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6年度第六期2005年柏林禅寺冬季禅七开示
 

2005年柏林禅寺冬季禅七开示

明海

(接上期)

了心与断念——禅和子的气质

2006年1月2日

各位班首执事,各位法师,各位居士:

大家辛苦了!

佛教讲的修行有很多的法门,也有很多的宗派。这些法门,有一些属于方便法门,有的属于究竟了义的法门。不管哪一个宗派,都是关于心的法门,是究竟了义的法门。其他的,都是可以为这个心的修行来做准备、做服务的。

关于心的法门,关于心的修行,简单地讲,就是要了这个心。要了心,也可以叫安心。这个心如果不了,那么它永远都是一个大患。

我们要了的这个心是个什么心呢?就是那个妄想分别心。我们在生死轮回的路上受苦,茫茫无尽,没有尽头,也是因为这个妄想分别心。所以,这个妄想分别的心,就像一匹野马,拖着我们,受尽千般的苦楚。

以妄想分别的心来生活,我们的心总是向外的,向外攀缘的,向外分别的。当它向外攀缘的时候,它就特别在意外境。在意外境,在意外面的人,在意外面的事,外面环境的好,外面环境的坏,外面环境的美丑是非。心用在境上,就是这样。但是外境的迁流与变化,又是无常的,而且也是无穷尽的。外境的迁流变化的无穷尽,根本上也是因为我们的妄想分别心无穷尽。依这个妄想分别心无穷尽,有外境之无穷尽,有世界的无穷尽,有我们众生界的无穷尽,有我们的生死轮回的无穷尽。所以,这个状态,永远没有到头的一天。

但是我们要修行,要了心,则不然。了心是用心来认识我们的心,要了掉这个妄想分别。这里有人问,用心来了自己的心,怎么本来一个心现在成为两个了呢?没有一个两个!这里说要你了的时候,正是现前、当下你的心发生作用的时候。心发生作用的时候,你当下念念观照自己,观照自己心的起心动念,你就在了。

我们回光返照看自己,看到了许多的分别心。我们是透过这些分别心在生活,这个所谓的外境,这个我们所感受到的世界,山河大地,人际关系,苦乐好恶,都是通过这个分别心在影响我们。

在禅堂打坐的时候,我们的腰酸腿痛,我们身体的种种感受,也是透过了我们的分别心然后再起作用。因此说,那些境,都是幻。

任何时候,能够当下观照,能看清自己的分别心,能够照见它,能够让它不要支配你。照见它,它就不再支配你了。这是一件事,不是两件事。觉知、觉照它,就是在了。

在禅堂参禅时,我们提起话头,实际上是在提起一种觉照。用这个话头在心里揣摩来揣摩去,种种的分别念、种种的分别意识现前。种种分别意识现前的时候乃至身体的种种境界现前的时候,不跟着它跑,还是提起你的话头,提起你修行用功的功夫,那么你就出头了。

出头的意思是什么呢?你没有被那些妄想分别所淹没。被淹没在里面,跟着它跑了,就跟人掉到河流里一样。

这种情况叫主看宾。我们套用临济禅师的话。主看宾是什么呢?本来我们的心是王,我们的心是主人,一切的境是宾。我们的心不被境所淹没,不被它牵着鼻子走,它能够居于主动地位,就叫主看宾。

但是谈何容易呢?因为通常我们一不小心,心就随境转了,不能转境反被境转了。所以,在修行的时候,我们需要一个法门。大家可能都有体会,不管你用什么法门,是念佛还是参话头,时时的都需要一个断的力量。

切断!你才一觉照到,戛然而止,咔嚓一下,切断,从那里出来。你现在打坐身体很舒服吗?心理很快乐吗?你就很舒服,很快乐。你一提起觉照一一这也是个境界,你的舒服、快乐啊,切断,心不要跟他走;你腿痛,心里很烦,可能也淹没在里面了。提起觉照,切断。你想起过去所经历的某一件快乐的事,打坐的时候,越想越快乐,时时地回忆,沉浸在其中,你要切断;你想起过去有一个人,对你不好,跟你有怨仇,你放不下他,你在内心生起种种的害心,希望他倒霉,希望他生病,希望他家破人亡,切断。

所以心念才起,马上需要切断的功夫。不断地切断,你的功夫才能真正地相续。我们切断了我们的妄想之流,我们用我们的心,这个所谓的功夫,参一个话头也好,念一句佛也好,也是一个妄想。但是我们是以妄止妄,这样一来,才能相继。否则就会中断,会搞丢。中断了,搞丢了,就很难进展。

即使是有的人坐得很舒服,很轻安,心里没有太多的念头,这个时候人也喜欢打坐,沉浸在这个境界里头,也要切断,重新提起心里的功夫。外面的种种境界,周围的人,周围的事,包围着你,分散着你的注意力,你才一分心,你才瞟一眼,你的心已经跑了。这个时候,也要切断。所以在这个地方,要果断。自己不要给自己留情面,要果断。

修行的人正是在这样一种功夫里面,培养了他刚毅、果决、洒脱的气质。禅和子身上的这种刚毅、果决、洒脱,转身就走,这种气质是怎么来的呢?这种气质不是学来的,是从内心在用功的时候,由觉照之力切断妄想,以内及外所培养起来的。不能够是犹犹豫豫地,藕断丝连地,粘粘乎平地,拖泥带水地。这个不是修行的样子。修行的样子就是一下——切断,再不回头。这样泊呢,我们的心才不被境所淹没,不随妄想分别之流漂泊,不漂泊在生死轮回的苦海里。

那么要了这个心,前面我讲了,随分别心头出头没,没有了期。生死轮回随分别心头出头没,没有穷尽,叫苦海无边。苦海无边没有穷尽的这种相,大家注意,我现在讲的是这种理,这种理很深奥,好像有些拗口。但是这种相在我们的世界上,却可以真实地观察到。大家观察一下这个世间相,在生活中,相续不断,没有穷尽的,没有哪一天是完的时候。

打个比方说,医生与疾病——几乎每一个敬业的医生,他都希望把这个世界上的疾病彻底地医好、医光了,再没有哪个生病了。这样的话,所有的医生都要下岗了。但是从古到今这只是一个理想,到未来也是一个理想。这个理想是实现不了的。医药与疾病纠缠在一起,总是有疾病在前面,你找到了医药,新的疾病又出现了。为什么会这样呢?跟众生的烦恼、与众生的业力有关系。众生的烦恼无穷尽,众生的造业没穷尽。它表现在身体上,众生的疾病无穷尽。

再比如说,我们都希望这个世界永远没有战争,和平来临再也不要有斗争。这是我们的理想,但是这个理想恐怕很难实现。因为通常人类用来达成和平的手段,本身就包含着战争的因,就蕴含了新的战争的因。用这个因,想带来与它相反的果呢?这不可能。

就像疾病一样,我们为了研究一种治疗这个疾病的药物,又用了许多杀生的手段在研究。用老鼠做解剖,用动物做药物实验,牺牲了很多动物的生命。用了很多杀生的因,制造了一种药,希望这种药把疾病把都消灭掉,这可能吗?因与果不相称啊。杀生的因它能带来不杀生的果吗?能带来永远健康的果吗?不可能。

所以,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它的荒谬,它的悖论,它的荒诞,都从这里来。

这个世界的许多事情,用一个例子来讲,人们都在喝盐水止渴。你不是很渴吗?很渴,你应该喝茶啊,但是我们都在喝盐水止渴。喝盐水止渴,这个渴是没有办法止的,只能越喝越渴,越渴越喝,越喝越渴,就没有穷尽的。

世间相的相续一一这一种特征是普遍存在的,永远不要抱幻想。重要的是你的心不要把它依靠在一个外在的境上。不要去等待什么,你要马上就下手,从我们的心下手,去修。从我们的心下手去修,去了这个心——这个事确是有盼头的,确是有尽头的,确是有海晏河清的一天,是有好消息的一天。这是一个有尽的事情。

生死轮回是个无尽的事情。人们在生死轮回中总盼望能够得到最后的安乐、快乐与幸福,永远得不到。不断地解决烦恼,新的烦恼又来。只有把心了了,才是一了百了。

所以希望大家要深深地体认。我们在禅堂里面,不要看每天腿子痛,自己心里啊翻来覆去,各种烦恼现前,自己跟自己打仗。不要小看这件事——因为我们在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这个惊天动地的事是什么呢?就是要了这个心。这个心一旦了了,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所以希望大家好好用功。(待续)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