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4年度第六期闲寺小札——再行柏林寺生活禅夏令营寄兄书
 

闲寺小札

——再行柏林寺生活禅夏令营寄兄书

张 菁

皓元吾兄见字如晤。妹于前日午夜至寺,一切无恙。然途经石市有凄风厉雨相裹,更有急雷闪电起路畔巨树,使路人命丧当场矣。呜呼,往寺乃奔善业之路也,然苦集灭道不因善止,不因悲住,不因迷而偶忘也。忆寒山之《谁家》:“谁家长不死,死事旧来均。始忆八尺汉,俄成一聚尘。黄泉无晓日,青草有时春。行到伤心处,松风愁杀人。”不免心重一层。余途中偶见闪电四、五者,闪美光耀,不可假纸笔而现,然其形其彩铭刻于胸,比星汉之灿烂,日月之袅行有过而无不及也,余亦叹矣,方知柏林岁促一营,一期一会,乃无数瞬间之接续也,此生但有此一行,则终生之可回味耶。

妹昨日早起梳洗晏迟,未及与众早课,心甚惭耻。早斋后于万佛楼前遇慧月小友,心甚欢喜、又得遇明奘法师、寂照法师,皆旧识也,言下甚欢。后与同行明贤居士相伴酌领营衫及书,归舍,乃往普贤阁听闻冯学诚居士与柏林寺住持明海法师讲道也、冯老之妙语,海师之机言,使人不能忘之一二,学识之渊博,胸襟之宽广,风采之洒脱,使座中之垂髫幼童亦为所感而叹,未有不服矣,恨兄不亲至,更不能亲见。

午斋后于塔前独自徘徊,又逢旧碑,碑刻“首座 明海”如昔如昨,然昨日种种,似水无痕。妹于去岁暑月初逢之明海师乃真明海也,后见之,乃明海之演矣,然天地间,明海亦不可得。

听瑞士籍尼师讲生与死,几经缠译,真味多失。妹在世有一知己矣,但使他在,生亦何欢,死亦何哀。寂寞时可对,悲愁可解,形质可养,此茶也。

次于塔前执念珠而行禅,绕塔七匝,但觉安祥平静如初生之婴孩,人淡如菊。立于塔下,纷争不生,恨怒不想,只有念珠在手垂垂且凉。但捻一粒,念一句:南无大慈大悲广大灵感圣观自在菩萨摩诃萨。胸中如有醴酪滋润,点头而叹,正因如此。兄尝言妹至寺乃是逃境以安心,殊不知本无一切法,何用一切心。逃境也罢,凡尘余累暂推至脑后,身畔仅清风柏影与塔顶赵州真魂,在京时被种种所烦,恨觉天地之阔竟无妹容身之所,然此塔不在天地间,宽阔起复,始于妹之容身纳凉耳。妹之性情刁钻,爱恨亦分明,爱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而天之九重,轮回者无数,妹之所爱所恨又能几人,而与妹之所爱所恨之人,妹亦如恒河一沙矣,爱我如兄者,我死岁长,兄辄淡欤。

晚聚会于万佛广场前,人头攒动,好不热闹。有弹唱者,吟诵者,一言一句莫不真心。间有古琴奏《阳关三叠》,明奘师而改词曰:渭城朝雨悒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饮一杯茶,西出阳关有故人。夫观音者,持净瓶而济世者也,以其喻茶,其清可知。铁观音者,韵如观音重如铁,柏林寺之铁观音茶汤,与观音殿之清气合而为一,向其跏趺而坐,则凛然聆茶之至味也。兄于妹台前饮此茶曾赞之、留之,若兄于斯时、斯地得饮此茶,亦不知作何想已。《金刚经》云,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咐嘱诸菩萨,今而感念,知此言不虚也。会间欢声笑语,诸法师乃以游戏三昧解禅林之苦寂也。响板时由明谷师领唱,众人一随而歌《叩钟偈》,悲凉之音,直入云宵,钟之洪响,直入心扉,使人心动,心悔,心痛。徒于天地间有一形,而不能至亲之人少受一苦,徒于万物间而枉称为人,不能救弱肉于强口,知己之无力,方生无量悲心。

感念之下,而成歌:

青山寂,笛声细 余韵久久娑椤去

心似塔铃由风系 指如青苔留尘腻

寂闻鹧鸪振翅徐 静知廊下走蝼蚁

闲把柏子掷残煜 晚露染鬓秋无际

殿前也看琴声著 竹影重重发翠缕

琴头螺钿琴尾焦 此生可曾遇子期

阳关历历出失意 玉门离人泪如雨

花似人非怎相认 千古一轮月不语

月下浣茶倾余汤 月光泠泠寒如洗

铜壶颤颤下甘露 素手如玉杯如砌

一碗烦渴却从除 两碗青润如珠玑

三碗甘爽出舌底 四碗荡胸生清气

五碗淡从至味起 六碗人生如一戏

七碗向天为一祭 仰首云高星更低

天若有情天亦老 与来一笑开荼蘼

阶上云板声声急 四廓茶香仍未息

洪钟一撞众生醒 醒时方知醉时迷

洪钟初叩宝偈吟 四野八荒皆是我

洪钟二叩悲始发 愿以无量化无迹

洪钟三叩双泪出 梦中归去何来兮

万佛楼前久驻足 庄严静好不忍移

约于眠时朝佛足 佛前莲花生菩提

寒山径细几不回 攀与丰干诉离离

云板惊起始知梦 耳畔犹响叩钟偈

歌成,柏林虫鸟皆哭,妹亦哭矣。

次日早,妹乃返京,寺僧馈字一幅,书云:海纳百川。多有同行者艳羡亦求,然求不得矣,既求,字同,人不同矣,然书字时之妹,亦非捧字时之妹,捧字时之妹,亦非求字时之妹也。此时之妹,观寺中多书“善用其心,善待一切”,妹以为,善于用心,方能为善,善待一切,首要善待自己,日而为善,积小流而能成江海,积跬步以能成千里,涓涓之流,汇而为川,川川相汇,波涛涌起。妹之为海者,一如兄之为海,兄过往之中,以儿女之情而自误,非善待自己也,权令兄阅妹之字,能有一悔一悟,则不负妹之苦心矣。

余尝以善言加兄,几经撺掇,未能使兄之同行,兄絮言长案累牍,案之所长毕竟有终,而苦无终,牵挂无终,痴无终,无明亦无终.兄以虚言塞妹,毕竟自欺矣。深愿吾兄亲睹此笺,愿乐与往,妹必携而同行,则柏林之清幽,舍利塔之静好,万佛楼之沉穆,钟鼓之庄重,寺鸟之灵动,寺僧之飘逸,兄与天下人可尽享也!

                                       妹:近岫顿首

                                      甲申夏,于京

后记:皓元者,余之二哥也。岫于申甲夏月访第十二届柏林寺生活禅夏令营,于去年参加十一届生活禅夏令营,整隔一岁。此一年中,尽受柏林禅风影响,则心境尽变,多受其益,故一力使兄随之前往,然兄以工作繁忙推托,深恨。但使此文使兄悔,而吾乐矣。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