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2年度第六期 / 难忘慈母情
 

难忘慈母情

达 亮

抖落岁月的霜雪,寻找梦幻的童年。心怀一个身影,一个永恒不灭的身影,每次想念,那身影就立即回到我的心版,重新显现,我记忆中的断不了无尽思念终生难忘悠悠慈母情……

母亲是一个摇篮。盛夏夜稚儿酣梦慈母以风抚儿驱赶蚊虫的大蒲扇。稚儿聆听母亲临睡前催眠的“口曲”;碎心的是终日劳顿难捱困倦的母亲,唱着快乐的聆曲,猛醒后泪洒枕边……

母亲是一把伞。雨天,街上急走的你,弯腰成伞,伞中的婴儿却是雨天中的晴天。后来,你的孩子在雨天出门时,总是忘记带伞,是因为孩子把你的叮咛遗忘,闲挂在墙上。

母亲是孩子的银行,不存款照样能取钱,晚上醒来也能取钱。母亲是孩子的蜡烛,在生活的道路上,将血一滴一滴燃烧,照亮别人,虽自觉渐渐消瘦,却以此为乐。母亲,你吃的是草,挤出的是血是奶。

忘不了母亲,在那时,家中买不起钟表,你每天凌晨就睁着眼睛,候着屋檐、墙头、树枝上的麻雀呼唤时,就催儿子穿衣,上学。冬日的早晨,你为我烤棉衣的火焰至今温暖。由于你劳累过度,而自己贪睡晚起却还要嘟囔母亲“为啥不早点叫起床”。在上学放学时,母亲总是在村口久久伫立,目光如刀,雕刻下永不逝的风景。忘不了在母亲声声唤儿归的慈祥里,我默默爬上了故乡的枝头,瞻望一片虔诚;当你将手掌圈成喇叭,在风里喊着我的乳名,我却躲到树后,暗暗发笑,并不回家。也忘不了爬树上高摔下来揉屁股痛哭着把妈妈叫喊,还有母亲时时把我从酣玩中“哄”回去吃饭,更忘不了母亲去鸡窝里拣不到鸡蛋时,我却暗暗发笑,躲藏在一边。

带着母胎的痕迹,我流浪在心的街头。

母亲呵,你满头银发,就是那柔软的雪,洗浴我的风尘,拂去我的沧桑。命运注定我步步飘泊,是你血液深处的光芒,使异乡的太阳明亮呵!在太阳明亮的异乡,母亲,你的猫儿,总是窜到外地捕捉生活。每逢佳节,猫儿捕捉不到生活的食粮,晚上只好啃一些李白的月光和苏轼的月亮生活。忍不住饥饿的猫儿,有时跑出来,偷吃你的脸谱,你的音容笑貌,反而使自己落得遍体伤痕。

“少小离家老大回”的贺知章没有长留在故乡,写下殷殷的《故乡》情的鲁迅也不在“鲁镇”……而在异乡的我,精神却远远没有休克,灵魂的独白仍在持续。当某种表白和解释显得苍白无力或语言过剩时,我压抑自己,忍受庸俗的日蚀。

一件件物,一桩桩事,一缕缕情,都是母亲用自己的汗水和生命的全部光热为我把儿时的坦途铺垫,为我把那无忧无虑的金色的童年快乐乐章填谱。今夜勿勿走笔,母亲,是否收到我遥寄的篇章?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