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6年度第一期柏林禅寺第十四届冬季禅七法会开示
 

柏林禅寺第十四届冬季禅七法会开示

明海

(2005年12月15日)

各位班首执事、各位法师、各位居士:

大家辛苦了。今年的禅七很殊胜,有这么多的居士来参力口这个法会,我们常住大众感到很欢喜。佛教里面,什么事情都要讲因缘,每年的冬季禅七,是柏林寺从1992年起一直坚持下来的传统。十几年来,打禅七的地方换了好几处,人数也在不断的变化。坐禅的时间,从最初的一个七到三个七,到现在的五七三十五天。就今年而言,我觉得又比以前有所不同。不同在哪里呢?最重要的是,我们冬天取暖的问题得到了圆满的解决。今年我们自己换了一套取暖的设备,暖气不再依赖外面的供给,这样取暖就有保证了,大家心就安了。所以今年来的居士特别多。柏林寺的取暖,从1996年开始用外面的暖气,到现在将近十年,以前的那么多年都是将将就就的,一时有,一时没有,有时候最冷的时候没有,只有硬撑了。今年才从根本上解决了问题。这个问题的解决,我觉得要感谢护法居士们。我们新上的这一套取暖锅炉设备,是高碑店的贾树峰居士捐献的。这套设备要买也得几十万啊!我们现在烧的煤,是石家庄的吴杰居士无偿提供的。所以要感谢这些护法居士为护持我们这个道场所做的贡献。另外,这套取暖设备能够上去,也要感谢政府。以前,我们想上这套设备,却没有地方。后来在省政府、市政府和赵县人民政府的支持下,我们把万佛楼北边这一块地征回来了,做了围墙。这样,锅炉房就有了地方。我们现在的这套设备,在环保方面特别过关,大家可以注意看那个烟筒,不要说冒黑烟,连白烟都没有。这个环保问题解决的特别好。因为有了这一系列的善缘,冬天的取暖有了保证,我们的禅修活动才得以川页利地进行。

大家都知道,我们所在的道场是赵州禅师的道场。赵州禅师是禅宗史上影响深远、证量高深的一位大师,他的禅风影响遍及海内外。今年,我们曾经在这里接待过一个来自十一个国家由四十多人组成的禅修代表团。他们参的就是赵州禅师的公案。他们对赵州禅师非常景仰。我们能够在赵州禅师的道场来坐禅,这也是一个因缘聚会。我们要生起殊胜的心、希有难得的心。这是修行人首先应该具备的一种心态——珍惜因缘。为什么要惜缘呢?因为很多因缘聚会来之不易,而且是无常的。大家有这样的条件,聚集在一起坐禅,非常不容易,所以我们就懂得要珍惜。我们通常说人身难得、佛法难闻、善知识难遇,这是每个佛教徒应当经常想到的。惜缘,这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法门,不管遇到什么因缘,你要懂得珍惜它。我们能来到赵州祖师的道场坐禅,要知道这很难得,这是我们多生多劫累积的善根福德因缘,才有如此的聚会。在这里坐禅,要生难遭难遇想,这样,你就会对每件事情很认真,你就会保持向上感,保持一种精进警觉的状态,这种心态是最适合于修行的,这样的生活也是最有质量的。这是我们道场的殊胜。

第二个我们要知道的殊胜,就是佛法的殊胜。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你们现在都听闻到了佛法。除了我们平常所学到的佛法之外,在这里,大家将要接触到禅宗的参禅这一法,这个也是非常难得,非常殊胜的。佛法的住世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是理论方面的;第二个是实践方面的。理论方面的通常叫教证法,实践方面的叫证证法。教证法,通过经典的学习,通过听师父们讲开示,也能够慢慢地领会。证证法必须是你亲自去做。中国佛教两千多年来,住持证证法的,都非常重视坐禅、重视禅修,当然其他的,诸如念佛也可以修证。就禅宗而言,只要有禅堂,有人坚持禅修,有人开悟,或者即使是没有开悟,在禅修之中能淡化烦恼、体验禅悦法喜,那也是证证法住世的一个苗头,一个缘起。所以证证法要住世,必须重视禅修、重视禅堂。所以说,我们生逢这个时代,还有禅堂,还能够坐禅,还有一套禅修的制度和打七的方法,并能够按这个方法去做,这也是非常殊胜的。在场的每一个人,恐怕过去都跟禅门结了很多善缘,做了很多功德,才有今天这样的善报。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法殊胜。

第三个就是人殊胜。过去打禅七,需要大善知识来主七。这个方面,我自己很惭愧,不能够胜任。只能说带头跟大家一起来修行。带头可以,主七还谈不上。我所说的人的殊胜,是指我们与会的全体僧俗大众。大家有缘相聚在同一个道场,一起禅修,好几百人,这样殊胜的因缘非常难得。在这样的道场里面,每一个人都要把其他人看成是自己的老师,看成是自己的善知识。你用这种心态去对待周围的人,你就能学到佛法。每一个人身上都有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都有优点。你注意用心去体会,每一个人都可以做我们的老师。大家都这样去想、去做,我们的禅七就会很圆满。另外,禅七期间有很多护法居士前来打上堂斋,打斋供众,这个也属于人的殊胜。打斋的居士懂得这种道理,懂得护持道场以及供养禅修的人的功德,所以才这么做。另外,作为常住,我们的班首执事们能够以身作则,每天跟大家一起坐禅,这个也是我们要感谢的,感谢他们的慈悲。作为居士来说,要感谢师父们慈悲摄受我们一起禅修。作为师父们来说,要感谢居士们来参力口这个活动,成就这个道场,护持这个道场。所以互相之间要常存感恩之心。如果大家都以感恩之心来参与这个禅七,我相信禅七会非常的圆满。每一个人或多或少、或深或浅都会在生死大事上,有所收获。

所以希望大家都发希有难得之心。有了希有难得心,你就会有精进勇猛心,有了精进勇猛心,你就会断除很多的妄缘。大家一定要把外面杂七杂八的因缘都放下,专心用功。你不把妄缘放下,你就会错过这殊胜难得的因缘,浪费时间。所以要放得下。放得下才能够全力以赴。希望各位师父、各位居士珍惜法缘,发希有难得心、精进勇猛心,好好用功!

(2005年12月16日)

各位班首执事、各位师父、各位居士:

大家辛苦了!释迦牟尼佛在很多的经文里面讲到修行,喜欢用一个词,叫“调伏”。也用一些比喻,第一个经常用的比喻就是“调象”。在古代印度,象是运载工具,野象要变成听话的、驯服的家象,需要经过调教,所以有一些人专门做这个工作,叫做调象师。野象不好调,需要花功夫。另外还有一个比方,叫做“调琴弦”,琴弦的松紧要适度,太紧了,弹的时候就会绷断,太松了,弹不出声音来。这些比喻都说明,在修行中我们要自我调伏。修行打坐不是要你去寻求一种舒服的感受,也不是要你去开发某种特殊的能力,而是要你去调伏自己的妄想,调伏自己的贪嗔痴。调伏自己的原则是什么?就是中道。所谓的中道,就是不走极端。我们的身心,如同野象一样,很不好调。跟调琴弦一样有技巧:你把它搞烦了,它会反抗;完全不管它呢,那又谈不上修行了,跟一般的人没有什么两样——川页着过去的烦恼习气,在生死的大海里头出头没。在调伏自己的过程中,有时候用力太猛,就会生起厌倦的心,反抗的心,甚至有畏惧的反应。所以不要走极端,要适度。就拿调伏腿子来说吧,打七坐禅,腿子恐怕算是一关。要调伏它们,每支香应该坐得有点勉强,要勉强一段时间,就是说,要它痛一段时间,坚持一段时间。如果你完全不坚持,一痛你就翻,一痛就放下来,那么,你的水平很难增长。但是,你也不能咬牙坚持得太过度,过度了,可能会厌倦、会反感。最好每支香都有点勉强,累积下来,慢慢地,你的腿就听话了。再者就是,我建议佛学院的同学应该练双盘。时间短的香,要坐双盘;时间长的香,可以单盘。这样,你的腿子调伏起来可能会更加容易些。

总的来说,像禅七这样密集式的修行,有几个方面的事情需要注意调好:

首先是要调好我们的身体。调好身体包括了保暖,包括不要让身体过于疲倦,以及打坐时的姿势。打坐的姿势以放松、端正为标准。

第二个要调饮食。禅七中间,喝茶、吃水果、吃点心都是有道理的,因为禅堂里修行是一种体能的修行,它不仅仅修定,它还要开发智慧,要开悟,所以会消耗我们身心的能量。这个过程中,弄不好,很容易上火,所以喝茶、吃水果能够起到调节作用。另外,我们一天这几顿饭也要注意,不能吃得太饱,吃得太饱容易昏沉,人体内部的能量通道容易变得粗重、浊重。特别是晚上的饭不能吃得太多,吃得太多,养息香肯定会睡觉。但是,也不能完全不吃。在家居士,在家修行,如果长期打坐,最好吃素,吃素身体容易轻快,身体容易保持轻灵,意志也容易保持清明。长期吃素的人会有这种体会,身体会轻快。

第三个要调睡眠。睡得太多不行。禅七中,中午休息的时间比较长,大家可以睡一个午觉,但这个午觉不要睡得太长,有时候,你睡得太长反而更疲乏,睡觉也会让人疲乏的。适当地恢复体能,恢复一下精神就可以了。事实上,我们整天打坐的人睡眠会减少。这个特别明显。你一天到晚打坐,跟你一天到晚听课、一天到晚工作相比较,所需要的睡眠减少很多,起码要减少两个小时。这是因为,在静坐当中,我们的精神得到了修养,所以不容易疲倦,睡眠会减少。

除此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两调,就是调呼吸和调心。

调呼吸的方法,在去年的禅七中,我已经讲过了,很简单,就是数息,或者随你的注意力,观察呼吸之进出。呼吸一旦调好了,身体自然舒服、通畅。调息是一个关键的环节。我们刚到禅堂里来,先要有一段时间来调好呼吸,使自己的身心安顿下来。

接下来是调心。关于调心,我只想讲一点,就是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往往特别勇猛,特别用力用心,力量很大,慢慢地,就疲塌下来了。意念用得太强、太急切,很容易上火。所以,最好是绵绵密密的,若有若无。不要想坐一两天就开悟了。开悟这件事情很难说。你发心坐禅就是为了开悟,但是没有必要反复去想它。反复想它,本身就是一种障碍。你只是按照修行的规律去坐、去行,因缘到了,它自然会光临。所以,这种心态,正确地说,就是要沉着,不放松、不放过,同时又很松坦,不需要特别用意。特别用意反而会给自己增加包袱,很快你就会感到疲倦。

以上是大家进禅堂需要注意的。这些是自我调伏的技巧。可能不同的人,身体素质、修行的基础不一样,表现有所不同,但总的原则是,不要中断,不急不缓,绵绵密密。这样做,身心会比较松坦,容易人道。希望大家好好用功。

(2005年12月17日)

各位班首执事、各位师父、各位居士:

大家辛苦了!进到禅堂里来打坐,首先要面对的就是这个身体,这个色壳子。也可以说,坐禅就是跟你自己的身心打交道,跟自己的身体在一起呆着。有的人会说,平时我们不是一直在和身体一起呆着吗?不然!平时,我们的注意力,我们六根对六尘起种种妄想分别,我们的注意力都是向外的,与身心是错位的。坐禅呢,你要把心收回来。平时,这个身体可能没觉得怎么给我们施加压力。实际上,不仅腿是这样,我们的整个身躯都是这样。平时我们只是不断地在用它、用它、用它。世间的人以身体为工具,纵情声色。现在我们才知道,这个身体潜伏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它可能反过来会压迫我们。

佛教里讲,由身体派发出来的法就是“受”,受有三种:第一是苦受,第二是乐受,第三是不苦不乐受——舍受。我们都追求乐受,即追求舒服的、暖和的、安逸的感受,逃避苦受,而对舍受不太注意。人们通常追求乐受,不惜代价。但是,要知道,身体给我们的受并不仅仅是乐受,同时还有苦受,还有舍受。苦受的苦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好好地审查就会发现,所谓的苦实际上就是从受而来。苦既从苦受中来,也从乐受和舍受中来。当我们的身体没有苦受的时候,我们就贪着于乐受,那种舒服的感觉贪着得越深,苦受来临的时候,你就会越觉得难以忍受。可见,苦受来临的时间没有起点,你贪着于乐受的时候,苦受已经开始了。由此可见啊,不管是苦受、乐受,还是舍受,都是苦。有受皆苦。只要你有受,你就有苦。《心经》里讲:“照见五蕴皆空。”五蕴就是色、受、想、行、识。受蕴之为蕴,是因为我们执着于它,没有照见它的空性,受它的压迫,因而感觉到苦。这就是佛所讲的苦谛了。佛所讲的苦谛的苦,并不仅仅是苦受,同时包括了乐受和舍受。深入的观察,我们就会知道,有身体就会有受,有受就会有苦,这也是老子所说的,“吾所以有大患,唯吾有身”。我们之所以有大问题,就是因为我们有身体嘛!当然,并不是说身体就是问题,根本是取决于我们能不能照见五蕴皆空。有照见五蕴皆空的智慧,身体就是我们修道的利器,利益众生的好工具。对于我们初修行的人来说,刚跟我们的身体打照面,我们就领略到了它的厉害,平时我们这么依赖它、这么骄纵它、爱护它,在禅堂里坐下来之后才知道,哎哟!这个东西还有令人难受的厉害的一面啊!生病的人更能领略到身体的厉害。

那么,这个问题应该怎么解决呢?不管是疾病,还是腿痛,都是我们的老师,都在教导我们认识我们的身体,认识我们的身体带给我们的感受,让我们明白,这个身体有问题存在:有一天这个身体老了、病了、坏了,怎么办呢?我们活着的时候,不仅仅是依赖于腿啊!整个身体五官四肢我们都极其的贪着,极其的依赖,有一天这架机器坏了、老了,我们到哪里安身立命啊!我们放焰口的时候,最后说,到哪里安身立命啊!有的师父在下面说,到西方极乐世界。哪有那么容易啊!跟上大学一样,你说你要上北大,北大要你吗?你考分够吗?我们说到西方极乐世界,西方极乐世界要我们吗?我们有那种资格吗?焰口本上另外有两句,说得更好,“处处总成华藏界,从教何处不毗卢”。这是什么意思呢?任何地方都是佛国,都是华藏界,都是佛的法身。说到这一点,问题更严重了,我们更没有资格了。“处处总成华藏界”,现在让我们反观一下自己,是不是这样的?可能不是,因为我们的修行还没有达到那个境界。这样一想,我们就知道了我们为什么要修行。我们要修行是因为我们有问题,人生是有问题的。我们住在一个充满了危险的房子里,这个房子随时可能倒塌、起火。我们现在坐在一条漏洞百出的破船上,这个破船在生死的苦海上随风飘荡,哪里是我们的岸啊!这条船随时都会沉没。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我们就能够发起出离心。发出离心很重要,真正

地发起了出离心,我们就能够精进,腿子再痛也能忍耐。

踏上禅修这条道,首先要从根本上解决腿子的问题。当然,除了忍之外,也有一些属于技巧方面的,比如说,每天按摩一下,回到房间,用热水烫烫脚,行香的时候行起来。为什么维那师要催促大众行起来?行起来,你的身体就能够发热、放松,坐香的时候你的腿痛就会好受得多,因为腿痛有时候反映的是我们整个身体的问题,五脏六腑的问题,风湿的问题,气血不通的问题,种种问题。所以说行起来,放松一些,行快一点,再打坐时,腿子就会好一点。这是讲我们到禅堂里来,第一个要面对的身体,由身体所派生的各种感受。

除了要过腿子关之外,打坐时,我们还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念头。只要我们把眼睛一闭,有各种的念头,各种的形象就会出现,原来见到过的人,遇到过的事情,重新浮现在眼前,这个叫“想”。不管是受,还是想,都要透过,都不能跟着它走。打坐的时候,有时可能身体很舒服,觉得可以一直坐下去,这里也请大家注意,我们现在打禅七所用的法门,主要是参禅。当然有的人在念佛,这也不要紧,如果你能用上功,你还是念你的。但是,我们要明白,我们这个参禅法门,是要开悟、开智慧的,是开智慧的法门。所谓开智慧,最起码的是要树立正见。释迦牟尼佛出世讲法四十九年,就是要我们树立正见。《妙法莲华经》中讲,诸佛出世,“欲令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所以称佛为世间眼,世间的导师。佛是整个世间的眼目,他给我们智慧,叫正法眼、正知见。修行人要开发这个知见,需要付出努力,需要有禅定,需要有种种的功夫。禅门里称正知见为眼,所谓做功夫,首先就是要开眼目。固然我们修习禅定,要对治昏沉和散乱,但根本上是要打开我们的日艮目!

所以,各位要注意,禅坐当中由身体带来的一切感受,包括舒服的感受,迷惑你的各种感受,你都得放下。因为正知见恰恰就是要放下,恰恰就是要无所住,恰恰就是要看破。如果说在禅堂里,只是图坐得很舒服,图看到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或者能练出一点特异功能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要释迦牟尼佛做什么?那还要达磨祖师来做什么呢?大家可以想一想,释迦牟尼佛出世,真是石破天惊啊!人天长夜,宇宙淡暗,谁济以光明。光明啊!光明就是智慧的光明。达磨祖师从印度到中国来,他也是给我们点眼嘛!在这以前,在人类文明史上,有没有人打坐呢?我相信有的。有没有人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几天的呢?也是有的。在印度,就有九十六种外道,有的外道禅定很深。当然,我这里不是否定禅定,只是我们要知道主次。有了正知见作指导,你在坐禅的时候,就不会贪着身体上的种种感受,你就能够时时提起观照。提起了观照,你就不容易沉溺于其中。经常有人身体坐在那里动不了,为什么动不了呢?因为你的觉照失去了,你掉进了受蕴里面,掉在想蕴里面去了,掉在受蕴想蕴那个洞里面出不来了。那个洞里可真是暗无天日。我跟你说,蕴就是见不到光明,在那样的环境下,你修得再好,禅定修得再深,未来你还是落人生死轮回,落到鬼道、落到仙道,比较乐观的会落到天道。这里讲到的是正知见的重要性。

总之,各位进到禅堂里来,对身体引发的各种感受,要有正知见,要看破,不能执着。打七期间,一天到晚,该坐就坐,该行就行,该喝茶你就喝茶,要随众,不要搞特殊化。禅堂里的这个修行法门,就是要让我们功夫打成一片。行也在用功,坐也在用功,吃水果也在用功,喝茶也是在用功,吃饭也在用功,乃至睡觉也在用功。如果你五七三十五天,白天黑夜一直都在用功,那就有希望了。如果我们中间真的有一个人,石破天惊,开了智慧眼,那就对得起祖师了。所以希望大家好好用功。 (待续)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