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7年度第一期《圆悟心要》选读(之一)
 

《圆悟心要》选读(之一)

[编者按]:圆悟克勤和大慧宗杲是我国宋代最具盛唐气息的两大高僧,他们的法语《圆悟心要》和《宋杲尺牍》在历史上曾经产生过非常重大的影响,至今仍被视为参禅悟道者的入门指南。《宗杲尺牍》的校注本——《大慧宗杲禅法心要一一宗杲禅师书信集校注》,已由河北禅学研究所于2005年在教内印行。之后,时常有读者给三省堂来电话,打听《圆悟心要》校注本的出版之事。

《圆悟心要》共收集了141篇书信,最初它的主要读者对象是出家人。而《宗杲尺牍》则主要是针对在家人。《宗杲尺牍》偏重于向在家人介绍参禅学道的入门功夫;而《圆悟心要》则偏重于帮助出家人解粘去缚、勘机辨境,直趋向上一路。二者各有千秋,各有特色,但无不痛快淋漓。若合在一起看,则整个修证理路焕然明矣。以是之故,三省堂决定把《圆悟心要》也尽快地校注出来,以报四恩。

为方便读者,三省堂从今年第一期开始,同时推荐在《禅》刊和《正觉》二杂志上,选登《圆悟心要》中的部分信函之校注,以飨读者。

示圆首座

得道之士,立处既孤危峭绝,不与一法作对,行时不动纤尘,岂止入林不动草、入水不动波?盖中已虚寂、外绝照功,愧然[1]自得,彻证无心;虽万机[2]顿赴,岂能挠其神、干其虑[3]哉?平时只守闲闲地[4],如痴似兀[5];及至临事物,初不作伎俩,准拟割割,风旋电转靡不当机[6],岂非素有所守也?是故古德道:“如人学射,久久方中。”悟则刹那,履践功夫须资长远,如鹁鸠儿出生下来,赤骨朗地[7],养来餒[8]去,日久时深,羽毛既就,便解高飞远举。所以悟明透彻,政[9]要调伏。只如诸尘境界,常流[10]于中窒碍,到得的人[11]分上无不虚通,全是自家大解脱门。终日作为、未尝作为,了无欣厌,亦无倦怠,度尽一切、而无能所,况生厌惰[12耶?苟性质偏枯[13],尤当增益所不能,放教[14]圆通,以讴和[15]摄化,开权俯仰应接,俾[16]高低远迩略无差误。行常不轻行[17],学忍辱仙人,遵先佛轨仪,成就三十七品助道法[18],坚固四摄行[19]。到大用现前,喧寂一致[20],如下水船[21)不劳篙棹[22],混融含摄,圆证普贤行愿,乃世出世间大善知识也。古德云:“三家村里须自个丛林[23]。”盖无丛林处,虽有志之士,亦喜自便[24上到恁么,尤宜执守,唯在强勉,以不倦终之[26]。至于喧、静亦复尔:喧处周旋应变,于中虚寂,静处能不被静缚,则随所至处,皆我活业[27]。唯中虚外顺、有根本者能然[28]。

[1]翛然:自然洒脱貌。翛,音xiao。[2]万机:各种各样的事物和境缘。[3]干其虑:扰乱他的思想。干,干扰。[4]闲闲地:心中无事,自在无牵挂。[5]如痴似兀:像个痴呆汉一样。兀,混沌无知的样子。[6]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等到有了事情需要处理,根本用不着去费尽心思筹算,自然而然便如快刀斩乱麻一般,干净利索,无不恰到好处。准拟,定可,打算。剸割,割截。剸,音tuan。[7]赤骨骨历地:犹言赤条条地、赤裸裸地。骨历,音li,亦作“力”。[8]餧:音wei,通“喂”,哺食,饲。[9]政:同“正”。[10]常流:普通人,平常人。[11]到得的人,即大彻大悟的人。[12]厌惰:厌倦懈怠。[13]性质偏枯:偏于空境,不得大机大用。[14]放教:使,令。[15]讴和:一作“沤和”,“沤和俱舍罗”的简称,意为善巧方便、方便胜智。[16]俾:使。[17]常不轻行:常不轻,《法华经?常不轻菩萨品》中所说之菩萨名,又作“常被轻慢菩萨”,系过去威音王佛灭后像法时期所出世的一位菩萨比丘,即释尊之前身。此菩萨每见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皆悉礼拜赞叹,而作是言:“我深敬汝等,不敢轻慢,所以者何?汝等皆行菩萨道,当得作佛。”众人闻言而有生怒者,以瓦、石,木杖等击之,然常不轻菩萨恭敬依然,乃至远见四众,亦复礼拜赞叹如昔。是故,增上慢之四众称之为“常不轻”。此菩萨临终时,闻威音王佛说《法华经》,得六根清净,寿增益命,更为人宣说此经,显现神通,令增上慢四众归服。“常不轻行”即由此而来,意指对一切众生恒修恭敬礼拜。净宗中的“念未来佛”当与此行有关。[18]三十七品助道法:又称三十七觉支、三十七菩提分、三十七助道法,三十七品道法。循此三十七法而修,即可次第趋于菩提,故称为菩提分法。包括四念处、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觉分,八正道等。[19]四摄行:菩萨为摄受众生,令其生起亲爱心而进入佛道,所修之四种方法,即布施、爱语、利行、同事。[20]喧寂一致:即动静一如,动时静时皆不失本分。[21]下水船:顺流而下之船。[22]篙棹:行船用的工具。篙,音gao,撑船用的竹杆。棹,音zhao,划水用的桨。[23]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即使是处在荒僻的山村里修行,也需要有自己的丛林,否则,就会很容易放逸。三家村,即偏僻荒远的小乡村。须,必须,应当。自个,自己。[24]自便:随便,随意。[26]这句话是意思是说,离开了丛林,即便是一个有道心、有毅力的修行人,也
很容易落入懈怠矛放逸,这个时候,尤其要提起功夫,勉力行之,自始至终,孜孜不倦,不失正念。恁么,这种境地。 [27]至于喧嚣和宁静的环境,亦应当如是提起警觉。在喧嚣的环境中,若能内心不动,应对自如在宁静的环境中,不被空静所系缚,不失灵动——若能如是,则所之处,应缘接物,无不是我的大机大用之显现。活业,指大机大用。 [28]唯有那些内心证得了空性,能够自由地随顺外境,同时又不失自己本分的人,才能够达到“随所至处,皆是我活业”的境界。

大凡为善知识,当慈悲、柔和、善顺接物,以平等无诤自处。彼以恶来(一作“求”),以恶声名色加我[1],非理相干[2]讪谤[3]毁辱,但退步自照,于己无歉[4],一切勿与较量,亦不动念嗔恨,只与直下坐断[5],如初不闻不见,久久魔孽自消。尔若与之较,则恶声相反,岂有了期[6]?又不表显自己力量,与常流[7]何以异?切力行之,自然无思不服[8]。

椎拂[9]之下,开发人天[10],俾透脱生死,岂小因缘?应恬和词色,当机接引。勘对[11]辨其由来,验其存坐[12],攻其所偏坠[13],夺其所执著,直截指示,令见佛性,到大休大歇、安乐之场。所谓“抽钉拔楔,解黏去缚。”切不可将实法系缀[14]人,令如是住、如是执。勿受别人移倒[15],此毒药也;令渠吃着,一生担板[16]、赚误[17],岂有利益耶?

[1]以恶声名色加我:恶声,辱骂之声。名色,名号,称号。加,侵陵,施加。[2]千:干扰,侵扰。[3]讪谤:讥笑、诽谤。[4]歉:音qian,抱恨,不安。[5]坐断:斩断。坐,顿,遽。[6]意谓如果与对方理论、计较,必致互相辱骂毁损,无有了期。[7]常流:普通人,俗人。[8]无思不服:一切烦恼魔障无不被化解。思,指见思二惑中的思惑,即烦恼障。[9]椎拂:指代提携、接引、锻炼学人。[10]开发人天:培养人天眼目、人天导师。 [11]勘对:勘验、应对。[12]存坐:安身立命之处。 [13]偏坠:片面、不圆融、产生失误的地方。[14]系缀:束缚。[15]意谓不要被别人所动摇,以致失去本分。移倒,动摇。[16]担板:因背扛木板的时候,只能看到前方或者一侧,不能兼顾左右,故宗门中把那些见解偏执、不能圆通的人,称之为“担板汉”。[17]赚误:欺骗、迷惑。

佛祖出兴,特唱此段大因缘,谓之“单传心印”,不立文字语句,接最上机,只贵一闻千悟,直下承当了修行,不求名闻利养,唯务透脱生死。今既作其儿孙,须存它种草[1]。看他古来大有道之士,动是[2]降龙伏虎,神明授戒,攻苦食淡[3],大忘人世,永谢尘寰[4],三、二十年折脚铛儿煮饭吃,遁迹埋名,往往坐脱立亡。于中一个、半个,诸圣推出,建立宗风,无不秉高行,务报佛恩,流通大法;始出一言半句,出于抑不得已,明知是接引入理之门、敲门瓦子,其体裁力用不妨[5]为后昆模范。当宜师法[6]之,转相勉励,追复[7]古风,切忌希名苟利[8]。兹深祝[9]也。

马祖昔归乡,以簸箕之讥,畏难行道,因再出峡,缘会江西[10]。大隋昔归乡,先于龙怀路口三载茶汤结众缘,遂隐于木庵,道行于蜀[11]。香林昔归乡,潜神隐照于水晶宫,成四十年一片事[12],拨正智门老祚[13],寻出雪窦[14],大[15]云门正宗。或留、再出,皆以缘断[16]。今既万里西归,但存行脚本志,亦不必拘去留也。

[1]种草:犹言佛种,意谓佛性之于人,犹如草木之含种芽,人人本具,故名。后专指能够延续佛法慧命之大根器者。[2]动是:常常。[3]攻苦食淡:吃苦耐劳,生活简朴,辛勤自励。[4]意谓彻底放下世间名闻利养,谢绝世间人事。[5]不妨:可以,堪当。[6]师法:效法,向……学习。[7]追复:仿效、履践。复,履践,按照……去实践。[8]希名苟利:追名逐利。希,欲求,企求。苟,苟求、苟取。[9]祝:祝付,嘱咐。[10]《五家正宗赞》卷一载:“师(马祖)讳道一,汉州什邡人,姓马氏。容貌奇异,虎视牛行。得法南岳,后归蜀乡,人喧迎之。溪边婆子云:‘将谓有何奇特,元是马簸箕家小子!’师遂曰:‘劝君莫还乡,还乡道不成。溪边老婆子,唤我旧时名。’再返江西。”后有人称马祖为“马簸箕”,盖由此而来。[11]大隋,一作大随,即益州(今四川成都)大随法真禅师,长庆大安禅师之法嗣,梓州(今四川三台县)人,俗姓王。少时出家,先后礼谒过药山、道吾、云岩、洞山等诸大禅师。后于大沩禅师座下,得其心要。数载后,法真禅师辞别沩山,返回西川,寄居于天彭堋(peng)口山龙怀寺,每日于路旁煮茶,普施过往客人,时间长达三年之久。在龙怀寺的后山,法真禅师曾发现了一处古老寺院,名曰大随。寺周围群峰耸秀,涧水清泠。中有一棵古树,树围四丈余,树的南侧恰好有一口,其状如门,中空无碍,不假斤斧,天然生成的一个小庵。法真禅师于是移居于此,名之曰“木禅庵”。法真禅师临终时,曾为徒众作了一段极精彩的表演——众僧参次,法真禅师以口作患风势,嘴角歪邪,面部扭曲。法真禅师对众人道:“还有人医得吾口么?”众僧竞送药以至,俗士闻之,亦多送药。法真禅师皆不受。七天后,法真禅师自掴其口,令恢复如常,并对众人说:“如许多时,鼓这两片皮,至今无人医得。”说完,端坐而逝。[12]香林,即香林澄远禅师,云门文偃禅师之法嗣,汉州绵竹人,姓上官。……将示寂,辞知府宋公珰曰:“老僧行脚去!”通判曰:“这僧疯狂,八十岁行脚去那里!”宋曰:“大善知识,去住自由。”师谓众曰:“老僧四十年,方打成一片。”言讫而逝。 [13]智门老祚,即智门光祚禅师,香林澄远禅师之法嗣,浙江人。出家后,入蜀参香林澄远,受心印,后回随州智门住山传法。座下最著名的弟子有雪窦重显。[14]寻出雪窦:不久,座下出了雪窦重显这样一个禅门巨匠。寻,不久。 [15]大:光大。 [16]或留住山中,或出世度众,皆根据因缘而定。

慈明昔辞汾阳,祝云:“修造自有人,且与佛法为主[1]。”自尔[2]五据[3]大刹,不动一椽,唯提振临济正宗,遂得杨岐、黄龙、翠岩三大士[4],而子孙遍寰海,果不辜[5]所付授。盖古人择可以荷担之士,不轻如此,信严饰壮丽梵苑,未足以奇佛法也[6]。

佛道悬旷[7],久受勤苦,乃可得成。祖师门下,断臂立雪[8]、腰石舂碓[9]、担麦推车、事园作饭、开田畴、施汤茶、般[10]土拽磨,皆抗志绝俗[11]、自强不息、图成功业者乃能之,所谓“未有一法从懒堕懈怠中生。”既已洞达渊源,至难至险,人所不能达者尚能,而于涉世应酬、屈节俯仰[12]而谓不能?此不为,非不能也。当稍按下云头,自警自策,庶几[13]方便门宽旷,不亦善乎?

[1]潭州(治所在今湖南长沙)石霜慈明楚圆禅师,汾阳善昭禅师之法嗣。祝,祝付,嘱咐。修造,指建寺修庙之类的事情。[2]自尔:此后。[3]据:住持。[4]指杨歧方会、黄龙慧南、翠岩可真这位禅师。[5]辜:辜负。[6]信,信知,确信。奇佛法,显扬、绍隆佛法。[7]悬旷:高远广大,深不可测。[8]断臂立雪:指二祖慧可向初祖达摩求法之串。[9]腰石舂碓:指六祖慧能在五祖弘忍座下为法忘躯之串。[10]般:同“搬”。[11]抗志绝俗:坚持崇高的志愿放弃世俗攀缘。抗志,坚持平素志向,不屈不挠。抗,或当“高讲。[12]屈节俯仰:指代日常应用、人事应酬。[13]庶几:表希望或推度之词,也许、可以。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