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3年度第五期 / 一朝风月
 

一朝风月

周莉

徐克的《蜀山传》大约是一部很久远的电影了吧,不是有朋友提到,我都要忘了。记得特技是非常好看的,但电影却是相反,甚至说是有些令人失望。记得影片吸引我的最重要的原因不在徐克,而在于有郑伊健的出演,因为他的俊赏之气无人可及。他所饰演的玄天宗得到了永恒,他在历史中的这种恒定与他周围变换多端的历史----时间:二百年;空间:从昆仑山道峨眉山;人事:爱人、朋友、敌人一个个离他而去----恰恰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仿佛他是一个台风的中心,当环绕着他盘旋的风浪将一切都重新轮转组合的时候,身居中心的他却安固静谧,毫发未改,一如他最后的飘然而去。

我不禁想到高中时代读过的波夫娃的小说《凡人都会死》。主人公福斯卡有着美好的信念,但当他经历欧洲六百年历史的风云变幻,体验了人生的荣辱福祸,振奋过,消沉过,激昂过,绝望过,终于在漫长的生涯中明白永生乃是一个道理:无穷的岁月与旺盛的生命力相结合,是会有所发现的,虽然这不一定是期望的东西。人生虽然短促,但每个人的心中都潜伏着铄石流金的生命岩浆,所以人是可以有所作为的。并且人的作为不是有限的,不是无限的,而是无定限的。

这么想着心中就很安慰乐,个人与历史的和谐共振不可能是永久而命定的,只可能是暂时的,所以灿烂只是一瞬,而黯淡则是永恒。或许对玄天宗而言,永生真的是一种天罚,因为他所深爱的孤月已死了两百年,他只能把心埋藏在过去,将所有的恋恋尽付风尘。

曾听人说过参禅要经历三个阶段,最后一个阶段是“万古长空,一朝风月”,说的是顿时开悟,直接顿悟道瞬间即永恒。记得大二那年我很落寞于奥修的一句话:“在生命里没有一样东西是永恒的”,现在想起就笑当时的年少了,因为在空间是万物一体,而在时间是刹那永恒。又有什么必要过于执著呢?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