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7年度第二期佛源老和尚二三事
 

佛源老和尚二三事

娜木西

◇一日明桂干活,晚,未饭。师日:“明桂,该吃饭了。”明桂日:“不吃,饿死那个鬼东西o”师日:“你错了,那个东西饿不死。”

◇中秋普茶,师对明醒首座日:“你多年来不睡觉,吃生菜,六十岁的人比我八十岁还显老,那样是不行的!祖师不是说过饥来弄饭困来眠吗?怎么不修这个法呢?”

◇师于佛学院中行。有两小沙弥打斗,弱者哭,监学见师来,惶恐,急令沙弥退下,师对哭者日:“你没用,为什么打不过他?”时观者皆笑。

◇辛巳除夕,师一一赴众执事寮,日:“拜年拜年,大家辛苦了。”师去后,众执事聚而谋日:“今晚怎么啦,老和尚从来不玩这个。”“我们尚未给老和尚拜年,老和尚倒先来拜年了,我们怎么担当得起。”旦日晨,众执事入方丈寮拜,师隔窗日:“干什么?”众执事日:“给老和尚拜年!”师厉声日:“见鬼,干事去,拜什么年!”

◇有僧闭关三年,有“大彻大悟”之感,出而著书,述其关内“境界”。好事者将其书呈师,请师点评。师翻两页后,在其上评日:“莫名其妙”,又翻数页,评日:“见鬼”,再翻数页,斥日:“胡说八道!”乃掷书于地。

◇有居士注《坛经》,洋洋百余万言,呈师请序,师少阅,于其上题日:“一部坛经字已多,百来万字墨成河。如知心里无余物,月白风清唱赞歌。”

◇师于园中行次,一居士问讯,日:“请老和尚赐个话头,某甲参。”师将嘴一抹,日:“我哪有什么话头!”

◇有僧来参,礼拜次,师厉声日:“干什么的?”僧悚然而退出。

◇侍者侍师,夜行次,侍者日:“天晚,和尚当归。”师日:“我无家可归。”

◇一日雨后,侍者侍师行。侍者日:“路滑,和尚留心脚下。”师日:“怕什么,什么地方跌倒,什么地方爬起来。”

◇一日山行,侍者日:“山路陡,和尚慎行。”师日:“不怕,我有把握。”

◇师坐次,有居士入,礼拜,师曰:“什么地方来?”居士不知如何应对。师日:“自己来处也不知。”

◇师赴四祖寺贺净慧和尚升座,于东厢上客堂内与侍者稍息。某讲师带数僧昂然而入,曰:“顶礼老和尚。”师日:“请坐吃茶。”语音刚毕,师跨门而出。良久,讲师问侍者:“老和尚怎么啦?还归否?”侍者云:“要候便候,要走便走。”又良久,讲师见师不归,无趣而返。师归后,侍者问缘由,师日:“管他那么多。”

◇师与人语虚云老和尚故事时,常唏嘘落涕,曰:“老和尚苦啊,一生为佛法、为众生,你看老和尚那么多照片,都是愁眉苦脸,没有一点快活,现在的师僧们不能把老和尚的精神丢了。”

◇师与一诚和尚数十年为至交,一诚和尚于北京法源寺升座时,师往贺,一诚和尚以其丈室让师安单。相晤间交谈甚欢,侍者为之留影数幅。其中一幅师笑容灿烂,装框后供于方丈寮,师见后不悦,命撤掉,日:“妖怪一样,留他干什么!”师平素因人请而留影,皆低眉垂目,庄重清肃,尚威仪也。故云门除幼年沙弥可嬉闹外,成年比丘皆无放肆之举,遵师之教也。

◇某僧闭关苦修了数年,出关后来云门寺参老和尚,想问个究竟。他行脚到了云门寺山门外,恰逢老和尚拄着手杖站在那里。僧喜出望外立即扑地顶礼老和尚。老和尚将杖一扬大声喝道:“门外顶什么礼!”僧瞪目结舌,一时无语应对。僧后问某法师这是怎么回事,法师说:“你怎不问老和尚,如何是门内顶礼?”。僧听了十分欢喜,马上想去问,法师说:“早过时机了!”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