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4年度第二期 / 禅语无声
 

禅语无声

禅是一种愉悦的心情。可是现在的我,整天都笼罩在一种郁闷的情绪之中,真不知道这种心情还要持续多久,难道要持续这余下的一生?

三十而立。即将度过本命年的我,却还是一事无成。其实我多么渴望,能做成一点什么,能为这世界、这众生做些什么。生命是可贵的,她之所以这么可贵,是因为她只有一次,她脆弱,她稍纵即逝。抓不住,就早已消失了。

我多么渴望永恒。但世间有什么是永恒?山河大地、日月星辰都在瞬息万变之中。而人的内心,又是何等千变万化,难以琢磨。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是一种境界,我知道这是一种境界。但每当看到芸芸众生,在茫茫苦海中挣扎,我的心就在滴血。我就要问自己,我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我心不坚。我感到我心的盲动、浮躁、骚动和颤抖。常常趋小利而忘大义。做事亦缺乏恒心与坚定,有时甚至头都没开,就急刹了尾,连半途而废都谈不上了。

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难道末法时代,就都是如此的众生相?

我有一个师弟,只是同一个专业的后学而已。他诚信佛教。毕业后,我偶尔得到他的消息。后来听说,他辞去了自己的工作和丰厚的收入,去了五台山,好象还去了西藏,以便拜访名师。在我的眼中,他应该算是一个极有个性和值得尊重的人。一次,一个老师谈起他,称他是个心胸极为宽广的人,有学弟向他请教问题,只要他知道的,都无微不至的讲解,耐心到让人满意,从不保留。我毕业时,他还尚未毕业,他向我推荐了几个好的网站,几篇好的文章,都是关于佛教的。有些我看了。但或许是因为我理工科出身,或许是因为文章本身的瑕疵,也或许是因为我本身愚笨,总之有些分歧之处,没有留下非常的印象。

在我看来,科学的东西应该是符合规律的,是不断发展的。我探求的无非就是人生的真谛,世界的科学性。佛和我一样去探求她。这不是迷信,而是科学。

理是不怕被争论的,理越辩越明。真理是经得住批判的,经得住批判的才是真理。

初学佛时,谈起关于佛,可以谈很多很多。但如今,好象真的是知之甚少,连只知皮毛都算不上。

“人生一世,草木一生”,不久前,我得到了这样的感慨。

佛在心中,向自己的心中去求佛,或许我应该再仔仔细细的看看自己心中的佛。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