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3年度第三期 / 春寂禅幽
 

春寂禅幽

何水莲

1、几处除夕,几处心。

窗外的音乐清水般淌来偶尔的蝶飞。

除夕夜永远是特别的,天地人神共春,永远是深深的一缕梦痕。多少年了,该是第一次吧,除夕夜,水月的心充满了真正圆满的音乐。无怨无悔无恨无悲无缺无求,去除了一切阴暗负面的情绪,即便是对丑陋如蟑螂,恶如盗贼,心中也充满了悲悯和爱惜。

水月多么喜爱民族节日,春节表达了人们对温暖生发和春天的向往和企盼;中秋节含蓄着对圆满澄莹的憧憬;端午节则抒发了对真善美化身的人的无比怀念。

感谢佛天,感谢父母,感谢恩师,感谢一切让我们得以成长成熟的因缘吧。

不是一也不是无穷大数,那是0时,那是除夕0时,烟花炮竹骤鸣在城的夜空。听吧,万马齐嘶;看吧,烟花飞溅。照例的水月站在千年古槐下,默默许愿祝福,祝福世界和平,众生安乐,祝福父母师长,祝福亲人情人。多少挂鞭炮啊,同时炸响在耳畔;多少只烟花啊,同时绽开在头顶。水月凝伫的身影心不动腿却有点微微发颤,仿佛有泪涌上眼帘,仿佛有欣喜沉入心底,从未有过的强烈的感动和震撼。好想:“天崩地裂乱石飞,这是发自众生心底下呐喊啊,想要炸开缠锁心灵的六毒百缚八万四千烦恼;令星月失色的万朵烟花啊,那是众生渴望飞腾的心。心如花,心永远是润泽芳美的花。”

多少年了,水月苦苦挣扎的“有心”顷刻皆无,千家万户的爆竹啊,终于炸碎了无始劫来水月的“有心”,“修行凭借力,送我上青天。”万朵烟花万朵笑,纷飞的泪雨。水月的本心已空空荡荡,澄莹寥廓。“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0时的庆贺本就是迎接春神的到来。

春天来了,春天终于来到了水月的心中。

年年岁岁的企盼,千年万年的祈祷,但愿天下的众生都能随着除夕的烟花炮鸣迎来自己心中的春天。

普天同庆,万众齐欢颜。

北斗光明表合凤起,南溟壮阔羊角搏鹏。

2、因雨而绿

“醒来。慈悲的佛,超越时空的佛,让我从颠倒梦魇中慢慢醒来。”

参禅的步履歪歪斜斜,时深时浅,却从未间断。一年半,冰封的河一点一滴一分一秒的溶化,终于迎来了春天,走在前往西园的路上,春雪迷漫着京都,水月望着杨柳一寸寸膨胀着的绿晕,轻声问自己:“我已走到了哪里?”

昨日的春雪潮湿了西园的土径,残枝枯叶丛中绿叶已怯怯探出了头,柳林畔草地凹处的塘水汪汪的映着白云,静待燕子归,池塘上方一条鲜明的绿嵌在白草间,玉一般,旗帜一般吸引了水月的视线。“会不会踩痛她们?”他小心地走过草的身躯,蹲在绿畔,“原来是水使她们早早萌绿,就象自心的菩提种子因沐法雨而萌绿一样。”水月看见弛草尖都顶着一颗颗露珠,枯草尖则没有。这是她今年看见的最早一片弛,最早的一片露珠。萌绿的草还会呼吸呢?丝丝缕缕的,贴地飘游着的薄纱似的白气就是。水月同时还看见了自己呼出的气与草呼出的交织在了一起,天地同息,万物同根也许就是这样吧?不远处一只大黄狗站在孤柳下,目不转睛地望着水月,水月向它笑一笑,它左右瞧瞧驯顺地卧下来依旧沉思状地望着水月,仿佛不解。水月想:“在一只狗的眼中自己是怎样的存在呢?我又真正看见了那只狗吗?”很久很久,在主人的喝喊中,狗终于站超身却向水月狂吠着了。在漫长的目见的过程中,它一定是得出了某种结论,而且是敌对的结论。

以狗的逻辑怎么难懂得人呢?以人的逻辑又怎么懂得佛呢?误解是容易的,沟通则是艰难的。人的感官是多么有限,绝除妄想,试着用心去触摸,或许微微能透得一点天外的消息吧!

狗的身影消失了,水月也站起身,再看一眼这片绿草这片露珠吧,又到了离别之际,即便是与西园,亦是这般难分难舍,因为再来时,天地都有变换了容颜,何况西园。

一生一会,槐荫道,渐远渐渺的水月的背影……

3、粉碎空心

丝丝春雨淋湿了大地,淋湿了鹊巢,淋湿了鸟的翅膀,烟霭中总有悠悠的迷醉,那些细雨对泥土的深情。

晴也欢喜,雨也欢喜,离也欢喜,聚也欢喜;即便搬家也欢喜,因为搬家终于使水月知晓了自己累心的缘故。

新家四壁一白,空空荡荡,令人清越。不象旧家空隙都塞满了有用无用的物品,墙壁也挂着许多物件:诸如向日葵的挂毯、折扇、原木饰品、日历、泰山石等等。虽不象母亲家中墙壁着的年画、照片、提包、塑料袋等实用,但堵塞与喘不过气的感觉是一样的。水月有禁惊醒:“我是一个多么喜欢牵挂的人啊,这也许是女人与生俱来的特性,对微不足道的小物品都用情太深,不舍又不舍,更何况时间里过往的人、事呢?”飞白、简笔乃世间之大美。水月想起了天罡道人的画:白底中一条黑鱼,灰底中一尊白观音。水月还想起了禅师无尽沉默中一句石破天惊的话,夕阳的林中渐行渐远的飞膺……

“风月摇竹影,秋疏见晴白。”雨淅淅沥沥落在伞上,也落在了水月的思绪里,“新房中有选 择地放几件即可。”水月不禁暗想:“我已然空了的心中,要不要放进点什么呢?”

“心在哪里?”谁猛然一喝。

“了不可觅。”

“头上安头,费尽周折,都是死胡同。”

“难道自我的尽头就是无我?”

“打破桶底,不要犹豫。”

水月漫步在雨中,她的心突然好似云开雨霁:“天苍苍,地阔阔,问天问地,我是谁,心在哪里,哪里有我?”

“多么艰难,心已第一碎成千千片,我就是天我就是地,我就是这绵绵无尽的春雨润泽着干渴的大地。”

水月凝伫在雨中,慢慢地化成了斜斜雨丝。

她。不见了。

                                二00三年春·京都·何水莲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