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6年度第六期《民国佛教期刊文献集成》出版始末
 

《民国佛教期刊文献集成》出版始末

李阳泉

2005年11月,我去拜访北京图书馆出版社的宋先生,听他讲起想要整理出版民国时期可以寻见的所有佛教刊物,并拿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杂志社社长黄夏年先生的一篇专门论述百年来佛教刊物的文章。黄先生文中提到近百年来有名可考的佛教刊物多达约160种。

宋先生说,很多年来,人们对于民国时期的佛教刊物重视度不够,研究成果也相对比较少,最主要的原因是这批资料极难获得,迄今为止只有《海潮音》和《威音》被人整理出来,其他的都深藏在各地的图书馆、档案馆、私人收藏家和一些佛教学者的手里,如果把这160种期刊全部整理出来,将给学界提供不小的便利。

我为宋先生的果断和高深的见地所折服,欣然接受他的邀请,共同参与进来。

很快,我们便和黄夏年先生取得了联系,黄先生说自己多年来一直有整理出版这批资料的想法,如今,机缘凑巧,让人感怀不已。我们当即提出邀请黄先生担任主编,黄先生很爽快地答应了,并马上提供了他所知道的160种佛教期刊的目录,这样,这个工程悄悄地启动了……

接下来将近一年的时间,我们先后调用了中国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等20余家大中型图书馆的资源,并得到著名藏书家翁连溪等诸位先生的鼎力支持。在黄先生的努力下,许多寺院也纷纷拿出了珍藏多年的“家底儿”……

截至2006年10月15日,我们共收集到了148种民国时期珍稀佛教刊物,合编成209卷(含目录索引5卷)。《民国佛教期刊文献集成》正式面世。

一年多的整理出版过程中,我们得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帮助,接触了太多令人可钦可敬的学界前辈、高僧大德和藏界名流,使我们获益匪浅。

还处在资料收集初期的时候,北京图书馆出版社的郭社长和徐总编便对这个出版工程给予了高度的重视。他们提出,会在适当的时机邀请国家图书馆前任馆长任继愈老先生担任顾问。任老是我国文化界和学术界的泰斗,精于佛学。

2006年1月的一个清晨,宋先生和我陪同黄夏年先生和出版社的两位领导一起来到了国家图书馆。 9点整,我们见到了慕名已久的任继愈先生。任老已九十高龄,早已退休,但是他仍然有几个未尽的事业:比如《敦煌遗书》、《赵城金藏》等国家工程的整理和出版,因此,任老每周坚持到国家图书馆来上一天班。任老对我们所要做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民国时期的出版物由于年代比较久远,用纸包括印刷等等工艺也相对比较落后,处于一个过渡期,因此,保留到今天的非常少,即便保留下来也已经难以阅读。能够趁这个时机把这些资料整理出版,无疑是具有抢救性的,是造福后世、造福学界的一件盛事。

“那么,你们打算如何整理呢?”任老突然发问。我简单讲述了这些资料搜集的基本思路:根据黄主编提供的目录去各大图书馆检索、复制,并尽可能利用学界和教界的资源,去一些私人收藏家、或者是寺院里面去收集更多的资料。然后大致以年代为序原版影印出版……

说完以后,任先生很满意地冲我笑了笑,说:“能够主动出击到民间去收集,这恐怕不是一般的人能有的毅力,真的希望你们能坚持下来,并把这件出版事业做好。”

我随手递上我们已经准备好的一份出版说明给任先生,希望任老对此进行认可,任先生很仔细地逐条看,并在上面进行了个别的圈点。我们提出来请任先生做这套书的顾问,任先生婉言谢绝,说:“我老了,不能做更多的实际工作,对于佛教文化出版事业我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你们这些后来者我也表示非常的感谢,如果我占用了顾问这种重要的角色,而不去做事,会遗笑后人,这样吧,我来题写书名吧!”

一周以后的早晨,宋先生和我一起再次来到任老的房间。任老已经写好了题签一一笔力苍劲、富有深厚的文化韵味。任老嘱咐我们为了方便读者使用此书,一定要做目录和索引。

因为这套书的缘故,我们和黄夏年先生有了频繁的交往,在黄先生的引荐下,我们结识了很多佛教学者。

黄先生多年以来一直和父母同住。他的父亲黄心川先生是中国佛教界和学术界公认的泰斗,早年曾与巨赞法师合编过《中国大百科全书?佛教卷》,又与任继愈先生在北大共同执教。

此书的资料收集工作启动之后,黄夏年先生首先把自己家里父子两代人珍藏了多年的几种杂志拿出来供我们使用。黄先生说:“我记得家里有全套《内学》,只是不知道放在哪,你瞧我屋子里的书,多得跟小山一样,咱们在短时间内很难找到的。”我对黄先生说:“这样吧,我来做义工,帮你把这些书整理整理,如果真的找到了,自然是好,如果找不到,也当调理一下这些书。”黄先生答应了我的请求,我开始配合黄先生打开一个柜子——没有一一复原,打开一个柜子还是没有一一又复原,就这样,我们整整干了四个小时,在我即将绝望的时候,黄夏年先生蹲在书柜的一角突然惊喜地说:“在这里,阳泉你的心思没有白费,你的力气也没有白花!”五本早已泛了黄的《内学》设计非常雅致,装帧非常简洁,捧在手中如同捧着近百年中国佛教的历史,沉甸甸的,若有若无,我说不出当时心情是如何的复杂。

这时,黄心川老先生从书房走了出来,捧着这五本杂志,给我讲起了一段故事:“小李啊,你看,这杂志办了四期,却有五本,因为有两个第一辑,这是民国时期所出杂志的一个特例,在今天也是极为少见的。”说着,他打开稍微厚的那一本,“扉页上写着呢,出第一辑的时候少收了几篇重要的文章,由于这个杂志属于年刊,所以编者觉得第一本不太完美,终究是不太好,又加印了一辑。”夏年先生接过来说:“我们在编《民国佛教期刊文献集成》的时候,要把这两个版本都收进去,为了版本的价值,也为了从侧面记录那一段岁月中佛教办刊者的精神。”

黄夏年向我们推荐了人民大学哲学系何建明教授。我们与何教授取得联系的时候,他正在香港做访问学者。但是他提到家中有一套民国时期的佛教刊物《南瀛佛教》,为了保证我们的出版进度,要我们去家里取,我们考虑再三,觉得主人不在,直接去家里取有些冒昧,于是,在黄夏年先生的协调下,我们一起找到了与何教授同在人民大学哲学系任教的温金玉教授。在温教授的帮助下,我们取得了全套的《南瀛佛教》——足足有40多本,满满一大箱!

因为这次偶然的相识,我们很快也与温金玉教授成了朋友。他还主动帮我们联系了他非常熟悉的山西省佛协和山西省图书馆,取得了部分杂志。不久前,温教授应邀去日本,见到了末木文美士、菅野博史等几位著名的佛教文献学者,专门推介了此书,为我们带来了很多鼓励。

与此同时,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吴平教授、中山大学陈金龙教授等也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线索。我们收集的期刊品种慢慢地从几种达到几十种、上百种。《民国佛教期刊文献集成》粗具规模。

由于种种原因,民间收藏家手中的佛教期刊我们一直没有机会获得。直到得到了在故宫博物院图书馆工作的著名藏书家翁连溪先生的帮助后,一个崭新的世界便在我们面前展开了——翁先生藏书甚丰,藏界的朋友也非常多。在他的倡导下,很多藏友拿出了自己收藏了多年的珍稀佛教刊物,有的藏友还利用多种渠道帮我们收集,收效甚丰,大大补充了这套书的内容。《新佛化旬刊》、《陪都慈云寺僧侣救护队纪念刊》、《闽南佛学院特刊》、《莲池会闻》等皆因此获得。翁先生还为我们引荐了北京大学图书馆的沈乃文主任、中国科学院的著名学者罗琳先生。

百年来,北京大学是中国人文精神最为集中的地方,拥有许多文化学者,因此留存下来的佛教杂志非常多。我们拿着目录单来到了北大,在沈主任的帮助下,查到了可以收进本书的十多种新刊,如《佛音》、《宜昌佛教居士林林刊》、《莲漏声》、《慈航画报》、《莲社汇刊》、《觉迷》等,而且,还对以前收集不完整的杂志如《佛学半月刊》、《正信》、《威音》等进行了增补。第二天,在得到了北京大学图书馆的许可后,宋先生组织了好几个编辑,一起进馆拍摄。

中国科学院的罗琳先生致力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多年,对我们所做的事情也非常感兴趣。我们在罗先生的帮助下,在中国科学院图书馆找到了《北平佛教月刊》的创刊号、《同愿》杂志以及《同愿学报》等。

一天,我来到了宋先生的编辑部,看着堆满整个编辑部的各种期刊的复制品,内心里有种成就感。

“现在已经有138种期刊了,大约可以合编成190卷。”宋先生说的时候也很激动,“有的刊物来自好几个地方,各个收藏单位凑齐一套,真的很不容易。”

他说这话的意思我多少知道一些,就拿《佛化随刊》来说吧,资料来源就包含中国国家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黄心川先生个人收藏以及台湾玄奘大学图书馆。其他的如《北平佛教会月刊》,资料来源也包含中国国家图书馆、中国科学院图书馆以及收藏家个人等多处。这套资料的收集实在是颇为不易。

就在收集工作止步不前的时候,主编黄夏年先生那里传来了好消息。台湾玄奘大学图书馆、中国佛学院图文馆以及部分佛教寺院又集中提供了一批我们未曾寻到的期刊,如《法雨月报》、《息灾专刊》、《鸿嗷辑》、《慧灯月刊》、《南询集》、《莫干山莲社特刊》、《敬佛月刊》等等。

此套书中所收的期刊数量迅速提高到了148种!距离黄先生所知目录中的160种刊物,我们只差十几种了。收集工作陷入了僵局……

与此同时,宋先生收到许多读者来信,问这套宝贵资料何时能够面世。此套书的顾问黄心川先生、杨曾文先生、惟贤法师,编委圣凯法师、温金玉教授等也打来电话或托人问及。

黄夏年先生认为:当下收集到这些资料中,其中未见著录者有17种,各馆藏孤本29种。像《海潮音》、《威音》、《内学》、《微妙声》、《世间解》、《狮子吼》等名刊皆以完整的面貌再现世人,实在是弥足珍贵。纵览全书,其中收录民国时期珍稀老照片数千张,重要佛教学术论文近万篇,各类佛教新闻三万余条……这些资料面世已经是很好的时机了。剩下的未曾寻到的期刊也可以借这套书的出版向全社会发出征集启事,以备将来有机会补齐。

宋先生就此把这套书的出版真正提上日程。

2006年9月,就在这套宝贵资料即将付梓的时候,我们收到了佛教界几位高僧大德的题词:

著名高僧、百岁老人本焕长老题为:“潮音狮吼、佛化世间”。

著名高僧净慧长老题为:“山门信使、法海长波”。

台湾的星云长老题为:“佛教文化、源远流长”。

台湾的净良长老题为:“文以载道、法传千古”。

在这套书的制作过程中,我们有幸拜会了嵩山少林寺的永信方丈。永信师大加赞赏,说:“中国历朝历代都为寺院颁赐过大藏经,大藏经是佛教经典的集成,在佛教中为至高无上的法宝。但是《民国佛教期刊文献集成》一书,以今天的眼光看来,其实用价值一点都不逊于藏经,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比藏经更为方便。因为民国时期的语言和今天很接近,不会有让人看不懂的顾虑,这套书的出版可谓功德无量!”

明尧居士是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净慧大和尚的皈依弟子,多年来他一直在慧老的授意下做佛教图书的整理和出版工作。我们见他的时候,他正在整理《虚云老和尚全集》,他说他已经跑了很多地方,慧老也给他提供了很大的方便,提供了大量的资料。我当时提出来我们在整理这样一套期刊,不知道有没有可能为《虚云老和尚全集》补充一些资料,明尧居士一听眼前一亮,便请我们先为他整理一个有关虚老的目录出来。我们很快把与虚老有关的文章找了出来,给明尧居士传了过去。两天后,明尧居士打来电话说:“谢谢你们,你们为《虚云老和尚文集》补充了十多份重要的资料。我把这情况给慧老汇报了,老人家也要我代致对你们的问候和感谢……”

为此套期刊的收集作出贡献的著名佛教学者朱哲老先生,近两年一直在主编《巨赞法师全集》,近期也要出版。我们以同样的方式,为朱老在我们的期刊中找到了30多篇与巨赞法师相关的文字,朱老相对核实,发现有五篇文章是未曾收录的,一并收入其中,朱老在电话中用颤抖的声音一再致谢:“功德无量啊,谢谢你们的辛苦工作,谢谢你们提供的宝贵资料……”

尤为值得一提的,此书的目录和索引工作耗时甚多。为了便于海内外读者的使用,此书还提供了两种索引方法分别对文章名和作者姓名进行索引,一为音序法,一为四角号码法。后者幸赖中国国家图书馆敦煌与吐鲁番研究中心的林世田先生发心,利用业余时间高质量地完成,其精神令人感佩!目录索引共出5卷,与全书合璧成209卷。

如今,《民国佛教期刊文献集成》已经面世,请购者甚众。

一些有远见的佛学研究机构和寺院专门拿出精力研究这批资料,对于近百年的佛教历史,人们不了解的太多了,而这套书,无疑是填补这方面空白的好资料。

(《民国佛教期刊文献集成》现已原样影印出版。如需请购,敬请登录WWW.hdbook.com或致电:010—64895003转11或12与袁居士、刘居士联系。)

所收刊物名录:

佛学丛寸良 佛教月寸良(上海) 觉社丛书(觉书) 新佛教 佛学旬刊 佛心丛刊 内学 大云 佛音 新佛化旬刊 佛光 佛化新青年 佛化世界世界佛教居士林林刊 佛光社社刊 佛化旬刊 频伽音(随刊) 仁智林丛刊 佛化周刊 佛学月刊 楞严特刊 楞严专刊 中国佛教会公报 东方文化 弘法刊(弘法社刊)佛化策进会会刊 三觉丛刊 弘慈佛学院年刊佛化随刊 北平佛化月刊 佛学月报正觉 西藏班禅驻京办公处月刊威音 四川佛教团体电请政府改定寺庙管理条例 大佛学报 宜昌佛教居士林林刊 中日密教 佛学周刊 莲漏声 法海波澜 佛教评论 灵泉通信 佛学半月刊 四川佛教月刊 正信(正信周刊) 佛教月刊 佛学出版界 佛教杂志 佛教居士林特刊 现代僧伽 现代佛教 密教讲习录 人海灯 觉社年刊 三教月刊 劝世文刊 北平佛教会月刊 山西佛教杂志 雍和宫导观所刊物 七塔报恩佛学院院刊 净土宗月刊 中国佛教会报 佛化 佛教与佛学 护生报(含观音专刊) 佛海灯 佛教图书馆报告 佛光季刊 日华佛教 汉藏教理院立案文件汇编 同愿学报 慈航画报 佛教月报 人间觉 佛教公论 莲社汇刊 大生报 中国佛教学院年刊 微妙声月刊 护院特刊觉津杂志 佛化新闻 东亚佛教青年呼声 佛教女众 佛教季刊 罗汉菜觉有情 华南觉音 晨钟 同愿(月刊) 西北佛教周报 佛学月刊佛化评论 觉音 华北宗教年鉴 狮子吼月刊 人间佛教月刊 佛学月刊莲池会闻 大雄(四川) 妙法轮月刊 佛教文艺 中国佛教季刊 弘化月刊中流 文教丛刊 陪都慈云寺僧侣救护队纪念刊 人间佛教 觉群周报圆音月刊 觉讯 狮吼 世间解 台湾佛教 慈航 佛教文摘 佛教人间大雄(陕西) 闽南佛学院特刊 渡舟月报 净宗月刊 觉迷 内院杂刊学僧天地 海潮音 鄞县佛教会会刊 法雨月报 佛教旬刊 观宗概况频伽音半月刊 随化佛刊 息灾专刊 佛学书局目录 鸿嗷辑 慧灯月刊 山西佛教月刊 净业月刊 南询集 天津佛教居士林林刊 无锡佛教净业社社刊 暹罗佛教丛谭 世界佛教居士林课程规约 南瀛佛教会会报 莫干山莲社特刊 漳州南山学校校刊 佛化新闻周刊 敬佛月刊

下列刊物特向有缘读到此文者征集:

香海佛化刊 南行 荣县佛学月刊 世界佛学苑汉藏教理院年刊佛教日报 心灯旬刊 怒涛月刊 华国月刊 华藏世界季刊 觉路华北居士林林刊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