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6年度第二期千文禅意
 

千文禅意

谷继明

在诸书法的内容中,最令人瞩意的莫过于《千字文》了。这篇让周兴嗣此等才子一夜之间白了头发的千古佳文,以其优美的韵律,骈俪的文采,包罗万象的内容,意味深长的哲理而成为历代文人尤其是书法家的最爱。

历代写《千字文》的著名书法家数不胜数,写《千字文》已成为检验书法家书法境界的试金石。各书家写《千文》固然各有千秋,然最写出特色的,则是智永的《真草千文》与怀素的《小草千字文》了。

之所以特别,是因为二者的禅意。

书法之家法,固然十分重要。智永为右军裔孙,得二王真意,尽备魏晋之韵;怀素受颜公提携,得其法度而能尽破之。观二僧之家法,自是不同矣。

书法之风格,亦十分重要。智永《千文》,笔力精到,用笔丰而不失之于肥,结体圆又中平方矩,妍而不艳,温而能雅,若大夫执射;怀素之《千文》,尚有《自叙》遗风,其骨力劲健,意气恢弘,亦不减当年,如老夫聊发,亦相异矣。

然二者自同者,禅意耳。

孙过庭《书谱》云:“情动形言,取会风骚之意;阳惨阴舒,本乎天地之心。”书者舒也,抒情意。舒是体而法为用,情意是质而诸法为形。

是俗人写《千字文》者固有国手,然每囿于此者二:一者《千文》之文意,二者固有之书法,故千人写,万人写,其形虽异,其质则同,但是一俗儒气耳。

若佛所讲,书者为相,法更是相,要在无住于此相。

而怀素、智永二僧则异乎此道矣:《千文》自是《千文》,我书自是我书。

《千文》固是美文,然书法是写真性情,非必滞于《千文》意。能尽脱于《千文》意而全书己意者,可谓写《千文》之上上者矣,此非有觉悟者不可得。儒者动辄循礼,规矩于世俗,当然不得入此境。

若写《千文》而不滞于文意法度,即须不住于相。视此《千文》非《千文》,等彼法度非法度,心无旁骛,随意下笔,故能意在笔前而超脱世俗。此非行文,而是作书;非是作书,乃是舒意;更非舒意,乃是入禅!若庖丁执刀,目无全牛,其意已在彼有间,故执此无厚以入,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矣,此非是解牛,乃是《桑林》之舞,《经首》之会也o《千文》之书亦是,执笔之时,胸中之干文,非是千文,乃一点意者之笔画也,非笔画,乃是空也。故书前运思,书时行气,书后玄览,俱是入禅机也,此又老庄不能及。

若取《诗品》之意以评儒、道、释三家书《千文》,则可日:“释氏入室,道家升堂,儒者自可坐于廊庑之间矣。

智永书圆转通融,从一而终,然观怀素《千文》与其前时之书大相径庭。彼时作书,“粉壁长廊数十间,兴来小豁胸中气。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若《自叙帖》,如奔蛇飞龙,骤雨旋风,而此《千文》则沉稳遒劲,何也?俗者常常未悟,岂不闻孙过庭云:“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初则未及,中或过之,后乃通会。通会之际,人书俱老。”怀素之《千文》固其人书俱老之时也。孙氏之言,可谓书家之至的,然犹有一理未明:平正、险绝、平正、通会,其意一也,诸相皆空,空法亦空,如怀素之书,书尽狂态是禅,书归平正亦是禅,要在即心而书,见性而作也。

二《千文》俱是积书者功力而作,然更是积二禅师之体悟而作。若智永自临《千文》八百本,分赠江南诸寺,此非作书,只是坐禅,方有如此信心。

要之,智永与怀素二《千文》虽似不同,然用冲应真人一语可尽:青青翠竹,总是真如;郁郁黄花,无非般若。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