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3年度第一期 / 福在每一天
 

福在每一天

叶岱夫

福是什么?福就是幸福!

有人认为福者,即富也,有钱就是福。富字宝盖头下那部分不正是“福”字的右半边吗?有人认为福者,辅也,指的是辅佐帝业的宰相,做官便是福。也有的说福者佛也,参禅是福,佛家认为自己的禅院即是“洞天福地”。还有人说福者,糊也,不是说难得糊涂么?做人糊涂一点有时也是一种福份,故糊涂是福。上述把福看作是“富、辅、佛、糊”四字之解,看似望文生义,仔细品味其实都不无道理。

福的内涵极为丰富,又很有弹性,似乎各种不同的愿望和要求,它都能包容。所以人无分贫富贵贱,对这个福字,都寄予了厚望,希望它能给自己带来好运,能实现人生之梦的圆满。

其实,财富、健康和幸福的关系并不像一般人想象的那样明确。易言之,那些财富、健康的同时拥有者自我感觉不一定就幸福。美国心理学家戴维?迈尔斯和埃德?迪纳研究证明:财富是一种很差的衡量幸福的标准。因为人们并没有随着社会财富的增加而变得更加幸福,相反,随着财富的增加人们似乎变得更加苦恼。在大多数国家,收入和幸福的相关性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只有在最贫穷的国家里,收入才是适宜的衡量幸福的标准。从总体上讲,富国的人看起来要比穷国的人幸福,但是两者之间的差异是微乎其微的,而且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是财富之外的其它因素。

按中国传统的说法,人生全方位的美好现实是福禄寿喜一齐来,那是美好生活的极致状态。但是人生多欲,因人们各自的处境和心态不同,对福的理解和企盼亦千差万别。没钱的祈求有钱,有钱的又祈求家财万贯。历史上的皇帝在各方面满足之余还要去祈求什么“长生不老术”。可见人的欲望是没有穷尽的。福字也不拒绝人们的想入非非,这就是福字的好处。只是世间上没有什么救世主,所谓幸福,都得靠自己去营造,去体验,去追求。人们可以用金钱买回一张大红福字,那只是买回一种氛围,一种心情,因为它并不能保证你愿望的实现。福是随遇而安、随缘而度。福是人们愉快的心境,是创造性的劳动,是和谐环境和平静生活的综合。说到底,福在平常日子里。

此外,经济学的“边际效用理论”告诉我们这样一个事实:人们消费的商品量越大,从中得到的心理满足越小。据此类推,一个人、一个群体、或者一个社会拥有的幸福越多,在获取新的幸福时所被赋予的幸福体验也就越少;相反,如果一个人、一个群体或者一个社会拥有的幸福越少,处于一种幸福饥饿状态时,即使一点微不足道的幸福加诸其身,也会让他觉得无比幸福。所以当向急需帮助的人伸出援助之手,我们带给他的幸福将是无以伦比的。另外,如成功、欢乐、自由、满足等,都存在类似情况,拥有的越多,重新获得时的幸福体验就越少。

如果运用哲学的观点去看待“福”的内涵的话,幸福在一定的条件下也会转变成祸害。这时候的“幸福”就成了一个动态的概念——真如老子所言:“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其实,福与祸之间的转换规律正是人生幸福之“边际效用”的根本原因。

在一定的条件下,幸福与人的欲望会构成相反相关的联系。托尔斯泰说过:“欲望越小,人生就越幸福。”这番话,蕴含着深邃的人生哲理,它是就欲望越大,人生越易致祸而言的。柳宗元在《虫负 虫版 传》中说,有一种善于背东西的小虫——虫负 虫版(fuban)行走时遇见东西就拾起来放在自己背上,高昂着头往前走。它的背发涩,堆放上东西,散不下来。背上的东西虽然越来越多,越来越重,使它感到很困倦,但它仍不停止贪婪的行为,最终累倒在地。柳宗元以虫喻人说,如今世上那些贪得无厌的人,“遇货不避,以厚其室”。这种人,实际上智力跟虫负 虫版 一样,不懂得“欲望越小,人生就越幸福”这个古老的真理。

人生的不愉快,实在是自己欲望过多所致。不可否认,我们每个人都不可抵御各种欲望的诱惑,如权欲、钱欲、情欲等,正所谓人皆有七情六欲。但欲望是无止境的,有一句话叫“欲壑难填”,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古人讲究节欲,就是节制自己的物欲、情欲等,对于所得到的东西有知足的想法,知足才能常乐。其实,幸福只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的调动与体验完全在于自己。对于自己能力、品德、所处的环境、碰到的机遇有一个较为客观的认识,就会找到自己在社会中应有的位置,就会少一分浮躁,多一分恬静、从容。

我们常羡慕当皇帝的快乐无比,然而历史一再告诉人们,许多人拥有四海,贵为天子,却不能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过不上温馨的家庭生活。在宫廷里生活,有时侯会是一场灾难。像唐太宗屠杀兄弟,唐玄宗杀亲生儿子,明崇祯挥剑砍女的悲剧,历史上不乏其例。他们虽声名显赫,富甲天下,但难道他们真的幸福吗?事实上,他们内心世界是极度凄凉的,未必有普通人的幸福感。

人生不满百年,既是漫长的,又是极其短暂的。我们应该庆幸自己拥有一个真实的人生,虽然我们在许多方面不如人,但人与人是不能比的,也是无法相比的。不管别人怎么看,只要拥有一个率真的快乐心灵就是拥有一个幸福的世界。虽然我们拥有的不多,没有足以骄人的金钱、权势,没有声震寰宇的大名,但我们真实地活着,我们拥有平凡宁静的生活,感到每一天的日子都是在快乐中度过,这不就足够了吗?这不就是实实在在的幸福生活吗?

其实福也有两个层次,也有两面性,即福有两种。一种叫鸿福,我们说鸿福齐天,替老人家祝寿,写在寿幛上或贺匾上的是: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多数人以为福即有钱有面,大福大贵很神气,多人捧场,就是福,就是贵。其实,这只是一面,我们说它是鸿福。另一面是什么福呢,叫清福。什么是清福?清福是朴素之福,闲适之福,淡雅之福,平平常常之福。鸿福不易学,清福更难享。享清福的人,说到底就是在心灵深处找到一个灵魂的家园,他的内心世界宁静而丰富,家境不富但心无挂碍,正所谓“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这种福气很难得。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