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5年度第一期品味禅诗妙趣无穷
 

品味禅诗妙趣无穷

孙赟

禅诗是参禅人修学的经验总结,是学禅人智慧的结晶,品味禅诗可以给人带来一种清凉的心态,澄怀涤虑,启人灵机,是人生的绝好享受,是停泊心灵的温馨港湾。然而,由于禅诗内蕴丰富且高深的思想,表现形式又十分活泼,不少人觉得阅读起来有一定的困难,常常难以把捉禅诗的内蕴所在,与禅诗有一种隔膜的感觉,其实,一旦悟入禅诗那独有的微妙境界时,便会顿感亲切,回味无穷。我于禅诗的理解亦十分肤浅,本不该饶舌,然觉得品味禅诗确实是莫大的乐趣,因而不避浅陋简略谈谈,希望能抛砖引玉,看到更多有关禅诗的精妙鉴赏文字。

唐代诗人杜荀鹤有名作《赠质上人》传世,诗的末两句说:“逢人不说人间事,便是人间无事人。”描绘的是精神上获得大解脱的悟道者的形象。人口上说的,都是心上想的,不说人间事,是他心里根本不想这些事。因为世人所珍视的的名利富贵是虚幻不实的。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如果执迷不悟陷溺在人事纷扰中,便会产生无尽的烦恼和痛苦。因此一个立志要出离烦恼与痛苦的人,应该摒弃困扰身心的诸缘,自在无碍,潇潇洒洒。这与为人们所广泛流传的某古德偈语说的:“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

唐人韦丹在洪州做刺史,高僧灵澈在庐山讲经,二人过从甚密,喜欢写诗互相唱和,韦刺史忽有兴致,写了一首表达自己希望归隐山林的诗作,灵澈上人,便回了一首禅诗,诗云:

“年老心闲无外事,麻衣草座亦容身。相逢尽道休官好,林下何曾见一人。”这首禅诗先说自己年老心闲,没有身外事来打扰;物质生活十分简单,只要有麻布衣服和蒲草垫子即可度日。这种境界看似平淡,但实则世人很难达到。世人往往为功名,金银,儿孙所忙,又有几人得享清闲之福。尤其像灵澈老和尚那样“麻衣草座”清苦度日,恐怕就更难忍受了吧?禅诗的末两句画龙点睛,表现了一代高僧洞明世事,看清了世人特别是做官的人大多即使对归隐方外的清静心向往之,但实际上是难以做到的。这正是:“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功名忘不了”,既便是看得破,亦委实忍不过。难怪上人要在诗的结尾叹息一声,吟出了相逢尽道休官好,林下何曾见一人的振聋发聩之音。

唐代诗僧寒山以诗名世,写下了大量富有禅机的优秀作品,至今仍为人们所钟爱,如这首《东家一老婆》,明白如话,就是不很通文墨的人也能读懂,懂后真觉妙趣无穷,发人深省。诗云:“东家一老婆,富来三五年,昔日贫于我,今笑我无钱。渠笑我在后,我笑渠在前。相笑傥不止,东边复西边。”这首诗讲的是世上贫富无常,今朝你富我穷,明日风水转换变成我富你穷,你刚笑完了我,又换作我来笑你,悲悲喜喜,烦恼无尽,哪有一桩事是永恒不变的呢!不仅贫富这件普通人都会面对的事如此,即使事业兴衰,王朝更迭又何尝不是这样?凡夫思之心酸,悟道人则心如止水,唯报之一笑而已。

文悦禅师的《寄道友》一诗说:“散尽浮云落尽花,到头明月是生涯。天垂六幕千山外,何处清风不旧家?”此诗相当的流畅清新,纯是世外高僧的超尘境界自然流露,禅师的世俗妄念已如那浮云落花散尽,唯有一轮自性明月,悬于天际,明澈光辉。千山之外,苍茫空阔,何处不是心灵栖息的家园!这种“处处无家处处家”的潇洒自在,实实令终日羁绊在俗世尘网中的人艳羡不已。

道川禅师的《山高不碍白云飞》是深受人们喜爱的一首诗作,诗云“旧竹生新笋,新花长旧枝。雨催行客到,风送片帆归。竹密不妨流水过,山高岂碍白云飞。”旧竹生出新笋,旧枝长出新花,本来衰败之物,却能勃发新的旺盛的生机。风雨本恼人,如今却伴行客归来,顿觉风雨再不是使人愁绪满怀的厌物了,而是平添了温馨与甜蜜。最末两句尤其精妙,道出了一个彻悟人生的禅师虽谙尽世事,遍阅沧桑却依然保有一颗欢快纯净的赤子之心。

以上笔者简略谈了对几首禅诗的粗浅的见解,不免有错漏之处,望能得到读者的指正。希望大家都能喜欢古来大德禅师的精妙诗作,并从中悟出甚深的禅机,破迷开悟,共登觉域,拥有属于自己的完满人生。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2005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2005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