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5年度第二期佛国见闻记
 

佛国见闻记

净慧

编者按:本文原是净慧老和尚《六祖坛经讲记》一书的开场白。《六祖坛经讲记》是1996年下半年,净慧老和尚在石家庄虚云禅林每周六为当地信众宣讲《六祖坛经》的录音整理稿。该书稿早在1996年底就初步整理出来了。因为种种原因,直到今天才提到出版日程上来。在这篇开场白中,净慧老和尚向石家庄的信众详细地介绍了那一年护送佛牙舍利在缅甸供奉时的所见所闻。其场面,至今读来,犹感人至深。在这里,我们不妨重温一下当年佛牙舍利在缅甸供奉的场景。我相信,读者从中读出的感动与当年亲临此场景的人没有两样。灵山一会俨然未散,何况还不到十年!

各位居士:早上好!阿弥陀佛!

有半个月没有与大家见面。在这半个月当中,中国佛教界发生了一件大喜事──中国的佛牙第三次出访缅甸。佛牙已经在中国供奉了1500多年,由中国请到外国去供奉,这是第四次,还有一次是请到斯里兰卡去供奉。释迦牟尼佛火化以后,有四颗牙齿没有被烧掉并被保留了下来。按佛经的记载,这四颗佛牙,有一颗供奉在天上,有一颗供奉在龙宫,有两颗供奉在人间。在人间的两颗,有一颗供奉在现在的斯里兰卡,古代是叫“狮子国”;另外一颗从印度辗转流传到中国,在中国供奉了1500多年,现在还供奉在北京西山八大处的第二处“灵光寺”。我们在座的不少居士曾由佛教协会组织去参拜过佛牙。

这颗供奉在中国的佛牙,可以说经历了历史上种种的政治风浪。比如说,过去的某个皇帝,他希望把佛牙供在他的宫中,成为他的私有财产,为此也曾经抢夺过几次。在五代的时候,佛牙辗转流传到现在的北京西山。辽代的皇帝在西山修了一个塔,把佛牙供奉在塔里。到了本世纪初,就是八国联军进攻北京──1900年的时候,原来的佛牙塔被摧毁了,只剩下一层,而佛牙就供奉在底层。那个时候都没有人知道。后来,因为清理塔基,在塔基里找到一个石头做的匣子(叫石函),匣子里有一个沉香木做的盒子,大概是15公分长,7.8公分宽,盒子上写着“释迦牟尼佛灵牙舍利”,并且写有哪个年代、哪个比丘供奉在此。从那时才发现这颗佛牙。一直到解放以后,1955年,中国佛教协会把这颗佛牙请到广济寺供奉。

历史上,缅甸曾多次要求恭请中国的佛牙去供奉,但是中国从来没有同意过。到了1954年,缅甸当时的总理吴努向周恩来总理提出说,中国有佛牙,我们想请去供奉。这样才使得中国的佛牙第一次被迎请到缅甸,供养了半年的时间。到了1994年,第二次被请去供养,那时已事隔40年。缅甸人民对于佛牙的恭敬、礼拜和他们的热情可以说是达到了极点,整个国家都沸腾起来——缅甸有4500万人口——人们都轰轰烈烈地来迎接佛牙。今年是缅甸独立50周年,所以他们国家的领导人又提出要请佛牙舍利去供养,但因为第二次在缅甸供养与这次请去中间只隔有四个月的时间,下面有关的部门不能做决定。最后,他们的总统来访问中国,江泽民主席会见了他,他又向江主席提出来,我们国家的领导人才表态说,好!满足你们的愿望。这才有第三次请去供养。请佛牙去缅甸供奉,对两个国家来说,都是政府行为。政府明确地说,这颗佛牙是国家的无价之宝,不可能以财富来估计它的价值,所以安全保卫做得非常严密。

我们也参加了这次护送佛牙去缅甸的代表团。佛牙在广济寺停留了一个晚上,在前三天,广济寺就进行了全面地探雷封锁。到了那个晚上,有一个连的特警把广济寺的各个门口都堵住,拿着冲锋枪,一边站一个人,后门也一边一个人站在那里。政府对佛牙非常地重视,门口戒严,任何人不准进出,里面的人都要佩戴工作证才能走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政府对佛教徒所尊奉的圣物是极其重视的。佛牙从佛牙塔请到广济寺,有四十公里路,也是警车开道,很多的警察前前后后把运送佛牙的车包围住。虽不是十步一岗、五步一哨,但也沿途都有警察守卫,各个道口都封锁,以便佛牙顺利地通过。我们柏林寺的小师父们也很有因缘,连我一共24个人参加了恭送佛牙的法会。他们也很辛苦,早上5点钟去,中午11点到北京,那两天刚好天气特别冷,第二天早上3点钟送佛牙上飞机,他们也都参加了。

佛牙到了缅甸,那场面真是令人赞叹!听说这次的场面算比较小的,虽然是比较小,但也相当地隆重。缅甸国家总理亲自到机场迎接佛牙和护送佛牙的代表团。整个机场里边,佛号不断,经声不断,张灯结彩,铺着红地毯。缅方还组织了一个缅甸古代的宫廷仪仗队,一万多人到机场迎接。从前大概是几十万人,这次有一万多人。之后,组织了有三、四十辆车的一个仪仗队,五头大象拖着载佛牙的车子,慢慢慢慢地,从机场走到供奉佛牙的地方。象走路很慢,跟人差不多。象身上都挂着珍珠宝贝,供奉佛牙的车子也是金光闪闪的。沿途10到15公里左右,大概整整走了两个小时。街两边全都是夹道欢迎的人群,不多远,就有一个地方摆着香案诵经。那条路除了走佛牙的车队,任何车辆都不通行,沿途都有人顶礼佛牙。因为两边都是人,所以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向佛牙顶礼膜拜,场面真是极为壮观、极为隆重。

当护送的车队临近供奉佛牙的处所时,忽然之间下起雨来。缅甸那时正当旱季,根本就不下雨的,而佛牙的车子一到那里,就马上下起了雨,真是天降甘霖。雨下得也不是很大,刚好是把地面打湿,人的衣服还湿不了。当时大家那个高兴劲真是无法形容。这真是灵感,整个天空是晴空万里,太阳很大,温度很高,有三十七八度,并不是阴天,却忽然间下了雨。缅甸的政府和人民得以看到这种祥瑞,都感到非常高兴。

佛牙供奉在一个佛窟里面。在佛涅槃后2500年的时候,就是1955—1956年期间,在缅甸进行了佛教史上的第六次结集,因为历史上已经有过五次结集佛经。经过英国100多年的殖民统治之后,缅甸佛教的三藏经典、教义和教规等都变了质,所以在独立以后,缅甸就组织了第六次结集,把巴利文的三藏经典重新进行一次整理、认同。当时就修建了这座佛窟,作为进行第六次结集的地方。佛窟的外观好像一个小山包,里面是一个1000~2000平方米的厅堂。佛窟里面真是金碧辉煌,全部铺上了地毯,整个布置非常庄严、非常豪华。因为缅甸的黄金多,佛窟所有的柱头全都贴了金。

佛牙供奉在佛窟之后的第二天上午,有一只鸟从门口飞进来。那个洞很大,只有四个门出进,门也没有多大,所以找到门是很不容易的,而那只鸟居然就飞了进来。供奉佛牙的后面,就像是“背光”的这种形式,它正好就停落在背光的顶端,眼睁睁地就看着那颗佛牙。背光的光焰有很多,它正好就落在最高最中间的火焰上,站在那里一天一夜没有走。一直到第二天,它才飞走了。大家感到非常奇怪,我们还照了相片带回来。

缅甸被称为“佛国”,他们的人民97%以上都信佛。缅甸的首都叫仰光——“仰”是灾难的意思,“光”就是没有,没有灾难的国家:什么叫发洪水、什么叫起台风、什么叫作天旱,没有这回事。一年四季,地里面扔什么长什么。又出黄金又出珠宝、玉石,所以他们的老百姓淘金不像我们这么困难。当然也是在沙里面淘金,但往往能淘出整块的金子。宝石也多得很。是个有金银、有财富、有宝石的地方。缅甸在经济上还比较落后,生产也不是很发达,但是缅甸人民信仰佛教的虔诚可以说是世界上少有的。他们供养三宝、供养佛的舍利、供养塔,可以说是尽其所有,下一顿有没有饭吃不管,有多少拿多少出来。我们这次看到他们修了两座供奉中国佛牙复制品的塔,每一个塔都是一百多米高,不像我们的塔只有几十米。塔的外边都贴了金,金光耀眼,塔底下的殿堂有一千多平米。我们这次看到他们在曼德勒的一个装宝仪式,就是把大众所捐献的珍宝藏在塔顶上。其中红宝石有多少呢?打个比方说,大家把宝石倒到塔中去,就像往搅拌机中倒石头子一样,都是金光耀眼大大小小的红宝石,还有妇女用的金项链、金手镯、金戒指、金耳环,一堆一堆地放进去。他们对三宝的恭敬,还真是不得了,没有见过!尽管缅甸的政府还是很穷,但是他们在一年当中,花了十几个亿缅币,修了三个大型的供佛牙的塔与殿堂,这全靠人民的捐献。他们在曼德勒修的大殿堂就是专为这次供奉佛牙以及供人参拜用的。殿堂有多大呢?说来你们可能不相信──有两层,一层是5000平米,就是说有我们这个楼的10倍大。从进门的地方看佛座,都觉得很费劲、很遥远,就像从柏林寺的山门看大殿的佛像那么远。我们总是说,中国这里的殿大,那里的殿大,到缅甸去一比,不当人家一间小屋子。

我们到每一个殿堂去参拜,当然人家是特别地招待、特别地恭敬、特别地礼遇,都是铺上了红地毯。不管是多远的路,都铺上红地毯,让我们从红地毯上面走过去;绕塔的时候,塔的周围也铺上红地毯。缅甸最有名的就是仰光大金塔。过去中国的僧人如果一生中能够朝拜一次大金塔,可说是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了。当然,能够有机会去朝拜大金塔的,据说在一万个和尚中也难找到一个,因为路途很遥远,从云南的边境步行到仰光要几个月、一年的时间才去得了。那时中国的僧人都知道仰光有个大金塔,一直都很向往,心里模糊地有一个概念:一座塔,上面都是黄金,就只是这么一个概念。这次我们去看了,才知道远远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个样子。大金塔有多大呢?绕大金塔一圈,毫不夸张地说有一公里。大金塔周围又有上百个小塔,最小的塔都比我们这个赵州和尚的塔要大。各种各样的塔、各种各样的殿堂、各种各样的佛像,真是极为庄严、极为华丽,真是一个佛的世界,到处都是金光耀眼。周围都是卖金箔的人,买到金箔,就往佛身上去贴,佛都被贴得走了样儿了。你许什么愿,就买了金箔去贴,那真是有意思。

大金塔完全是由国家管理,不属于哪个民间的团体。缅甸有个宗教部,宗教部下面有一个委员会,专门来管理大金塔。到大金塔去,不管什么人都要脱赤脚,不能穿鞋子,袜子也要脱掉。听说过去邓颖超到缅甸去访问要上大金塔,因为她脚底下有鸡眼,脱了袜子就不能走路。那个时候缅甸是奈温将军执政,经过他直接批准,就是她一个人穿着袜子去过,其他就没有第二个人上去过,都是打赤脚。在殖民统治期间,英国人曾经穿着靴子上大金塔,结果缅甸的人不依,就在大金塔那里跟他打一仗,说英国人侮辱他们的佛教圣地。占领他们的国家,他们虽然无可奈何,但侮辱他们的佛教圣地,他们绝对不依。所以说他们对佛教的恭敬真是不得了。大金塔周围有一个一个的小屋子,都有老太太们坐在那里诵经、打坐、唱颂,讲经的也有,都是三个五个、十个八个的。

缅甸的人除了上班,就是到佛教寺院去打坐、诵经。缅甸人有个好习惯,每天都起得很早。妇女早上4点就起来了,起来做好早饭,等着和尚来化缘。和尚化缘走了,才自己吃,和尚没有来化饭之前,家里任何人不准吃饭。往往要等到七八点钟,自己家里人才吃饭。每天都是如此。因为他们那里气候炎热,只有三四点钟起来,才好做事情。缅甸的寺、塔是由国家来管理,而僧人的生活应该说很清苦。寺、塔这些公共场所非常干净、非常庄严,而实际上,出家人住的寺院还是非常简陋。一个个的小庙都是吊脚房子,楼底下是镂空的。板子做的地板,又是地板,又拿来睡觉,一张席子往地下一铺,就可以睡觉了。不睡觉的时候,席子就是打坐的地方,很简陋。僧人的生活很艰苦,庙子里不能做饭,和尚一天就忙这两餐饭。早上5点多钟就托着一个大钵出来化饭,大大小小的和尚,一路到处都是。小和尚背的钵比他人还大。在缅甸,并不是说张居士、李居士家里请个和尚来他就能够在那里吃饱。不是的,而是来一个和尚给一勺,来一个和尚给一勺。这个和尚起码要走上十家八家才能吃饱肚子,看起来也很麻烦,因为出家人太多了。中午10点钟出太阳,和尚又要出来化饭。一天为这两顿饭,起码要5个钟头,才能吃饱肚子。所以照我看呢,这个办法,不是很好,一个是耽误时间,一个是增加大家的负担。这样就没有办法来学修了。刚好吃完了两餐饭以后,中午12点又天气热,庙里没办法做什么事,只能是在树底下乘凉聊天,来消磨一天中最热的光阴,睡也睡不着。所以缅甸出家人虽然多,但都气色不好,面带菜色,因为吃饭吃不饱,营养差。虽然他们可以吃肉,不见得家家都有肉给他吃。至少是一百个里难找到一个长得好的,都面黄肌瘦。应该说,他们的生活并不安定。缅甸还有些女众出家人,我想她们就更苦了。和尚是化饭,这些女众,是化了米回去煮,一天到晚都可以看见年纪很小的沙弥尼在外边讨米、化钱。我们的一元钱,相当于缅币的170块(注:当时比价)。我见人家给的钱,一毛的、五分的都有,那又能买什么呢?有的人还不给。我们有一次到了一个商场里面买东西,就看见几个尼姑挨着小摊贩乞讨,都没有人给。中国很早的时候就把托钵制度改掉了,这说明中国的祖师是很有远见的。如果我们现在也是去化饭吃的话,恐怕现在当和尚的人就要少得多。为什么呢?你说谁肯天天去化饭吃?天天都被人看不起!所以说,缅甸的佛教有全体人民信仰的这一面,另外一面则因为经济比较落后,人民的生活大部分比较贫困,所以出家人要在外面化缘并不是很容易,生活很艰难。

我们也有几个学生在缅甸一个佛学院学习,他们跟我们说,缅甸的小和尚很苦,到这里读书,买笔墨、买书、买纸的钱都没有,学校里也不提供,自己的小庙呢,因为和尚不拿钱,所以也没有钱给他。缅甸的和尚都是三件衣服就行了。三衣一钵,别无长物,不像我们这里一个人还有个小房间,还有几本书,还有人结缘的书。他们的结缘就是使你肚子饱就行了。所有的钱都拿去修了塔修了庙,塔和大寺院好像与和尚没有什么关系一样。和尚住的地方就像寺庙群一样,也住了很多人,但是住得很简陋。

因为缅甸是军人执政,这次我们去缅甸,一切事情都由军队来管理。我们出入有开道车,开车的全是军人,军人也全是信佛的,见了和尚也知道礼拜,但管得也是特别地严。我们住的饭店门口就有两个拿冲锋枪的守着门,外面的人不准进来,我们要出去一下,必须跟他们政府的负责人说,有两个人出去,就有五个人做保卫,并只能走到某处为止,再往前就不能去了。整体来说,缅甸这个国家还是有它不安定的一面。他们的老百姓是最老实的,打架、骂人、高声说话,这些事情都没有。

这次代表团去的22人,和尚只有6个,汉传佛教两个,藏传佛教两个,南传佛教两个,其他都是外交部、公安部这些政府机构的有关人员。这些随同去的国家干部也非常地好,尽管他们不是信教的,但因到缅甸访问,经过迎送佛牙的各次活动的熏染,他们对佛教也都很有好感。也有不少人在那里请了佛像,并要我在供佛牙的地方给佛像开了光,再请回来。那些小伙子都非常地好,有些年纪大的人也一样。比如有一次我们去一个和平塔,那里也供有佛舍利,有释迦牟尼佛的舍利和迦叶、阿难的舍利,用三个水晶瓶盛装着。平常这些舍利是供奉在塔里面,我们去了以后,他们特别请出来放在一张桌子上,让我们礼拜。最后还要我捧起来,代表团的每一个人都顶一下。尽管随团的人都是一些大干部,但他们还是能够随喜。大家都感到稀有难得,因为这舍利不会轻易拿出来看,都只能隔得远远地去看。我们能够拿在手上这样地来看、来顶礼,确实是很殊胜,这是给我们中国代表团一种特殊的礼遇。

大金塔是建在一座山顶上,有100多米高。从底下上去,有一段路程不需步行,而是乘着电梯而上,设备相当先进。大金塔的地面全铺以大理石,非常干净。缅甸虽然经济不发达,但他们的街道,仰光的一些主要街道都非常干净,一年四季之中,奇花异草满街都是,环境非常优美。他们的居住区,不像我们这里一个楼挨着一个楼,基本上每一个楼都是隔开的,每个楼都拥有自己的空间、自己的绿地和树木。假如在他们居住的地方没有树木,那就会非常酷热,所以房子都建在林荫之下。热带地方的人生活很简单,听说缅甸地方的人都没有贪心,他们从事生产,只要够吃就行了,多余的一点都供养三宝,多余的时间就去塔寺里边拜佛、诵经、打坐。从某方面来说,这样也很好。但如果从一个国家的整体利益来说,它的生产发展、国家建设,与在同一个水平发展的泰国比起来差距就很大。跟中国相比,在经济建设上也有一二十年的差距。但是他们的人民非常好。从他们自给自足的生活来看,他们确实过得很潇洒,很自在。

我这是第一次去缅甸。作为一个出家人,能够恭送佛牙到国外去供养,这确实是一个难得的因缘,而特别难得的是朝拜大金塔。因为佛牙在中国还可以朝拜,而大金塔只有到缅甸才有。所以我们去了以后第一次朝拜了,又要求个别地朝拜了两次,等于这一次去缅甸就朝拜了三次大金塔。第一天是随大众一起去,匆匆忙忙;到了晚上,我们又一起去,到了那里,先是绕塔,然后又打坐、坐禅。在那里确实是感觉不错。人家限定九点钟必须离开,因为在九点钟就要关闭,所以不是那里的人都要下去,周围都有军队在那里守护。后来又去朝拜了一次。我们第一次去缅甸就朝拜了三次大金塔,因而感到非常地殊胜,再加上看到那种壮观的场面,也很受感动。特别是缅甸的善男信女对于佛教的虔诚恭敬是在其他地方很少见到的。

从他们的人民、军队、国家来看他们的关系,确实是相当的融洽。佛牙经过的地方,老百姓都很有秩序,不像我们那样拥挤不堪。他们都是排着队,很有秩序地在路上拜,拜完就自动离开。那些军队也没有哼,也没有吼,顶多就是用手示意一下,这些人就很自觉地走开了。而且他们的老百姓与军队很亲,小孩们就站在军队旁边,军队也不讨厌他。看了以后就觉得,尽管军队执政了这么多年,但他们在群众里还有基础,群众还是很拥护政府的。他们的国家元首出来,没有任何戒备。佛牙藏宝的那天,他们国家元首就出来了,他也跟老百姓坐在一起,一起与老百姓去朝拜佛牙。人也特别地多,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去。他好像没有想到需要警卫,好像没有想到会有坏人来搞刺杀。这可能是因为,作为一个佛教的国家,可能也有政见的不同,但政见虽有不同,而大家都要光明磊落,不搞阴谋诡计。如果要反对他,可以到谈政治的地方去,而不要在佛教圣地来搞什么阴谋诡计,那就不好,那就说明他没有佛心。所以他一个政治家到那里去就敢于面对这个事实,觉得他在佛教圣地是最安全的,认为每一个到这里来的人都不会有坏心,都是为恭敬三宝,为参加这个佛教盛典而来,不会在那里搞政治阴谋,所以他也不需要人来搞保卫。这样的事在世界上确实是少有的。现今的时代,一个国家的元首出来遭到意外的事很多,不说别的,就是随便搞个小动作,也弄得大家很难看,而这些事情在缅甸没有。

可以看到,佛教的教化在缅甸有2000多年的历史,确实使那里的人民有很好的善根,使每个人过着清净、无诤、无贪的生活。缅甸政府的人员自己就说,他们缅甸的文化就是以佛教思想为基础的文化,全民都要受三皈五戒,他们就是以佛教的教育来教育大众。所以去的时间虽然不长,走的地方也不是很多,但是感受很深。佛教能够有一块净土在缅甸,也是很不容易的。

这就是简要地向大家介绍一下出访缅甸的情况。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2005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2005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