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5年度第四期红楼印象之妙玉印象
 

红楼印象之妙玉印象

张 菁

岐熟焉忘径,泉知不问源

题记:风月宝鉴者,千人而千面,非镜之本色,其影自现也。

缘起:

跟一位茶道老师在一间私人的茶室中喝茶,中途来了几位美女,有一位极是眼熟,我向她多看一眼,略思忖,茶室的主人便笑而介绍说:“这位是在电视剧《红楼梦》里演妙玉的姬玉小姐。”我恍然——那个一尘不染,端着成窑五彩盖盅的妙玉穿越时光楚楚而来。

对于初识的人,总是盯着打量有些不礼貌的,但还是忍不住的要看,从幼年深种的红楼情结终于今日得以初触,心里几乎是感激的。坐在对面的姬玉与许多年前饰演妙玉时没有太大的变化,面容仍是姣美而纯净,手里捻着一串佛珠,静得像晨起睡莲上初绽的一滴露水。我缠着她这样那样的问,她仍是淡而亲切的,并不显烦——倒是同饮的诸位嫌我聒噪,让我等到人少些时再问,莫搅茶会。无法,临走时问以后可不可抽空给我做个访谈,她笑着很爽快的应了。几天后,我拨个电话过去,姬玉说是在长沙拍戏,回北京后再跟我联系,我心下一凉,想是此事八九不成了。不想一周后真的接到了姬玉的电话,说是已经回到了北京,答应了我的访谈可以进行。我放下电话,心里很温暖,近年来守诺的人很少,而她对于我这个只有一面之缘,名不见经传的人,对一个算不上正式的约定都这样诚实,实在让我佩服的很,想想自己平时的种种,心里又是惭愧。

访谈是在初见面的茶寮进行的,她还是捻着一串念珠,坦然自若的坐在藤椅上,只是比上次活泼了许多,也许是熟了的缘故,谈笑也多些,只是坚持不要我用录音笔,说是随便记记就可以了。我亦笑着答应,一面泡茶,一面听她笑谈,那个凹晶馆即景联句的妙玉渐行渐远,而另一个纯真纯善的姬玉却跃然眼前……

访谈录:

上一次来茶室,看到姬玉捻着念珠时念佛的样子,跟我们这些“皈依多年,佛在天边”的人不太一样,所以便问她是哪一年皈依的。姬玉略收敛了笑容,答道:“我是2000年在新加坡皈依的,是在净空法师的见证下皈依了三宝。当时气氛非常庄严肃穆,于是心里也非常的感动。”听罢啧啧感叹,想到她天南地北的飞去演戏,又问是如何修行的,姬玉答:“我平时无论多忙都要坚持做功课,每天早上诵一部《无量寿经》、听师父讲经开示,晚上念《地藏菩萨本愿经》,还有就是每天专心持念一万声‘阿弥陀佛’的圣号。”

生活中认识的居士不算少,但做这样重的功课仍是少见,又怀疑像她这样忙碌能够坚持多久,就算紧张的拍戏时也能不间断吗?姬玉淡淡地答道:“坚持了一年多了,事实上念佛得到的利益,本身就给我坚持下去的力量。学佛就是修‘戒、定、慧’,定力有了,福慧也随之增长,所以在生活中尽量点点滴滴都按照师父的教导去做,对人真诚,对自己真诚,做到‘真诚、清净、平等、正觉、看破、放下、自在、随缘、念佛’。在做功课的过程也是跟自己对话的过程,也是修学的过程。读《无量寿经》让我了解到阿弥陀佛的伟大,诵《地藏菩萨本愿经》是为了超度多生累劫的冤亲债主,希望它们消除烦恼困惑,早日超生极乐世界。《无量寿经》上说:‘善护口业,不计他过;善护身业,不失律仪;善护意业,清净无染。’所以在念佛时也是在护念身、口、意三业,每天提醒自己按照佛、菩萨、师父的教导去做,每天都保持纯净、纯善的心。”

刚学佛时,我也感到新鲜地吃过一阵素,但是因为内因和外缘,没有坚持很久,看到姬玉如此坚持,实在佩服她坚固的道心,便问她是不是因为学佛而吃素的,姬玉答道:“也不全是,但是学佛坚定了我要吃素的决心。我六年前看到了一本书叫做《饮食与健康》,读到书中牛被拉去屠宰时流眼泪,我也流泪了。还有一个鳗鱼妈妈,被放在蒸笼里蒸时,将背部尽量的拱起,等到蒸熟了,人们开始吃的时候,发现她的肚子里都是鱼籽,原来她将背拱起来是为了保护还未出世的孩子。这个故事也让我特别的感动,后来学佛,知道了因果轮回,又看了《护生集》等一些书,知道了众生生命的价值是平等的,我们要平等的尊重他们的生命,不应该为了自己的口腹之欲去伤害剥夺它们生存的权利,所以就更加坚定了不吃荤,不杀生的决心。”

正说话间,姬玉的一位迟到的女友匆匆地推门进来,一个劲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迟到了半个小时”。姬玉笑望着她说:“没关系,路上堵车也挺着急的。”那位女友一面抹着额上的汗,一面笑着向我们说:“这位也就是信佛以后才这样,搁在以前,这小性儿早翻脸了。”我向姬玉叹道:“原来学佛于你的益处还不少哩。”姬玉一面向女友递着纸巾,一面说:“是啊,学佛让我有了一颗纯净纯善的心。而有一颗纯净纯善的心,就能结很多善缘,交到好的朋友。在生活中,做很多事情的时候都会遇到现实的障碍,放不下的挺多的。烦恼的时候,痛苦的时候就听听师父开示,让乱的心绪平静下来。人在做任何事情或任何决定的时候,如果心不是平静的,那她的决定很可能就是错误的。所以我在做事情的时候首先是让自己静下来,问问自己的真心棗这也让原来个性直爽冲动的我成熟了很多,也避免了很多错误的决定。我的手机里存着一条师父的法语:“处逆境,随恶缘,无嗔恚,业障尽消;随顺境,处善缘,无贪痴,福慧全现。”这个法语对我的帮助非常大,在生活中会遇到很多的烦恼,也会遇到很多的诱惑,读到它,我会提示自己,对好的缘份去珍惜,对恶缘不沾染。”

看到她庄严的样子,不禁又问:“很多人觉得佛教法会中的仪式是没有太大必要的?您是怎样看待的? ”姬玉很快答:“我经常会参加法会,我觉得参加法会是很庄严的。很多人觉得参加法会的时候人很多,很挤,被推来推去的,很不喜欢。但是我觉得参加法会也是修你自己,如果你挤了别人,就跟人家道歉,如果别人挤了你,不要瞪人家,用自己的修行去感动他。在很多时候,由于我们修行功夫不够,有时习气一上来,也会生气,也会发火,所以知道这点平时更要多修行,多听师父开示了。仪式本身可以规范我们的身心,让身心得到祥和与平静。

“佛陀的教导是让人开启智慧的,开了智慧就有了更大的心量、更高认识的境界,心专注就不会随外境而转了。不管别人怎么样,别人怎么乱,自己内心明了而不乱,也自然不会去生气、埋怨、指责了。所谓‘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所以修自己是第一位的,要说有错,谁也没有我们自己的过错多,假如佛菩萨眼中总是看到我们的过失,早都舍弃我们了,而佛菩萨还是在慈悲的度化我们,连苦不堪言的地狱里都有地藏王菩萨在度化众生。”

同样是参加法会,我们的发心和想法竟是如此的不同。惭愧之下,我也很真挚地邀姬玉同去柏林寺参加法会。并问平时喜欢参加哪些有益的活动?姬玉高兴说:“柏林寺是我向往的地方,和我同演《红楼梦》晴雯的扮演者——安雯还非常敬仰柏林寺的净慧法师呢!有机会我们一定专程去参拜。我平时若有机缘参加法会都尽量去珍惜参加。如在佛菩萨圣诞日、以及为大众消灾祈福的各种共修的法会我只要有时间都会赶去随喜。我特别主张放生。前几天,正好是安雯过生日,和我探讨怎么样过才有意义,我就建议她去放生,这比做什么都更有意义!结果她听了我的建议,生日过得特别的高兴——当我们去菜市场里买放生的鱼的时候看到小贩为主顾洗鱼的时候活活的刮鳞、取内脏,心中非常难受,就劝她不要这样杀生,告诉他们这样要后悔终生的,让他们去念‘阿弥陀佛’,不要再做这些杀生害命的职业了。”想了一想,又补充说:“安雯的心地也特别善良,特意准备一个塑料桶,因为怕放生的鱼因缺氧半路死掉。由于放生时对于动物们多次直接的接触与慈悲的关爱,并能见到所放动物回头感恩致谢的情景,这使安雯特别的欢喜震撼,改变了过去深深执著的荤食习惯,坚定长期的吃素,我们亲身体验到素食放生带来的身心健康,这要感谢佛陀慈悲的教导,让我们拥有更充实的人生!”

虽然是践行弥陀法门的弟子,坐在眼前的姬玉言行却隐有三五分禅宗风范,于是便问道:“您是怎样看待和理解佛教的‘禅宗’的,您跟禅宗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缘份?”姬玉沉吟了一下答道:“在我心目中,禅宗和净土宗是一样的,都是修慈悲,修戒、定、慧没有区别。我们在念阿弥陀佛时也是“都摄六根,净念相继”一心不二的,这其中也包含着深厚的禅定。我平时非常喜欢读《六祖坛经》,喜欢其中的偈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说到这里又想起一件往事:“对了,我跟禅宗的六祖大师也有很大的缘份,那次我们一行人开车去三亚,路上走错了,结果却无意走到了六祖大师曾经驻锡的南华禅寺,看到寺院时,心里特别的欢喜,觉得跟六祖挺有缘的。”

看着姬玉欢喜,自己也便欢喜,饮下手中的茶,问道:“对了,你学佛有目的吗?”姬玉放下茶杯,很坚定的答:“有,往生极乐世界,成佛!再回世间救度众生!”

望着这位瘦怯怯,娇弱弱的女子,心里竟是崇敬了,也收敛了随便的神态问道:“能不能用一句话简述您理解的佛教?”姬玉答道:“佛教就是教人有纯净、纯善的心!”

后记:

茶越饮越淡,我的采访本却已充实。访谈已毕,打扰了她不少时光。我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禅》刊和一个普洱沱茶当做礼物来送给姬玉,她很高兴的收下,欢喜的像孩子一样。平时在家里,姬玉也是饮普洱茶,只是不像妙玉那样用去年蠲的雨水或是梅花上收的雪水。我送的普洱不见得好,癸未年的青沱而已,禅外茶内之人不见得厚爱,但也算是“茶禅一味”了,姬玉亦笑。送我出廊,我回头向她挥手,她捻着念珠,笑微微的站在窗边夕阳的光晖里,分明是莲叶上纯真纯善的一粒露珠。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2005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2005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