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4年度第二期访洋禅师——瑞士禅僧明契的故事
 

访洋禅师

——瑞士禅僧明契的故事

驼者

两届的生活禅夏令营中遇到了一个洋沙弥尼,分外耀眼,因为语言不通,总没有交流的机缘。

这次夏令营又相逢于柏林禅寺,宴坐餐厅,明海法师陪伴相座,借此,希望了解些洋僧的故事,对方欣然同意,于此,由明海法师安排才有与洋禅师的对话录。

现场翻译是生活禅夏令营的志愿义工赵菁女士,采访地点是明契下榻于柏林禅寺的“寮房”。主人习惯饮冰水,此时奉给客人的是白开水,因为,她知道中国人的待客礼节首先是“上茶”,入乡随俗。

之后,她便翻找一些书面材料,一页一页地展示、说明,滔滔不休。翻译私下告诉我,她是女人,也曾是个律师,所以,一切要按部就班,这是条理。

终于有我提问的时间了。其实第一问在开场前,已经回答了一部分人希望了解的内容。

她是瑞士籍的美国人,因为,她厌烦美国人的生活方式。为什么要选择瑞士,她不愿正面回答。

她的英文名字LILY—MARLE,谐音:张百合,1999年在中国赵县柏林禅寺净慧大和尚座下剃度,法名明契。

一位西方人士皈依了东方的佛教,是有众多的因缘。

她有一个继父,父亲酷爱东方的文化,这使她幼小的心灵培植了菩提种子。在上学时期也曾读过日本人所写禅的书籍。由于,一般美国人认为日本人是“猴子”,在第一次踏上日本国土时与已存的偏见截然不同,这对一位美国人来说产生了莫大的疑问,日本的民族性是什么?于是,她在日本的书籍中寻找答案,这其中所买最多的是佛经,并请回了一张佛像。

1962年明契在英国牛津大学读书期间,坐上最便宜的货轮又一次到达日本。

一次奇遇使她难以忘却。

有一天,她走在日本民居中,远望到一家的窗户,微风将窗帘吹动,眼望是一尊佛像,她甚感奇妙。

之后的十五年中,她又重读有关佛教的书籍,寻求其背后的答案。她发现在日本文化中,中国文化传统的作用或源流影响了日本。她自己比喻说:好比要买一件商品,一边是商店,一边是生产厂家,那自然要选择到工厂直接购买为好。

于是,她踏上了伟大的东方古国——中国。

1992年末,她的第一次中国之行,首先探访了中国禅宗发源地——少林寺,在那里她对佛教禅宗了解有所深入,她对武术没有兴趣,缺少了因缘,由此北上,来到北京。

1993年,在中国佛教协会所在地广济寺中,她遇见了一位长者,手拄拐杖,温文尔雅,这位长者的接待,对她以后的人生轨迹起到重大的作用。事后,她得知这位长者是中国宗教界的领袖——赵朴初居士。

赵朴老了解到她对禅宗的兴趣,举荐了中国禅宗临济宗法统传人——净慧大和尚。

她真正了解禅宗,了解禅宗的道场是从河北赵县柏林禅寺开始的。

最初,她并没有找到净慧法师,她到赵县,净慧法师到北京,她到了北京,净慧法师又回到了赵县。

1993年是净慧法师中兴柏林禅寺最繁忙的时刻,一切从头开始,一切要白手起家。这位洋人几次的往返也未能如意。

于是,她通过一位中国朋友的公关,终于见到期盼已久的大禅师。然而,可以面对面的交谈了,俩人只是安静地坐着。沉默是最好的状态,她自己寻思着。

但是,这是一种会试,不说话是不行的,要说又说点什么哪?

脑子里是空空的,空是最佳状态。

忽然,她想起所读公案中的故事,于是试着讲起来。

她说:有一个游僧问禅师,佛教的真谛是什么?

赵州和尚只想把问题放下,不仅没回答这个问题,反问访者吃饭了吗?

弟子回答:刚吃过饭!

赵州和尚说:去洗钵吧。

此刻,净慧法师笑了,跟我吃茶去!

她根本不知会与赵州和尚的传人说话。

从此,与柏林禅寺,与净慧法师结下了特殊的因缘。

当问道她对这段公案的理解时,她说:“禅宗的理论无意义,它不处理理性的问题。要把存储在脑记忆的印痕去除掉,换成一种纯粹的禅意”,她是这样理解的。

有一天,她晚上10点半才到柏林寺,净慧法师嘱咐安排晚饭。她自己认为这是她对“公案”的体悟,给净慧法师留下的印象。

1994年6月19日,在赵州古塔见证下,她在柏林禅寺皈依了三宝。

她愿意在河北省佛学院教授英语,学僧诧异地说:不懂汉字,如何能教哪?

她用力地抓住一位学僧,用力地摇,用力地摇,六祖不识文字,你能怀疑他不是祖师吗?

在场的人们,无不称啧她的对机应变能力。

皈依了三宝,随后返回瑞士,传播中国禅宗文化。

但是西方人认为,你不是禅师,没有资格传授禅法。

她自己始终认为:“僧人应该到社会中去弘法,僧人应该回到普遍大众中去,僧团只是培养专职骨干的地方。”

但是,西方社会是认定资质的社会,如果在日内瓦国际都市中“传法”,必须有“传法”的认证,要有符合僧人的资格。

于是,她于1999年再度回到赵县,2月25日(农历己卯年正月初十),在净慧大和尚座下剃发出家,受沙弥尼十戒,法名明契,正式成为佛教出家四众之一的沙弥尼。师有偈曰:

两度东来问祖机,即心即佛复何疑。

慈航西渡人天喜,大播禅风正此时。

为此,为便于在外开展传播中国文化的需要,柏林禅寺特允她接临济宗、曹洞宗法脉,代表中国佛教,对外介绍中国禅宗一脉。

回想那激动人心的时刻,她仍历历在目。

那一天,明海法师告诉她,穿上最好的衣服,给她举行授戒的仪式,激动地她像踏在云上一样轻快。

最初从兴趣到皈依三宝,出家为僧,这里有曲折的过程。

有对天主教的失望,也有失恋的痛苦。在英国她有一位热恋的男友,即将结婚之即,突然离她而去,心里经受了沉痛的打击。她到英国的教堂请问神父,得到的回答却让她大失所望,“你应该去问美国神父”。她痛心疾首,从此与天主教决裂。因为,她自己认为人格受到侮辱。

在柏林禅寺出家后,守持素食、独身、僧装的要求,从此,她不间断地在欧洲各地弘传佛法,成为了向西方介绍中国禅宗的使者。

当问到她是如何弘法的,她说:在欧洲佛教的传播有南传佛教和藏传佛教,而她在介绍禅宗时,不光教导(打坐)姿式怎么样,还要讲授修心要诀。

她想在《圣经》与佛经中找到交融点,来传播禅宗,让她苦恼的是,西方很多青年人连《圣经》也不读了。

在她看来,西方人学习佛教只是兴趣,犹如看惯了家常猫,有了一只紫色的猫,一定新奇,会赢得大批的观众。如何从有兴趣而发展成真正的信仰,正是她所要作的工作。

她负责组织讲座、展览、讲课,召集弟子们面对面地交流,教她们坐禅。

她告诉弟子们不仅去教堂还要改变世界观。

当对皈依三宝不理解时,她反复地说:“佛陀是真理的发现者,他教你怎么样做人做事,每个人都有佛性。”

通常在讲座前,她要设计一个问卷。

“你希望生活幸福吗?”

“每个人都需要幸福,但是每个人并不快乐,佛教可以教你断除烦恼。”

首先,从基础做起,做一些通俗的文字,让人知道佛教。其次,再让他们了解经藏。第三是教授实践工夫(修证的方法)。最后,承认修行是会有结果的。

在弟子中做四个方面的工作后,她就会告别一段时间,请求弟子们自己去体悟,通常二周后,通过电话预约,再行讲授。明契禅师不喜欢弟子像扛旗子的游击队,到处招摇。

在大学中讲课,一般只讲佛教文化,如佛陀的经历、生平、传道,佛教在世界流行的情况,佛教的哲学观,介绍佛教的名相,也告诉他们可以面对面地如何实证。

一般情况下,每次会有三四个人成为佛教徒,或咨询深入的问题。

明契禅师会通过观察,找到适合人才,断定其是那个层面的人,设计出一套计划实施。

首先她讲到,要改变他们对上帝永恒的认知,佛陀所讲的是世间无常的状态,于是,开始讲佛教的故事。

“佛陀有王位、妻子、儿子、健康,但还要死的,他也要面对这个问题,于是通过参修悟道,悟解到四谛、八正道,并组织僧团,传法布教,教他们离欲之道,修习止观。”

明契禅师在传授心要时,一般选择对手印、坐姿和正思惟等方面加以强化,最后,鼓励弟子们独立修行,自己寻找问题,自己去证。她会组织成员,相互交流,因为她擅长禅宗,因此,多以禅宗为主。

她告诫弟子们:由业的转变而成佛,累积了福慧就会成佛。佛教不通过上帝那样的祈祷告诉你什么,而是自己改变自己。她说要掌握好方向(心地),就不会乱的。

在瑞士目前有14个藏传、南传佛教寺庙,她希望建立一个大庙:“日内瓦国际佛教和平学院”。

政府支持她的建议,批拨了土地,设计了蓝图,也有了规划允许证,但缺乏500万瑞士法郎,而不能按期开工。因此,她为四年的期限而焦急,她希望全世界佛教徒在日内瓦有落脚之处,向每一个人开放的场所。

匆匆三个小时,我们只讲述一位洋禅师零星故事。临别,明契禅师以“宇心不二”书法相赠,我默默祝福70岁老人的建庙愿望早日实现。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