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6年度第五期人生三学
 

人生三学

明海

我个人学佛,觉得有一个最大的收获学会了用正面的思维去面对原来你认为是负面的影响。虽然我只学到一点点,但是已经觉得很快乐。

我们人生负面的东西很多,疾病、衰老、死亡,佛陀所讲的人生的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怨憎会、别人对你的误解诽谤等等,这些负面的东西是可以用正面的心态来面对的。以正面的心态去面对负面的经验,不仅不是消极的,反而是积极的。所以我把这个经验概括为“三学”——学会吃亏,学会受委屈,学会吃苦。我称之为“人生三学”。

我问过很多人,我也相信今天在场的所有人,没有哪一个在他的一生中没有吃过亏,没有受过苦,没有受过委屈。历史上从过去到现在,有这样的人吗?有人说,皇上没有,你可知皇上吃亏大了。人生有个铁的事实,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会吃亏,都会受苦,都会受委屈。但是,你们发现了没有呢?几乎每一个人都有一种侥幸心理。佛教把这个心理叫作偷心,就是想着让我少吃点亏吧,让我少吃点苦吧,让我少受点委屈吧!都在躲避它们,都希望它们少一点。一方面是人生的实相,另一方面我们不愿意去面对这个实相。所以这个叫愚痴啊!所谓的学会,是要转身过来。转过身来,直面这些负面的经验,能够把它们转化为对我们有益的营养。这个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问题。你同样还是会吃亏,但你吃得很棒;你也还是会吃苦,但是你受的苦有价值;你也会受委屈,但是通过委屈你的心性得到成长。所以这就是用正面的心态面对负面的经验。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课题。如果这个课题能解决的话,你会少很多烦恼,而且你人生的成绩会更大。

事实上,人生还有一个定理,就是说,如果我们能够用正面的心态去面对和转化负面的经验的话,那么你的人生一定会很精彩。这个是我们有时不大愿意面对的一个现实。在人类文明的历史上,智者先贤所创造的文明都是在磨难和挫折中放射出光芒。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不用举了。最近,我看到一篇报道,台湾有个人叫谢坤山,他是初中文化程度,十六岁就去打工,有一次在建筑工地,高压线被铁管打断,使他失去了一条腿、两条胳膊、一只眼睛。但现在他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画家、作家、演讲家,一个慈济会的义工,他也是抚养女儿的父亲。他创造了一个人生的奇迹。我看他的人生事迹,最让我感动的是什么呢?他把他遇到的苦难完全是当成正面的经验去面对。当他从手术台上醒过来,伤口治愈了以后,他每一个生活的基本动作都要付出非常大的代价。比如说大小便、走路,这些问题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是,当他面临每一个问题,当这个问题被解决的时候,他都非常的快乐,而且他为自己发明了很多的用具。他是个残疾人嘛!比如说,怎么上厕所啊,怎么开瓶盖啊!当他成家以后,有了两个小孩子,他也不回避作父亲的任何工作。虽然他的妻子很健全,他不回避任何事情,包括给小孩子喂奶,给孩子打开奶瓶,抱小孩。在做这些事情中,每一个动作都要遇到困难。每解决一个困难他就特别开心。这个人我虽然没见过,但是他的心态的健全、心智的健康可以看得出来。有一次他在街上与妹妹散步的时候,有个人开始注意到这个高度残疾的谢坤山,然后听他们的谈话,就被他的这种心态感染了,以至于不由自主地跟随他,只为了感受他的那种心态一一这是一颗非常乐观、豁达的心。

生命的奇迹是我们自己创造的。如果我们能充分地利用我们所遇到的负面的经验的话,就可以实现。佛教第一义谛讲人生是苦。我理解这不是来吓唬我们的,佛陀不是要把我们吓退,更不是要我们去躲避,而是让我们去面对人生最严酷的现实,让我们置之死地而后生。面对人生最严酷的现实,才有可能把我们最大的智慧激发出来。面对负面的经验,生命的正面的精彩就会放射出光芒。

相差链接:

谢坤山——生命的奇迹

谢坤山的故事在台湾家喻户晓。

谢坤山在16岁时,因一场工伤事故,失去了双臂、左腿,后来又失去了一只右眼。面对巨大的不幸,他从精神到肉体都没有垮掉。从最简单的独自进食、饮水、入厕、洗澡做起,他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做到生活自理。然后,他拿起了笔一一不,是用嘴咬住了笔一一学写字、学画画。

如今,他应付日常生活轻松自如,他每年要做四、五百场的演讲,他的绘画作品得到了广泛的认同和好评,他还在忙碌的演讲、作画之余,硬是用嘴一口一口地“咬”出了一部十余万字的自传《我是谢坤山》!

在谢坤山的生命历程里,有太多东西值得我们体味和感悟。他不屈服于命运的抗争精神展示了人性最光辉的一面,而更有意义的地方,还在于他遭逢不幸后那种乐观、积极、健康的生活态度。他开朗、幽默、机智,活得从容、自信、充实,他从不避讳自己的残疾,他脸上始终挂着灿烂的笑容。

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一个聪明漂亮的妻子和一双机灵可爱的女儿。妻子做好了陪他吃一辈子苦的思想准备,却不曾想这个只有一条腿的男人,能让她这么幸福美满!

“天底下最棘手的事,都不是用手完成的!”

谢坤山于1958年生于台湾的台东市。

1974年,谢坤山16岁。因家境贫困,小学毕业就辍学打工的他这时已经有4年工龄了。

那年他身材匀称、健硕,表情略带腼腆,是个很帅的小伙。那时他最自豪的就是自己强壮的身体,敢和任何工友比试体力,13岁时就能扛着100公斤的饲料麻包一路小跑了。

悲剧却在不经意间发生了。

一天,他在工厂的三楼干活,接传楼下工友递上来的钢管。突然,钢管触碰到阳台上的三根高压电线,顿时,火花四溅,一阵爆响,谢坤山当即被电成了“碳人”。

出院后,回到那个破烂的家,母亲像照料新生婴儿一般,一日三餐,先喂饱他,再去吃一点残饭剩汤。为了减少母亲的担忧,也为了自己今后的生活,谢坤山发明了一套能够自己进食的用具。他风趣地将之命名为“坤山”牌自助餐具。以后,他又发明了许多这类用具,解决自己的吃喝拉撒问题。

谢坤山开始认真思索自己的路。他突然想起当作家不错,他没有想到自己只有小学水平的文化背景距离作家有多远,想到的只是,要当作家最起码得先学会写字吧?

于是,谢坤山咬着笔费劲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含在牙齿与舌头之间的笔,好像是松了螺丝的老虎钳,怎么也钳不稳那支小小的笔,弄得口水直流。

尽管如此,谢坤山为自己又跨出一步而高兴。以后的日子,他不断地练习,嘴里被铅笔戳出一个个血泡,但他决不放弃。

终于,当字越写越小、越写越周正时,他大声地对自己说,“原来天底下最棘手的事,都不是用手完成的!”

削出自己的路!

出院后的最初7年里,谢坤山很少出门。但这2500多个日夜里,他没有一天是在寂寞、孤独和无聊中度过的。

从小,谢坤山对绘画就很感兴趣,经常乱涂乱画。受伤之后,虽然灾难夺走了他完好的四肢,却也留给了他完整的时间,他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一个贫病交困的家已经欠下一屁股债,不可能再有余力支持他学画文盲的父母也不可能理解他这种对于穷人来说过于奢侈的爱好。

谢坤山只能把自己的生活需求降到最低,把在外做工的哥哥偶尔给他买瓶汽水的一块半块钱积攒下来,买来铅笔和几张白纸,认真地画,认真地描。嘴里的笔,成了他最亲密的知己。

在以后的20多年里,他把嘴巴变成了自己最得力的“手”;而他必须付出的代价是,口腔从此溃疡不断,没有一天是完好的——区别只在于血泡是十多个还是五、六个而已。

铅笔断了怎么办?他找来一把小钢刀,将刀柄含在大臼齿处,用力咬,为了咬稳,他把刀柄都咬得变形了。接着,他把铅笔推到桌边,再用右手残存的一点短臂按住,用嘴里的刀片,一刀一刀地削出了笔尖。

满头大汗之后,望着自己的“成功”,他又一次兴奋起来,在心里呐喊:“这一刀一片的笔屑,片片都是信心。谢坤山,今天你不仅把铅笔削出,更是把自己未来的路也削了出来!”

后来,他听说台湾著名画家吴炫三先生在美术学院开课,就千方百计找到他,要求跟老师学画。吴先生被他的诚意所感动,同意他来听课。谢坤山欣喜若狂。

从此,他每天拖着几公斤重的义肢花两个多小时时间赶到学校,风雨不误。

这还不难,最困难的是难以启齿的小便问题无法解决。那时他还没有发明现在每天都使用的“小便帮手”,总不好叫老师同学来帮忙吧?他就一天从早到晚不喝水,在校八小时内有尿也忍着,直到后来憋得尿血!

为了补上文化基础薄弱这一环,谢坤山24岁时选择了去读“国中”(相当于大陆的初中)补习学校。报名那天,排在年龄和身高都差他一大截的报名队伍里,谢坤山心底五味杂陈。这时,有位老师走过来,看看他空荡荡的衣袖,别有意味地说:“这里可是要‘写’功课的哦!”谢坤山一听,心中反倒轻松了。他大声地说:“报告老师,这张报名表就是我写的!”

谢坤山十分珍惜能再度重返课堂学习的机会,并砥励自己终日埋首在书桌与画架前。由于肢体上的不便,他要比别人多耗许多时间,为此,他要求自己每天最多睡四、五个小时,并生发出一套“少睡就是多活”的哲理。

三年一晃而过,毕业那年,谢坤山与所有升高中的考生一样,走进高中联考的考场,并以优异成绩,被台北最好的中学——建中补校录取。入学后的第一次测试,谢坤山的成绩是倒数第三名。他奋力追赶,结果第二个月的月考,他的成绩还是第三名,不过,这次是正数的。望着成绩单,谢坤山快活地笑了。

“我们拥有的,永远比失去的多!”

“我从不去想自己失去了什么,我想的是我还拥有什么!”

正是抱着这样的人生态度,不管怎样艰难,他都心存感恩地一路走来。他不但寻找到自己的幸福,而且尽可能地帮助他人、回馈社会。谢坤山嘴里最多的字眼就是“感恩”。他感激父母、感激老师、感激妻子、感激朋友、感激许许多多扶助、支持和鼓励过他的人。

出于“感恩”心理,他尽可能地帮助社会和他人。不管多忙,每月必定至少抽出一天时间去慈济医院作义工,在那里,他帮助的都是最绝望的人。

“快乐像大海!”

见过谢坤山的人对他的富有感染力的笑声都会留下深刻印象。

有一天,他正和妹妹走在大街上,有说有笑,轻松自在。忽然,一位小姐从后面赶上来,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他,说:“先生,这是属于你的,请收下。”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际遇,谢坤山一时理不出头绪。妹妹帮他打开了信封,里面竟然是1500元台币!原来,她是台湾某电视台知名栏目的节目制作人。信封里的钱是她刚刚领到的制作酬劳。当天下班后,她碰巧走在这对兄妹的后面。一路上,她发现了谢坤山触目惊心的残障,同时也发现残障并未给他的人生留下阴影。兄妹俩谈笑风生的一幕让她感慨万千,为什么一个最有理由痛苦和绝望的人,偏偏这么轻松快乐?而那些身体健全、衣食无忧、学历金钱地位样样不缺的人却为何还自寻烦恼?她感谢谢坤山让她体验到了平凡的幸福,“原来,快乐也可以很容易拥有的!”

谢坤山的妻子也真是个美丽聪慧的女子。她选择谢坤山,不是一时心血来潮,在结婚前,他们已经相识、相知、相爱了八年。他们结婚时,没有婚宴,没有排场,只有借来的洋装和一只不到1000元台币的戒指。

婚后,他没有在生活上全部依赖妻子,一直保持着生活上的自理。成家后的安定激励着他不断创作。不久,谢坤山在台北市的百家画廊举办了生平第一次正式的个展,当画展圆满落幕时,他的事情经由路透社报道,引起国际口足画会对他的高度评价,从此画会每个月提供给他一笔奖学金。

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谢坤山说,看到她红嫩的小脸蛋,我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痛哭起来!在那一刻,所有生活的苦难都化为迎接新生的喜悦!我试着做个尽责称职的爸爸,当孩子哭闹时,我就用嘴轻轻咬住小婴儿胸前的衣襟,再缓缓地放在我的怀里,然后用我的右手臂,轻轻托住她柔软的后脑勺,这样女儿便能舒适地沉睡在我的怀里。

当孩子饿的时候,我试着去冲牛奶。我先把奶瓶注入适温的开水,舀进适量的奶粉。然后咬住奶嘴,旋紧奶瓶盖;接着我用右臂托着奶瓶,再把奶瓶夹在右短臂与下巴之间.这样我就可以喂小宝贝吃奶了。我想,这是做一个父亲所必须尽的基本责任,没有手的我,更要尽力去学习。

作画时,我把摇篮放在画架旁,然后在我的脚上系着一条绳子,一面作画,一面拉动摇篮,虽然我没有推动摇篮的手,不过我却有一只拉动摇篮的脚。有时我还会躺在地板上,用脚抬起学步车再轻轻地摇晃,逗乐坐在车上的孩子。就这样,我每天与妻子分享着育儿的责任和喜悦!不久,二女儿也力口入到我们这个温馨的家。

当孩子渐渐长大后,我们经常全家一起出外写生,有时女儿也会有模有样地学我架起画架!而每当她们有新奇的发现,一定会飞奔到我身旁,然后叽叽喳喳地抢着要我分享她们的喜乐!我仿佛有双强而有力的臂膀,正为她们撑起甜蜜的成长天堂。看到女儿能川页利地成长,我深深感恩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他的妻子说:“其实,当初的压力太大了。逼得我必须把所有的困难都想过,不然也下不了决心。结了婚反倒轻松了,我们生活得比原来设想的还好。谢坤山是个能给人快乐的人,他带给我的快乐像大海,至今还看不到边际。”

美国《读者文摘》亚洲版曾采访过谢坤山,但稿子发到总部审核时,这个全球发行量最大的期刊立即叫停,重新派出人马,对书中提到的数十位人物逐一核实采访,前后工作了两、三个月。谢坤山夫妇得到通知,采访编辑工作已经全部完成,《读者文摘》将用19种语言版本向全世界推出他挑战生命极限的故事。

谢坤山不止属于台湾,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属于人类。

《吉尼斯世界纪录》亚洲见证中心董事长戴胜益先生说:“身为《吉尼斯世界纪录》亚洲见证中心负责人的我,见过的奇人异事无数,但从没有看过谢坤山这么令人‘震撼与动容’的人。如果吉尼斯世界纪录有‘全世界最令人尊敬的人’这一项目,我会恭敬地把这面奖牌颁给他——创造人类极限的谢坤山。”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