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3年度第六期 / 僧 友
 

僧 友

杨 卓

和悟峰的第一次相见,是在大一开学不久,北食堂二楼的东苑餐厅。同学们只给我看:“那儿有个和尚!”——果然看到他穿一领土黄色的僧衣,黑白的僧鞋,正安静地排队打饭、坐下。嘈杂的人声里偏偏觉得他不曾发出一点儿声音。渐渐餐厅里人满为患,可只他坐的桌子一直是一个人。Why!

我托着餐盘,装做漫不经心地走过去,说:“嗨,可以坐这儿吗?”

他抬起头,我看他脖颈处雪白的衬衫,肤色略黑,泛着红红的色彩。年轻的皮肤紧紧地贴在面骨上。颅骨很圆很宽阔,顶门凸处恰到好处地排列着小小的几个戒疤的白印儿。忽地想起碰壁斋主的诗:“昔我先君笑我颅,浑圆浑似为僧储”——心里一动——他倒是个天生做和尚的!

他略微惊诧地看了我一眼,随即很认真地说:“当然那。”看着他微微潮红的面孔有点想笑,还是个小和尚呢!问他来历,原来他叫悟峰,来自五台山。俗家竟然和我同姓。因东京佛学院的邀请,寺里派他到日本深造,因此先到外语学院进修一段时间的日语。我问他:“听说日语蛮难的?”悟峰的眼睛闪烁着光芒:“是很复杂,可是这几年读惯了佛经,竟就不觉得难了。”

每次对他讲话,他都会马上努力咽下口中的饭菜,抬起头认真地听。这是让人感动的礼貌。那天吃完饭后,他站起来,忽然郑重地说道:“谢谢。”“谢什么?”他含了微笑说:“我来二外这么长时间,你是第一个‘敢’坐在我对面的女孩子。”晕倒!可惜他不是那个俊美的比丘难王子,否则单是遥望就足够使人暗爽到内伤啦!

不久即听说悟峰在日语竞赛中获得了全系第三的佳绩。想想吧,每天除了学习只须吃饭,五个小时的睡眠,打坐——悟峰说这是每日必须的功课,偶尔看看电视和上网——难怪他会比别人多出几倍的学习时间!何况他做事情一贯沉眉低目的认真,就连对待盘子里的青菜们,申请也是认认真真的。有一次我对他说:“天气渐冷,僧谢多孔,又不在山上。干嘛不换下来。”他简单地回答:“这也是修行。”

因此悟峰偶尔的幽默就如同白粥中的莲子般的可爱了。比如当我开玩笑地问他:“小和尚下山去化斋,老和尚有什么交代吗?”他狡黠地笑着回答道:

“……男女平等。”

“那什么是佛呢?”

“……为人民服务啊。”

有一次他居然戏谑我眼皮上的透明妆的虹彩:“不要点灯晚上也能学习了吧?”

“止观双运”“七俱祗”“三藐三菩提”这些概念当时我仅仅知道一鳞半爪的,真正感兴趣的是佛经里千姿百态的故事们。好在也不曾把悟峰当作一个资深的老和尚,只是由着性子地胡说,而他居然也饶有兴趣地倾听。我问他饿鬼的寿命真的有好几百亿年吗,乾达婆的歌声真的能让得道的仙人的发髻应声散落如莲花瓣?魔女善见和鹿王本生若是配成夫妻岂不是妙得不得了!还有沙加和尚临终以指于花瓣上书写的“阿赖耶识”,这又是怎样的深邃?!悟峰用他所知的浅浅的佛理为我解释,努力地,但从不争辩。有时他也讲些禅宗的公案给我听。比如苏学士一日写得了“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偈句,自矜得意之余派人送给佛印禅师看,佛印看后只是微微一笑,提笔在上面批了一个字便着人送回。结果东坡大怒,立马气势汹汹地驾舟过江找和尚理论——谁知佛印笑吟吟地道:“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原来他批的是个“屁”字!讲到这里他和苏子一般的面红耳赤了。但他旋即正色说:“佛经注疏有几千几百万字,其实往往一句话,就够人用一生一世了。——比如‘八风吹不动’。”

好个“八风吹不动”!可是时间却是不能够,它被风吹着似的飞快地跑去了。近日偶阅一位研究佛学的朋友的手记,凌乱的笔迹中读到了铿锵的两行:

愿向苍天借百年,来生不悔佛座前!

震撼中记忆顿时翻浆似地涌出来,关于那个叫悟峰的和尚。和他的最后一次见面竟然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依然是北食堂二楼的东苑餐厅,金黄的吊灯和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交映着新年里的冷清。他微垂着头,面前并没有餐具。硬实瘦削的身躯静止着,仿佛涵着力量。抬眼看到我来,他欣喜地笑了。然后正色说:“我要走了,签证已经下来了。”

我的表情大概有些麻木,以致他又说了一遍。“哦,多亏有机会说再见呢。”我说,他又开始要命的认真:真的很高兴认识你……”

“怎么会想到出家?”打破沉默,问他一个早就想问的问题。

她说:“我十八岁那年高考没有考上,那时候崇拜李连杰,就想去少林寺学武术,没有被录取……后来到五台山,见到了长老……就是我现在的师父的师父,在山上住了三天,听了三天的讲课,震动很大……就决心做一辈子和尚了……山上的日子很快也很好……已经九年了。”

“从日本回来以后呢?”

悟峰微笑着:“回来处去。”

那天告别的时候,他没有如往常一般笑着说:“撒约娜拉。”而是平静的一声“再见”。不过正如我们每次见面都不曾约好下次一样,这次也没有。那些共桌而食的日子,就像被一种胶着的物质包融着,温润清晰仿佛琥珀。诚然随缘是美的,但是缘份本身就是美丽的吧!那么,“再见”了!尊敬的悟峰和尚……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