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4年度第六期编者小语
 

编者小语

一位修心中心法多年、自认为已得入处的禅友曾经问我,你看我是不是上根利器。我试探地回答道,不是。他一听,脸色就变了。其实,是不是修禅的根器,用不着问人。当生活中逆境现前的时候,当下能否远离取舍之心?能否相信这个就是佛法的妙用?这就是试金石。

谈到禅,人们更多地是从“正面的受用”来理解它,比如,在落日时分铺满黄叶的小径上漫步,坐在茶室里与一两个知己探讨艺术人生,或者,独自坐在湖边静观如黛的山峦、飞翔的鸥鹭,等等。可是,生活中这样的时刻好象不是太多。大多数时候,却是为了生计而身不由己地卷入一些自己不想卷入的漩涡,面对一些自己不肯面对的情境,想逃又逃不掉,想担又担不起,左右为难。那种感觉,用宗门中常说的“逼拶”一词来形容,最恰当不过。

你要尊严,偏偏夺你的尊严,让你蒙受羞辱;你要人理解,偏偏有人诽谤你,让你受委屈;你想听好话,偏偏有人挑你的毛病,打击你的自信心;你想引人注目,偏偏谁也不在乎你;你想发财,偏偏让你折本破产;你想仕途一帆风顺,偏偏让你沉浮不定,郁郁不得志;你想看到光明和希望,偏偏让你绝望,眼前一团漆黑;你想美貌,偏偏岁月不饶人,让你变成了一个走在路上谁也不肯多看一眼的黄脸婆……,总之,你想要的东西,偏不给你;你在乎的东西,偏要破坏掉;你讨厌的东西,偏要强加给你;你害怕和逃避的东西,偏要你面对。对于常人而言,这确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可是,对于一个志在修行求解脱的人来说,这些恰恰是进德修业最吃紧的关头。

祖师禅的特色,不仅体现在见地的透彻,更体现在用功方法的单刀直入,痛快淋漓——或者说峻烈。说到禅的峻烈,我们绝大多数人恐怕只会想到禅堂里高僧大德们的棒喝,却很少会想到生活中的禅所表现出来的峻烈——有时候甚至是惨烈。上述诸多情境便是生活中的禅所表现出来的峻烈。祖师的棒喝,出于对祖师的人格和修证的信心,我们也许能忍受,可是,生活中禅的峻烈,既无法逃避,同时也没有事先的商量和信心上的准备,劈头盖脸地打过来,受也得受,不受也得受,有信心也得受,没有信心同样也得受。这是对学人全方位的考验。真金和顽石,当下即见分晓。

有人说生活禅太柔和,得力甚慢,那是因为他并不了解生活禅。“无门关”作为宗门第一关,不仅表现为禅堂用功时心理上的一种自我逼拶,还表现为面对生活中突然强加在我们心灵和肉体上,种种难以忍受、难以逃避的压迫和折磨,需要你去无怨无悔地承担。这种承担既需要勇气和智慧,同时更需要对佛法生起坚定的信心。没有坚定的信心,我们将无法透过生活中的“无关门”,自然也就无法体会到生活中的禅。

禅堂里面的“无门关”,相对来说,要透过不难;万一透不过,我们的惰性也会给自己网开一面。因而,它的力用,在生活中,十分只当得三分用。而生活中的“无门关”,却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亦无人情可送,委实难透,但一旦透过了,其力用却是不可思议的。反过来,如果透不过,那你很可能就成了生活之车轮下的“一块没有血的皮”了。

对于我们这些尚在途中的人来说,强调在生活中透“无门关”,也许更实在。因为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要面对的“无门之门”真是太多了。生活中禅境的美妙固然要享受,但是,我们更应当做好心理准备,自觉地去学习将生活看作道场,看作磨炼我法二执习气的磨刀石才好。因为安祥的心态不是现成的,恰恰是在磨习气的过程中成长来的。生活中的一切,不管是顺境也好,逆境也好,无一例外都是佛法的妙用,都是从佛菩萨的大悲大智中流露出来的对我们修行人的护念和成就——修禅的人必须具有这样的勇气和心理准备。

以生活为道场,以生活为禅师,以生活为公案,以生活为勘验,以生活为解脱。修生活禅的人须有这种肝胆始得。

参公案、透无门关、参访禅师,不只是禅堂或寺院里的事情,也不只是纯粹的念头的训练。当生活中令人难以忍受的事情降临到我们头上的时候,请记住,这是某位大德在给我讲法,在勘验我!这就是我要参透的公案!这就是我必须通过的无门之门!修禅的人必须在一点上转过来。

因此,我们可以说,生活禅的最大特色就是真刀实枪地干,而不是虚拟的心理演习。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