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6年度第一期新年寄语
 

吃茶去

演仁

前几天曾刻一方“茶禅一味”印章,今又刻“吃茶去”一方。是因为想起佛教禅宗的一则公案:

师(赵州从谂禅师)问新到:“曾到此间么?”曰:“曾到。”师曰:“吃茶去。”又问僧,僧曰:“不曾到。”师曰:“吃茶去。”后院主问曰:“为甚么曾到也云吃茶去,不曾到也云吃茶去?”师召院主,主应喏。师曰:“吃茶去。”(《五灯会元》卷四)

翻译成白话,就是:

赵州禅师问一位新来的僧人:“你曾经来过这里吗?” 僧人答:“曾经来过。”赵州说:“吃茶去。”之后,赵州问另一位僧人:“你曾经来过这里吗?”僧人答:“没有来过。”赵州说:“吃茶去。”院主听赵州如此说,就问赵州:“为什么来过也说吃茶去,没有来过也说吃茶去?” 赵州喊一声:“院主。” 院主答应,赵州又说:“吃茶去。”

凡是参访赵州的人,都是想开悟。而前面所说的新到的僧人、曾到的僧人以及院主三人中哪个开悟了?公案中没有说。看来都是吃茶去了。吃完茶就开悟了吗?公案也没个交待。猜也猜不出。

一千多年了,后人也有多事者,偏要去猜,有的还要去“解释”一番,“分析”一番。说院主发问,是因为有分别心,赵州叫院主也去吃茶,是要院主放下分别心。你去分析一番就没有分别心了么?可惜公案中没有交待院主当时是怎样想的,连院主当时的表情也不描述一下。不像今天,多写几句院主的表情,甚至再来一番心理活动记录,也多挣几文稿费啊!

赵州也是怪,院主发问,他不直截了当地对院主说:“院主,我叫他们都去吃茶,就是让他们不要产生分别心,你还问,看来你的分别心比他们还重。”再说,那个“不曾到”的僧人为什么不在院主发问之前先问赵州:“赵州老头呀,我老远来参拜你,肚子都走饿了。他先来过,你叫他吃茶去,我没来过,为什么也叫我吃茶去,不叫我吃饭去啊?”而“不曾到”的僧人没有此问,就是没有分别心了吗?就比院主高明吗?是早就开悟了吗?

唉,我又在说胡话了。算了,还是去找赵州。要说“茶禅一味”,赵州最懂得,也最亲切。若赵州也叫我“吃茶去”,我一定是不说不问,曾到也好,未曾到也好;禅味也好,茶味也好,茶禅一味也好;悟了也好,未悟也好,管他的。口渴了,就牛饮;不很渴,就慢饮;心静得下来,则细细品尝。春花秋月,夏风冬雪,有茶就好。赵朴初老人早就说过:“七碗受之味,一壶得真趣。空持百千偈,不如吃茶去。” 为了吃茶,连偈子都摆到一边。我等还有什么丢不开的。

走,找赵州讨茶喝。

正道是:

赵州叫吃茶,有茶便是家。茶禅各一味,相知际无涯。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