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5年度第二期《宗杲尺牍》(二)
 

《宗杲尺牍》(二)

[宋]大慧宗呆禅师 著 三省堂 校注

令兄居仁,两得书,为此事甚忙。然亦当着忙。年己六十,从官[1]又做了,更待如何?若不早着忙,腊月三十日如何打叠[2]得办?闻左右迩来亦忙,只这着忙底便是腊月三十日消息也。“如何是佛?干屎橛。”这里不透,与腊月三十日何异?措大家[3]一生钻故纸,是事要知,博览群书,高谈阔论,孔子又如何,孟子又如何,庄子又如何,周易又如何,古今治乱又如何,被这些言语使得来七颠八倒。诸子百家,才闻人举着一字,便成卷念将去,以一事不知为耻。及乎问着他自家屋里事[4],并无一人知者,可谓“终日数他宝,自无半钱分。”空来世上打一遭[5),脱却这壳漏子[6],上天堂也不知,入地狱也不知。随其业力,流入诸趣并不知;若是别人家里事,细大无有不知者。

[1]从官:皇帝的侍从官,包括在皇帝左右以备顾问的文学近臣。 [2]打叠:收拾,安排,处理。 [3]措大家:一作“尔措大家”、“你措大家”,犹言“你们这些读书人”。措大,旧措贫寒失意的读书人。 [4]自家屋里事:即本分事,指生死大事。 [5]打一遭:犹言走一趟。 [6)壳漏子:指人的躯体。

士大夫读得书多底,无明多;读得书少底,无明少;做得官小底,人我小;做得官大底,人我大。自道“我聪明灵利”,及乎临秋毫利害,聪明也不见,灵利也不见,平生所读底书,一字也使不着。盖从上大人丘乙已时,便错了也[1],只欲取富贵耳。取得富贵底,又能有几人?肯回头转脑,向自己脚跟下推穷[2]:我这取富贵底,从何处来?即今受富贵底,异日却向何处去?既不知来处,又不知去处,便觉心头迷闷。正迷闷时,亦非他物[3]。只就这里看个话头 僧问云门:“如何是佛?”门云:”干屎橛。”但举此话,忽然伎俩尽时[4],便悟也;切忌寻文字引证,胡乱抟量[5)批注。纵然批注得分明,说得有下落,尽是鬼家活计。疑情不破,生死交加;疑情若破,则生死心绝矣!生死心绝,则佛见法见亡矣。佛见法见尚亡,况复更起众生烦恼见耶I但将迷闷底心,移来干屎橛上,一抵抵住[6],怖生死底心、迷闷底心、思量分别底心、作聪明底心,自然不行也。觉得不行[7]时,莫怕落空,忽然向抵住处绝消息,不胜庆快平生。得消息绝了,起佛见、法见、众生见,思量分别,作聪明、说道理,都不相妨。日用四威仪中,但常放教荡荡地[8];静处闹处,常以干屎橛提撕,日往月来,水牯牛[9]自纯熟矣。第一不得向外面别起疑也。干读底书,到这里一字也使不着。”而今不得已,更为他放些恶气息[5)。若只恁么休去,却是妙喜被渠问了,更答不得也。此书才到,便送与渠一看。

[1]比:及,等到。 [1]返:同“反”。 [2)三家村:指人烟稀少、偏僻的小村落。 [3]粪壤:比喻恶知见。 [4]瞥脱:干净利索,不拖泥带水。 [5]放些恶气息:犹言打葛藤,比喻不得已而使用语言文字,方便开示, 以使对方明白言外之旨。

居仁自言,行年六十岁,此事未了。问渠:未了底,为复是举手动足,着衣吃饭底?未了若是举手动足、着衣吃饭底,又要如何了他[1]?殊不知,只这欲了知、决定见得死后断灭不断灭底,便是阎家老子面前吃铁棒底。此疑不破,流浪生死,未有了期。向渠道,“千疑万疑,只是一疑。话头若破,死后断灭不断灭之疑,当下冰销瓦解矣。”更教直截分明,指示剖判断灭不断灭,如此见识,与外道何异?平生做许多之乎者也[2],要作何用?渠既许多远地放这般恶气息来熏人,妙喜不可只恁么休去,亦放些恶气息,却去熏他则个[31。渠教不要引经教及古人公案,只据目前直截分明,指示断灭不断灭实处。

[1]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未了的那个本来面目,与能够举手动足、著衣吃饭的,是同是别?如果说,未了的那个本来面目正是那个能够举手动足、著衣吃饭的,那还要怎样去了呢?殊不知,一切现成,说个了与不了,已是多余。 [2]之乎者也:指代文章。[3]则个:犹言“着”、“者”,无义。

昔志道禅师问六祖:“学人自出家,览《涅槃经》,近十余载。未明大意,愿师垂诲。”祖曰:“汝何处未了?”对曰:“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于此疑惑。”祖曰:“汝作么生疑?”对曰:“一切众生皆有二身,谓色身、法身也(此乃居仁同道)。色身无常,有生有灭;法身有常,无知无觉。经云,‘生灭灭已,寂灭为乐者’,未审是何身寂灭?何身受乐?若色身者,色身灭时,四大分散,全是苦,苦不可言乐。若法身寂灭,即同草木瓦石,谁当受乐。又法性是生灭之体,五蕴是生灭之用,一体五用,生灭是常。生则从体起用,灭则摄用归体。若听更生,即有情之类,不断不灭。若不听更生,即永归寂灭,同于无情之物。如是,则一切诸法被涅槃之所禁伏。尚不得生,何乐之有(可与居仁一状领过[1])?”祖师到这里,不能临济、德山用事[2],遂放些气息,还他云:“汝是释子,何习外道断常邪见,而议最上乘法?据汝所解,即色身外别有法身,离生灭求于寂灭,又推涅槃常乐,言有身受者。斯乃执吝生死、耽着世乐。汝今当知,佛为一切迷人认五蕴和合为自体相,分别一切法为外尘相,好生恶死,念念迂流,不知梦幻虚假,枉受轮回,以常乐涅架,翻为苦相,终日驰求。佛愍此故,乃示涅槃真乐,刹那无有生相,刹那无有灭相,更无生灭可灭(到此请着眼睛),是则寂灭现前;当现前时,亦无现前之量,乃谓常乐。此乐无有受者,亦无有不受者(犹较些子[3]),岂有一体五用之名?何况更言涅架禁伏诸法,令永不生!此乃谤佛毁法(居仁亦有一分子),听吾偈曰(分疏[4]不下):无上大涅槃,圆明常寂照。凡愚谓之死,外道执为断。诸求二乘人,目以为无作。尽属情所计,六十二见本。妄立虚假名,何为真实义(居仁要见实处,但看此一句子)。唯有过量人(未见其人),通达无取舍(居仁更疑三十年)。以知五蕴法,及以蕴中我(居仁在里许,求出无门)。外现众色像(莫眼花),——音声相(赚杀[5]人),平等如梦幻(救得一半),不起凡圣见,不作涅槃解(亦未见其人)。二边三际断,常应诸根用。而不起用想。分别一切法,不起分别想。劫火烧海底,风鼓山相击。真常寂灭乐,涅槃相如是。吾今强言说,令汝舍邪见(只是居仁不肯舍)。汝勿随言解(居仁记此),许汝知少分(只这少分也不消得[6))。”志道闻偈,忽然大悟(葛藤不少)。只这一络索[7],便是直截分明、指示居仁底指头子也。居仁见此,若道犹是经论所说,尚指古人公案,若尚作如此见,入地狱如箭射。

[1]可与居仁一状领过:意思是,居仁亦如此相似,犯同样的错误。一状领过,原指将几个人的罪状同写在一张判罪书上,一同承领罪罚。 [2]不能临济、德山用事:不象临济、德山禅师那样,对学人实行当头棒喝。 [3]犹较些子:还差一点,还不到位。较,不等,差。 [4]分疏:辩解,抉择。 15]赚杀人:犹言骗人。杀,表程度,极、甚。 [6]不消得:不用,不需要,不必。 [7]络索:宗门中多用来来比喻语言文字犹如网绳一般,能缠缚人。此处犹言哕嗦、唠叨。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2005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2005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