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7年度第四期出家·出世
 

出家·出世

刘先和

从步入学佛之后,我便有出家的念头。但却始终没有出家。粗想,是自己舍不得妻子、儿子。如今又多了一个儿媳妇,就更多一份牵挂。细想,是自己没有那份佛缘。

出家就是抛开自己的亲人,住到寺院里去,专心学佛修持。粗想,自己好像十分向往,享有这份清净、安逸。细想,这好像又不是自己追求的。寺院照旧是在世间,有矛盾、有冲突、有快乐、有忧愁。照样要食人间烟火,照样有无数烦恼。如此,这似乎又不是我向往的。由此深思下去,自己心底并非是想出家,而是想出世。想清楚了、思明白了,自己心里似乎安稳了许多。出世与出家并不完全相同,出家可以出世,居家也可以出世。判断的标志不在于出家未出家。既有心出世,何必拘于是否出家。何况天下无处不有法,无处不是佛国净土。只要自己有心,何愁在哪里修不成正果。一旦有缘见到佛祖释迦牟尼,我想他绝不会因为我未出家,而将我赶了回来。禅宗六祖慧能大师不是说过:“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求菩提,犹如求兔角。”这真是给我们居家学法吃了一颗定心丸。

出家学佛与居家学佛是有区别的。粗想,出家人团体作战,形成团队,有师长带队,有名师教学,自然形成一个特殊的环境。居家人则不同,孤军作战,无师指示,一切全靠自己把持。而且不具备学佛的大环境,与周围的人无论是在思维、在生活、还是在为人处世上,都有很大的差别,还由此要产生诸多矛盾。自己总感觉仿佛是生活在一堆污泥之中。细想,出家人的方便恰是不方便,居家人的不方便恰是方便。这话如何说?荷花之所以能出污泥而不染,就是汲取了污泥里的营养。若是在一片净土中,未必能长得那么茂盛。世间有一说法,越是艰苦的地方越能锻炼人,这有道理。记不得是哪个大师说过,十字路口好参禅。这颇有功夫,也颇要功夫。

粗想,居家人与出家人相比,出家人清爽,无牵无挂,一心打坐,一心念佛。而居家人烦恼多,有家庭、有亲朋好友,有各种交际,有诸多应酬。还有各种牵挂,是在繁重的负担中生活。细想,出家人的清爽未必是清爽,居家人的负担未必是负担。居家人固然很忙,没有专一的时间打坐念佛,但这并不妨碍学佛与修持。六祖慧能大师就说:“道由心悟,岂在坐也。”《金刚经》也说:“若有人言如来若来若去,若坐若卧。是人不解我所说义。”转念一思,居家人的负担哪是负担,那分明是在磨炼,是在修行。有位过来人曾经说过,行住坐卧皆为禅,看来关键还是看自己。

粗想,出家人学佛无论哪方面都要优越些,那是专业学、专业修,是科班,有规模、有档次。而居家人学佛是业余学,业余修,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细想,出家人的优越也未必是优越,而居家人的不优越也并非是不优越。弄得不好,出家人以为出了家就是要出世了,因而放逸自己,不思进取、不求上进,贻误人生。而居家人深知自己身处恶境,故而不敢放逸,精进不息,随时随处用心下功夫。也许会自得一番胜境。

如此一说,似乎居家学佛比出家学佛还要好些,这又错了。世上的事哪有好坏,全是因缘所致。聪明的人事事分别,有好有坏。糊涂的人不善分别,好是好,坏还是好,事事都是缘。如此说来干嘛要分出家与居家。能出家者则出家,那确实是一个修行的好去处。能居家者则居家,那也是一个修行的好地方。粗想,寺院是道场,家也是道场。其实世上处处是道场。细想,世上哪里有道场,那全是痴人说梦,执著而编造出来的。聪明人太聪明,一生在找道场。糊涂人太糊涂,在哪里,哪里就是道场。

如此说来,是否出家与出世没有关系。这又错了。家必须得出,不出家焉能出世!出家人以寺院为家,居家人以家庭为家,这个家都得出。如何出?于家离家。家是什么?家是相。《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此经又说:“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o”什么都早已说明白了,释迦牟尼佛把什么奥秘都告诉我们了,只是我们无明太重,不解真谛。

呜呼!忏悔自己,以经行为,早日出世,以得解脱。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