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2年度第六期 / 学禅随笔
 

学禅随笔

王封臣

一、卖辣椒的难题

卖菜的就数卖辣椒的难说话。辣椒不像其他的菜那样就一个味。辣椒有的辣、有的不辣,恰恰吃辣椒的人也不同——有的爱吃辣的、有的不爱吃辣的、有的则喜欢既辣一点又不是太辣的。这样卖辣椒的就为难了。顾客一来都这样问:“你的辣椒辣不辣?”卖辣椒的人难以说辣或不辣,因为本身一棵辣椒树上结的辣椒就有的辣有的不辣。说“辣”遇到一个不吃辣的,生意就泡汤了;说“不辣”,遇上一个爱吃辣的,买卖也黄了。后来有一次到市场买菜,看到一个老农卖辣椒,我就问:“你的辣椒辣不辣?”老农没说话先掰开了一个辣椒递了上来,说:“您闻闻辣还是不辣?”

一些大道理未必人人都会理解,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而每一个道理讲出来又是不同的,不同的讲法讲给不同的人听自然又会产生不同的理解,且这种理解又未必是讲解者所希望的理解。所以,世上的许多道理是不能用语言解释的,只能自己揣摩体味,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二、病时的感悟

一天我打电话问候一位朋友,我问:“近来可好哇?”她说:“不好,很痛苦!”我问:“为什么?”她说:“由于性格不和终于和谈了五年的男友分了手,很痛苦;由于心情不爽和同事发生矛盾影响了工作,很痛苦;恰恰就在此时我又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击倒了,现在正在家中养病,满脑子的痛苦事情,能好得了么?”我说:“其实又有什么好痛苦的呢?应该恭喜你呀!几年来你一直艰难维持这段‘鸡肋’式的感情,令双方都不快乐,而如今你终于可以把它舍去了,这应该是一种精神的解脱;平时和睦的同事关系穿插一些不痛快的事情应该是正常的也是应该的‘调味品’;至于生病嘛,也并不是那么痛苦的,现在你可以感觉到在健康的时候是多么得好,应该好好的珍惜健康呀。”她说:“是呀?”我说:“其实在所谓的痛苦中,我们可以更好的感悟生活、更好的感悟生活中的欢喜、快乐和幸福,更应该愉快,高兴!如果别人再问你好,你应该回答:‘很好,我正在体验人生的苦。’”

酸甜苦辣、喜怒哀乐都是组成生活的不可缺少的元素,只因为有了这些生活才会美好、人生才会精彩。所以不要因为甜美就贪婪无厌,更不要因为苦辣就去厌恶。在幸福时体味幸福的甜,在痛苦时可以细细品味生活中的苦。时时刻刻品味身边的感受,感悟活着的快乐。

三、县长与花农

李大伯原来是位县长,一县之内,叱咤风云。退休后还乡为农,养起了花草。到李大伯家,正逢他在花地,满园的奇花异草,他正在那里忙着剪叶、修枝,如同照顾婴儿一般得仔细。说了一会话,我便问:“您原来是一县之长,一下子成了个施粪的花农,您开始是否一下子有点不习惯?”他惊奇地压了一下花镜看着我,“没有哇,我一直是这样呀。当官儿的时候我是县长认认真真地办事、堂堂正正地做官儿;种花的时候我老老实实地务农、仔仔细细地种花。我没觉得有什么分别呀。”

有分别心的不是李大伯,而是我自己。李大伯当县长时就是县长,作花农时就是花农,在不同的处所,扮演着不同的角色,自己仍然还是自己,重要的是能够认认真真地随时随地地来扮演自己当下的角色。

四、关于地狱与天堂的故事

有个人问一位禅师:“什么是天堂?”禅师说:“天堂就是:有一口大锅,里面盛满了山珍海味,人们围着这口大锅,手里拿着一双一丈多长的大筷子吃饭。”那个人又问:“什么是地狱哪?”禅师说:“地狱就是:有一口大锅,里面盛满了山珍海味,人们围着这口大锅,手里拿着一双一丈多长的大筷子吃饭。”那个人便问:“如此说,天堂和地狱有什么分别吗?”禅师说:“有分别——天堂的人用筷子夹起饭菜送给对面的人吃,所以一个个都吃得很饱,很愉悦;地狱的人用筷子夹给自己吃,所以永远也吃不到,很痛苦。”

天堂、地狱本无所谓有无,亦无所谓异同。天堂地狱就在我们心里,能够给他人带来爱的人活在天堂,自私自利的人活在地狱。

一位将军在与白隐禅师谈话时问道:“你说有天堂地狱吗?”白隐却问他:“你是干什么的?”将军非常牛气地说:“我是个大将军!”白隐哈哈大笑:“就你还是一个将军?我看你好像是个杀猪的,哈!哈!哈……”将军一听大怒:“哇呀呀呀,好你个和尚!竟敢嘲笑本大将军!我宰了你!”举起剑就要杀白隐,白隐望着他举起的剑大叫道:“地狱之门开了!”将军猛然开悟,放下剑来向白隐道歉。白隐微笑着点头说:“好!天堂的门开了。”

有人总是担心自己死后是否会升天堂还是会下地狱。他们其实不知道天堂地狱本来就不在死后、将来,而是存在于活着的现在。一念之间,善恶分际。天堂地狱大门随时在为我们打开着,就看我们如何选择了。

一人问赵州:“您百年之后会到哪里去哪?”赵州说:“成为驴、成为马。”这人问:“再往后呢?”赵州说:“我下地狱。”这人笑道:“大师开玩笑了,像您这样的道德高深的大师,怎么会下地狱呐?应该升天堂啊。”赵州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教化你们呢?”

如果你是一位很有能力的人。世界上最需要你的地方并不一定是“天堂”,往往在世界上的“地狱”里的人们更需要你的帮助。我们要有一颗平等而无差别的爱心,要有一个平等而无差别的奉献心,随时随地为“地狱”中的人们祈祷、随时随地准备奉献自己的力量。佛家说得好: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五、忌 讳

春节期间我到一朋友家赴宴,闲谈时谈到朋友那位顽疾缠身多年的父亲。我问:“老爷子那病还不见好吗?”朋友叹了口气说:“唉!还老样,这不,又找了一个大夫给开了几副药,服下了刚有点见好,老爷子又不吃了!”我非常奇怪地问:“为什么不吃了?”朋友说:“忌讳!咱们这里不是有个说法么?正月里不能吃药,一吃药就得带一年的病!”

“忌讳”是人们的一个可悲现象。病了不能说病,死了不能说死,不是三、六、九“好”日子不要出门,买车千万别买车牌带“四”字的。甚至因此讳疾忌医,有病不吃药,听一些巫婆神汉的话,炼一些歪门邪道的功,结果不但医救不了自己,反而往往把自己给害了。吃饭时不好好吃饭,睡觉时不好好睡觉,生病了不好好治病,活着不好好善待自己,怎么能行呢?

六、己所不欲

一日与一友人一起穿过城中一巷子。整条巷子很是干净,不见半点垃圾和痰痕。正与友人夸赞这巷子清洁的时候,眼前的路上却出现了一摊药渣。朋友连忙拉住我说:“小心!别踩上去了,绕过去,绕过去。”我俩绕了过去,我气愤地对朋友说:“这是谁家呀?垃圾就往门口一泼,脏不脏?”朋友苦笑了一下:“哎,这一定是那家中有病人,故意泼出药渣来去病的。”我问:“这话怎么说?”朋友告诉我:“这里有个说法——如果家中有人生了病,家人便把病人喝剩下的药渣泼到路上。如果药渣被过路的人踩到了,过路的人便把这病给带走了,家中的病人便可以康复。如果家中病人久病不愈,有的还把病人的须发剪下来,掺在玉米、大豆或小麦里,到粮食市场卖掉,便可以把病卖给那个买粮食的人。据说这样,家中的病人便可痊愈。”

不知道这样的说法是谁传下来的,也不论这种说法是否真的有效。但起码这样做是不仁义的、不慈爱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疾病谁都不想有,自己家中有人病了自然是伤心着急,但怎么能把这份痛苦再带给他人呢?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