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4年度第一期天琦本瑞禅师悟道因缘
 

天琦本瑞禅师悟道因缘

明洁

竟陵荆门天琦本瑞禅师,杭州东明宝峰智瑄禅师之法嗣,俗姓江,江西南昌钟陵人。本瑞禅师幼时随父经商颖州,二十岁时,忽念色身无常,遂弃家远游,投荆门无说能禅师座下落发。无说能禅师令他看“万法归一,一归何处”之话头。天琦禅师遂依教参究,却无所得。

于是天琦禅师便辞别无说能禅师,投佛照禅师座下。在那里,他有幸遇到道翼首座(亦说昱首座)。道翼首座对他的道业非常关心,苦口婆心,百般提携,甚至不许他说话,不许他眨眼。

一日,有人在廓下讲话,天琦禅师情不自禁地竖起耳朵倾听。

道翼首座于是走过来,抡拳就打。

天琦禅师道:“吾不曾瞌睡。”

道翼首座道:“你不曾瞌睡,耳听那(哪)里?”

又有一天,有两位僧人在量尺寸裁衣服,天琦禅师从旁边经过,不经意瞟了一眼。

这时道翼禅师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抡拳便打,说道:“你那眼也不得停住,话头焉得著实?”

经过道翼禅师这样的昼夜逼拶,天琦禅师修行更加精进,功夫也日趋纯熟。

一天,天琦禅师陪同高邮全首座前往襄阳。途中偶然听见有一位妇女在唤猪。

全首座道:“阿娘墙里唤哪哪,途中师僧会也么。拶破这些关捩子,娘娘依旧是婆婆。”

天琦禅师一听,惊诧不已,通身汗流。

为了早日证道,天琦禅师过着近似苦行僧般的生活,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衣着。他连续五年冬天不曾穿过棉袄,也没有内衣,一年四季就穿着一领破衲,褴褛不堪。

经过一段时间的专修,一天,天琦禅师偶然翻阅祖师语录,就在他提撕沉吟之际,忽生疑情:“疑是阿谁?举处是何人?”这疑情越来越重,于是,他便终日只看“是谁”二字,心心念念,昼夜一如。忽然间,他发现,山河大地和自己的身体突然不见了,犹如虚空。

不久,天琦禅师便开始游方参学,请求诸方尊宿为他抉择。

在山东静东晖禅师座下,一天,天琦禅师得了痢疾,非常厉害。静东晖禅师勉励他道:“病中功夫,切不可放过!”于是为他举大慧宗杲禅师患背疽之因缘——

昔大慧宗杲禅师在径山患背疮,疼痛无比,昼夜叫唤。有僧问:“和尚还有不痛底么?”大慧禅师道:“有。”那僧便问:“作么生是不痛底?”大慧禅师道:“痛杀人!痛杀人!”

天琦禅师一听,豁然有省。

病愈之后,天琦禅师即前往蜀中,参礼楚山绍琦禅师。

行脚途中,一天,天琦禅师偶然听到山鹿的鸣叫,当下便会得“日用之中无有不是底道理”。

礼拜了楚山禅师,天琦禅师问道:“某甲闲时看来,了然明白,及至临机,因何茫然?”

楚山禅师道:“毫厘有差,天地悬隔。”

天琦禅师于是便留在楚山禅师座下。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天琦禅师又前往金陵行脚。

一日,天琦禅师正在途中行走,忽然如梦初觉,从前参学所得,涣然冰消。于是他便当即前往南京高峰,礼谒宝峰智禅师,请求印证。

智禅师一见天琦禅师,便问:“甚处来?”

天琦禅师道:“北京。”

智禅师又问:“只在北京,为复别有去处?”

天琦禅师道:“随方潇洒。”

智禅师道:“曾到四川么?”

天琦禅师道:“曾到。”

智禅师道:“四川境界与此间如何?”

天琦禅师道:“江山虽异,云月一般。”

智禅师于是举起拳头,问道:“四川还有者(这)个么?”

天琦禅师道:“无。”

智禅师道:“因甚却无?”

天琦禅师道:“非我境界。”

智禅师道:“如何是汝境界?”

天琦禅师道:“诸佛不能识,谁敢强安名?”

智禅师道:“汝岂不是著空?”

天琦禅师道:“终不向鬼窟里作活计。”

智禅师道:“西天九十六种外道,汝是第一。”

天琦禅师一听,便拂袖而出。

智禅师一见天琦禅师脚跟已稳,不受人瞒,非常高兴,于是授予他法衣和拂子,并说偈云:

“济山棒喝如轻触,杀活从兹手眼亲。

圣解凡情俱坐断,昙花犹放一枝新。”

关于如何在日常生活中用功夫,天琦禅师曾结合自己的参学体会,作过一段极为精彩的开示。此开示堪作我们后代禅人用功的指南——

“祖师西来,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更无别法。若向者(这)里知个落处,定也有分,慧也有分,宗也有分,教也有分,佛法世法无可无不可。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甚或不然,定也不是,慧也不是,宗也不是,教也不是。盖为不识本心,名为狂妄。经云:‘虚妄浮心,多诸巧见,不能成就圆觉方便’。诸佛诸祖,惟传一心,不传别法。汝等不达本心,便向外求,于妄心中,妄起功用,所谓‘如邀空华,欲结空果,纵经尘劫,只名有为’。须知见性成佛,性乃不是见他人之性,佛乃不是成他人之佛,决定是汝诸人本有之性,与十方法界,秋毫不昧,人人本具,个个不无。但向二六时中,一一之处,回光返照,看是阿谁?不得执定祇在一处,须是于一切处,大起疑情,将高就下,将错就错,一丝一毫,毋令放过。行时便看者(这)行底是谁?住时便看者住底是谁?坐时便看者坐底是谁?卧时便看者卧底是谁?见色时便看者见底是谁?闻声时便看者闻底是谁?觉一触时便看者觉底是谁?知一法时便看者知底是谁?乃至语默动静,回头转脑,屙屎放尿,著衣吃饭,迎宾待客,周旋往返,一一返看,昼夜无疲。倘若一念忘了,便看者忘了底是谁?妄想起时,便看者妄想底是谁?你道不会,只者不会底又是谁?现今疑虑,你看者疑虑底又是阿谁?如是看来看去,不妨头头独露,法法全彰,万境不能侵,诸缘不能入,得失是非都无缝隙,明暗色空了无彼此。山河大地,日月星辰,尽圣尽凡,都卢(全部、都)只是一个谁字,更无别念。上下无路,进退无门,山穷水尽,情消见绝,豁然爆地一声,方知非假他求。不是一番寒彻骨,争(怎)得梅花扑鼻香。”(本文选自《禅宗大德悟道因缘荟萃》一书)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