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3年度第一期 / 环境的根治与人心的挽救
 

环境的根治与人心的挽救

杜润珉

仔细观察一些传媒便发现,大概除了贩毒、走私、卖淫、军火销售等未作宣扬广告外,凡所有能刺激人消费和享乐的行当,“无冕国王”都谄俗渲染,一幅副媚态。这很自然地让人眼前浮现出一个词——光怪陆离。

例如对居民购买轿车的费心举荐,哎呀呀!好像现在中国人都持币观望,只是在等待哪种档次哪种款式似的!

且不说中国目前的人均消费能力怎样,也毋论中国的实际国情如何,实实在在地讲,这种完全从“西边”吹来的“轿车乌托邦风”早该休止啦!轿车,尤其是高级轿车,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讲还是可望而不可能的“边际效用”很小的商品;买者是自买,更新换代也各随其便,到车行里端详就是了。至于新款式,开车前少用一次钥匙、开窗也无须自己亲自动手……,他们比谁都清楚,用得上别人自作多情吗?当然了,媒体也不是免费宣传。

十几年前就有经济学家对中国可能兴起的“轿车热”发出忠告:如果中国的轿车普及率能得到美国现今水平,即使世界每天的石油产出全供应中国人也不够;何况与此相匹配的停车场地(车库)、道路交通、尾气控制等条件呢?

也不能全怪媒体——风尚使然!

时间已进入21世纪,人们的思想已趋于成熟和稳定。大家不再慌乱,不再盲从,而以审慎的目光与成熟的心理素质对待周围发生的一切。对生活中凸显的热点之一消费,专家们的真知灼见值得深思。有人估算,即使把全球人口的生活水平提高到美国1980年的水平,也至少需要20个地球;如果加上堆放垃圾和处理污染的生态条件,40个地球也不够。

过去的100年,尽管充满了战火硝烟,却也是人类进步最快的100年;同时,也是美丽的地球遭受最多摧残的100年。许多前人无法想象的梦,几乎都在这100年变为现实——电的发明与开发利用,宇宙飞船登月,电脑网络的普及,遗传基因工程,克隆技术等。每一项科技发明,都在不断刺激人们的欲望,使人们的欲望得到空前的满足。人类历史从来都是欲望催生技术,从坚船利炮到网络电子,无一例外。但资源有限,产业要升级,能耗也要升级。人类自恃科技武装的优势,向自然进军,向森林进军,向后进地区扩张,向生态多样性地区扩张——以邻为壑,向你、向他(它)争夺,绞尽脑汁转移生态风险。所以,最大规模的森林毁损,不是发生在工业时代,而是发生在信息时代;全球的生态危机,不是出现于第二次产业浪潮(工业),而是出现于第三次产业浪潮(服务业);全球的战火升级创世界空前;社会的道德沦丧、犯罪率创历史新高。

享有“广则远,深则圆”之誉的老子千古名言“无所为而为”,被世界学术界推崇为“大学问”,但也仅仅是推崇而已。它更多地是体现在哲学家的论著里,悬挂于高雅的厅堂中,抵不住世俗火辣辣的欲望诱惑。前年东南亚《联合早报》曾发过一则通栏怵目大标题——“贪婪是社会前进的动力!”社会激励她的成员争相“有所为而为”,竞争成了生活中的金科玉律和常态,越发天经地义。人们向一切有利于自己之处竞争,而且不择手段。不争似乎就不能活了。可以说,人只要存在凡事“必争”这个心理,就不可能本份,也就存在着损人利己。这样做只会诱发人心动荡,加剧社会不安,破坏地球的概率增大,招致人类更大的灾难。

今天人人渴望打破平静和常规,渴望波澜和新鲜,渴望激情迸发、兴奋和欢乐。大家一开口就是“更新观念”。现在全社会都在倡导吃喝玩乐,连共和国的财政部长也在电视上号召大家敞开花钱。人们挖空心思地开辟高消费新领域:花园别墅、高级家俱、仿制古董、珍禽野味、桑那芬浴、选美大赛、发狂的感官刺激娱乐……拾人牙慧!岂一句“丰富人民的生活水平”了得?人都快疯了!

香港一家机构前些年对青年人作过一次广泛的民意测验,当被问及“如发生大规模灾难时,自己会如何?”时,79.2%人竟然回答:“只要现在好就行了,管它呢,死了算了。”

“办公现代化”的指标之一是“无纸办公”,减轻浪费和污染。然而事与愿违,不但没有实现“无纸”,反倒与“纸山”为伍:复印纸、传真纸、打印纸、五花八门的包装纸、铺天盖地的广告纸、随手可抛的纸巾、数不清的一次性纸杯……

我曾读到一篇专家分析:“现代工业社会每个成员所耗费的能量比300年前的人要高出上百倍。人们作茧自缚,在纯经济利益拨算的每一粒滚动珠子后面,却露出了现代人算术不合格的资质,根本就不明白制造这种高能耗的生活条件所花费的光阴,远远超出了机器所节约的时间;人类聪明但又很愚蠢,想得到轻松,反而招来了繁忙和不安;为了追求‘舒适’和不甘落后,从而使自己更加忙乱,身心不安……”。作者在文章中大声发问:“人究竟怎么啦?人类还能走出多远?”

亦如哲学家本叔华叔本华言:“我们通常得到的快乐总是不如我们期望的那样动心,相反,我们所遭遇的痛苦却比我们预料的更为深重。”

“全力打造现代企业”是当下一个很神圣的口号。现代企业的内涵是什么?一位大型国有企业的党委书记直言不讳地告诉我:“现代企业就是一心赚钱”。

是这样的,不管什么企业,全都为了钱,而且只有人造的东西才能赚大钱。所以,就把自然界的一切都拿来人造。紧紧尾随“经济效益”后面的,是高效地伴生出一批批垃圾废物和有害物质。

果真“科技+竞争”能驱令经济向前无终极滚动吗?

面对资源的日趋紧缺,有人想到了向外扩张。1984年,美国建设了“生物圈2号”实验室(地球是生物圈1号)——再造一个小地球,宣传口号是“拓展人类生存空间”。可是,活人住进去,三年之后被迫撤出——再不出来,人就活不成了:进去时,氧气含量是21%,八位科学家仅住一年,氧气量就跌至14%;而三年后“圈内”的二氧化碳量狂升到百万分之七十九;里面的动植物死的死,灭的灭,尚存者摇摇欲坠,苟延残喘,完全超出了预先理论设计。所以,哥伦比亚大学接管后于1996年9月宣布:地球是人类的惟一家园,我们应该保护它,而不是破坏它;人类无力用人工办法再造“地球”,也不能保持人造“地球”的活力。与此同时,美国已取消了向火星送人的许诺。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刘禹锡)

依靠人解决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的迹象没有出现,自然生态和世界病态的更大危机却暴露出来,无情地向人类报复。人们所期求的,正是以往自己所忽略的。人类无止境地将自己的欲望扩展到更广阔的空间,到头来却又无奈地被大自然逼回狭窄的空调房间。地球已不堪重负。在人类获得短暂快乐之时,过度被开发的地球反过来在报复人类。相信科技万能的轻率之举和唯利是取的贪婪行为所造成的人为灾难不计其数。“人不照伦理,天就不照甲子”。许多新名词也相继闯进我们的生活:全球变暖、臭氧层空洞、酸雨、沙尘暴、口蹄疫、计算机×××号病毒、泡沫经济、人质危机、9?11事件……

造物主给了西欧一个相对宽松的自然环境,由此也诱导出阴阳分异,激情征服的直角精神或伊里亚特精神。在传统西方人眼中,人和自然环境,正如坐标系的两条直角边,人与生态环境的交点是角的顶端。人的能力增长之后,把生态环境作为外部因素,人们进行决策时把生态环境这一边在人这一边上的投影减少,甚至忽略为零,似乎只剩了人的能力这一条直线。直到环境条件发生变化,西方人幡然醒悟,重新复兴古希腊人文理性。从英国开始进入相对成熟的理性观念,萌发出了“地球环保意识”。但当今天全球环境变得越来越严酷时,西方理念的直线发展模式则已走到了尽头。

全球变暖引起了各国重视。1997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构架公约大会通过的《京都议定书》要求最迟到2012年,全世界温室气体排放量必须在原有基础上减少5.2%,可是到上世纪末,非但未减少,反而增加了20%!世界矛头直指美国。在两千年海牙的一次会上,有个愤怒的欧洲人把一块奶油蛋糕掷到美国环保代表团团长伊洛的脸上。小布什上台不久,就退出了《京都议定书》,举世哗然。

中国处于地球灾害多发地区,环境条件较为严酷。所以,几千年中又磨练出了华夏儿女的阴中有阳、阳中有阴的圆融智慧,或诗书礼义道德伦理观念。我们号称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但你仔细趴到《中国地形图》上看看,除去水、沙漠、冰川、群山等,真正能适合人生活的有效面积仅是版图的三分之一弱,在生态风险转嫁行为之中最不可持续。在20世纪末,中国的环境恶化先于西方到来。中国的生态环境不允许中华民族采用直线发展的模式。

尽头处或回头,或撞头。撞头山穷水尽,回头柳暗花明。

捷克总统哈维尔说:“就当代文代化的基础,即价值体系进行调整。这是根本问题,全球化的价值观是完全是实利主义的。它的倡导者完全是以积累财富为衡量进步的依据。”

“不失其所者久”(老子)。海尔集团认为:“德”和使命感才是企业的根本动力。张瑞敏说,企业家应具备的第一素质是哲学素质。“天涯海角”边的海南航空公司行之有效的企业“德治”管理规则,也令人信服地提供了德行理念在当代经济运作中可操作的实例。中国软件业不知有多少人,但却萎靡不前,难领世界风骚;而爱尔兰从事软件行业的仅一万多人,却是世界软件出口大国,而且保持着昂然不衰的势头。为什么?爱尔兰95%以上的人有信仰。

人类社会发展的准则是维护公正,而不是吃喝玩乐;公正既不是人人均等,也不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推己及人”,在竞争规则面前应该人人平等,同时,竞争规则还必须与环境资源条件相适应;必须有足够的资源制约违规。不能因为竞争而破坏生态环境。公正地对待子孙,才可能持续。

根治疾病,不外乎标、本两个方面。所谓标,就是对外部环境的控制和治理;所谓本,则是对人心的挖潜与修正。中国文化强化“善”,立足“德”。太极图的圆融模式比笛卡儿坐标系的直角模式更符合社会现象,也更符合宏观和微观物理现象。在“本”方面,中国文化中的“德治”观念不失为一剂良药。中国人不称霸,也不做超级大国,但中国本质上是文化,因此,中国人最有可能为人类做出最大贡献的也是文化。

历史的机遇正在向中华民族招手。全球“和平与发展”问题在工业化模式下一直没有解决,在后工业时代也不可能解决。

——残酷竞争的根在利害,战争是竞争的最高形式。人类一直高喊“和”须先“平”。平等是因,和睦为果,平等心源自“德”。

——环保也直接牵涉利害和价值观,经济发展需“德”为导引。不解决“心灵环保”,生态和自然环境只会更加恶化。

所以,时代需要中华民族来替天行道,主持正义,伸张理性;人心蜕变也需要“德”的甘露滋润。“德”治不是不要法治,而是以“德”为主,效果是减少管理成本,减少社会磨擦系数,利于长治久安,人天和谐,灾害减缓。在人类没有发现新地球之前,全世界都需要“以德治国”,以德治世,以德相处。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