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2年度第六期 / 平常道成金刚身
 

平常道成金刚身

——记金刚不坏身的香河老人周凤臣

恒 章

“云何得长寿,金刚不坏身。复以何因缘,得大坚固力。”       ——引《云何梵》

自古迄今,人类一直追寻着生命的神话——长生不老,永存于世。为此,多少帝王将相、仁人志士苦苦求索,杲杲废日。然而,一个个梦散影灭。

肉身不坏,出自佛门。最著名的当属广东省曲江县南华寺的六祖惠能禅师和乳源云门山文偃祖师以及抗日期间被日本间谍渡边四郎劫去日本的唐代无际禅师肉身像。检至现代,有1954年5月6日往生的曹洞宗第47代祖师慈航,另有台北万圣山海藏寺清严和尚、台北安国寺瀛妙法师,还有安徽九华山双溪寺大兴和尚。他们三位分别于1970年、1973年、1985年圆寂,均遵其嘱,封缸或扶坐安藏,尔后,5年、6年、10年启缸而肉身不腐,且有檀香溢出,那是修行成道。

如今,在河北省香河县淑阳镇胡庄子村有一位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叫周凤臣,她于1992年11月24日22时45分在北京长子杨守德家因肺炎所致而逝,世寿88岁。后人们遵照老人生前的交待,没有对遗体草率处理,也未经任何防腐处理。7个月后,将其送回老家安放在老人1963年亲手操办盖起来的二间半土房东屋的凉席铺就的土炕上。时至今日,整整十年,任凭四季流转,经冬历夏,自然从容地演化成“金刚琉璃体”。

2002年10月10日上午,我再次走进香河老人故居。经老人次子杨守玉的特准,掀开里屋门帘,凑近加盖玻璃罩的老人身旁,仔细端详,老人的一头白发,与三年前所见,又渐变黑,面色也相应趋暗,不过,额头仍沁出晶莹的小米粒大小的油珠。老人安祥怡悦,仰卧酣睡,仿佛还在呼吸……

老子曰:“死而不亡者寿。”

香河老人这样一位很平常的农村妇女,她自然无为,平常成道。

十度春华秋实,3650个日日夜夜,香河老人依然。她究竟留给世上什么?

遗体自然存放于土炕 十年不腐

神乎?否也

古人言:“流水不腐,户枢不蠹。”

常言道,人死如灯灭。

依佛教观,人身是脓血包。

香河老人病逝后,1993年7月5日方从北京回到香河故乡——淑阳镇胡庄子村。她生于斯,安于斯,死后执意存放于斯。

两间半土房是她生前坚持盖起来的。当时家人不解,她说,以后我用得着。事隔30年,她真的享用了。这两间半土房是正房,不足50平方米,贴西开一道门,进屋半间是伙房,往里一间是次子杨守玉和老伴的住处,开一道门,再往里老人住(把东头),土炕临南窗。生前她躺在那里,死后跟活时一样仍停留在那里。据朝夕与老人相依的次子和小孙子杨学顺讲,老人的尸体放在炕上,他们习以为常,不觉得有何异样。晚上次子杨守玉与老伴住在一墙之隔的也是南炕上。十年来,从无任何改变。

1997年,香河县里的一家家具公司免费为老人的尸体制做了一个平板玻璃罩,留有通气孔,2000年又安了一个壁式空调。盛夏时,偶而开一会儿。对老人别无特殊安排。

现在回过头看,还是老人临终前后一些现象值得探究考证。老人停止呼吸24小时内,体温一直未下降;24小时后才逐渐降至22摄氏度左右,肢体柔软;到第5天头上,指尖颜色变红,手背和表皮内现出红色液体,翌日晚,老人小孙子杨学顺为奶奶擦脸时,不慎把老人左额头的皮肤碰破有一角硬币大小的两处,不料几天后,伤口干燥愈合,留有清晰痕迹;同时,老人身体开始慢慢充气,成气囊状;到第8天,老人皮肤部分破损,并排出大量无异味的血红色液体,身体充气渐少,持续了30天,液体排完,身体复原。1993年元旦后,老人身体表面开始出现油性溢出物,6个月后,减弱。现还分泌,春夏量多。

老人死后所有现象,似乎涵盖着一个人一生全部的信息码,继而示现着命终消亡的完整过程。

周凤臣老人是因急性肺炎病住进医院治疗的。临终前18天,老人多次出现异常呕吐,有时喝一口水竟能吐出一碗呈红色蝌蚪状的东西和黑色小米粒般的杂物。她入院不到10天,身体基本好转,不再输液,开始进食。不过,一改旧习,不再吃热饭,也不喝热水。她在9天未进食、未排泄的情况下突然大量排泄,以后每日一次,直至去世。后来又大量咳痰,一咳3个小时,用凉水漱口,持续一昼夜,并要求家人用凉水给她擦身子,然后把清凉油涂在她的手心、脚心、胸口、太阳穴、丹田、人中等部位。此后便不再进食,每天只喝一点凉开水。临咽气前,神志很清醒,自己拔掉了氧气管,对家人平静地说:“我要睡觉了,不需要它了。”

静观慎析香河老人生老病死,死而不腐,十年不变的原因诱理,神秘嘛?窃以为——修行之必然

一生持斋念佛行善事 坚净不渝

道哉!信耶

法不孤起,仗缘而生。

周凤臣老人1905年11月2日生于香河县淑阳镇东北街(现在的淑阳镇市场)一大户人家。她从小由姑母抚养代带大,未读书,20岁时才与胡庄子村杨士杰成婚。虽然她没有文化,但是自幼随姑母经常到平谷县境内的丫鬟山上的道场朝山跪拜有求必应的菩萨化身——王二奶奶,一心一意,从不懈怠。她居家勤俭,为人善良,从容处世,本分做人。38岁时得过一场大病,卧床一个多月,病愈后开始素食,虔心向佛。“文革”中,蒙受屈辱,白天挨批斗,晚上有人监视。在那等恶劣情势下,她也不改道心,夜晚关严门,仍烧香拜佛,从未间断过一天。

现在老人合上了眼睛躺在炕上,她的子女依然按照老人生前的样子,把西方三圣像安放在佛龛里,仍然每天上香、水果供养。

我在老人安息的小屋里,只见宝像庄严,老人恬然,桌上、炕上,互相照应,相应生辉。自然而然想起省庵大师《劝发菩提心文》:“心真则事实,愿广则行深。虚空非大,心王则大。金刚非坚,愿力最坚。”

香河老人生前忍辱负重,得成于忍。艰难地担起扶老携小的繁重家务,尤其是丈夫1970年去世后,她寡妇顶门,内外肩承,直到80岁高龄,不慎滑到扭伤左脚,才算歇了下来。可是,那年冬天,老人右手又忽然溃烂,流脓淌血,指甲都脱落了,疼得她彻夜难眠。真是善者耐天磨。后来是她自己用草药敷治,才慢慢好的。

说起她会治病,那是她年轻时,家里来了一位出家人,跟人家学的几招治病救人的验方。以后,她看谁家大人小孩闹毛病治不起或者医院治不了,她便不请自去,以草药和柳树枝、车前子、苍耳、桔皮等,熬点水或碾成面,病人吃了很快就好了,从不收一文钱。

乡村教师尉成财十分感慨地谈起他亲身经历的一件事。他当年骑车刚到学校操场下车来,就感觉后腰有一股凉风,回到家便高烧不退,坐不起来。家人请遍县城名医,连续两周打针吃药,仍不见好转。万般无奈,他们找到了老人家,她只给熬点草药水,喝下不久便好了。他们很纳闷,这老人不号脉不抓药怎么就治好了呢?那时侯,村里人谁有病都装在她心里,有时你不找,她自来。口里念道借什么东西使使,其实,老人是给你瞧病来啦!而且,她随手抓的药,不管什么,吃了就管用。

寻声救苦,菩萨心肠。周凤臣老人一生就是这样朴实善良,道心坚定。到了晚年,仍一丝不苟的坚持每日三餐前供养佛菩萨。她裹小脚,又摔伤过,行走不便,就扶着窗台、桌子一步一挪地挨到佛前上香,实在动不了,就在床上燃三炷香,唤来小重外孙女,帮她把香献到佛前。逢人送来新鲜水果、点心,哪怕几个小枣,老人也要先供佛以后再食用。同时,她持戒茹素更严,有时儿女劝老人吃点鸡蛋补养一下身子,老人非但不吃,还告诫晚辈:“人要贪吃荤腥,吃一口还一口啊!”

在日常生活中,她要求自己,教育子孙做人要做到:

一、 走到天边口要对着心,心眼儿要放在正地方;

二、 遇事多替别人着想,不要光想着自己;

三、 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四、 钱财是身外之物,生不能带来,死不能带走,不要把它看得太重;

五、 一个人做好事有人知道,做坏事也有人知道,最终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这五句话,虽不是豪言壮语,却包含大道至理。余奉赠“因缘殊胜”、“千古佛心”题字,也许应印此心。“诸恶莫做,众善奉行。”信而不谬。

死后留下千般试问句 索解不止

疑者?实矣

早在1985年春天,周凤臣老人便对四女儿杨秀华说:“我呀,已经修成了,我是个肉身了。”后来几年里,她多次向其他女儿、外孙、孙儿们提起或暗示。只是当时未解其意,还以为人老年岁大了,没把这些话放在心上。

1992年11月,老人在弥留之际,又当着全家人的面说:“我的事大着呢,不但让香河县知道,还要让全中国知道,最后让全世界都知道。”20多位晚辈家人面面相觑,默默不语。当时,无人能理喻老人话里的奥妙所在,直到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才恍悟。

香河老人“预知时至,”修证成果。她在停止呼吸前的半个多月时间里,为自己遗体不腐做了充分的生理和心理准备。从辟谷、呕吐、排泄、咳嗽到净口净身,整个过程有条不紊,让家人目睹了她的一大特殊功能和在超常环境变化中所闪现的一幕幕化腐朽为神奇、平凡寓伟大的瞬间。

周凤臣老人身体不腐现象,已经引起社会各界有关专家的浓厚兴趣,他们一一前来考证,纷纷阐明各自观点,都予以热忱关注。

中国人体科学学会原理事长张震寰,生前对保护、研究“香河老人”工作提出具体要求,他1994年1月9日听取了周凤臣老人长孙,装甲兵工程学院的校官杨学强的情况汇报后,曾致函其所在单位领导:“对周凤臣老人身体变化过程的研究工作意义重大,与21世纪人体科学研究需要突破的前沿密切相关,此项研究也将在国际上引起震动和反响。”

毛主席纪念堂管理局原局长、毛主席遗体保护专家徐静教授和北京协和医院病理学专家刘彤华教授,1993年6月考察老人后认为:老人临终前持续相当一段时间“上吐下泻”、“咳痰”、“体表排液”等,导致身体大量脱水;老人辞世后被置于暖气边,室温高而空气干燥,躯体内水分蒸发,二者是造成躯体干枯的重要原因。

伊曰彼云,莫衷一是。

1994年4月,北京大学生物学教授陈守良和蔡益鹏作现场考察后发问,老人躯体在自然状况下不腐的现象值得研究,她是如何杜绝大肠杆菌繁殖这一难题的呢?

航天医学工程研究院庄祥昌教授觉得,考古界比较熟悉的木乃伊是在特定条件干燥环境下形成的,而香河老人则未进行任何药物处理而不腐,当作何解?

中国军事科学医学院病理学教授王德文考察后感觉到需要解释的就是老人的内脏如何能在常温下保存至今?如今体内到底还有多少含水量?

周凤臣老人遗体至今不腐,留下肉身演化全过程的科学观测资料,为我国人体科学研究提供了难得的特异生命演化实例,也为全人类留下了珍贵的遗产。老人所具备的非常规诊病治病、特异心灵传感等一系列人体潜能和超常现象,的确,给新世纪人体科学研究能否突破前沿带来了光明。

武警总医院的专家每年进行1—2次医学观察,建立档案记录,以便深入研究。

研究无止境,学人当竞技。云南中医学院专家考察老人死后脉动的现象指出:“老人的生物场还在频频活动,有力地证明了中医关于行形神一体化的理论,即得气则生、气失则死的观点,这对人体科学的进一步研究有不可估量的价值。”

中国科学院牛实为教授从生命科学的角度提出见解,人作为宇宙和地球极端苛刻选择出的“万灵之长”,原本具有许多包含自我调控在内的强大功能,但由于后天“能量”的消耗,致使这些功能被大大削弱。香河老人以极小的“物质”消耗,聚集了极大的生命能量。故而,她能如此有序地控制自己的身体演变,实在需要认真研究。

1996年5月,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青海塔尔寺寺主阿嘉洛桑图旦活佛,专程来老人故居了解情况,北京广化寺方丈怡学、北京灵光寺演道监院等佛教界人士,对周凤臣的一生言行及临终遗言,大加赞许。他们从佛学角度解释,觉得茹素学佛的人通过坐禅、念佛、观行等方便法门的不断修持,身心宁静,进入禅定,持之以恒,心理和生理就会发生明显变化,以臻胜境,超乎寻常。佛教界那几位“肉身”,便是“金刚不坏身。”它可以保存很长时间,百年千年,甚至与世同在。

是啊,周凤臣老人生前行善乐施,信佛茹素,吃苦耐劳,加之她处变不惊,荣辱坦然的人生态度,正暗合了佛教义理,更加证实了“心、佛、众生三无差别”的论理真在?。

海军总医院副院长、世界医学气功学会副主席冯理达教授1997年参观后留言:“凤臣老人生前身后留给世界科学的宝物是我们急需大力研究的,也是需要抓住机遇,埋头苦干的……”

北京大学哲学系强昱博士考察后感而言之:香河老人的生命奇迹,是传统文化历史价值的再观;香河老人又是一个道德典范,他平凡而又极不普通的人生告诫我们,只有做一个符合时代道德要求和价值规范的人,才是有意义有价值的自觉人生。

自觉人生,即觉悟人生,随之再奉献人生。这便是“生活禅”播送的慈悲喜舍的美好种子!

迩年,为了便于前来参观的人更全面、准确地了解“香河老人”,周凤臣的家人在有识之士的资助下,在小院东侧又盖起两间砖瓦结构的展室,将相关的图片配以翔实文字说明一并张列上墙。老人遗体在专家的建议下,不再让人进室内瞻仰,可以透过玻璃窗一视真容。10年来,海内外参观者近10万人次。大门没有挂匾,外观仍是平常人家,也不向参观者要一分钱。

“香河老人”的长孙杨学强深有体悟地向人陈述、呼吁,我们十分希望有关部门尽快组成专门的研究小组,给人们一个正确的说法;再为老人建一个较为象样的展馆,以替代目前这种家庭接待方式,使更多的人都能了解人体生命科学,从真正意义上,破除现代迷信,以利社会,昭示世人。

不管谁说,众说云云;不管谁看,众生芸芸。

我们一起来诵《金刚经》的真言:

若以色见我 以音声求我

是人行邪道 不能见如来

由此可见平常道成的香河老人,可谓是乘愿再来的—菩萨。

                                                                  2002年10月11日 于京东善斋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