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2年度第六期 / 矮子并非是我
 

矮子并非是我

——一位习禅者的自述

袁 泽

我个儿矮,最怕量身高,读书时站队自当最后一名;若挑水要把绳绕扁担三圈,桶底还要着地。有人说我短小精干,有人说我“高个看戏,矮个闻屁”。为了争这口气,把鞋底垫得高高的,腰板挺得直直的,还是比不上高个。连出我一头的妻子也不与我并肩同行。习惯了的自卑,无时无刻都在笼罩着我。人生不再美景,阳光也不灿烂,好像整个环境都在和我作对,心中几乎失去了前进的动力,因而产生了红尘的悲哀,也萌生了自灭的念头,但又存在着一片净土、一片纯情的期待。

我去一座古刹敬香礼佛,求来世长高,结识了一位出家人。我以期待的目光,向他表白了沉重的心事。那位出家人说:“平等正觉,哪有什么高矮之分。”当时,虽然不懂得这句话的内涵,但意识到在这丑陋的世界上,竟然有这么温暖与爱在支撑着我。临别时,他送我一本《佛说大乘无量庄严清净平等觉经》。翻开一看,古文、繁体,我这个初进庙门的人,哪能啃得动呢。

佛贵有缘,我从一位老居士那里,获得一本《禅》刊,简化字、现代语。当读到净慧大师“禅七开示”什么是放下,放下什么?他说:“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一定的环境里,这些环境是我们生活不可缺少的条件,没有这些条件,我们就无法生存。但是对这些条件,既要利用它,又不可能执着它,这种不可执着,不可死死抓住不放,就叫做放下……”(1998年第一期17页)这段法语,好比黑暗中迸发出的一道光芒,使我感到兴奋,又觉得惭愧,惭愧的是我被自己的身躯所奴役。我所追求的功利,其目的是为了这具肉体,我是在与世沉浮,与自己作对,和自己过不去。

自从获得《禅》杂志后,期期必读,爱不释手,渐渐地觉得修行是修正自己的错误言行。只求改变自己的心态,不管他说高道矮。人身的高矮是外表形式,别人是无法帮忙的,只要自己去掉内心的执着和偏执的个性,放下外表的偏见,让心灵调和统一,自己折腾自己就免除了。此后,我的心渐渐地平静下来,开始校正自己的人生坐标,不再迷航,不再自欺欺人。在日常生活中认真地去体验“对这些条件,既要利用它又不可执着它。”

有一次,有人当面叫我矮子,这时我并不像以往那样——癞子最怕别人说光亮的那种神经质的敏感,而是出现一种全新的观念——不起对立和分别心。当时我欢喜地大大方方地接受他的直言。此后,自己也觉得周围的环境也改变了,人事物也融洽了。此时此刻倍觉过去为什么不停地折腾自己,为什么那么愚蠢地伤害自己,就是因为太执着外相,而失去内心。

创建自己的文明,本源于自心的超越。从那以后,即使别人当面叫我矮子,我也不去分别、联想,只是如实地去感觉,找回真正的我,并保持它,让它当家作主,作肉体的主人,烦恼也就日益减少了。

有一天,我忙完了工作,已是晚上九点,无意打开电视,那些悲欢离合的场面又跳出来,是那么激烈又那么认真。忽然脑门一闪:“人生如戏”这个词儿。啊!人生在世,一如戏剧中的演员,出场入场涂彩化妆,冠盖戏剧穿戴起来以后,真正的我就被包装起来了。把悲欢离合的场面演得那么逼真,其实是迷失了自己,并非是真实的我。那天晚上我暗自长叹——哪个才是真实的我?闷了半夜,终于明白以往那个矮我,明明是活在假我之中,是被包装起来的扮演者。人们常说:“真宋江、假宋江,弄得李逵遭了殃”。原来假戏真做是自己遭殃。那么,我到底是谁呢?答案只有一个:就是撕去那些掩饰自己内心的那张假面具,才是真实的自己。

此后,我又在“人人皆当成佛”(2000年第4期)一文中,反复参这样一段:“识得真,一切都真。反过来,你不认识真,不识到本性,一假一切都假了。那么好,你跟着假去做,你的根本佛性也就被包裹起来了,也跑到假的堆子里去了。虽然有真迹也不显,一颗大珍珠滚到烂泥里去了,被烂泥包住,珍珠也不见了。”这段法乳灌溉了我的心田,“矮子”不正是被假的包裹起来跑到假的堆子里去了么,真我这颗大珍珠就滚到烂泥里去了么?

我终于从“矮子”这个漩涡中挣扎出来,从陷入烂泥中自拔出来,从自以为命运多舛的苦厄中走出来……

禅,是茫茫大海中的救生圈。

我习禅的历程,由衷感谢初识那位出家人的爱语,更谢《禅》刊法乳之恩,使我这棵矮矮的小草在温暖的阳光下渐渐成长。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