法嗣,俗姓张,婺州(治所在今浙江金华)东阳人。[2]闲:多余无用。[3]谭:同“谈”。[4]清平:即鄂州清平山安乐院令遵禅师,翠微无学禅师之法嗣,俗姓王,东平(今山东泰安)人。[5]三角:即蕲州 (今湖北蕲春)三角山令硅禅师,清平令遵禅师之法嗣。

此门瞥脱[1]契证却是。素来未曾经人坏持[2],拍盲[2]百不知,一旦以利根种性,孟八郎[3]便透,直下承当,要用便用,要行即行,无如许般;心行纯熟,顿放着所在,便得休歇安乐,终日饱购购[4]地,不妨[5]真正。最难整理是:“半前落后[6],认得瞻视光影[7],听闻不随声,守寂湛之性,便为至宝[8],怀在胸中,终日昭昭灵灵,杂知杂解,自担负[9]我亦有见处,曾得宗师印证,惟只增长我见,便雌黄[10]古今。印证佛祖。轻毁一切,问着即作伎俩。黏作一堆”,殊不知,末上便错认定盘星子也。及至与渠作方便,解黏去缚,便谓“移换人、捩转人”[11]。作恁么心行,似此,有甚救处?除是蓦地自解知非,却将来须放得下。为善知识遇着此等,须是大手脚与烹炼,救得一个半个得彻,不妨翻邪成正,却是个没量[12]大人。何故?只为病多谙药性[13]。

[1]瞥脱:迅疾貌,犹言突然,一说刹那间透脱。[2]坏持:被教坏,被不究竟的道理所误导。[2]拍盲:全然像个瞎子一样,两眼漆黑。拍,满、充满,多作“大拍”,表示程度很深,犹“极”、“甚”。[3]孟八郎:原指乡野里无知粗鲁的庄稼汉,此指没有先入知见作障碍、没有机心、性情粗率的修行人。[4]饱齁齁:吃饱了后,呼呼大睡,比喻心中无事,自在洒脱。齁齁(h6u),鼾声。[5]不妨真正:自然真实,非常真实,不失本色。不妨,表肯定之语气,犹言无比、非常、自然、确实。[6]丰前落后:指功夫和见地还不透脱,犹言“半生不熟”的。[7]光影:原指弄皮影戏时,借助灯光,显示种种影像,称之为光影。比喻所见虚幻不实。[8]便为至宝:便当作是最好的宝贝。[9]自担负:自认为,自以为是。[10]雌黄:原指一种矿物质,晶体,橙黄色,古人以黄纸写字,写错了,就用雌黄涂之,因称改易文字为雌黄。后引申为评论。[11]移换人、捩转人:故意跟人过不去,刁难人,强人所难,逼人太甚。捩,音lie,扭转,拗折。[12]没量:不可限量。[13]病多谙药性:因为经常生病吃药,所以对药性也就熟悉了。谙,熟悉。

得底人心机泯绝,照体己忘,浑无领览,只守闲闲地[1],而诸天捧花无路。魔外潜觑不见[2],深深海底行,漏尽意解[3],所作平常,似三家村[4]里人无以异,直下放怀。养到恁么处,亦未肯住在。才有纤毫,便觉如泰山似碍塞人,便即摆拨[5]。虽淳是理地,亦无可取;若取着,即是见刺。所以道“道无心合人,人无心合道。”岂肯自街[6]我是得底人?原他深不欲人知,唤作“绝学无为”、“与古为俦[7厂,真道人也。

德山一日斋晚,老子[8]持钵自方丈下来,雪峰云:“钟未鸣,鼓未响,托钵向什么处去?”山低头遂回。岩头闻,云:“大小德山未会末后句在。”德山谓:“汝不肯老僧那?”岩头遂密启其意。山次日升座,与寻常迥殊。岩头拊掌谓大众云:“且喜老汉会末后句。虽然如是,只得三年。”[9]此个公案,丛林解会极多,然少有的确透得者。有以谓真有此句,有以谓父子唱和、实无此句,有以谓此句须密传授。——不免只是话会[10],增长机路(11],去本分甚远。所以道:“醍醐上昧,为世所珍;遇此等人,翻成毒药。”

[1]闲闲地:心中无事,自在无牵挂。[2]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修行人因为心无所住,不留痕迹,所以诸天想捧花来供养他,却找不到他的影子;天魔外道想暗中寻找他的破绽、干扰他,却不可得。魔外,指天魔外道。[3]漏尽意解:犹言“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意思是分别意识或知解心已经没有了。[4]三家村:人烟稀少、偏僻的小村落。[5]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到了无事的境界,亦不肯住在上面。修行人到了这个程度,若有纤毫的执著,便觉得心中像压了座泰山似的,应当即把这种执著扫荡掉。摆拨,消除,拔除,放下。[6]街:同“炫”。[7]俦:音ch6u,伴侣。[8]老子:指德山禅师。[9]雪峰义存禅师在德山座下作饭头时,一日饭迟,德山禅师擎钵下法堂。峰晒饭巾次,见德山乃曰:“钟未鸣,鼓未响,托钵向甚么处去?”德山便归方丈。峰举似岩头全奯禅师。岩头禅师曰:“大小德山未会末后句在。”山闻,令侍者唤岩头禅师去。问:“汝不肯老僧耶?”岩头禅师密启其意。山乃休。明日升堂,果与寻常不同。岩头禅师至僧堂前,拊掌大笑曰:“且喜堂头老汉会末后句,他后天下人不奈伊何!虽然,也只得三年活。”三年后,德山禅师果然示灭[10]话会:从语言上作意识领解,非真实证量。[11]机路:机巧心、思维心。

他参活旬,不参死句:活句下荐得,永劫不忘;死句下荐得,自救不了。若要与祖佛为师,须明取活句。韶阳出一句,如利刀剪却[1]。临济亦云:“吹毛用了急还磨。”此岂阴界中事[2]?亦非世智辩聪所及。直是深彻渊源[3],打落从前依他作解。明昧逆顺[4],以金刚正印印定,麾[5]金刚王宝剑,用本分手段。所以道:“杀人须是杀人刀,活人须是活人剑。”既杀得人,须活得人;既活得人,须杀得人;若只孤单,则偏堕也[6]。垂手之际,却看方便,勿使伤锋犯手,着着有出身之路,八面玲珑,照破他。方与下刃,亦须紧密始得;稍宽缓,即落七落八[7]也。只自己等闲[8],尚不留毫发许——设有,亦斩作三段;何况此宗门从上牙爪[9],遇其中人[10]才拈出。若投机则共享,不投机则划却[11]。以是为要,无不了底事。切在力行之。

华藏明首座,自锦官、夹山、钟阜,从余游十余年,其情理胜解悉已拈去[12],入此门来,照用、机智、解路靡不打摒[13],惟“向上一着”,室中百煅千炼,比出佐民老[14]。以谓“违去[15]朝夕,欲得笔语”,因条列数章以付之。

[1]韶阳,指云门文偃禅师。文偃禅师的接机开示,机锋峻峭,迥绝言思,平常开口一句,如铁疙瘩一般,无你下口处,又如利剑一般,让你的一切分别思维都通过不得。[2)阴界中事:非五阴十八界等二边对立中的有为事物。[3]深彻渊源:彻底契入自己的本性。[4]明昧逆顺:泛指一切二边的分别执著。[5]麾:同“挥”。[6]明眼宗师接人,须具杀人、活人的手眼。杀人者,令学人放下一切思维分别执著,契入空理。活人者,令学人远离空寂,起活泼泼的大机大用。杀活须是同时,否则即落两边。[7]落七落八:比喻不彻底,不干净利索,命根未断,还有粘滞在。[8]等闲:平常,寻常。一说,对一切修行境界,等闲视之,不作奇特想,不生执著。[9]牙爪:犹“爪牙”,原指官吏的随从差役,此指有大势力用、眼明手快、能给学人解粘去缚的禅门大德。[10]其中人:指利根者。[11]划:音chan,通“铲”,铲除、除灭。[12]意谓各种分别执著和文字上的殊胜知解都已经扫除干净了。拈出,放下,弃置一边。[13]打摒:扫除,抛弃。[14]比出佐民老:超过佐民老禅师。[15]违去:离开,辞别。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