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6年度第一期鸡蛋之声
 

鸡蛋之声

张志军

当年,六祖慧能最为重要的弟子——南岳怀让在离开曹溪,到衡山分立门庭的时候,师父慧能告诉他:你门下将出一匹马驹子,纵横驰骋,踏平天下。再向前追溯,远在达磨祖师来中国之前,他的师父般若多罗尊者,便向他预言说:“震旦虽广别无路,要借儿孙脚下行,金鸡解御一粒粟,供养十方罗汉僧。”

祖师们所悬记的人,就是马祖道一。

道一禅师是四川什邡人,俗姓马,所以,后人尊称他为“马祖”。

在古代,川僧有一个优良传统:出家、受戒之后,总要克服千难万险,冲破巴山蜀水的层层阻隔,冲出四川盆地的封闭,到下江(巴蜀人对三峡以下广大地区的称谓)云游参学,

历练禅道——

江出三峡,浩浩荡荡,一泻千里,奔腾到海不复归;僧离四川,海涯天涯,灵明不昧,悟彻大道好还乡。

唐玄宗开元年间,道一出川之后,来到南岳衡山,整日在僻静的山野里兀兀坐禅。南岳怀让大师拿起一块破砖头,在道一面前磨了起来。道一好生奇怪,问他磨砖作么?他说要磨成镜子。道一大笑,说,一块烂砖头岂能磨成镜子?怀让反问:“你既然知道砖头不能磨成镜子,坐禅岂能成佛?”

一语惊醒梦中人。从此,道一拜在了怀让座下(参见《禅东禅西·磨砖作镜》)。十年辛苦不寻常。怀让大师的千锤百炼,将懵懵懂懂的小僧道一,打造成了手眼通天的宗师马祖——一个注定要驰骋天下、纵横千古的大法王。

十年磨一剑,毫光照大干。马祖道一的呼啸出世,带来了禅宗的极大繁盛。因为,他以博大宏阔的气度,神奇灵动的智慧,将深奥玄妙的禅理,显示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之中,使得每一个普通人都能体会到禅的超越,感受到禅的风采,领悟到禅的般若慧光。

于是,四方学者,云集座下,天下僧衲,望风来归;龙腾虎啸,象舞狮吼,千僧万指,尉为大观。因此,马祖道场有“选佛场”之称。

一日,马祖道一在法堂高升法座,对着成百上千的学僧说道:“你们众人,要相信自心是佛,这心即是佛心。当初,达摩大师从南天竺来到咱们中国,传扬最上乘的一心之法,就是要我们悟到这一点。”

一位讲经的法师不解,走出来问道:“既然‘即心即佛’,那达摩祖师还传给慧可四卷《楞伽经》干什么?”

马祖点点头,说道:“达摩祖师是为了引《楞伽经》文,以印众生心地。他老人家唯恐你们颠倒,不自信‘即心即佛’之法,故《楞伽经》以佛语心为宗,无门为法门。所以,你们这些求法者,应无所求。心外无别佛,佛外无别心。”

法师恍然大悟,礼拜而退。

另一个弟子从大众中跨步向前:“请教大和尚,我们日常怎样修行呢?”

马祖道一接着开示道:“不思善,不思恶,清净也好,污秽也罢,俱不执著留恋,也不刻意厌恶,即是修行。我们的心念流注,念念不可得,因为它没有自性的原故,所以,三界唯心,万法唯识。”

有一位禅僧听得满心喜欢,一言契机,心开得悟,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大笑着从法堂跑了出去。周围的僧众司空见惯,不以怪,继续倾听师父说法:

“宇宙间的森罗万象,都是一法之所印。即心即佛,如何领会呢?你们要记住:凡所见色,皆是见心;心不自心,因色故有。”

触类是道,即日而真,并不是一种理论啊!试想,心无形无相,如何体现?心能见色(佛教所说的“色”,即万事万物),能见到色的,不是心是什么?所以,心因色而有,见色即是见心。宇宙空间中的黑洞,就是这样证明其存在的。

然而,禅心灵动,连美妙的佛法也不能挂碍。

于是,一位已经开悟的禅僧,问得颇为奇特:“大和尚,您为什么说即心即佛?”

马祖笑道:“为止小儿哭啼。”

佛教之中流传着这样一则故事:一个儿童总是哭闹不止,父母便给了他一片枯黄的树叶,说,这是世界上最为珍贵的黄金。于是,小儿高高兴兴把玩着黄叶,便止住了哭啼。

禅僧会心一笑,道:“啼止时如何?”

马祖花样翻新,说道:“非心非佛。”

禅僧继续追问:“除了这两种人来,大和尚您如何指示?”

马祖说:“向他说,不是物。”

禅僧不肯善罢甘休,电光石火,又将凌厉的禅机引向最高层次:“忽然遇到道中之人来时,又将如何?”

马祖道一气贯长虹:“且教他体会大道!”

即心即佛也好,非心非佛也好,不是物也好,都是止啼的黄叶,都是为了让我们通过它体悟大道。禅心无住,不能执著任何东西。所以,过河则需舍舟,得鱼便要忘筌。

禅的精髓在于生命的体验与真理的证悟,不在于知识与哲理的学习,若是一味在文字上作文章,便步入了歧途。

当时,马祖道一与南阳慧忠国师(参见《禅东禅西·无缝塔》)虽是两代人,但友谊深厚,时常互通消息。有一天,慧忠国师的侍者、尚是一个小沙弥的耽源行脚而来。他在马祖面前画个圆相,然后拜了拜,一言不发默然站立。

圆相,象征着圆满佛性,代表着清净涅棠,所谓“身现圆月相,以表诸佛体”。因此,马祖向前倾了倾,俯下身体,亲切地问道:“小耽源,莫非你想作佛?”

那成想,小小沙弥毫不领情,说道“耽源我不会捏自己的眼睛。”

虚空之中原本没有华(花),然而,眼睛有病疾的患者,因眼中有翳,常常无中生有,在空中看到幻化之华。佛教以此比喻本无实体的境界,由于妄见而起错觉,以为实有。从第一义谛来说,一法不立,成佛之念也是一样,虚幻不实,如同眼睛被捏,在本来清净的虚空之中看到幻星乱坠。

马祖道一无不感慨地说:“我不如你。”

马祖这话“不怀好意”,像是绵里藏针,丝毫拿捏不得。你一当真,就上当了——错把幻化当实有。所以,小耽源像是没听见,不予理会。

佛陀说“四小(小龙、小王子、小火星、小沙弥)不可轻”,信不虚也!

堂堂马祖,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据说,马祖在悟道之初,就曾栽过一个不大不小的跟头。

马祖道一跟随南岳怀让大师开悟之后,首先想到的,是回归故乡。

古人云:“富贵不归故乡,如锦衣夜行o”青云得志,衣锦还乡,光宗耀祖,是人生一大快事啊!开悟之人,毁誉不惊,荣辱两忘,所以,马祖的打道回府,一则为了弘扬佛法,二则报答故土的养育之恩。

马祖道一天生异相,有王者气概:牛行虎视,引舌过鼻,足下有二轮文。然而,他的老爹,并不是什么王孙贵族,而是一个走街串巷卖簸箕的小生意人,人们连他的名字都不屑记忆,只是口纠他“马簸箕”。

家乡的人们听说,一位得道高僧要从湖南远道而来,不光翘首以盼,还搭起一座高高的法台——准备请高僧登台演说神奇的佛法,同时,也能供人们瞻仰风采,顶礼膜拜。人们虔诚的期待终于有了结果——

来了,来了,高僧来了!高僧……咦,什么得道高僧,这不是马簸箕的儿子吗?呸,还真是马簸箕的儿子啊!

人们一轰而散。因为,人们不相信马簸箕的儿子能够开悟得道,成佛作祖。马祖很是有些感慨:“学道不还乡,还乡道不香。”

人哪,只是相信远来的和尚会念经,只是崇拜富贵人士衣锦还乡。

于是,马祖只好重新背上行囊,拎起禅杖,准备再次离开故乡,再度去到下江。在院落大门口,嫂子挡住了他的去路,说是请他传授佛法。马祖笑着说:“你真的相信我吗?是不是在安慰我啊?”

嫂子一脸的真诚,认认真真表示,自己是虔诚向他求法。这时,嫂子养的母鸡下了蛋,一个劲儿叫唤:“咯咯嗒,咯咯嗒……”马祖道一说:“你去把那个鸡蛋拿来,将它悬空挂起来,每天早晚把耳朵贴上去听,等到它发出声音的时候,你就得道了。”

鸡蛋的确能发出声音,不过,那是经过孵化之后,鸡蛋变成小鸡,要破壳而出时在里面啐的声音。但是,天下哪有不经孵化而发声的鸡蛋呢?这能是正儿八经佛法?不会是歪门邪道的妖法吧?

嫂子没有这样想,她对兄弟的话深信不疑,一切照办。马祖走后,她听了好多年,可是,从未听到过鸡蛋里的声音。尽管人们议论纷纷,家人也说她走火入魔,她不在意,不灰心,每天照样全神贯注,倾听不误。有一天,正当她全神贯注倾听的时候,拴鸡蛋的细线断了,鸡蛋砰然坠地——

与此同时,宛若无声的霹雳在灵魂深处炸响,久久被困的性灵冲破了无形的蛋壳,嫂子大彻大悟了!

听无声之声,入无门之门,无疑是最微妙的法门。其实,也没什么神奇的,止心一处,无事不办。鸡蛋打破,不过是个触发的机缘。

禅机链接

马 祖

禅宗,自达摩西来,祖祖相传,到六祖慧能之后,龙象辈出,禅道大兴。大江南北,禅宗丛林如雨后春笋,大宗师们各展手眼,阐扬其独特的宗风,竖起独立的门庭,风风火火,轰轰烈烈,好不风光,毫不热闹!然而,谁也不敢再擅自称“祖”了。不是么,荷泽神会禅师,舍身忘躯,不惜性命,为顿悟法门正统地位的确定立下显赫功劳,连皇帝老子都被他感动了,御封他为禅宗七祖。然而,宗门中人却不予认可,于是,那道金口玉言、说一不二的圣旨,反而变成了笑柄。

道一禅师之所以被称为“祖”,既不是他自封的,也不是什么权威人物认定的,而是当时禅僧们私下里对他的称呼。

“马祖”,这个平民式的称呼,带有几分山野气息,融会了几分市井文化,掺合着几分友朋亲昵,所以,它既不符合禅宗法脉传承,也不符合佛教规矩,还不符合世俗礼仪。但是,它的的确确代表了民心,代表了千千万万禅僧由衷的敬意。

洪州泐潭(今江西高安县)法会禅师,听说马祖法席昌盛,便邀上同参好友惟建禅师一块来拜谒。那天,在方丈行礼已毕,法会禅师自然要问佛法了——总不能白给这堂头大和尚磕头吧?他问道:“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马祖悄悄说:“低声!近前来,我对你说。”

法会禅师好激动、好兴奋、好紧张噢!马祖这样表示,一定是要将最秘密的佛法传授给他了!他强行按捺着怦怦乱跳的心,急忙将脑袋伸到马祖面前……

“呯!”

突然,马祖伸手在法会的脸上打了一个耳光,说:“因为有第三者在场,无法保守秘密。你且去,改日再来。”

虽然平白无故挨了一巴掌,法会禅师心里依旧喜孜孜的,因为马祖允诺来日将佛法的秘诀传授给他。是啊,佛的秘密心印,岂能草草?一定要在很隐秘的情况下,口耳相授。几天里,法会禅师一直在留心观察,耐心等待时机。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他发现马祖一个人进了法堂。法会避开他人的视线,独自一人悄悄溜进法堂,迫不及待地说:“现在别无他人,请和尚将达摩祖师西来的秘密旨意告诉给我。”

谁知,马祖却说:“你且出去!待到老汉我正式上堂的时候,你出来问,我来给你印证。”

出乎预料,太出乎法会禅师的预料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处心积虑、苦苦期盼的,竟然是这样的结局!要知道,正式上堂的时候,有成百上千禅僧云集法堂!在众人面前,如何传授秘密旨意?然而,正是这意想不到的回答,彻底打碎了法会的幻想,逼迫他蓦然回首,瞥见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法会,顿时省悟了!

开悟后的法会,举止马上就与从前不一样了。他对着空空荡荡的法堂说:“谢大众证明。”随即,他绕着法堂转了一匝,扬长而去。

这就是马祖,手段老辣,且不留痕迹。

同法会一起来的洪州泐潭惟建禅师,是一位久参的禅和子。一日,他在法堂后面的大树下坐禅。马祖看见之后,走了过来,俯下身来,吹了吹他的耳朵。

这老汉也是,你是指导上千僧众修行的大导师,是高高在上的方丈,是佛的象征,怎么能像三岁小儿一样顽皮呢?更不应该的是,人家惟建禅师一心一意坐禅,毫无反应。他竟然不甘心,又恶作剧地第二次在人家耳边吹了吹。

两次被吹,惟建禅师睁开了眼睛。他见是马祖,没有表示什么,自顾自复继续打坐入定了。马祖回到方丈,让侍者持一碗茶给惟建禅师送去。惟建禅师看了看茶水,没喝,起身回了僧堂。

马祖两次吹惟建禅师的耳朵,使他先惊动、再惊起,可以说是老婆心切,目的是叫他不但能随时入定,还得会随时出定。又怕他像自己当年那样陷入冷水泡石头的无事禅里,让侍者送来了使人清醒的茶水。惟建禅师与师父心有灵犀,明白了“枯木不发新芽、死水不藏活龙”的道理,所以起身离去。

如此严肃的道理,却要用这种方式表达,就是因为他是马祖!水灵灵的,活泼泼的,甚至有几分顽皮的马祖!

功过千秋史书说,口碑万古在人心。

(上文选自张志军所著《六祖慧能传奇》。张居士原系专业作家,潜心学佛多年,其著作《六祖慧能传奇》由现代出版社公开出版。)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