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2年度第四期鹭之梦
 

鹭之梦

蒙 蒙

十年前,大约是1992年左右吧,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鹭的世界,或者说,是一群鹭闯进了他的世界。刹那间,他的心灵受到了一次冲撞。时至今日,讲述起那一时刻,他仍有掩饰不住的激动。他解释说,这也许缘起于童年时的一个个梦想,在那些梦里,自己肋下通常会长出一对和鸟儿一样的翅膀来。他说,在河南信阳南湾森林公园的一座小岛上,初春的某一天,倏然,一只白鹭拍着翅膀扑拉拉从树枝间飞过。接着,牛背鹭,苍鹭,灰鹭……十只,百只,直至千只,万只。4月,它们衔枝筑巢;5月,是一个恋爱季节。雄鹭把翅膀上的羽毛张成吉他的弦儿,殷勤地邀请雌鹭去用嘴拨弄;6月,小鹭探出了毛绒绒的脑壳;7月中旬后,老鸟带着羽毛渐丰的小鸟们练习飞翔,早出晚归。这时在树林间很难看到它们了;到了9月,它们就完全看不见了,不见了,就这样不见了。和来时的无影一样,它们去得无踪。

每一次归来后,他对着自己摄下的那一帧帧照片,都会陷入漫漫的思绪中。他开始相信,万顷翠绿色的背景上留下的那几星儿白,是不安份的森林生出的白色精灵。于是,他发现自己越来越被这种自由自在的鸟儿迷住了。鹭的消失,对他成了挥之不去的一个牵挂。它们去了哪里?是南迁过冬?明年春天又会回来?明年的鹭依然是今年的鹭?

终于有一天,他决心动身去追寻它们。

这个人名叫孟延军,家住河南南阳。他出发了。一件多兜的摄影背心穿在他身上显得十分臃肿,被风鼓起的披肩长发,使他的脑袋看起来比平时大了一半。他驾驶着一辆二手的北京吉普车,决心去追寻一种叫作鹭的侯鸟。然而,一件事的实情往往比它的表象复杂得多。

但是我猜想,那注定是一次尴尬的千里之行。他的车要红灯停绿灯行,要沿着警察指示的路线行走,而那些鹭呢?在公路边,他气喘吁吁地对付着一只爆破的轮胎,而那些鹭呢?我猜想,在黄河入海口,鹭在洁白的冰面上轻快地跳跃,而趴在那里的他却全身几乎冻僵。我猜想,在南昌象山,他费力地爬上一颗大树,用一根保险绳自缚其身于枝上。鹭在自由翱翔,而他却为自己沉重的肉身苦恼不已。

最后,他站在厦门的海边,望海兴叹。那些白色的精灵仿佛已经溶入了波涛之中。后来,他遇到三个香港人,一位姓陈,另两位姓王,也是一身臃肿的摄影背心,也是三个追鹭人,他们告诉他,在香港,有一个叫维多利亚海湾的地方,也偶见有鹭。他于是想:也许,维多利亚的鹭就是信阳的鹭?香港人给他看了几张风景照,维多利亚真的很美。我猜想那一晚,他一定作了个甜美的梦。

现在,我的案头放着这本摄影集,香港新风出版社出版的《百鹭图》。上面只有一个主角,那就是鹭。但是,翻开这一张张作者的十年辛苦之作,这些鹭还是让我生出些新的猜想:从哪一年起,鹭们率性而飞,他判断它们是非高洁枝不栖?鹭枝头闲立,他认定它们是陷入了对往日的回忆?鹭结伴而飞,他看出它们的绻绻相依?鹭定睛凝望,他窥破其中的柔情蜜意?从哪一年起,子非“鹭”,知道了“鹭”之乐?猜不出,还是找机会问问他吧。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ailinsi.net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