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2年度第五期与三姐最后的通话
 

与三姐最后的通话

袁树范

五月下旬,突然得知三姐被送往医院,经检查已是绝症晚期。

我家老人都已过世,至八五年秋二姐走后,手足之亲只剩下我们姐弟二人。我在北方,姐在江南,都早已退休。近几年来只能不时通个电话,聊聊家常,互报平安。心里却总蕴含着一种忧虑,不知目前平静的生活,哪天会有什么不测,如今担心的事终于来了。

作为佛家子弟,如何面对人生的生离死别,我想自己六十二岁时身心皈依了三宝,在人生历程的最后阶段,终于找到了正见,并常以此为慰。坎坷一生的三姐,最终也应能皈依佛祖。

自三姐住院后,真觉得每天、每时每刻都十分珍贵,正如佛陀所说,生命在呼吸间。而平时一天天重复过去,似无感觉。因自家有难言的羁绊,不便前往探望,三姐亦很谅解。唯一办法即每日或隔日在电话中,请三姐在病床上痛苦中务必要默念阿弥陀佛,每日不忘。三姐回答说:“我也相信的”。记得小时候母亲常郑重地谈论过《金刚经》,我们印象极深,所以三姐定会有佛缘善根。同时嘱咐守候三姐身边的外甥女等人,一旦离世时,不要刹时悲声痛哭,因神识尚未离开肉身,反使亲人心烦,而应在她耳边轻声念诵阿弥陀佛。

那些天我正好在阅读净慧法师的《何处青山不道场》一书,其中谈到,近代哲学泰斗梁漱溟老先生在九十五岁高龄时,直言人生三世延续的真理,于是便引证给外甥女们听。我自己则每天在清静时为三姐诵读《金刚经》和《心经》。

七月十二日下午约四时左右,当我再一次拨通病房电话时,未待我问候,三姐却先说:“我念佛,念佛……”声音沉重清晰,随即挂断。以后渐入昏迷状态。

十五日晨谢世,终年七十三岁。

家中最后一位老人离去了,再无人能唤我一声弟弟,也无人能讲述亲戚故旧间的往事了;小辈们也失去了依怙,真有如断手折足之痛。唯一令我安慰的是听见三姐最后的话音是“我念佛,我念佛……”。一句阿弥陀佛得以解脱。因此走的时候双唇闭合,神态安详。

十七日上午,三姐原单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我在北京家中不断诵《金刚经》、《心经》,祈愿三姐走好,圆满。

我仿佛又听见了三姐平日习惯说的一句话:“蛮好——”。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