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3年度第一期 / 茶心禅意
 

茶心禅意

[日]千宗室 著◎冬至 译

题记:我的愿望是将一碗茶的味道传下去。

今日是好日

今日不只限于今日的事情。昨日有今日,今日有明日有未来。

不能珍惜今天的事情是可悲的。为了包括自己在内的众生的幸福,更加珍惜当下,努力创造一个了不起的没有后悔的今日吧!

独坐大雄峰

世界各国的人们在同样的规则前,竞技、输赢,然后在比赛一结束的时候,微笑着握手告别……。在奥林匹克能够看见如此之美的运动员形象。激战、拼斗,然后握手,如此之美的情景何处还有?没有什么比这样的情景更令我尊敬的事情了。这乃是人间之美的极至。

这个世间的事情越是复杂,我们在这世间越是不知为何地不能悠闲地生活而趋于冷漠。这是当今的一种趋势。但是,这一次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却好像送来了一阵清爽的风,真正让人感受到了清心的快乐。

特别是这样的竞争让我们尽情地领略了难得的和平之美。协调之美、均衡之美所包含的力量是强大的。用体育术语来说,是战略配合的默契所成就的美和力量。体育告诉我们,无论多么富于个体力量,多么优秀的技术,如果欠缺了这样的协调性,便不能抓住获胜的机会。体育还告诉我们,最佳的竞技状态,是所有的能力都协调到极至的时候才会出现。这也是我这个茶人的最大的心得和经验。

虽然这种体育运动所表现出来的和谐之美不见得非要和茶道连结起来,但是,在我们的茶道中,“和”正是最基本的道心。茶道就是人道。茶道虽然没有体育运动那样的竞技场,然而,于品味一碗茶的行为之中,却能够悟道、养德。以至于形成一种综合的文化。而贯穿其中的正是“和”的精神。那的确是人的最高之道、是德、是文化。

古时候,中国唐代有一位大禅师叫百丈怀海。有一次,一位叫云水的和尚问百丈:“如何是奇特事?”百丈当即坐着回答说:“独坐大雄峰。”就是说,百丈面对什么是这世间最卓越的、最伟大的事情这个问题,当即回答说:活在当下,是最宝贵的最值得珍惜的伟大事情。如此一针见血地排除一切虚饰,道出活着的尊严和意义,我还不知有其他的更切实的例子。

换言之,什么是世间最值得珍惜的事情,我们彼此相对而坐地来喝上一碗茶,还有比这更美的人间景象吗?这样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事情,原本是最奇特美好的啊。

牵牛花的茶会

有一天,丰臣秀吉听说千利休的庭院里开满了异常美丽的牵牛花。他想,我一定要去亲眼看看那样的风景。于是,便命人去通知千利休在早晨举行一个茶会。可是,当他来到千利休的庭院一看,空荡荡的没有一朵牵牛花的影子。丰臣秀吉十分的气恼。

在此前一日,千利休将所有的牵牛花都拔掉了。

“这不是故意捉弄我吗?”丰臣秀吉一边压抑着心头的怒火,一边走进了茶室。当他向茶室的壁龛一看,一朵颜色鲜艳水灵的牵牛花蓦然入目。和他一起来的人们,也都精神为之一振。丰臣秀吉的心情顿时变得非常愉快,对千利休大加赞叹。

这般地将庭院里所有的牵牛花拔掉,只将一朵放在茶室之中,更加突出了花的美丽。这是大茶师千利休的令人意想不到的创意,也是茶道中的一种艺术。

红梅和水钵

在日本桃山时代,有一年春天,丰臣秀吉在茶室的地板上放了一个大而浅的圆盘子,并在里面盛满了水,又在地板上放了一枝红色的梅花。然后,他将千利休叫来坐在自己的面前,命令他说:“插花吧!”(这显然是在为难千利休。)

千利休轻轻地将梅枝拿起,毫不犹豫地将花瓣撸下,撒向盘子里的水面。然后,将干枝横搭在盘子的沿上。但见盘中的水面上,花瓣和花朵们,以及尚未开放的花蕾交相飘荡,那样子不但美丽,而且别具风情。

丰臣秀吉看了,生起了从未有过的感动。

茶虽然是超越形式的,但为了应付当时的情形,表现出如此境界,没有一定的涵养和禅心是不能达成的。

清洁第一

有位乡下的茶人认为千利休那里的茶具一定都是上好的,便寄去一些钱,说不管什么,只要从千利休那里买上一些就好。千利休收到了钱,全都用来买了白色的茶巾寄给了那个茶人。

那茶人收到后,欢喜得心直跳。他打开一看,竟然全是白布。吃惊之余,他读了千利休的来信。千利休写道:“对于茶道来说,如果有了清洁的茶巾就足够了。”

茶汤清洁是非常重要的事。款待客人的时候,用不洁净的茶巾擦茶碗,会令客人不愉快。茶巾应该一直保持崭新和洁净。因此,我们应该明白,不管怎样,茶汤的清洁是非常重要的。

天下第一的点茶

有一次,千利休被宇治一个叫上林竹庵的人邀去参加茶事,并且带上了几个弟子。竹庵非常欢喜,在千利休和弟子们进入茶室后,开始亲自为大家点茶。但是,由于他过于紧张,点茶的手有些发抖,致使茶盒上的茶勺跌落、茶筅倒下、茶洗中的水溢出,显得十分不雅。千利休的弟子们都暗暗地在心里发笑。

可是,茶会一结束,作为主客的千利休就赞叹说:“今天茶会主人的点茶是天下第一。”弟子们都觉得千利休的话不可思议,便在回府的路上问千利休:“那样不恰当的点茶,为什么是天下第一?”

千利休回答说:“那是因为竹庵他为了让我们喝到最好的茶,一心一意去做的缘故。所以,没有留意是否会出现那样的失败,只管一心做茶。那种心意是最重要的。”

对于茶事来说,重要的是心。不管多么漂亮的点茶、多么高贵的茶具,没有诚心的话,可以说任何意义都没有。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