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5年度第一期 柏林禅寺第十三届禅七法会开示节选
 

柏林禅寺第十三届禅七法会开示节选

明海

珍惜法缘,遵守禅规(农历十一月十五日)

班首师父、维那师父、各位法师、各位同学:我们这次禅七,从明天晚上就要开始。本来我也跟老和尚讲过,请他老人家来主七,但是因为这期间,他有法务在身,在外面不能回来,所以只能我们自己来打这个七。

柏林寺从1992年开始到现在,应该是第十三届禅七。在过去的十二次禅七中,我的印象最早是普光明殿做禅堂,在普光明殿里面打了两次,再后来有观音殿,再以后才到现在这个禅堂,这是我们十几年打七场所的变化,十几年中也有很多居士来跟我们一起坐禅。

自1998年佛学院成立以后,每年冬季的禅七也成为佛学院的必修课,历届佛学院也都在禅堂里面磨练过,也有很多同学在禅堂里面,在身心方面获得了受用。

今年老和尚不来主七,我们自己来打这个七,所以我衷心地希望各位班首、各位法师、各位同学,大家一定要发精进勇猛心,要发道心,要知道我们在柏林寺打七是非常珍贵的,非常不容易。

我们打七所在这个寺院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在禅宗的历史上,还是赵州和尚弘化过的祖庭。赵州和尚的公案在历史上让无数的禅人开悟,他的那些像“庭前柏树子”、“吃茶去”、“洗钵去”、“狗子无佛性”,这些公案在历史上被很多的禅人参悟,都有受用,都有开悟,所以这个道场在禅修方面有加持力。我们禅堂所在的这个地方,在以前是过去柏林寺的观音殿,是观音殿的旧址;我们在这里打了这么多次禅七,都觉得这个禅堂是很有加持力,道场有加持力。另外一点,我们从开始打七到现在,也形成一个关山门的传统,这就很不容易。你们知道,在今天旅游大潮、旅游热潮冲击各个寺院的形势下,能够把山门关起来坐禅,这个非常困难,要克服很多压力。所以希望大家珍惜,希望大家配合。同时,要克服各种障碍。你不修行没事,你一修行,有时候就会有障碍。有障碍不要怕,有障碍只要你咬牙坚持,你就有收获。

我想今天没有太多要说的。在这次打七中,我们出家师父的安排,佛学院学僧是都要进堂的,在净业堂念佛的师父之外,其他寮口的师父就到后面的文殊阁。文殊阁那个地方,现在是我们佛学院的同学平时坐香的地方,等于每天都有人在那里坐香,那里很安静,地方也很好,就在那里坐。那里也有师父带大家,晚上的开示有这个广播,三个地方都能听到,禅堂、文殊阁、普贤阁,都可以听到。我想没有太多要讲的,今天下午维那师慈悲,要跟大家讲禅七的规矩,打禅七的规矩很重要。我们禅堂的规矩,我们的钟板是临济宗,是南华寺过去的首座师父来这里教的,来帮我们挂的。我们有一些禅堂规矩细节,是我们老和尚根据传统、根据现代人的根性折中而来的,折中的原则就是不要太紧也不要太宽泛,取中道,不要太简单不要太繁琐。比如在传统的禅堂里面,起七的时候大家都要喊起,猫着腰跑香的时候喊起,在我们这里就没有。但是这些规矩很重要。在禅堂里面用功,你要不掌握这些规矩,你就会打闲叉妨碍别人。你把这些规矩掌握好了,在禅堂里面不会打闲叉,自己能管住自己,你才有可能用功。

禅修的意义及发出离心(农历十一月十七日)

一场大雪把天地之间尘垢扫荡一空,空气也清新了。虽然气温有一些低,但是在室内坐禅的地方有暖气,在冬季寒冷的气温条件下,对坐禅有利。我们所在的这个道场,硬件设施都很完备,坐禅的场所也都还可以。更重要的是我们所在的道场,是一个古老的禅宗道场,在一千多年的历史上,出过很多高僧大德。大家最熟悉的赵州禅师,他的舍利塔还在那里,他的法乳,他在禅法上的影响,今天也还在世界各地发生着。赵州和尚住世的时候,人们称他古佛,他在那个时候是以年龄高、资格老、修正高深、而享誉当时。他去世以后所留下的这些公案,像“庭前柏树子”、“吃茶去”、“狗子无佛性”,这些公案在禅宗丛林里面广泛的为后来修禅的人参究。一直到今天,参赵州和尚的公案用功开悟的人,从古到今,从中国到外国,可以说不计其数。我们现在禅修所在的这个地方就是赵州和尚住过四十年的地方。当然赵州和尚之后,在宋代、在元代乃至明清都有禅师驻锡,特别是宋元时期,有月溪禅师、归云禅师。修赵州塔的这位住持叫鲁云行兴禅师,他从北京来的。这些禅师在当时都是在佛教界有影响,佛法的修证上有境界的、有成就的高僧大德。所以我们能在出现这么多禅师的寺院坐禅,这种地利之便是不可思议的。现在的物理学讲,物质除了粒子物质的存在,它以原子、分子、电子、质子,另外他还有波动。物质的这种波动也受人的影响,受人的心态、人的精神状态的影响。所以我们把寺院称为道场,为什么叫场呢?因为在这块地方上,从古到今很多高僧大德都在这里修行用功,弘法利生,所以形成一种场,这个场不是仅仅是抽象的精神的,它也是物质的存在,这个场的力量也会表现这个地方的事事物物上面。所以在寺院,我们每次看到塔看到柏树,心里会有信心,会有力量,乃至因为这个道场的载体,很重要的历史上留下来的载体,这是讲我们这个地方很殊胜。

今年虽然气候寒冷,下雪交通不便,来参加禅七的人,从外面来的居士有不少,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我们常住的大众师父也都很精进。打禅七从组织和领导来说最重要的是维那师,再就是主七的和尚。我们几位维那师都很发心,都很认真,都很有慈悲心,因为打禅七中间做维那,这是一种奉献,要招呼大家。不管是在禅堂,还是在文殊阁、普贤阁,要领导要组织,那是要耗费心血的。我们几个维那师都很积极也很认真,打七的规矩他们也比较熟悉。从主持禅七来说,就我个人的条件,稍微差一点。严格来说,主七的人应该是要开悟,要有眼。当然我眼睛还是有,但是我没有慧眼。主七的人,既要开悟,同时要有慧眼有锻炼修行人的善巧方便。严格来说仅仅开悟还不行,还要有锻炼禅人的善巧方便,有手段能让别人开悟,不仅自己已经开悟了,还有手段和方便逼拶别人,让别人也开悟。这里有一个词“逼拶”,禅宗里面的逼拶就是这个师父他能用各种的方便,逼迫着这个禅人开悟,所以这个非同小可。我个人条件不具备,没有悟更谈不上证。悟和证还有区别。不过对禅宗的修行法门多少有个信心,瞥而一现的觉受有过,但开悟还谈不上,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跟大家一起算共修。我没有资格也没有那种手段逼拶哪一个人,让他开悟,我只能跟大家老老实实的从自己现有的水准上一起前进。

在禅宗丛林里面,禅堂是整个寺院的核心,就像一辆车有转动的轴。禅宗寺院各位师父都清楚,从早上到晚上整个寺院的活动都是由禅堂里面的钟板带起来的,由禅堂的钟板指挥整个寺院一天的生活修行作息。为什么是这样呢?这里面有很深的表法,这说明禅修、禅堂是我们命脉之所在,禅修是我们出家人修行中的关键,它甚至比念经还要重要。禅是整个佛法的命脉。我想,要是推广来一点来讲的话,禅不仅仅是佛法的命脉,也可以说是整个社会整个文化的命脉之所在。通俗的说,它有两个意思,第一个智慧,另外,一说到禅,大家都能想到静下来,要坐禅,坐就是静下来。整个人类的文化,我们整个民族的文化哲学,乃至于人类在各个领域所创造的文明成果,我个人觉,得不一定每个人都坐禅,但是他都是从智慧来,从静中来。所以古人也很强调要静。要成就大事业,古今成就大事业都从静中来,安静的静,因为只有在静中,人的生命创造力才能达到最佳的发挥,只有在静中人生命的潜能才有可能挖掘出来,只有在静中人才有可能真正的获得对自己的认识。如果我们心浮气躁,心不能静下来,不能反观内照,不要说认识自己、开发智慧,就是你想做好一件事情都不可能。你要学一样东西,你心里静不下来,你就学不了,在社会上不管你做哪一行哪一业,你静不下来,你也做不好,没有哪样事是能离开静的。那么有的人说,奥林匹克比赛很刺激很兴奋啊,运动员比赛要发挥的最好也是要静下来,也是一样的,没有哪一个人很激动很紧张能发挥最佳的成绩,没有的。要静下来,要放松,要专一,心里要明朗,他才有可能发挥的最好。各行各业无不如之。那么我们出家人呢,我们就是专业的职业的静坐的功夫,我们静坐的功夫就是禅修,就是坐禅,这也可以说是社会给我们的一个分工。我们在禅修方面深入了,在这方面有成果,我们才有真正的可能谈得上去弘法,去讲法。为什么,因为佛祖的言教本身是他们智慧的流露,你心没有静下来过,你没有禅修的经验,你理解那些言教是很困难的,有时候是隔靴搔痒,说不到要害的地方。我们要利益众生,要办很多利益众生的善事,做很多功德,也要禅修的基础。在利生的过程中,我们会面对很多人,面对很多问题,面对很多困难,会置身各种各样的环境,我们能够转境不被境所转,我们能动人不被人所动,这个也要靠禅修,靠我们心里静的功夫、定的功夫、慧的功夫。没有这,一切都谈不上。

所以说广义的讲,禅堂是寺院的轴心。再联系到现在信佛的人越来越多,学坐禅的人越来越多,到寺院打禅七的人越来越多,联系到现在的这种形势,甚至我们也可以说禅应该成为社会文化的主题。所以希望大家要认识到打禅七、禅修因缘是来之不易的,因缘很殊胜,要珍惜、要发精进心、发勇猛心、要打起精神。平时我们散心杂话多,各种差别的事缘分心太多了,就是每天晚上坐一座。很难深入,只有在禅七中,有几十天的时间全力以赴,要按古代的大德所讲,如果你用参禅的功夫,这几十天不算太多。有的禅师讲,你七天要用功得法,精进勇猛,将生命置之于度外,一定能开悟。所以说事在人为,在我们发心。在因缘具足的情况下我们再不发心,内在的不发心,那就辜负了因缘,那就很可惜。

我觉得我们打禅七也好,平时禅修也好,第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端正发心。端正发心的意思包括几个方面,第一个所谓的发心,说的就是动机和出发点。你坐禅为什么?有的人说,我的身体不好,我希望坐禅把病坐好,这个发心不够;有的人说很舒服,一小时一晃就过去了,身心很愉悦,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所以我来坐禅,这个发心也不够;正确的发心应该是要发出离心、发菩提心,这个应该是我们坐禅最真实最正确的出发点和动机。出离是要出离三界、出离烦恼、出离无明,要认识到我们的生命无常,人身微脆,国土微脆,认识到三界充满了危险,轮回路充满陷阱,人类所有的悲剧都有可能降临到我们每一个人身上,人心里所有的罪恶都有可能发生到每一个人的身心上,不要做旁观者,以为那件事离我们很远吗?并不远。伊拉克离我们并不远,那些走错路犯罪的人离我们并不远,他都有可能就是我们自己。为什么?一念心错了就会走到那个境界里面去了。除了人之外,其他众生的各种境况、各种遭遇都有可能是我们的遭遇。为什么呢?三界唯心。一念贪嗔痴,就有可能入那些六道里面受苦的众生境界中。所以这个心没有搞明白它,随时都有危险。现在我们也许很理性,生活的很舒服,还有些福报,但这像古人所讲的犹如“仰箭射虚空”,说向空中射一只箭,它终于会掉下来,这个箭的力量到头了,它就掉下来了。所以我们要禅修,第一要发出离心,要对自己的境界、自己所处的境界不满足,要离开它。所谓的离开,不是人跑掉,而是要超越、要提高。那么只有出离心才可能有精进心勇猛心,希望大家好好用功。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2005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2005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