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5年度第二期来自生活禅的感动
 

来自生活禅的感动

余裕

编者按:生活禅夏令营活动,自从1993开始,一直在默默地进行着。有很多人在默默奉献着,也有很多人在默默地感动着。十多年的润物细无声的感动,终于赢得了越来越多人的认同和共鸣。毕竟我们这个社会太需要精神的绿洲了。下面的这篇文章来自《北京科技报》。2004年11月26日的《华夏时报》也以《河北赵县柏林禅寺生活禅夏令营活动感动了他们》为题,刊发了类似的报道。在这个“物质享受至上”的时代潮流中,它们向我们表达了人类的另一种关注……

生活禅吸引知识精英追寻人生深层意义

“人,诗意地栖居”一直是都市人的梦想。正因为难以实现而他们在冗杂的都市生活中搬来了西方的健身器械、请到了印度的神秘瑜珈、甚至还从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日本文化中寻找摆脱世事纠缠、获得精神提升的途径。也有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爱思考的知识阶层,放弃了“水土不服”的外来形式,转而向内,寻找到了一种从中国自身古老文化中衍生出来的方法——修炼“生活禅”。 

说到禅,人们往往会想到佛教,然后就想到了青灯古佛、不谙世事、苦苦修炼的佛门弟子。他们的生活似乎只存在于历史书中。

27岁的苗姐在参加生活禅夏令营之初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因为同样想法的人很多。她在一位居士的介绍下,“插班”参加了一期生活禅夏令营。结果一发不可收。

是什么感动了理性的知识分子?

夏令营所在地是著名的禅宗圣地河北赵县柏林寺。“我在他们的网页上看到了招收营员的报名表。只招大专学历以上的。”能和自己层次差不多的人在一起过一周,苗姐觉得挺踏实。

后来,寺里的明影法师告诉她们,这已经是第十届夏令营了。每次都有七八百人报名,真能录取的也就不到一半。而且很多人都是研究生、博士生,也有不少大学毕业后成功的商人、学者等。特别让苗姐惊讶的是,寺里的方丈明海大和尚居然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而明影法师也毕业于北京大学地质学系!

是什么东西吸引了这么多接受过现代科学教育的年轻人呢?苗姐在困惑于自己这一发现的时候,恰恰忘记了自己也是其中一员:毕业于名校,就职于著名IT企业,虽然年纪轻轻,但已经主抓设计工作3年了。

不过,接下来的内容让她几乎忘了这个问题。因为夏令营正式开始了。让人没想到的事发生了:寺院生活的一天并不是从吃早饭开始的。凌晨四点半,苗姐蒙昧的梦似乎被一种钝器敲击着,然后她就被同宿舍的人叫醒了。原来,早课时间到了。

夏令营每天都有满满的活动内容。早上,营员们分别要做日常打扫工作,这叫“出坡”;然后要跟着僧人们做功课,礼佛、听法、诵经等;每天至少会有一次“佛学讲座”、“坐禅”,后来还有“云水生涯”与“传灯法会”等内容。“吃茶”也是必不可少的。

在寺里吃茶并不是简单的喝茶水,而是要通过喝茶这种身边最平常的事物来教育和启发我们领悟禅机。这个过程也是一种专注的过程。如果把这种专注的原理运用到吃饭、讲话、走路,运用到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件事上去的话,人的智慧就出来了,文化品位也就不求自得了。让苗姐没想到的是大和尚们还讲起科学来了。告诉大家过量饮茶易兴奋、隔夜茶会产生人体不吸收的氧化物等等。

喝茶容易让人体会到“禅悦”,但要想在坐禅中体会到这一点就难了。据说,常会有人坐着就睡着了。而且有人睡着觉从禅凳上掉下来,磕得鼻青脸肿。但还有什么比征服自我的惰性更令人有成就感的事情呢?苗姐说,和她同屋的营员虽然第一天因为正好靠着柱子不至于倒下来,但回去后听说法师在打坐时还讲了《青年人的责任和使命》、《安住在责任与义务之中》等题目后悔莫及。第二天再坐禅时虽然困得前仰后合,但毕竟没有阖眼。再过一天就可以记住法师讲的内容了。她非常高兴。

最让人心灵受到撞击的一幕还在后面。

“夏令营快结束的一个晚上,净慧法师为每个人传灯。就是点亮心灵之灯的意思。心灯就是智慧之灯,是我们每个人都具有的。点燃了我们的心灯,我们就开始了智慧的生活。点燃了这盏心灯,就意味着我们每一个人新的生命的开始。它象征着要用实际行动照亮我们周围所有的人。”苗姐回忆起当时,明月当空,凉风习习,巍巍的古塔,千年的柏树,庄严的庙宇中,营员一个个手持心灯、凝重地走出大殿时,她再一次被感动了:“想哭,但是心里觉得特别轻松和安静。”

回到生活,商战中也有禅。

苗姐参加了夏令营之后,就回到了日常生活中。过一段时间,她就会想重新回去体验一下这种感觉。也有不少人在离开寺院之后,真的把生活禅融进了自己的生活。刘真雨先生就是其中一位。

刘先生是著名IT企业华严数码的总裁,流氓兔的FLASH形象就是他们公司代理的。一个能在现代企业中实现人生理想的人为什么会对甘于清淡的生活禅感兴趣呢?

“是啊,人都在追求美好的东西。我也不排斥金钱、欲望。但是,人总要有点追求的,总要有别的境界。在这种状态中,人才能觉得满足。”刘先生觉得,生活禅恰恰是把佛教的理论和引导社会向善的社会意义这二者结合了起来。

在商言商。“生活禅中灵活的思维、行云流水的风格对我从商是有很重要影响的。几乎把我从九死一生中拉了回来。”说到这里,刘先生穿插了许多经历曲折的往事。

“我是从一个互联网公司开始做起的。我也是年轻人,有自己的抱负和梦想,也希望自己的公司能在纳斯达克上市。好不容易,我的公司冲出了互联网泡沫,结果遇到骗子,资金都被套走了。”刘先生说自己当时也曾一瞬间怨天尤人,幸亏及时调整了心态,才得以挽救局面。

后来,刘先生又经历了合作伙伴离开等“大事件”。“如果是普通人我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我当时可能真的得益于生活禅,把自我从那件事带来的直接后果中抽出来。后来我换个角度发现,这样做也好。可能是减少内耗的途径之一。”

华严数码现在已经成为一家国际高科技企业。刘先生觉得自己需要从一名“创意型公司领导者”向一名优秀的“管理者”转变了。此时,他发现,哈佛大学一位知名的管理学教授推出的新研究成果“第五项修炼”中运用的就是关于禅的智慧!“当然这也是我最需要学习的部分。但是这说明一个问题,就是MBA课程对于日益明细的社会大分工是必须的,但无论是东西方,要探讨的本原的东西是合一的。

生活禅吸引爱思考的人。和刘先生一样,明老师,某著名高校教授,也是在参加了夏令营之后,把生活禅真的带入生活的一个人。明老师是学生物出身,现在的教学工作也离不开这个领域。按说接受了全套西方近代科学“教化”,又怎么会突然对“禅”产生了兴趣呢?

“不是突然产生兴趣的。”明老师非常认真地讲述起自己思考的脉络。

作为一个爱思考的人,明老师在学生阶段就经常“泡”图书馆。还不是看自己的专业书——那些都应该在实验室完成的——而是在庞杂的书架上“寻找真理”。“开始是在学科学,但总觉得科学在理论架构上不够深刻——毕竟研究科学就要求你要接受它的理论框架。但对理论框架本身却没有反思。后来就自己看了很多哲学书籍。还学老庄。佛学的书也就是在那个时期看的。”

可能这也要讲究随缘。明老师正式接受生活禅却是在十多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参加了“生活禅夏令营”。

在生活禅中,明老师感到最重要的是心态,这不是平时大家谈论的运用处事技巧能够解决的问题。“要尽量体谅别人,多反思自己,尽量宽容别人,关键是不要用对抗和使用令对方受到损失的形式来解决生活中的矛盾。”

生活禅给了人另外一种视角,可以抛开“我”的角度,做到真正的对事不对人。“这样做的时间长了,你就会发现随着自己心态的改变,周围的小环境真的会发生相应的改变。”

(作者:余裕 信息来源:北京科技报 )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2005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2005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