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6年度第一期初游五台山
 

初游五台山

——俯躬寮日记选

明海

话说第一次朝五台山的经历——殊像寺的知客师,在寺西南角的新楼里找了一间房让我住下。这时我才知道,整栋楼就我一个住客,冷清的很。做佛事的那伙客人大概是投宿在镇上的旅店里的。

冬夜寒冷的大幕终于完全罩住了五台山,丝丝寒气中透出莫名其妙的神秘感。后面的偏殿里灯火闪烁,焰口已经开始。大殿前地面上有一大石板,约一人长,专供人们礼拜。因为不明这里的规矩,不敢贸然力口入焰口佛事,遂一个人在大殿前的石板上作大礼拜。这时,四顾无人,天上群星璀璨,正是向文殊菩萨虔心致敬的最佳时候。一个人在那里也不知拜了多久,后觉单调,改为绕大殿礼拜,至身体微汗,方回屋休息。

第二天早殿早斋毕,收拾行李,到客堂取了戒牒,向知客师告别。走出山门,四面一望,山峦无尽,庙宇众多,从哪一座寺开始朝拜,完全没了主意。只得拣了最近的普化寺,之后稍远的南山寺,之后回台怀镇,显通寺、广宗寺、菩萨顶等。一晃又到傍晚,因心仪那座庄严的大白塔,遂择路到大白塔所在的塔院寺挂单。

塔院寺的知客依然是不动声色、但有条不紊地将我安顿在一个大的寮房里,里面看行李已有二、三同道落单。

塔院寺和显通寺过去是一个寺,后来分开。这里是五台山的心脏,大白塔是五台山的标志,属阿育王当年所造八万四千佛舍利塔之一。塔院寺东院另有一座小白塔,是文殊菩萨头发舍利塔。关于文殊菩萨头发舍利,还有一个动人的故事:那是在魏晋时期,这里的寺院每年举行一次无遮施粥大会。在一次大会上,来了一位衣衫褴褛的贫困妇人。她一手抱一幼儿,一手牵一幼儿,另跟随着一条狗。这位妇人挤到人前,对主事僧说:我很穷,没有什么供养,只有以自己这缕头发作为供养,请您给我们几份粥吧。主事僧不大情愿地收下头发,给了她两份粥。妇人说:还有怀抱中的小儿呢?主事僧又给一份。妇人又说:还有这条狗呢?主事僧开始不耐烦,嘟嘟嚷嚷地又给了她一份。妇人又说:我腹中还有一小儿,即将出世,请您慈悲再给他一份粥吧。

主事僧的怒火终于爆发出来,他说:你也太贪得无厌了,幼儿和狗于情理本不该要,腹中的胎儿尚未出生,你也要一份!

说话间,妇人突然不见,涌身虚空,现文殊菩萨像,两个小儿化为两童子侍立左右,狗则变成胯下的金毛狮子。菩萨在大众头顶朗声说偈:

苦瓜连根苦,甜瓜彻蒂甜。

三界无着处,教尔阿师嫌!

接着并说了一个要修平等心的偈子。

主事僧见状,悔恨不已,欲当众将自己眼睛剜下以忏罪,后被人劝阻。那一缕头发于是被人们造塔供奉。据说元代曾开塔,见金色头发宛然。——我住的僧房距两座塔都不到一百米,夜色降临后,先到大白塔礼拜转塔,之后回寮房。见到了两位同寮的云游僧,都是年轻人。其中之一与一位年纪约三十多的妇女谈话,那妇女像是来寺短住的居士。

妇女到僧人寮房,这在柏林寺是绝对不允许的,我心里立刻生起反感,但都是行脚僧,萍水相逢,谁也管不着谁。只得回避,跑到文殊塔前顶礼转塔。大约转了一个小时,回到寮房,妇人和那位师父的交谈仍未结束。我向另一位同寮使了个眼神,他无奈地笑了笑,靡计可施。不得已,又回文殊塔前修功课,心想,这或许是菩萨让我多用功吧。

如是一来已是深夜,身体有些疲惫,料想头也磕出破痕来了;料想那妇人也该回屋了,遂又回寮房。

交谈仍在继续!这回心里真生出烦恼来,在忍耐中故意弄出大的响动,作欲休息状,另一位同寮也开始小声抱怨。终于,那位女居士收兵,结束谈话,从我们的云水寮出去,也不知去了哪里。

第二天早斋后,我离开塔院寺,朝礼黛螺顶。

现在想来,那晚盘桓不走的妇人也许是文殊菩萨派来考验我们心态的哩。一考之下,与当年那位主事僧相差无几!

上午明憨师陪已故林子青先生的女儿林志明夫妇等人来寺。林老故去后,有一些书籍资料捐给了柏林寺,师父特辟专室收藏存列。林志明女士这次又说到林老一些书信的出版问题。

林志明的先生乔尚明和随来的严工都是煤炭研究专家,他们在唐山工作几十年,身逢唐山大地震,都幸免于难。

据他们说:唐山的地质专家早在大地震前已发出预告并报到中央,那时张春桥等人把持朝政,认为这些预报会扰乱人心,影响生产形势,硬给压住不让向下传达,不让通知群众,结果酿成惨剧。

他们有一位同事预测到三天之内发生大地震,人们不信,他自己又不敢到处说,只好自己住临时棚,最后躲过劫难。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