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6年度第六期“和合二仙”寒山与拾得
 

“和合二仙”寒山与拾得

黎小冰

寒山子是唐代带有传奇色彩的诗僧。他出身官宦之家,青少年时代是在首都长安度过的。由于多次投考不第,入仕无门,受到家人冷落、妻子疏远,于是愤然出家,四处云游,三十岁以后隐居浙东天台山国清寺附近之寒岩,自号寒山子。

唐朝末年,著名高道杜光庭写了一本名叫《仙传拾遗》的书,书中有段记述寒山子事迹的文字道:“寒山子者,不知其名氏,大历中隐居天台翠屏山。其山深邃,当暑有雪,亦名雪岩,因自号寒山子。好为诗,每得一篇一句,辄题于树间石上。有好事者随而录之,凡三百余首。多述山林幽隐之兴,或讥讽时态,能警励流俗。桐柏征君(即桐柏宫道士)徐灵府序而集之,分为三卷,行于人间。十余年忽不复见……”

拾得传说是十岁时由丰干禅师从道旁拾来,此后一直留在国清寺中为僧,故名拾得。唐台州刺史闾丘胤在《寒山子诗集》的序言中说:两人状如贫子,形貌枯悴,桦皮为冠,布裘破弊,木屐履地,说话疯疯癫癫,但寻思其意,又都合于佛理。时闾丘胤出任台州刺史,临行前突患头疾,多方医治,仍未见效。后遇来自国清寺的丰干禅师,以净水治好其病。闾丘胤问其此行吉凶,又问他当访何贤人?丰干答以当访文殊。又说此人在国清寺僧厨当伙夫。闾丘胤到国清寺见寒山、拾得正在烧火,满地都是老虎脚印。闾丘胤上前施礼。二人连声吆喝,哈哈大笑道:“丰干饶舌,丰干饶舌。你们不识弥陀(指丰干禅师),为何却来拜我?”说罢,两人便携手走出寺门,奔归寒岩。闾丘胤回郡城后,做了两套衣服,备好香药等礼物,派人送去。使者至寺,得知两人一去未返。再到山上,遇到寒山子,寒山子连呼:“贼!贼!”边说边退入山洞,山洞也随之自动闭合。从此寒山、拾得再没出来。闾丘胤吩咐寺僧搜寻他俩的遗迹,在竹木石壁等处得寒山诗300余首,又在土地堂屋墙壁上发现拾得写的偈语数十首。

寒山与拾得常常在一起谈玄说经,写诗唱和。但两人中,却以寒山子的诗质量更高。寒山子的诗清新淡雅,语言浅近生动。从他流传下来的300多首诗歌中,可见他的生活轨迹和豁达的品格、深邃的智慧。他曾是游猎五陵的翩翩少年:“寻思少年日,游猎向平陵。国使职非愿,神仙不足称。联翩骑白马,喝兔放苍鹰”(《寻思》);也是个博览群书的学子:“雍容美少年,博览诸经史。尽号日先生,皆称为学士。未能得官职、不解秉耒招”(《雍容》);还有远大抱负,希望参加科举考试,走上仕途:“书判全非弱,嫌身不得官。铨曹被拗折,洗垢觅疮瘢。必也关天命,今冬更试看。盲儿射雀目,偶中亦非难”(《书判》);但却屡试屡败:“个是何措大,时来省南院。年可三十余,曾经四五选。囊里无青蚨,筐中有黄绢。行到食店前,不敢暂回面”(《个是》);尝尽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富贵疏亲聚,只为多钱米。贫贱骨肉离,非关少兄弟。急须归去来,招贤阁未启。浪行朱雀街,踏破皮鞋底”(《富贵》);“少小带经锄,本将兄共居。缘遭他辈责,剩被自妻疏。抛绝红尘境,常游好阅书”(《少小》),亲戚的责备、妻子的疏远冷落使寒山对人世间的生活彻底绝望,从而看破红尘离家出走,开始他与世无争的隐居生活。

归隐后的寒山子终于从大自然中领悟到人生的妙趣:“一住寒山万事休,更无杂念挂心头。闲于石壁题诗句,任运还同不系舟。”“余家本住在天台,云路烟深绝客来。千仞岩峦深可遁,万重深涧石楼台。桦巾木屐沿流步,布裘藜杖绕山回。自觉浮生幻化事,逍遥快乐实善哉。”“携篮采山菇,挈笼摘果归。蔬斋敷茅坐,饮啄食紫芝。清沼濯瓢钵,杂和煮稠稀。当阳拥裘坐,闲读古人诗”,诗人独自在深山溪谷中漫游,心境怡然,超然物外,多么逍遥快乐啊!

虽然在寒山过着神仙般逍遥的生活,但深历红尘之苦的寒山子在诗中仍不忘对现实生活中的不良现象进行讽刺和揭露。如他讽刺秦皇、汉武的幻想长生不老:“常闻汉武帝,爰及秦始皇。俱好神仙术,延年竞不长。金台既摧折,沙丘遂灭亡。茂陵与骊岳,今日草茫茫”;讽刺贪官污吏的勾心斗角:“我见百十狗,个个毛狰狞。卧者渠自卧,行者渠自行。投之一块骨,相与睚眦争。良由为骨少,狗多分不平”;劝人不必贪富贵:“多少般数人,百计求名利。心贪觅荣华,经营图富贵。心未片时歇,奔突如烟气。家眷实团圆,一呼百诺至。不过七十年,冰消瓦解置。死了万事休,谁人承后嗣?水浸泥弹丸,方知无意智。”“我见世间人,茫茫走路尘。不知此中事,将何为去津?荣华能几日,眷属片时亲。纵有千斤金,不如林下贫”。

寒山子的大多数诗歌体现他的佛教思想,充满禅味,既高深玄妙,又清新脱俗。如他的《嗔火》:“嗔是心中火,能烧功德林。欲行菩萨道,忍辱护真心”——嗔是心中之火,修行者只要偶尔嗔心一起,就可以把个平时修持下来的功德之林,烧个精光。克服嗔恚最好的办法,就是忍辱。也就只有这样,才能在日常待人接物的大度能容中养护真心,去除妄心。再如他的《众星》:“众星罗列夜明珠,岩点孤灯月未沉。圆满光华不磨莹,挂在青天是我心”,以通俗浅近的语辞,写出了个人对于清静佛心的理解。而《吾心》“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洁。无物堪比伦,教我如何说?”更是描绘出诗人那犹如秋月、碧潭般一尘不染的高洁禅心。

拾得因生活经历与寒山不同,其诗歌内容亦与寒山不同。他流传下来的50多首诗偈大多是佛教诗,山水诗只寥寥几首,这些诗歌无论是在题材还是艺术成就上都远不及寒山。拾得的佛教诗多为劝善惩恶,劝人修行。如他的《我见》:“我见出家人,总爱吃酒肉。此合上天堂,却沉归地狱。念得两卷经,欺他市廛俗。岂知廛俗士,大有根器熟”,既指出了出家人吃酒吃肉的严重后果,又指出了世俗里的一些居士修行比出家人还到家的事实。像这样的劝戒诗较流行的还有:“人生浮世中,个个愿富贵。高堂车马多,一呼百诺至。吞并田地宅,准拟承后嗣。未逾七十秋,冰消瓦解去。”“嗟见多知汉,终日枉用心。歧路逞喽罗,欺谩一切人。唯作地狱滓,不修来世因。忽尔无常到,定知乱纷纷。”“男女为婚嫁,俗务是常仪。自量其事力,何用广张施。取债夸人我,论情入骨痴。杀他鸡犬命,身死坠阿鼻”。

寒山与拾得因疯癫、怪诞的言行被当时社会所侧目,但他们超凡脱俗、平白晓畅的诗歌却代代相传下来,而寒山与拾得的绝妙问答“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又如何处之?”“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再过几年,你再看他”更是享誉千古。在清代,寒山与拾得不仅为广大群众所熟悉,而且受到统治者的青睐。雍正皇帝亲自选编寒山诗,并御笔为之作序,还亲封寒山拾得为“和合二圣”。从此他们便成了幸福和睦、不离不弃的化身,是新婚夫妇礼拜的偶像。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