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5年度第四期当代藏密大师陈健民
 

当代藏密大师陈健民

李豫川

湘江支流洣水从湖南省攸县境内流过,在这片山明水秀的土地上,清光绪三十年(1906)10月18日诞生了一位藏密大师——陈健民。

陈健民先生的故居位于攸县城关镇西街,与后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的谭震林(1902——1983年)一家(故居在攸县城关镇珍珠巷)是邻居。谭震林于民国十五年(1926)10月加入共产党。第一次国共合作失败后,民国十八年(1929)1月,谭父被国民党军队杀害,弃尸于市。陈健民的父亲不怕受牵连,冒险出钱给予安葬,一时传为美谈。

陈健民髫龄之时即天资聪颖,七岁入邑中私塾发蒙。后又进入县立高等小学、县立中学(今攸县一中)学习,熟读四书五经及诸子百家著述。先生性格宁静坚毅,善根夙具,宣扬仁慈,倡导祥和,其理解力、意志力、想象力及思考力均超出一般人。他甫能学诗,即诵唐人绝句,声琅琅然,人皆谓之有夙慧。十三岁时,即有《幼幼诗集》问世,时人为之刮目。

陈健民的好友余来,民国十二年至十六年(1923至1927)一直担任中共攸县支部首任书记。那时他俩经常结伴参加毛泽东、何叔衡等人组织的马克思主义演讲会,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

民国十三年(1924年)5月,十八岁的陈健民中学毕业,偕同好友唐有章、洪宗扬、欧阳益等热血青年跋涉千山万水,去到国民运动的中心广州,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他满怀爱国热情,毅然投笔从戎,决心效忠孙中山先生,用枪杆子打出一个三民主义的新中国。

当时正值第一次国共合作高潮时期,黄埔军校规定:学生在校期间必须加入国民党,也可以加入共产党,允许持有两个党证。于是,这年6月,陈健民加入了国民党,后又加入了共产党。同学中,有徐向前元帅(1901—1990年,山西省五台县人,后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陈赓大将(1903—1961年,湖南省湘乡县人,后任国防部副部长)、陈明仁上将(1903—1974年,湖南省醴陵市人,后任第四野战军二十一兵团司令员)、胡宗南上将(1896—1962年,浙江省孝丰县人,抗战中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陈大庆上将(1905—1973年,江西省崇义县人,抗战中任十九集团军总司令)、贺衷寒中将(1901—1972年,湖南省岳阳县人,抗战中任军事委员会秘书长兼第一厅厅长)、宋希濂中将(1907—1993年,湖南省湘乡县人,抗战中任十一集团军总司令)、李默庵中将(1904—1993年,湖南省长沙县人,抗战中任三十二集团军总司令)等优秀将领。

民国十四年(1925)1月,陈健民从黄埔军校毕业,与徐向前元帅一起被分配到素有“新湘军”之称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当时军长谭延闿上将远在广州担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国民政府常委等要职,由副军长鲁涤平上将直接指挥部队)。徐向前元帅被分在第六混成旅教导营担任教官,陈健民则被分在军部二科负责宣传工作。10月1日,广州国民政府举行第二次东征,第二军奉命扫清广东北江残敌。12月,该军又横渡琼州海峡,解放海南岛,肃清邓本殷残部。至此,广东全省统一,为北伐作好了准备。

民国十五年(1926)7月4日,国民政府正式出师北伐。第二军进驻湘赣交界处的茶陵、攸县一带,负责警戒监视江西敌军孙传芳部,防其由湘攻赣,以掩护北伐军后方。8月底,第二军由湖南茶陵开抵醴陵。9月,进入江西西部,先后攻占萍乡、宜春、分宜、新余、清江、安福等地,沿赣江东岸前进,24日攻克吉安,29日在峡江、仁和地区横渡赣江,向新干挺进。10月2日占领新干,4日攻克永泰,5日开进樟树镇,从莲塘向南昌靠拢,17日向临川挺进,20日克复临川,占领进贤。11月7日,配合友军一举攻下南昌。

民国十六年(1927)3月24日,第二军协同第六军攻入江苏南京。此后,第二军转战于皖、鄂之间。陈健民随军东征北伐,立下了汗马功劳。对这段戎马生涯,他一直引以为荣。5月27日,许克祥在长沙发动震惊中外的“马日事变”,捕杀共产党人,陈健民的好友余来死在屠刀下,他惊闻噩耗,十分悲痛和愤懑!10月,宁(南京)汉(武汉)战争爆发。

民国十七年(1928年)1月,支持南京蒋介石政权的第二军回师湖南,进击支持武汉汪精卫政权的唐生智部。2月初,第二军由荆江进攻澧县,3月2日攻入常德,旋即进占桃源、大庸。唐生智部无力再战,宁汉战争结束。6月11日,南京国民政府任命第二军军长鲁涤平为湖南省政府主席、湖南省清乡督办。鲁上任后即开始清查共产党员。这年冬,陈健民和欧阳益等人被捕入狱,从此结束了军旅生涯。

民国十八年(1929年)1月,欧阳益被杀害,陈健民则由陈氏春塘家族三百人联名具保,得以出狱。

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失败,好友余来、欧阳益等人的牺牲,使二十三岁的陈健民陷入了深深的苦闷与悲痛之中,万念皆灰。他徘徊、彷徨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不知何去何从?一天,他无意间接触到一本介绍佛教中观思想的书,里面说世界上的一切事物,皆由因缘而生,亦皆由因缘而灭,他的思想豁然开朗,心理上得到解脱,开始对佛教产生信仰。当时湖南佛教影响较大(尤其是藏密),他耳濡目染,深感这个世界太黑暗了,争夺残杀太频繁了,只有借助无边的佛法,才能普度苦海中的芸芸众生,净化浊世。他认为国之不治,军阀混战不休,皆因当权者贪瞋痴三毒炽盛,若天下之人都深明佛法,止恶行善,自然国泰民安,五族共和,文明昌盛。于是决心皈依佛教,成为正信居士,以挽救人心,在人生根本问题上对国家、社会有所贡献。

民国二十一年(1932),诺那呼图克图(1864—1936年,藏名赤乃降措,西藏思达县人,原为黑教喇嘛,后改奉红教,精通藏族历史、文学、天文历算、工技医方、梵文等。“呼图克图”乃清代中央政府授予藏族和蒙古族地区喇嘛大活佛的封号,意即“圣者”,民国时期仍沿袭这一封号)莅临长沙传播红教,讲经说法,主持护国息灾法会。二十六岁的陈健民即拜诺那为师,灌顶修行。与韩大载(1883—1975年,湖北省松滋县人,1913年被选为国会议员,1917年为护法南下广州,为政学系主要成员,1952年至1975年任中国佛教协会理事、湖北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陈圆白(1878—1940年,湖北省宜昌市人,1905年在日本东京加入同盟会,参加过辛亥革命和护国战争,后遁入空门,大力弘扬日本密宗和西藏密宗)、陈性白、陈济博(1899—1993年,陈圆白之子,比利时布鲁塞尔大学硕士,后任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专员、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精通英、法、日、藏文)、江安西(后任西南民族学院藏文教师)、李公度、李公烈等人互为师兄弟。此后,陈健民苦习藏文和梵文,精勤修学西藏密宗,旁及禅、净土、华严诸宗。并随诺那上师在南京、广州、上海、长沙、重庆、成都、西康等地弘法。

民国二十五年(1936)5月12日晚,诺那圆寂于西康省甘孜县,荼毗(火化)后,骨灰塔葬于江西庐山小天池。是年秋,三十岁的陈健民应太虚法师、法尊法师之邀,到当时中国佛教界的最高学府—位于重庆北碚缙云山的世界佛学苑汉藏教理院担任语文教师。

民国二十七年(1938)秋,陈健民辞去教职,前往四川乐山嘉裕电气公司闭关修行。

民国二十八年(1939)夏,陈健民跋涉雪山草地,到西康省(今四川甘孜、阿坝二藏族自治州)参访名师,专心修持,前后达五年之久。他所拜访过的名师有:康定木雅乡康松札寺的贡噶大活佛(此人精通红教、黄教、花教、白教四大宗派和其它各小派的教理,在修持上造诣很深,且通达工巧明、声明、医方明,为近代藏族十大著名学者之一),理塘县理塘寺第二世香根活佛,甘孜县白利寺第五世格达活佛(1902——1950年),马尔康县马尔康寺堪布劳让金巴格西(1889——1968年,后任中国佛教协会理事。堪布相当于汉地寺院的方丈,格西是学位名,相当于汉地大学的博士),丹巴县巴旺寺哲央丹珍活佛,某孜县绒坝岔区折格寺白马丹尊大喇嘛(黑教),道孚县章谷寺那扰夏活佛……。

陈健民在西康藏区闭关苦修期间,其父母先后仙逝,由其妻相攸女士妥善料理后事。因路途遥远,交通不便,音讯不通,陈健民直到数年后回到故乡才获悉这一不幸的消息。

民国三十三年(1944)4月,陈健民回到故乡攸县。7月,日寇攻陷攸县,他只得携妻挈子逃难,先后在攸县东乡天龙岩、献花崖等处闭关修行一年有余,直到1945年9月抗日战争胜利后始出关。

陈健民一生笃信佛教,与世无争;但他又是一个感情很丰富的人。在他的心里充满了对中华民族,对伟大的祖国,对美丽的故乡山水,对父老乡亲的深深的爱。攸县沦陷后,他内心无比痛苦!乃愤笔书一七绝:

“梅城焦土接荒郊,春色依然上柳梢。

痴心欲报旧时燕,无复南来觅故巢。”

在避难期间,他盼望早日把日本侵略者赶出国土,盼望早日光复故乡大好河山,民国三十四年(1945)春,他写的一首五绝,就寄托了这样的情思——

“烽烟锁远图,寂寞故园芜。

翘首东郊望,春归有意无?”

民国三十六年(1947)9月,四十一岁的陈先生应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黄蘅秋电邀去印度朝佛。后长住喜马拉雅山麓的印度噶伦堡山城(此地距西藏边境口岸亚东仅一百公里之遥),其间闭关修行,精研佛学。从此去国离乡四十年,直至老死,再也没有回到情牵梦萦的故园。

旅印期间,英国著名佛教团体——“西方佛教教团之友”的主持人史他昆拉法师,在噶伦堡认识了陈健民这位精通密宗、禅宗、净土宗和华严宗的大善知识。交往中,法师对陈先生在佛学理论上的造诣和修行的毅力、阶位十分钦佩!决心将陈氏的佛学思想和修行经验介绍给国际社会,于是邀集佛教界同仁,定期录音采访陈先生。数年后,陈健民根据史他昆拉法师等人的录音记录,整理成英文《佛教禅法》一书。该书问世后,在欧美诸国和日本、东南亚佛教界影响很大。国际上普遍认为,“这是继日本著名佛学家铃木大拙的英文禅宗著作之后,又一部出自东方人之手的划时代的英文佛学著作。”

陈先生客居印度期间,给家人的书信和诗文中,充满了故国之思和家山之恋,如“梦中唯说烟霞美,题到花崖便欲归。”“何事世间乐不知,林泉好景令人思。花崖惹得梦中泪,一直流成枕上诗。”就是这种心情的绝妙写照!

陈先生与夫人相攸女士情深意笃,1957年,他的诗集——《短笛集》在印度初版时,曾寄长诗一首给相攸女士,对她相夫教子,孝敬公婆,为他的修学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倍加赞许。诗云:

“作我世间大施主,饱尝夫妻离别情。

雪山苦修父先逝,炉霍闭关母往生。

事之葬之卿以礼,未尝予报令余惊。

国难重逢儿女大,相见不知问归程。

归来独向岩中处,卿为外护存至诚。

西竺长修今十载,七破蒲团断俗情。

愧无功德归相告,惟有一囊诗寄卿……”

(注:炉霍,县名,在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境内)

陈先生在修学之余,辄吟诗著文以自娱。他才华横溢,擅长绝句,所作诗文功力深厚,文采斐然,韵味隽永,脍炙人口,其艺术感染力之强,令读者久久不能忘怀。他的作品印行于世的有二十余种,汇为一集,名之曰《曲肱斋丛书》。该《丛书》清华大学图书馆和陈先生的母校——攸县一中图书馆均有收藏,为现代密宗最重要的著作。陈先生的《佛教禅法》和《净土五经会通》等佛学理论著作曾轰动国际佛教界。此外,他还撰写了一百多种英文佛教小册子,在欧美和亚洲诸国广为散发。

1972年,美国加州大学邀请六十六岁高龄的陈老赴美讲学。于是陈老离开生活了二十五年的噶伦堡山城,移居美国旧金山金门桥附近。

陈先生在步入佛门后的五十多年岁月中,先后拜师三十七位(除前已述的外,尚有章嘉呼图克图和喜饶嘉措大师等人),灌顶五百多次,闭关近四十年(其中两年生活在洞穴内,一年生活在坟场里,六年在西康雪山苦修,二十五年在印度噶伦堡山城度过)。在这漫长的岁月里,无论条件多么艰苦,环境多么恶劣,陈先生求法的意志始终坚定不移,百折不挠。他以大无畏的精神,冒九死一生的艰险,崎岖访道,跋涉参寻,度岭穿云,息影江天。为法忘躯,哪顾尘头土面;寻求真理,不惮千山万水。为伟大的中华民族争得了荣誉,为灿烂的东方文化增添了异彩,为佛教的发扬光大建立了奇勋。

陈先生在国际佛教界中声望甚高。台湾东海大学教授、宗教历史学家蓝吉富先生对陈老极为推崇,他在《蜚声国际的佛学家——旅美佛教瑜珈士陈健民先生》一文中,对陈老作了较为全面和客观的评价。他说:“我们现在用历史学家的眼光来看看陈先生所扮演的角色。首先,在中国古代,密宗一向是西藏、蒙古佛教徒的专业,而为汉地所不熟悉。陈先生恐怕是有史以来的汉人中对密宗理论与实践下过最深功夫的一位。自从密宗传入汉地以后,汉人并没有作过适度的消化与吸收。宋元至今,一般汉族佛教徒对印度密教与西藏密教大多不甚了了。密教奥义与一般汉族佛教徒之间,似乎横亘着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而陈先生则是跨越过这道鸿沟,并架起桥梁的第一人。其次,陈先生是对密宗、禅宗、净土宗、华严宗四宗的理论与实践都有独特见解的现代研究者。虽然他的观点不一定能完全被人接受,但其独创性的看法是值得赞叹的。第三,陈先生是中国人将密教与禅宗介绍到英语世界的重要推动者之一。在东方人眼里,日本的铃木大拙介绍禅,印度的摩哈若虚介绍T?M静坐,而中国人能与之分庭抗礼者,当推陈先生。陈先生的英文造诣固然不如前二位,但其修行的经验和理论的深度则为前二位所不及。”

1987年11月15日,陈健民先生圆寂于美国加州奥塔芝医院,享年八十一岁。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2005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2005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